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活動紀實】PanSci TALK:生而為人

PanSci_96
・2015/12/18 ・5127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13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ccfd6a013cc24c969cdc83acf988f6d3

文  / 李德庭

生而為人,先別急著感到抱歉!

搭配泛科學的十月選書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我們邀請到泛科學的專欄作家寒波,以及 PTT 名人馬雅人和大家聊聊「人類」這件事。

猴子有好幾種,為什麼人只有一種?

泛科學專欄作者 寒波 FB粉絲頁: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
泛科學專欄作者 寒波(FB粉絲頁: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猴子有好幾種這應該不是問題吧?重點在後半句。所有動物都有好多種,怪的是為什麼人只有一種。」這是寒波的開場。他說,人類屬於靈長目,最接近我們的是猿,但是連猿都還有好多種。「不過,其實幾百萬年來出現過很多和人相似的動物,只是後來都消失了,我們將他們通稱為 hominis。」

演化真的是直線進行的嗎?(Photo via Vector Open Stock@Flickr, CC License)
演化真的是直線進行的嗎?(Photo via Vector Open Stock@Flickr, CC License)

他秀出這張我們都很熟悉的人類演化圖,然後問,演化真的是這樣「直線進行」的嗎?「祖先和後代的關係不全然是這樣。舉例來說,很久以前有一種馬雅魚,經過好幾年的演化後,誕生另一種馬馬雅雅魚魚,雖然兩種魚中間出現的種類是馬雅魚演化出來的,但你不能直接說這也是馬馬雅雅魚魚的祖先,但牠們又真的比馬雅魚還接近馬馬雅雅魚魚啊。」大家都被這段接近繞口令的舉例逗笑了,寒波說,「可以理解嗎?所以物種的祖先與後代很難研究,很容易誤判。」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藉此我們知道多種共存才是常態,演化不是一條線、而是一棵樹,我們無法窺見整棵樹,只能盡量拼湊樹枝。有了這層概念,寒波向大家介紹了幾種「Hominis」。

始祖地猿(Ardipithecus ramidus)─ 440 萬年前,東非

身高比例與腦容量都跟黑猩猩很類似的始祖地猿可以直立行走,但走得並不好;我們的大拇指和小指能夠輕鬆地並在一起,但對他們來說很困難,他們的手適合爬樹而非製造工具。

ardi_human_origins
始祖地猿(Ardipithecus ramidus)。source:age-of-the-sage

南猿(Australopithecus)─ 420 萬至 200 萬年前,東非、南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南猿又稱南方古猿類,接在始祖地猿之後,直到距今 200 萬年時才消失,而南猿的其中一支演化出傍人屬。

sediba-660
南猿(Australopithecus)。source:Discovery News

傍人屬(Paranthropus)─ 270 萬至 120 萬年前,東非、南非

由南猿演化而成,能以雙足直立行走。我們對他最大的了解應該是長得比較粗壯,尤其是下巴部位,目前的推論原因是他們的食物比較硬。

傍人屬(Paranthropus)source:imagesbot.com

人屬(Homo)─ 280 萬年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特色為發達的腦部。智人,即現代所謂的人類是人屬中唯一存活的物種。

20150206111511603
人屬(Homo)

「你可能發現到了,從隨便一個時間點切入,都不只一種 Hominis 存在,而後來於 210 萬年前出現的巧人、約 200 萬年前的魯道夫人也並存很久。」

出國深造的直立人

談完了時間,接著是空間。寒波提到與我們最接近的直立人,「如果把時間軸拉長,可以發現直立人真的很會趴趴走。」

185 萬年前直立人在喬治亞出現,是最早走出非洲的人屬,他們在 170 萬年前來到東亞北方,接著是 150 萬年前的東亞南方(爪哇)、130 萬年前的歐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段期間美洲什麼都沒有,就是個美洲。」寒波說。(圖片取自寒波簡報)

Chris Stringer 的人類演化觀點

2012 年,人類演化學家 Chris Stringer 曾發表一篇回顧論文,提出縱橫天下 50 萬年的海德堡人,他認為海德堡人是歐洲尼安德塔人與非洲智人的共同祖先。

「Chris Stringer 對海德堡人的起源假設相當大膽,按照他的標準,歐、亞、非三地都可能是起源地;海德堡人先在其中一處演化出現,再走過漫漫長路,遷徙到另外兩個地方。」─ 摘自泛科學《海德堡人-人類承先啟後的演化關鍵》一文。

在海德堡人與其後代遷徙的過程中,也和其他人種混血,然後再遷徙、混血。例如智人和尼安德塔人走出中東發生的 CCR、智人和丹尼索瓦人(在西伯利亞阿爾泰山被發現小指骨骼,經 DNA 定序發現的新人種)的南亞海岸戀情。

(*圖片取自寒波簡報)
Chris Stringer 的人類演化觀點(*圖片取自寒波簡報)

 關於人類演化史這張拼圖啊

「回到這次的分享主題,為什麼演化到今日,人類只有一種?誠實來說,不知道。別笑,這是最真實的答案。」寒波說,未知太多、所知太少,我們應該小心簡單的問題,因為世界上沒有可以被簡化的正確答案。談到科技進步,發現人種的速度越來越快,人類演化史這張拼圖,是不是快要完成了?對此他持保留態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去看三十年前的東西,會覺得都是胡說八道、都在腦補,那三十年後的人看我們會不會也是這樣?」寒波笑著說這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以科學研究者的立場來說,我們每年都可以寫新的研究。他補充:「樂趣就在探究和思考的過程。」

什麼是馬雅文化?

「《人類時代:我們所塑造的世界》書裡說的是人類如何透過科學改變環境。我自己曾在全是泰雅族的遙遠山區服替代役,後來沉醉於馬雅文化研究。今天我想分享的是,在還沒有科學的時候,馬雅人和環境怎麼對話。」第二位講者馬雅人說。

對,就是那個馬雅人。

mayaman,馬雅人,PTT 名人,精通馬雅文明相關主題。在 2009 年當選古文明(ancient)版版主,主要活躍於該版以及其他歷史相關版面,但常在八卦版出現誤解馬雅文明的新聞或文章時,出面發表專業文章澄清。由於常常用「第一人稱」講馬雅人的事,一度有鄉民以為他是馬雅相關遺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相較於歷史以文字史料為主,考古學是一門藉各種物質材料研究過去的學問。曾到過馬雅文明遺址重要分布地區貝里斯(是台灣的邦交國喔)的馬雅人說,馬雅屬於熱帶雨林氣候、石灰岩地形,這樣的環境衍生出獨特的考古方式。「馬雅文明的體質由人類學、陶石器分析、聚落調查、銘文、圖像分析和民族考古學組成,尤其是銘文。馬雅文化是美洲少數有文字的文化,而在相關專家的努力下,現在已經能分析 80% 左右的文字。」

ptt名人馬雅人(mayaman)本尊現身。
ptt名人mayaman(馬雅人)本尊現身。FB粉絲頁:馬雅國駐臺辦事處

馬雅文化出現在西元前 1200 年至西元 1529 年的中美洲,特色包含階梯式神廟、獨特文字體系,以及世界末日說的元凶 ─ 立法體系。從歷史角度則可以分為前古典、古典、後古典三大時期,和之後的西班牙征服期。

在帝卡爾的石碑浮雕線描圖中可看出,武士的頭飾、擲矛器皆為提奧帝華甘風格(Copyright © John Montgomery)
在帝卡爾的石碑浮雕線描圖中可看出,武士的頭飾、擲矛器皆為提奧帝華甘風格(Copyright © John Montgomery)

前古典期 ─ BC 1200 – AD 3th

透過商業行為把「原料」從墨西哥東南部馬雅地區送往位於灣岸的奧梅克(Olmec),由奧梅克人製成產品,而所謂原料指的是當地特產火山岩「黑曜石」,因為是當時可取得最硬的材料,因此被視為貴重物品。藉由這樣的商業貿易,統治者把財富重新分配,建立村莊和城邦。到了前古典晚期,城市規模越來越大,可能有數以萬計的居民 ──「因為許多遺跡埋在雨林中無法準確估計。」馬雅人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古典期 ─ AD 4th – 9th

開始真正的馬雅文化,亦即那些我們認定有馬雅特色的雕飾在此時間點出現。為馬雅的興盛期,文字、建築、藝術皆蓬勃發展,並成立數百座城市。而考古學家也發現此時期大城市帝卡爾(Tikal)的出土文物中,開始出現位於墨西哥谷地的另一支文明 ─ 提奧帝華甘(Teotihuacan)的武器與戰士。

後古典期 ─ AD 9th – 16th

馬雅文明逐漸衰弱,許多馬雅城市被提奧蒂華甘征服,雕刻紀念碑的習俗也消失。16 世紀時,被西班牙帝國消滅。

依附環境而生的文化樣貌

「馬雅文明雖享有同個文化圈,卻被劃分為一個個城市,建立起極度集權的『k’uhul Ajaw』體系,意思是神聖的國王。不過當時沒有官僚體制,主要是依靠禮儀、通婚與主僕關係維繫制度。總體而言,他們是利用貿易、信仰和王朝世襲,在政治和經濟基礎上結合獨特的世界觀、禮儀與宗教,形成一套社會體系。」

那麼,馬雅文化如何和環境互動?由於地處石灰岩地形,土地肥力不夠,農業環境十分脆弱,加上雨林生態沒有大型動物,肉食來源是打獵。而在古典晚期時,馬雅文化形成兩大同盟,不斷重複城市併吞、戰爭規模增加、貴族擴張,造成非農業人口變多。要養這些人讓土地負荷過重,結果便是低地區的城市被遺棄。馬雅人說,到現在仍然每年都有研究單位提出:某某地區馬雅人的滅亡原因是乾旱,「其實他們的城市不是整片消失,而是根據乾旱狀況一波波被遺棄。」

他也提到,馬雅文明對自然環境和空間的運用,與我們一般習慣的歐亞觀念很不同。「我們注重如何增加室內空間,但馬雅的室內空間很小,因此他們很善於把應用移到室外。」

17n58PICR4G_1024
souce:pyramidtours.com

在照片中可以看見建築前面有片很大的廣場,擺放了一個王座,這是 Bench,國王會坐在這會見人民。另一個有別於其他中美洲城市的獨特景觀是,馬雅有球場。但是如前面提到的,馬雅人對城市的想像跟我們不一樣,看起來像金字塔的不是金字塔、球場的意義也不只是球場,在這裡,踢球有宗教意義。馬雅人認為球場是大地的裂縫 ─ 而石灰岩地區的確會有洞和裂縫 ─ 他們把自然地形重建在城市裡。

馬雅人與自然的互動也顯示在他們的信仰上,進而被記錄到藝術當中。

以下是兩張馬雅神殿雕刻的線描圖,兩者張圖有很多相似的部分,例如上方像鳥類的生物、貫穿整體的十字架、以及下方面具般的臉孔。「馬雅人在說一個故事。首先,中間的十字架是一棵大樹,他們認為在世界中心有棵世界之樹,世界的能量和人類的靈魂都順著樹流動。樹上站了一隻聖鳥,羽毛象徵權貴;樹的橫向枝幹延成雙頭蛇,象徵王權,中間是馬雅國王『K’inich Janaab Pakal』,下方有代表地面的四方怪獸,地面之下為地獄,充滿水、充滿生殖力與死亡,入口則是有著彩虹的洞穴。」

圖片5
馬雅人的世界觀,點擊看大圖。((圖片取自馬雅人簡報))

這樣的生命之樹和雨林中常見的參天大樹相符,站在樹上的金剛鸚鵡是當地物種、且喜歡位居高處;地獄的水則源於「水在地下流」的石灰岩地形。

「馬雅文化世界觀因著他們所處的自然環境建構,好迷人。」馬雅人望著投影片,笑得有點幸福。

同場加映:馬雅的神話都超級無厘頭

雙胞胎兄弟因為踢球吵到下界諸神,最後在黑暗的房間被蝙蝠殺害,頭被吊在樹上。地獄之神的女兒好奇跑去看,結果就懷孕了(…… 這不科學吧?!),她逃到人間生了一對雙胞胎。雙胞胎兄弟又因為踢球太吵被金剛鸚鵡追殺,他以吹箭打下鸚鵡的牙齒,鸚鵡拿玉米當作假牙,結果噁心而死。

馬雅人分享完,語帶包容地解釋:「馬雅神話都沒有開頭和結尾,段落間沒有銜接,然後也沒有邏輯,哈。」

在本次 的 PanSci Talk 泛科講講:生而為人兩位講者精彩地分享後,我們似乎可以從這些遠古的先祖們身上,找到了一些亙古不變的人性──為了生存而不停地遷徙著、改變著,也讓「生而為人」的我們,似乎又多了解了自己一點。
生而為人-43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4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9 篇文章 ・ 304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4
3

文字

分享

0
4
3
揭露臺灣地下的秘密——臺灣地質學之父林朝棨
PanSci_96
・2023/03/03 ・3722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文/廖芷瑩

新北市八里區的十三行博物館,是證明臺灣先民擁有造鐵技術的證據,更是許多人假日郊遊的地點。但很少人知道,最早確認此地為臺灣珍貴遺址的人並非考古學者,而是地質學家林朝棨

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圖/wiki

翻開臺灣地質與考古紀錄,林朝棨這個名字更是不可不提。不僅重要的考古遺跡「左鎮文化」、「八仙洞」有他的足跡;林朝棨作為地質科學的翹楚,對於臺灣的礦脈研究也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上山下海,地質學霸的養成之路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學霸更不會一日成就。學識豐富的林朝棨先生,因時代背景及家庭因素,漸漸踏上臺灣地質界先驅研究者之路。

1917 年(大正 6 年)林朝棨出生於豐原,是當地望族的後代,並跟著父親信仰基督教。他從小在學業方面就展現出聰穎的天資,因此進入臺中第二中學校(今臺中二中)就讀,並考進臺灣總督府「臺北高等學校」。臺北高等學校是當時在臺灣唯一的高中,入學者以日人為主,競爭非常激烈,可說比當今的臺灣大學還難考。

更重要的是,林朝棨在參與教會活動的時候,認識了也同樣對臺灣地質科學及考古學有貢獻重大的日治時期科學家早坂一郎。接下來幾年,他們在臺灣上山下海,親身踏查也認識臺灣這片土地的構成。臺灣有許多現在地質、考古方面的重要地點,都可以追本溯源自於他們的這些踏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舉例來說,目前的「臺南左鎮化石園區」,正是起源自因 1930 年代當地保甲書記陳春木在該處撿到化石,加上早坂與林朝棨的研究發表,才讓世界看見臺灣化石的存在。此外,他們也一起發表了關於彰化八卦山及臺北市貝塚的發現,還有各式臺灣地質的紀錄。

而身為學霸的林朝棨,也在同時期完成臺北帝國大學地質古生物學科(現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的學位,並成為第一屆唯一的一位學生。在眾多日本優秀地質科學家的教導與帶領下,他學習了理論與方法,並也完成無數次外地訪查,扎實的成為兼具理論與實作的研究者。而他所關注的臺灣土地相關的考古學與地質學,也在時代演進與諸多學者的努力下,一步步在臺扎根、也被更多人關注。

臺灣礦業發展背後的地質學推手

林朝棨的重要貢獻,除了地質學術研究外,他的許多發現更為臺灣現代化的發展打下科學基礎,像是對臺灣工業影響深遠的金礦、煤礦產業的礦脈,都在他的探究範圍內。

1930 年代,林朝棨從臺大畢業後,先是投入教職,一年後,他加入了「臺陽礦業株式會社」的行列(1935 年 4 月 16 日),成為社內的「地質士」,為企業在北部山區的挖掘做調查,甚至曾去到北朝鮮金礦進行考察,並藉此比較了解臺灣在地的礦脈及地質的構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那個年代經營「臺陽礦業」的顏家富可敵國,而北部山區的成千上萬人,都要依靠這些產業工作過活。林朝棨在礦業任職時完成的工作,正是讓家後來成為巨商的重要礎之一。此外,在離開礦業界的工作之後,林朝棨的研究工作依舊關心著臺灣的煤田與礦產來源,且持續在《臺灣礦業》等刊物上發表作品,為後代的研究者奠基了臺灣礦脈的研究基礎

林朝棨(右二)與富田芳郎教授(右一)同赴臺灣南部作地質調查(1934- 1935)。
林朝棨時任臺北帝大地質系助理教授。圖/《林朝棨先生紀念文輯》。

戰爭作為地質教學之路的偶然起點 至死方休

林朝棨出生在世間多紛擾的年代,學術之路並不平穩,更要接受戰爭的挑戰,但也因此打開他的眼界,為科學研究開創了新路。

1930 年代的輝煌時期結束,世界陷入戰爭的恐慌。身為臺灣人的林朝棨,原本很有可能被送到南洋當日本兵,或甚至更遠的地方協助戰爭。但幸好有早坂先生的協助,林朝棨遠赴當時滿洲國的新京工業大學(現長春大學工學院)擔任教職。雖然投入教職這歷程是是源自戰亂的插曲,但也因此將林朝棨他拉離了產業界,轉而投入教育工作。

自此,就是五十年不曾間斷的持續投入,直到他逝世前,依舊掛念著臺灣的地質學教育發展。

戰後國民政府來臺,林朝棨因熟悉閩南語、中文與日文,被政府重用,除了教學外,更被政府派任協助各項重要的能源工作。因為在他對臺灣的土地組成,有基礎的科學了解,因此不論是延續煤礦業、油田開發、山林開採與河川建設等,甚至是水庫的興利,都需要他與國外專家做溝通,並給予專業意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朝棨在民國五六零年代,一次次為臺灣的現代化工程多次環島探查,並擔任專業者的角色,為現代化建設把關。

應用專業與知識發光發熱的同時,林朝棨仍持續耕耘基礎研究。他於民國 52 年發表的〈臺灣第四紀〉一文,就奠定了臺灣近期的地質研究基礎。在《林朝棨先生紀念文輯》中,林朝棨的兒子林恩朋就提到,林朝棨對於古脊椎動物、考古學、甚至是人類學科皆有深厚的學識,加上原本地質學科學基礎,讓他得以在當時就有能力整合各學門、對臺灣的研究做出遠超過地質學科的貢獻。

除此之外,林朝棨面對各種階級的人,都不吝討論、鼓勵向學;在田野現場,不論是農夫、學生或勞工,任何人提出地質相關的疑問事項,他都會細心的一一查證並回應。林彭恩說,就是這種積極的態度,雖然讓他在晚年身體過度負荷、因而多次進出醫院,卻也驅使他成為頂尖的科學研究者,留下許多不凡的成就。

讓臺灣與世界相連 跨足考古與地質研究

除了文章開頭所提的左鎮人外,林朝棨在考古領域還有許多重要貢獻。在〈臺灣第四紀〉中,林朝棨認為第四紀的地層包含了近代人類發展的所有活動,因此十分重視此地層;在此發表中,他集結過往的田野成果,分類臺灣第四紀地層。延續這個研究,他對臺灣的考古有更深入的認識,也也陸續發表臺灣西南部之貝塚堆的研究(1961 年),以及金門貝塚堆的發現(1970、1971 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外另一個重大的發現,還包括 1968 年 4 月 19 日,林朝棨與臺大人類學系宋文薰教授,率領臺大考古隊在臺東長濱的進行挖掘工作,之後學者將其命名為「長濱文化」,為臺灣舊時代時期代表的遺跡,也是臺灣歷史教科書中重要的一頁。

林朝棨的學術生涯,不只限於地質學與、考古學的成就更有許多跨領域、跨國界的交流與發現,塑造了當代臺灣學科的發展。國民政府來臺後,林朝棨也協助推動了許多現代化產業的科學研究基礎,並且影響了我們認識臺灣歷史的角度。就像是左鎮人與八仙洞,還有犀牛骨頭與各地的貝塚,在剛發現的時候只是林朝棨手上某個不起眼的石頭,但從後來的研究所驗證的來源與成分,卻將臺灣與世界相連,更與大歷史相綁。

地質、考古總帶來有枯燥且漫長的印象,長期深耕的林朝棨,在關鍵的年代推動了臺灣地質學界與業界進展,為後代留下不可抹滅的科學與文化資產。

註解

  • 關於礦業的研究論文,林朝棨多發表在《臺灣礦業》期刊上。此外,他也參與過《臺灣礦業史》,以及《臺灣通誌,經濟誌,礦業篇》的撰寫。

參考文獻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4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1
1

文字

分享

1
1
1
撈起傳統的碎片,臺灣的開拓者——伊能嘉矩
PanSci_96
・2023/02/17 ・4497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 作者|黃郁仁

在臺灣研究原住民文化的人,一定聽過伊能嘉矩的名號。目前我們將臺灣原住民區分為 16 族,就是奠定在伊能嘉矩的研究基礎上。他也是彼時的臺灣研究權威,所涉包括族群、語言、歷史、資源、制度,無所不包。

伊能嘉矩待在臺灣的 1896 到 1901 年間,總共進行了五次大規模實地調查,其中最史無前例的是 1987 年的全島大巡查,在長達近兩百天的調查過程中,伊能深入當時被稱為「番界」的禁地,行蹤從北到南、再從南到東,中間還一度遠赴蘭嶼。

在這次的調查成果中,伊能嘉矩詳細地紀錄了不同原住民族的外貌、語言、宗教及風俗習慣,並首次提出了原住民族近代的科學分類方法。

伊能嘉矩。圖/wikimedia

伊能嘉矩的研究影響百年

1889 年明治維新後,日本大量引進西方科學研究方法,而人類學也成為這波新興學科中的一環。1893 年,伊能嘉矩拜日本人類學之父──坪井正五郎為師,加入了「東京人類學會」,進一步組織了「人類學講習會」及「土俗會」。當時的人類學研究注重在「考古」及「體質」範疇,而坪井正五郎的研究範圍除了考古與體質外,也重視「社會人類學」及「語言學」領域,成為伊能日後研究的基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895 年清朝戰敗,與日本簽署了《馬關條約》,臺灣成為了日本向外擴張的第一個新領地,這成為了伊能嘉矩實現人類學研究理想的重要契機。他自告奮勇的寫信給日本當局,認為如果要順利治理臺灣,就必須先瞭解臺灣的居民。在臺灣的居民中,漢人相對好理解,但是島上的原住民是一塊完全陌生的領域,如果先進行詳細的調查,再制訂對策並給予教育,治理臺灣就會順利許多。他自信可以不畏艱難,完成這項調查臺灣原住民的工作。

最終日本當局接受了伊能嘉矩的建議,遠渡來臺的伊能嘉矩馬上在臺灣成立了「臺灣人類學會」,並開宗明義地說明將進行「人類的理學研究」,而要進行理學的研究,就必須從種族的「生物學」、「心理學」、「土俗學」、「言語學」、「地理歷史學」及「宗教」這六種不同面向著手。

克服治安與自然環境,進行踏查

伊能嘉矩常在日記透露自己查訪的過程,由於當時的臺灣治安不佳,不僅平地常有盜匪出沒,山麓一帶也有原住民出草的習俗;而難以捉摸的自然環境,也是探查的危機之一。所以在每次出發前,規劃出最妥善的行程是最重要的課題。

伊能每到新的訪查區域都有一套固定流程。首先是拜會當地的「撫墾署」,聽取當地的番情報告,然後以署為宿舍,或以轄區為中心,查訪各個番社。又因為原住民偶爾會下山到「換番所」(物品交換所),成為了伊能接近觀察對象的最好機會,先在遠處觀察其穿著的衣飾風俗及腔調特色,再就近與其交談。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透過撫墾署長的推薦,伊能幾乎都能投宿在轄區內的頭目或是地主家中,因為頭目和地主的居住地,是最容易取得民情資料的地方,也能第一手接觸到舊時代的文物,觀看舊時代的風俗,同時透過頭目的安排,與部落居民與會也更加方便。

為了更加理解原住民文化,伊能甚至有身份特殊的族語老師,幫助著伊能嘉矩的研究。他私下出資養育著來自不同家庭的泰雅族男女青年,把他們視為自己小孩般的照顧,並安排著日式教育。他一邊養育,一邊實驗著自己「番人教育」的初衷,他教育著這對青年的同時,也向他們學習泰雅語,把自己完全投入在研究範圍內。

訪查的過程不盡然一切順利,伊能嘉矩也曾遭遇過幾次危機,險些面臨殺身之禍。舉例來說,當伊能嘉矩拜訪新竹縣五峰鄉的十八兒社時,就曾有過與死亡非常接近的時刻。當地的十八兒社與霞喀羅社過去曾經遭受過清朝的討伐,因此對外人懷有強烈的敵意。而雖然伊能事先與頭目有訪談的共識,並夜宿在頭目家中,但是當天的半夜,此兩社的泰雅族人帶著山刀與頭目強硬談判,認為為了番社的名譽,取下日本人的頭顱是勢在必行。頭目無法化解此一強硬的態度,情急之下要求族人們在隔天日本人(即伊能一行人)離開的路上截殺,這才暫時勸退帶有殺意的族人。

勸退族人的頭目回到家中依然不敢大意,不僅用原木堵住門窗防止夜間襲擊,自己更守在門邊整夜不敢闔眼。而第二天一早,頭目親自帶隊護送伊能嘉矩下山,路線避開尋常道路。事後伊能嘉矩回憶道,當時為了逃避危險,俯身鑽過滿是荊棘的小徑,因為知道危在旦夕,即使滿身被刺傷也沒有感覺。而脫離險境之後,伊能馬上取出一瓶酒和頭目對飲,認為自己能夠避開這一次的殺身之禍,完全倚靠頭目的知遇之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住民族的分類與認定,換誰掉眼淚?

在清朝時期,對於臺灣原住民採用政治性的分類,依照順從的程度來區分為「生番」與「熟番」;但實際上,生番與熟番也有可能來自同樣的種族或部落。伊能嘉矩認為這並不是科學的研究方法,即使是當時的國外學者分類,也有許多缺失。

伊能就特別指出馬偕(George L. Mackay)與泰勒(George Taylor)的分類不夠嚴謹。例如馬偕所提出的「生番、熟番、平埔番與南勢番」分類偏重於臺灣北部且受到清朝的政治分類影響;而泰勒所提出的「排灣、阿美、知本與平埔」則偏重於臺灣南部,兩者都不是全體性的種族分類,而無法成為「理學」的研究成果。

伊能認為馬偕的分類不夠嚴謹。 圖/wikimedia

因此伊能在經過全島調查後,提出了臺灣原住民的系統性分類。伊能依照「體質的特徵、土俗的異同、思想的現狀、語言的異同、歷史的口碑」等五點作為基本分類,再依照共有特徵的相關性,來劃定血緣的遠近關係。

最終,伊能將島上的原住民劃分為「四群八族二十一部」,並以「自稱」為原則,為各族命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伊能嘉矩於 1898 年所製作的「臺灣各蕃族分布略圖」。伊能嘉矩當年依照「群」、「族」、「部」分類,將臺灣原住民分為四群八族二十一部,圖中所標示的 A 至 H,即為八族分布的區域。(圖/《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第 87 頁)

雖然伊能提出了上述五點的分類依據,並曾在發表中表示,日後會更進一步說明採用五點分類的理由。但很不幸,直到伊能逝世之前,都沒有進一步說明對自己提出分類的依據。

伊能嘉矩所提出的分類標準,被沿用至國民政府來臺時期。一直到今天,對於臺灣原住民的分類,幾乎也還是在伊能嘉矩所訂定的框架下探索新的可能。

1948 年,國立臺灣大學民族學研究室首度將臺灣原住民族劃分為九族,隨著社會對原住民的理解,現在已擴增至十六族。但是尚未明確劃定分類的原住民,仍有 25 族以上,人數多達上萬人,甚至有著「中央政府未認定,僅地方政府認定族群」及「中央、地方政府皆未認定族群」等曖昧的分類標準。

在百年前伊能嘉矩對臺灣原住民進行訪查時,就發現原住民族有著獨特的文化、語言及習俗,而這一切正隨著原住民漢化而快速消失,甚至有著全面失傳的趨勢。伊能進而感慨:「如果不能進一步調查作成紀錄,將來要研究時,就只能面對番社廢墟流眼淚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百年後的今天,隨著社會快速發展,原住民的漢化程度與文化消失的速度更是倍速成長,使得文化的採集與研究愈發困難,能夠獲得正名認定的門檻也愈加提高。

臺灣學的開拓者,無可取代的伊能嘉矩

隨著日本政府在臺的治理時間越長,陸續成立了「番情研究所」及「臺灣慣習研究會」等單位,而伊能嘉矩在其中都擔任重要職位。在這段期間,伊能密集且大量的在日本及臺灣的研究刊物上發表研究成果,研究範圍並不只侷限在原住民領域,而是擴及整個臺灣,從族群、語言、歷史、資源、制度等無所不包,儼然成為了彼時的臺灣研究權威。

1928 年,集合了伊能嘉矩畢生心血的時代鉅作《臺灣文化志》終於出版,一共分為上、中、下三冊,裡面完整記錄了當時臺灣的時代發展,如同一本關於臺灣的百科全書。但遺憾的是,伊能嘉矩本人無法見證作品的問世,因為他在 1925年就因為瘧疾復發而逝世。伊能嘉矩所染上的瘧疾,正是早年在臺灣踏查時所感染的。《臺灣文化志》的書稿是伊能的妻子在整理遺物時意外發現,上面還留有伊能嘉矩編輯校稿後的「校了」二字。

《臺灣文化志》的出版,造成了社會極大的迴響,自此奠定了伊能嘉矩在臺灣研究中無可取代的地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45 年,隨著二戰結束,國民政府來臺,社會環境有了巨大的改變。伊能嘉矩雖然已經離世,但是透過翻譯的形式,其研究成果先在地方文史領域發揮影響力,後來也進入學術界的範疇。直到 1990 年代臺灣解嚴後,臺灣歷史研究獲得重視,而伊能嘉矩的過去的手稿及著作,也陸續獲得翻譯、再版,甚至數位化的機會。

百年前的伊能嘉矩透過歷史書寫推廣臺灣研究,而百年後的今天,伊能嘉矩則成為了臺灣歷史研究的一部分。

歷史學者楊雲萍教授曾經提及:「『臺灣研究的都市』任一曲巷小路,無一處沒有伊能嘉矩的『日影』映照。」。由此足以反映伊能嘉矩在臺灣舉足輕重的地位。

也許,自從伊能嘉矩在 1895 年遠從日本踏上臺灣土地的那一刻起,某部分的他就再也沒有離開過了。

補充資料:關於臺灣原住民族的正名

現代如果原住民族想要獲得正名認定,是採取申請制度。在提出申請的文件中,除了該族群的家譜蒐集、歷史相關紀錄外,還需要能夠有使用流利族語的族人,以及能重製傳統服飾的技能等。不論是因為傳統文化消逝而缺乏證明文件,或是族語因為殖民國語言政策影響而消亡,種種因素都使得族群被成功認定的機會渺茫。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例如位於高雄茂林、多納和萬山一帶的「下三社群」,在歷史上一直命運多舛,從 1935 年起因《臺灣高砂族系統所屬之研究》被併入魯凱族,1939 年因鹿野忠雄的研究,又被併入在排灣社群,合稱為「魯凱雅族」。

而今日的「下三社群」,在政府單位的系統中仍然被歸類在魯凱族之中。雖然有著與魯凱族截然不同的文化、部落傳說,甚至連語言也不盡相同。百般無奈下,只能開玩笑的說自己是「假魯凱族」。

實際上,下三社群自認為三個原住民族,分別為「歐佈諾伙族(’oponoho)」、「德樂日卡族(Teldrika)」及「古納達望族(Kongadavane)」。下三社群爭取正名運動已經達了數十年之久,至今尚未見到希望的曙光。

參考文獻

  1. 伊能嘉矩(1996)。《平埔族調查旅行-伊能嘉矩<臺灣通信>選集》。楊南郡譯。臺北:遠流出版。
  2. 伊能嘉矩(1996)。《台灣踏查日記〈上〉》。楊南郡譯。臺北:遠流出版。
  3. 李筱峰、莊天賜(2004)。《快讀台灣歷史人物》。臺北:玉山社。
  4. 陳偉智(2014)。《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臺北:臺大出版中心。

所有討論 1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4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