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拔的不是獅子,而是自己的鬃毛:拔毛症

林希陶_96
・2015/06/20 ・349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3 ・八年級
相關標籤: 拔毛症 (2)

source:emiana
source:emiana

Trichotillomania(拔毛症)這個字乍看之下根本不會唸,這是一個希臘文,是從三個字組合而來,Trich代表頭髮,tillo代表拉,mania代表疾病的衝動。綜合這三個字,就可以知道這樣的狀態是衝動的拔頭髮,而且具有生病的意涵。大部分的個案好發於兒童期及青少年時期,當然任何年齡都會發生。目前的流行病學資料顯示,約3.5﹪是女性,1.5﹪是男性,成年人個案以女性居多,兒童個案男女比例約相同。

拔毛症所拔的毛,在任何區位都可能發生,舉凡看得見的頭髮、眉毛、睫毛、鬍子,看不見的胸毛、腋毛都有可能。拔毛的方式大部分都一點一滴開始,就是慢慢拔,不會一下就拔太多。拔毛的部分也可能會變動,有時從睫毛開始,接著會變成頭頂或後腦杓。有一些兒童會拔別人的毛,或是拔寵物的毛。有拔毛症狀的個案,也較常會出現其他傷害身體的行為,如咬指甲、摳皮膚等等。我遇到的個案中,有的小孩就不只是拔毛髮而已,他的指甲也被咬到最底,看了都會覺得痛的程度。

對拔毛症個案而言,大部分的人的強度與持續性都是經常變動的。有的人可能延續幾週或幾個月,這個問題就過去,不會再復發,少數人會因為不明原因突然又拔起毛來。如何區辨他們的嚴重度?毛髮變少是最輕微的,中等的會造成皮膚表面的損傷,最嚴重的是已經拔到完全禿掉的。五歲以下就發生的個案,我們稱為早發型的拔毛症(early-onset trichotillomania),這樣的個案是比較輕微的,因為他們會出現這些行為,可能是為了自我探索或自我安慰,跟吸手指類似,大部分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消失。但還是有一小部分的人會繼續拔,直到長大也不會停歇。

若拔毛的狀況已經影響到外觀時,不管大人或小孩對於他們的外表都會覺得困窘或羞恥。他們會想辦法掩蓋這個缺失,小孩會想辦法否認這件事,對於父母、朋友的詢問,會編造一些理由。大一點的青少年或成人,則會用其他方法來掩飾,如剪一個特別的髮型、戴帽子、使用化妝品(假如是拔睫毛的人,可能會盡量使用睫毛膏來隱藏)。他們也會因為覺得羞恥而影響到自尊,甚至損壞了社交、學業及職業功能。有一些人甚至會拒絕就醫,對於詳細的檢查充滿抗拒。關於拒絕的部分,很常與家長態度相關。有的家長帶小孩就醫之前,不先說清楚,當然容易引起抗拒。如何順利的說服他們持續治療,確實是困難的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家庭中有這樣的小孩,通常會充滿了挫折。家長可能常常會被指責不會養育孩子,好事的人甚至會提供很多似是而非的方法。不管國內或國外都是相同的情形,家中只要有一個特殊的孩子,家長都會受到莫名的指摘與壓力,要堅強到好好面對是件不容易的事。

目前並沒有任何的研究證據顯示,家庭動力或人格特質會造成拔毛症。家長也常常無法理解為何小孩就是無法停止拔頭髮,很多大人的處理方式通常都不好,如生氣、批評與懲罰,但這些作法其實都無助於減少拔毛症狀,反而會加重小孩的羞恥、憂鬱、焦慮、低自尊,親子關係也是負面居多。之前也曾遇過一些不好的例子,因為家長難以接受,就直接將小孩剃光頭,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拔毛。

但是剃光頭更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懲罰,因為本來頭髮長長的,至少垂下來還能遮住一些,一被剪光,禿掉的部分完全暴露出來,只會讓小孩更受傷,小孩對家長也只會充滿恨意,完全無助於治療。

其實不只家長難受,連個案的手足在學校也會因為這樣被欺負,只因為他有這樣的兄弟姊妹。我們的社會要好好學會尊重不同狀況的孩子還是一件遙遠的事。我之前曾經到某國中對老師們演講,有一位老師甚至說,他覺得不應該對這些心理有障礙的孩子給予什麼特殊照顧,這樣資源不就浪費掉了(當然,這也許是少數人的意見)。我的回應很簡單,但是狠狠的刮了對方一頓,「假如你們遇到肢體有障礙的小孩,因為你們看得見,大家都知道要協助,最簡單都知道要幫忙扶著他。但是心理有障礙的小孩,因為你們看不見,就以為不存在,那小孩的挫折感不是更重嗎?當然不會有進步,也不會有什麼美好的未來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source:Cavale Doom
source:Cavale Doom

拔毛症的成因到目前為止仍不清楚。毛髮在許多文化被視為漂亮與力量的象徵,因此各式各樣的學派都有不同的解釋,但要小心的是,目前都還未有實質、系統性的科學證據。有的學者認為拔毛症是一種習慣,跟咬指甲一樣,只是為了舒緩情緒;有的學者認為是強迫症的一種表現方式;有的學者認為是一種不可控制的反應,與抽動行為(Tics)相似。目前的診斷系統是將此疾病放在衝動控制疾患(impulse control disorder)下面,拔毛的行為是為了釋放緊張感,拔完之後會有愉悅、滿足與解脫的感覺(註)

那到底什麼樣的狀況之下,個案才會開始拔毛呢?多數開始拔毛的情境都是處於久坐與沈思時,並未特別伴隨什麼情緒。有些人則是在感覺挫折情緒時開始拔,如焦慮、緊張、生氣、哀傷等等。有些人可能是在做其他事情時,如看書、講電話、做功課、看電視、睡覺前,不知不覺、心不在焉地開始拔。很多個案報告這是一種驅力或緊張感,會重複的出現,最後導致拔毛的行為。也有一些人有一些特別的理由,如為了要讓毛長得對稱一點、改變頭髮形狀、這些毛髮太硬了、這些毛髮太長了、這些毛髮髮質太差了、這些毛髮變成灰色了等等,也有一小部分的人,會將拔下的頭髮放在嘴巴中,甚至吃進肚子裡。這些人雖然很罕見,但是若是在消化系統中形成毛髮球,可是會影響器官運作的,必要時一定要進一步做一些醫療方面的處理,讓這些毛髮排出身體之外。

另外最常被討論的是壓力是否會導致拔毛症?當然壓力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但不要過度簡單地推論拔毛是壓力所導致。不管是在正面或負面壓力之下,都有可能出現拔毛問題。若學會處理這些壓力,確實會改善拔毛的頻率,但是拔毛並不會完全終止。

對於拔毛症的治療,相關的研究目前都還在進行當中,以下所提供的治療方法是列出較可信與較有效的部分。對於小孩而言,越早開始處理,越可以成功治療拔毛狀況。若個案是嬰兒或學齡前兒童,目前的看法是不建議積極處理,這樣的情形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消失。父母只需要學習相關衛教知識及適當的監控即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針對兒童及青少年,用藥不是第一個選擇。因為藥物的研究目前還太少,無法形成強力的證據。用藥的情況通常是針對有共病發生時才使用,如憂鬱、焦慮及注意力不集中。針對注意力不集中之興奮劑使用需特別小心,因為有一些前驅報告已顯示會惡化拔毛行為。

做適當的治療之前,首先要排除是否有皮膚相關的疾病。若確定皮膚方面無大礙,接著需要做的是教育所有家庭成員,確定大家都理解這個疾病了,再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法。教育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很多人得知自己是生病了,而不是什麼奇怪、不可控制的問題,反而會讓狀況緩和下來,困窘與羞恥感也會降低。

心理治療方面,目前多以行為治療的方式處理。最常見的方法是「習慣反轉」(habit reversal),重點在於要出現拔毛反應時,用另外一個反應來打斷它。因此,個案要學習如何辨識驅力以及什麼事件出現時會做出拔毛行為。可以用寫記錄的方式記下這些訊息,詳細記下出現拔毛當時的狀況,包含日期、時間、地點、想法、感覺、最後拔了幾根毛髮。當記錄完備時,就可以知道要在什麼時間點使用另外一個反應與它競爭,另外一個反應可以是握拳或者是做其他的事情,來抵銷原來拔毛衝動。

其他行為的策略還可使用「刺激控制」(stimulus control)的方式。此方法主要是認為拔毛通常出現在特定的情境之下,只要在這些情境之下打斷或妨礙拔毛行為即可。特定的情境包含獨處、看電視、講電話、閱讀、開車等等。在這些情境之下,就要記得使用打斷或妨礙拔毛行為,如戴帽子、戴手套、戴圍巾、讓手有事情做等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壓力與拔毛行為有很大的相關,心理治療也可以針對壓力作適當處理,如練習深呼吸、肌肉放鬆,讓自己可以管理壓力,並將壓力逐步減至最小。最後需注意的是,經過治療的個案雖會改善,但拔毛症是很有可能會復發的。若真的又再次出現時,個案須知道如何因應,讓拔毛的傷害降至最低,並想辦法再回到治療場域進行相關的評估與討論,以確認是否有必要再做更進一步的處理。

拔毛症至今仍是難解的謎,對於臨床工作者是嚴峻的挑戰,如何陪著個案走過這條漫漫長路,仍有待個案與心理師一起努力。

  • 註:這是DSM-Ⅳ的看法。在DSM-5是將拔毛症置於強迫症與相關障礙症之下。

References

  1.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5th edition.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2. Michael H. Bloch, Angeli Landeros-Weisenberger, Philip Dombrowski, Ben Kelmendi, RyanWegner, Jake Nudel, Christopher Pittenger, James F. Leckman, Vladimir Coric.
  3. Systematic Review: Pharmacological and Behavioral Treatment for Trichotillomania.Biological Psychiatry, Volume 62, Issue 8, 15 October 2007, Pages 839-846

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林希陶_96
80 篇文章 ・ 53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9 篇文章 ・ 304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強迫症一族─《停不下來的人》
PanSci_96
・2015/04/21 ・233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84 ・五年級

部分病人出現「特殊的偷竊行為,卻找不到任何理由或動機」。現在,偷竊症的案例遠少於強迫症,而相較於一般在商店中順手牽羊的小偷,偷竊症患者的年紀通常比較大,而且就像妥瑞氏症患者一樣,他們在偷竊前備感焦慮,偷竊後反而鬆了口氣。類似的疾患還有購物癖(或稱強迫購買症),它曾於一百年前短暫出現在精神醫學的教科書中。

另一項帶來極大困擾的衝動控制疾患是拔毛症。顧名思義,就是患者經常拔自己的頭髮,一旦到了東禿一塊、西禿一塊的地步,他們就會用假髮遮住。拔毛症患者所拔的通常是頭髮,但也有人偏好拔睫毛或陰毛,有些患者甚至完全沒察覺到自己的行為:一名因嚴重拔毛症而接受治療的男子,某次開車的時候低頭一看,赫然發現儀表板上竟然布滿自己的頭髮。有些患者則會吃毛髮:一名三十四歲的土耳其熟女連吃了十年的頭髮,最後醫生不得不動手術,取出塞滿她胃部的髮球。髮球一旦超過胃的負荷而被擠進腸道,就是醫師所說的「毛石腸梗阻症候群」,俗稱「長髮公主症候群」,名字源自格林童話《長髮公主》,但這個症狀可是會致命的。

還有一種疾患叫做「摳皮症」,患者不斷摳抓皮膚上的斑點、結痂等凸起或瑕疵,一天可以抓上好幾個小時,就連睡覺時也一樣。約有三分之一的摳皮症患者,甚至會吃掉自己摳下來的碎屑;部分患者還會用細針、大頭針、刮鬍刀和除針器等工具輔助。這些舉動都可能導致極為嚴重的後果。美國東部有名男子曾將患有摳皮症的妻子緊急送醫,因為他一回到家,看到妻子脖子上有個血淋淋的大傷口,看起來活像是彈孔,直覺以為她身受槍傷。

他的妻子聲稱脖子上有顆粉刺,動不動就會用指甲摳抓。那天,她拿了支鑷子來摳粉刺,甚至往皮膚下挖、深入皮下組織,最後碰到了肌肉;她用鑷子夾著自己的肉,一次又一次向下摳,差點就刺穿了頸動脈。萬一真的到了這種地步,她勢必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名女子是會計師,腦筋很好又口齒伶俐,各方面都十分正常,唯一的問題就是摳皮症。她對自己的皮膚外觀十分在意,簡直到了妄想的地步。她從四十四歲開始出現摳抓的毛病,而令她備感挫折的是,所有諮詢過的醫生都不了解她;對她來說,摳抓的動機並不是要傷害自己,而是要去除皮膚上的瑕疵。她會指著自己的臉,堅稱某塊皮膚有異狀,而且不承認自己有任何誇大;事實上,她身上所有的瑕疵,全都是自己狂抓腿部、手臂和臉部所留下的傷疤。

強迫症光譜上最令人煎熬的症狀,應當是「身體畸形恐懼症」。這個症狀會讓人過度在意外表的缺陷,通常是不滿意自己的樣子,但有時候是挑剔別人的容貌(所謂的「身體畸形恐懼投射症」)。這類患者的男女比例相當,多半是在意自己臉上或頭部的瑕疵,就算是一點點皺紋,他們都能當成難看無比的畸形。他們每天會花好幾個小時,強迫執行特定的儀式,可能是反覆檢查鏡中的自己,或者刻意上好幾層妝。這些患者多半認為自己外表的缺陷會嚇到其他人,有人甚至把自己關在家裡;即使出門,也要戴上假髮、帽子、墨鏡等配件,或是走路要維持特定姿勢;有些人只要經過商家或汽車的窗戶,就一定要照一下鏡子;還有人會把家裡所有的鏡子都蓋上毛巾。大部分患者都要再三確定自己外貌正常才能安心,且約有四分之一的患者會出現自殺的念頭。

不過,這種恐懼症並不新奇。早在一八九一年,義大利精神科醫師恩里科.摩瑟利就接手過類似病例,他說:「病人在日常生活中,會忽然萌生對身體畸形的恐懼,無論是說話、讀書或吃飯到一半,隨時隨地都可能出現這種念頭。」根據統計,目前約有一%至二%的人口罹患這種疾病。但是就跟強迫症一樣,患者本身羞於啟齒,再加上醫生不夠敏銳,導致診斷出來的病例比實際上要少。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往往把真正的想法藏在心裡,因為怕別人會嗤之以鼻,批評他們虛榮或自戀;在臨床上,這些患者也比強迫症患者更容易被判定為妄想,因為他們較不會認知到自己的念頭或行為有多麼荒唐。

有人會把身體畸形恐懼症和「肢體健全認同障礙」混淆。所謂的肢體健全認同障礙,指的是身體健全的人覺得多了一隻手或一隻腳,因此會要求醫師幫自己截肢;如果醫師拒絕動手術,患者就會試著用斧頭、菜刀或自製的裁切器來完成心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腦袋浮現的擾人念頭跟外表無關,而是跟健康有關,那就有可能是「慮病症」。就像我們會形容某人「有點強迫症的傾向」,這個症狀也已經脫離了原本的臨床定義。許多人以為,慮病症患者就是對鼻塞和咳嗽等小毛病大驚小怪,或者一頭痛就擔心長了腦瘤。

這種症狀聽起來好像不嚴重—還讓人覺得有點蠢,但是真正的慮病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煎熬,其實並不亞於強迫症患者:對罹病的焦慮轉變成執念,再用繁複冗長的強迫行為去壓抑。他們會自己量體溫、脈搏和血壓,反覆檢查自己的吞嚥能力、追蹤尿液和排便情況,並留意疑似癌症的腫塊。有些患者本來健健康康,但身體經過百般折騰後,反而出現變化或不適。他們也需要獲得別人的安撫才能放心,包括親朋好友、醫師、專家、醫院專線、網友等等。強迫症是源於內心的念頭,慮病症則沉溺在身體的感受,並將影響加以誇大。

厭食症和暴食症等飲食疾患,同樣有與強迫症明顯相同之處。重複出現的強烈念頭,迫使患者採取特定的行為模式來減少焦慮,譬如拒絕進食或吃個不停,隨之而來的就是催吐或劇烈運動等強迫行為。其中,刻意壓抑念頭似乎是關鍵所在。暴食症患者很厭惡自己的飲食習慣,努力克制卻不得要領,反而更容易出現暴食的行為。厭食症患者的執念和強迫行為則可能無關食物或體重,包括想把東西對稱排列等非理性的欲望。

t0400021 (1)本文摘自泛科學2015四月選書《停不下來的人:強迫症,與迷失在腦海中的真實人生》,究竟出版社出版。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