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駁〈舉世爭議的「電車難題」是戲弄人的詭辯〉

活躍星系核_96
・2014/10/27 ・3981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46 ・八年級

Credit: Paul Baird via Flickr

文/Hiuman

前言

泛科學早前刊登了一篇文章《舉世爭議的「電車難題」是戲弄人的詭辯》,當中的觀點引來無數爭論。該文作者(于飛)認為「電車難題」是一個「假道德兩難」,並提出了他的解答。本文目的在於指出于飛的解答不成立。

于飛的解答

于飛認為電車問題不是真正的「道德兩難」,要解答其實相當容易。以下兩段引文為于飛的解答:

「電車難題設置過於空洞,基本上取消了「兩難」的困境,涉及如此少量的生命,在你抉擇前,沒有任何更多的內容加以考量。於是令原本可無須以量化作為考慮的問題,被扭曲成只能選擇一人撞死的定局,這也是如此設問底下,「唯一」沒有違反道德的抉擇。」

「可見,涉及生命數量極少的道德抉擇,除了具體的道德情境外,也必須了解生命對象的內容進行道德判斷,假如我們對對象一無所知,不過就是抉擇 「ABCDEF君」的生死,變成了抽象的數字遊戲,毫無「兩難」可言」

于飛認為「改變列車方向」(即,撞死一人的結局)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因為,在電車問題中,基於資訊的局限,我們只能夠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作為道德考量的準則,而按該準則,「改變列車方向」是道德上最佳的選擇。換言之,于飛認為我們應該「改變列車方向」,是建基於「死亡人數的多寡」這個道德考慮之上。

單憑「死亡人數多寡」來作決定?

相信不會有人反對,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作為道德考量的準則,「改變列車方向」是道德上最佳的選擇,因為「改變列車方向」(撞死一人的結局)顯然要比「不改變列車方向」(撞死五人的結局)在道德上更可取。

然而,我們必須要問:為何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判斷?無可否認,對大部份人來說,「死亡人數的多寡」是一個道德上相關的因素。在思考電車問題時,很少人會覺得一個恰當的解答,可以完全不考慮「死亡人數的多寡」這個因素。可是,在電車問題中,我們真的應該或真的可以單憑「死亡人數的多寡」來決定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對不少人來說,電車問題其中一個困難,正是由於我們不可以或不應該單憑「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決定(而另一方面的困難則是死去五名工人的結局(相比死去一名工人)卻又相當不可取)。若果于飛對電車問題的解答是成功的,則他必須証立「我們應該或可以單憑「死亡人數的多寡」來決定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若他未能証立這一點,他對電車問題的解答將會不成立,因為他根本未能解決人們在選擇上所面對的困難。

Credit: + + via Flickr
Credit: + + via Flickr

根據于飛對電車問題的解答,他的理由很可能會是:在電車問題中,由於唯一可供道德考量的準則,就是「死亡人數的多寡」,因此,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判斷。這種思考可以理解如下:

  1. 「死亡人數的多寡」是唯一可供考量的(道德上相關)因素。
  2. 若「死亡人數的多寡」是唯一可供考量的(道德上相關)因素,則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判斷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
  3. 因此,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判斷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

「死亡人數多寡」是唯一可供考量的因素?

我們首先談談前提(1.)是否成立──「死亡人數的多寡」是唯一可供考量的因素。

確實,由於資訊的局限,在電車問題中,我們知道的事情非常有限,例如我們不知道涉事那些工人是否我們的親友,這些因素很可能會影響我們的道德決定。然而,除了「死亡人數的多寡」,真的沒有其他(道德上相關的)因素供我們考慮?事實上,于飛在文中舉出一些我們可能會考慮的因素,例如「道德責任誰屬」:

「轉轍軌道要自己親手碰上那控桿,即使只有一人撞死,是我親手促成他的死亡,但如果我不碰,那失控的電車撞死五人也不是我的責任﹗」

若純粹考慮「道德責任誰屬」這個因素,則正確的選擇將會是我們應該「不改變列車方向」;因為若我「改變列車方向」將要那一名工人的死亡負上責任,但「不改變列車方向」則沒有,兩者比較之下,後者在道德上更可取。

更重要的是,若以上觀點成立,則可能會引致「改變列車方向」及「不改變列車方向」兩個選擇之間的角力(即電車問題演變成「道德兩難」);因為,若純粹考慮「死亡人數的多寡」,我們則應該「改變列車方向」,但若純粹考慮「道德責任誰屬」,我們則應該「不改變列車方向」。因此,若要真正解決「道德兩難」,于飛需要反駁「道德責任誰屬」中的觀點,令我們沒有理由選擇「不改變列車方向」,他的反駁如下:

「無論你碰不碰那控桿,依然是一個選擇,等於是「選擇去碰」或是「選擇不去碰」的問題,而後果是人人都知道究竟是一人還是五人死亡的直接結果。不錯,那列失控的電車撞死工人的悲劇不是你所促成的,可是你同樣是無法避免地置身其中,並需要進行抉擇,不可能因為你刻意不碰那控桿,就等於取消了承擔選擇的責任,這顯然是一種詭辯」

于飛的反駁是站不住腳的。確實,「碰」與「不碰」皆是選擇,而選擇「不碰」當然有其責任要負,但這些責任是否包含為五名工人的死亡負責?在常人眼中,我們大概不會認為選擇「不碰」的人要為那五位工人的死亡負上道德責任,因為悲劇不是電車上面臨抉擇的人所造成。然而,于飛卻認為選擇「不碰」的人(即使他已經認同悲劇不是由電車上的人促成)仍然要為五名工人的死負責任。作者這一點顯然有違常理,而他亦沒有在文中証立這一觀點。

簡單來說,于飛未能排除「道德責任誰屬」。因此,他未能証立前提(1.)。不過,未能証立前提(1.)並非于飛唯一個問題,更嚴重的問題在前提(2.)。

「實用理由」與「道德理由」

現在我們談談前提(2.)是否成立──若「死亡人數的多寡」是唯一可供考量的(道德上相關)因素,則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判斷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

在于飛全文中,他都沒有嘗試証立前提(2.)。或許,他認為這一點顯然正確,無爭議可言。我猜于飛所持的理由,大概是從「實用性」的角度出發: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決定,因為,基於資訊的局限,這是唯一可供考量的(道德上相關的)因素。

然而,若果這就是于飛的理由,那麼他就是基於「實用理由」,而非「道德理由」,而判斷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決定我們的選擇。即是說,于飛認為前提(2.)成立,並非由於「死亡人數的多寡」能夠充份決定哪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而是由於這個準則是實際上唯一可操作。

顯然,電車問題是一條「道德問題」。我們關注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若果選擇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判斷是由於它是實際上唯一可操作,那麼我們根本沒有好的理由相信,我們按「死亡人數的多寡」而作出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我們最多有理由相信,我們按「死亡人數的多寡」而作出的選擇是最實用或實際

總括而言,于飛未有嘗試在文中証立前提(2.)。若果他嘗試用「實用理由」來証立前提(2.),亦顯然是不成立的。

Credit: camasy via Flickr
Credit: camasy via Flickr

前後不一致

上文有關前提(1.)和(2.)的討論,已指出于飛未能解釋為何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判斷。証立這一點,對於于飛對電車問題的解答成立與否,至關重要。除了上文指出于飛未有証立這一點,最後,我還要指出于飛對於這一點的立場,有前後不一致的問題。于飛在文中曾說:

「的確,假如被迫要去選擇人的生死,怎能僅僅以數量來衡量呢?」

顯然,于飛認為生命的去留不能純粹以數量來衡量,但他其後對電車問題的解答,卻又認為死一人是電車兩難中「唯一」沒有違反道德的選擇。這兩個立場是前後不一致的。

若果于飛認同,在電車兩難中,生命的去留不能純粹以數量來衡量,那麼為何他又可以認為「死一人」比「死五人」在道德上更恰當?既然他已經認同了生命的去留不能純粹以數量來衡量,那麼,即使在不了解工人背景的情況下,他同樣也不該認同純粹以生命的數量來決定那個選擇是正確。若果生命數量不能充份決定哪個選擇正確,那麼,不管我們是否知道工人背景的情況下,生命數量仍是不能充份決哪個選擇正確。面對電車問題時,若果作者堅持「生命的去留不能純粹以數量來衡量」這個觀點,那麼他應該說「我們沒有充份的資訊來判斷正確的選擇」,而非認為「死一人」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總結

在電車問題中,若果要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決定哪一個選擇是道德上最恰當,則需要先証立「為何我們應該或可以純粹以「死亡人數的多寡」來作判斷」。于飛不但未能証立這一點,而且他在這一點的立場上有前不致的問題。因此,于飛對電車問題的解答不成立。

次要的問題

最後有一些次要的問題,我想要談談。于飛在文中提到,修改後的電車問題是真正的「兩難」:

「兩難的本質立即呈現,因為你選擇令胖子死亡,不同於那逼於無奈身陷險境的鐵路工人,胖子本來就跟你一樣,是事件中的「旁觀者」,而且「身型肥胖」增添了一種意味,好像我們將他當成工具,因為他胖,所以活該被犧牲救人。」

我不理解為何于飛同時認為修改後的電車問題是「兩難」而原初問題不是。要理解他的觀點,大概需要他先回答要下兩條問題:

  1. 若果胖子是事件中的「旁觀者」,為甚麼(在原初電車兩難中)那位單獨的工人不是「旁觀者」?有人可能會解釋,單獨的工人不是「旁觀者」,因為若果我們碰了控桿,單獨的工人便會被列車撞死。不過,在修改的電車兩難中,不也是若果我們推了胖子下去(或觸動機關令胖子掉下去),他便會被列車撞死嗎?為何前者是「旁觀者」,而後者不是?
  2. 為何,在修改的電車兩難中,胖子像是成了我們的工具,而在原初問題,單獨的工人不是?我們不是同樣犧牲他來救人嗎?


 

相關標籤: 悖論 電車難題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79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推理系動畫毒殺利器!——認識致命的「河魨毒」

Evelyn 食品技師_96
・2022/01/21 ・336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文/Evelyn 食品技師

早在兩千年前《山海經》就提到肺魚(河魨)[註 1]會毒死人;明代的《本草綱目》亦記載:「河魨有大毒,味雖珍美,食之殺人」,可知早在古代,大家就發現河魨肉的美味之處,也知道他擁有「劇毒」,甚至連動畫《名偵探柯南》都曾上演用河魨毒殺人的案件呢!(動畫第 226 ~ 227 集:戰鬥遊戲的陷阱)

河魨是媲美和牛的夢幻料理,為了一嚐美味連命都不要了!

在日本,河魨被視為珍饈佳餚,尤其河魨生魚片富含膠原蛋白、脂肪含量低、味道清爽鮮甜,口感爽脆帶勁,其美味足以媲美日本和牛,被認為是一生必吃一次的夢幻料理。

許多饕客無法抗拒河魨的美味,為了能嚐上那一口極品,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在所不惜。史上因河魨送命的最知名案例,莫過於 1975 年日本國寶級歌舞伎演員八代目坂東三津五郎,在料亭師傅推薦下,吃了四份河魨肝(據說是河魨最美味的部位)後中毒身亡,成為食魨死士。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在 1959 年前,日本每年因河魨毒中毒死亡的人數超過 100 人,直至 1982 年後,中毒死亡人數才降至每年 10 人以下。主要是因日本政府推行「河魨料理廚師執照」,通過筆試與術科考取執照,才可以合法烹調河魨,使河魨毒中毒死亡率大幅降低。 

星斑叉鼻魨 Arothron stellatus(Bloch and Schneider)。圖/參考資料 1

相較之下,臺灣雖然沒有如此盛行吃河魨,但每年仍發生不少因誤食河魨而中毒的案例。筆者根據衛生福利部的歷年食品中毒資料統計,從民國 81 年至 109 年河魨毒中毒案件計有 33 案,患者總人數為 139 人,死亡總人數為 11 人,死亡率高達 7.9%。

民國 81 年至 109 年河魨毒中毒統計資料。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

分析主要原因是漁品產銷人員及社會大眾辨識河魨能力不足,為此,民國 101 年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出版「臺灣常見有毒河豚(魨)圖鑑手冊」,整理臺灣常見之有毒河魨(參考資料 1),提供漁品產銷人員及社會大眾參閱,故民國 101 年後的中毒案件及人數確實有顯著下降。

河魨毒素究竟有多強?和「麻痺性貝毒」非常接近!

1909 年,日本科學家首次從河魨卵巢中分離出毒素,命名為河魨毒素(tetrodotoxin; TTX)。1964 年後,日本科學家們確定 TTX 化學結構。TTX 分子式為 C11H17O8N3,分子量為 319 Da,為河魨毒中毒性最強的主要化合物,擁有許多結構類似物(structural analog)[註 2],分子量與毒性強弱依結構型態而有所不同。 

河魨毒素(tetrodotoxin; TTX)分子結構及其結構類似物。圖 / 參考資料 5

其中以 TTX 毒性最強,小鼠口服之半數致死劑量 LD50 是 334 μg/kg [註 3],跟麻痺性貝毒的毒性十分接近(蛤蚌毒素 LD50 為 263 μg/kg)[註 4]。且不論是化學特性、中毒機制、毒性或治療方式,皆與麻痺性貝毒非常相似。

當 TTX 進入人體內組織後,會阻塞神經末梢細胞上的鈉離子通道,使鈉離子無法進入神經細胞,膜電位無法去極化 (depolarization),動作電位無法產生,使神經元失去傳導功能,進而造成中樞神經、知覺神經及運動神經麻痺。尤其當毒素量高時,迷走神經、血管運動中樞至橫膈膜皆麻痺,最後蔓延至呼吸神經麻痺而死。

TTX 潛伏期一般在 3 小時內(通常在 10 至 45 分鐘),潛伏期長短亦受進食毒素量影響。目前河魨毒中毒並無特殊之藥物可以使用,主要治療乃是支持性療法為主。如未產生呼吸衰竭,應不會造成死亡。但若患者已產生明顯之肌肉無力現象,則應隨時準備放置氣管插管,並以人工呼吸器幫助呼吸。亦可給予經稀釋的活性碳及輕瀉劑,以加速毒素排出。

而《名偵探柯南》動畫中,更是直接將河魨毒刺入人體動脈中,作用的速度和反應會比食用更快、更強烈。筆者估計死者應該當場暴斃,連症狀都來不及發生……也順便稱讚一下,那集茱蒂老師講解 TTX 的毒性資訊真的正確無誤喔!

這位是茱蒂老師(怕你忘記是誰)。圖/IMDb

河魨毒原來是細菌產生的!河魨怎麼不會被自己毒死?

河魨毒最早是發現於河魨因而得名,後來也被發現存在於其他脊椎生物中,包括蠑螈、蝦虎魚、箭毒蛙等;無脊椎動物包括海螺及章魚等。後來在河魨、有毒蟹類以及紅藻 Jania sp. 中篩檢出海洋菌株 Shewanella algaAlteromonas tetraodonis,並發現該細菌具有產生河魨毒的能力。

海洋菌株 Shewanella alga。圖/參考資料 5

後續有愈來愈多研究證實,河魨毒主要來源應是具產河魨毒能力之細菌,經由寄生或共生的方式,存在於生物體(如藻類、魚、蝦、蟹或貝等)中,河魨再透過食物鏈累積在其體內,而非河魨自己產生。河魨甚至還會刻意選擇具有河魨毒之生產能力的生物為食物,使毒素累積在體內,以肝臟、卵巢累積最多,腸道、皮膚次之,為一種特殊的防禦機制。

此外,河魨的肌肉中,因含有河魨毒結合蛋白(TTX-binding protein),可包覆河魨毒,參與河魨毒的運輸,使河魨對毒素耐受性高,才不會被自己毒死。

  • 延伸閱讀:盤點海洋中的「毒系寶可夢」!河豚、貝類有毒不是 they 的錯 ft. 食品技師 Evelyn【科科聊聊 EP71】

這批有夠純!河魨毒除了可以止痛,還可以被海豚拿去「吸」?

想不到的是,身為天然劇毒的河魨毒對生物可不全然只有害,有研究指出河魨毒由於具有抑制神經傳導的作用,可能有機會應用於醫療用途呢!

動物實驗的結果顯示,微量的河魨毒可作為局部麻醉劑,合併其他麻醉藥物一起使用,可有效延長局部麻醉時間;作為止痛劑使用,也能有效減輕受傷所造成的發炎反應、肌肉疼痛及神經性疼痛,且無其他副作用,比起嗎啡(morphine)更溫和。

當然,以上河魨毒的醫療應用,於人體實驗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另外英國《BBC》的自然紀錄片《荒野間諜》(Spy in the Wild)在南非拍攝到罕見的「海豚吸毒」景像。海豚們紛紛把河魨當成玩具亂丟亂甩,把河魨咬在口中「吸毒」,陷入恍惚的興奮狀態,並做出各種ㄎ一ㄤ到不行的行為,最後玩膩了才把河豚放走,是不是有夠像小屁孩呢!

海豚吸河魨毒影片截圖。圖/參考資料 7

不要拚死吃河魨!注意應避免食用來路不明的水產品

最後還是要呼籲,只要避免食用河魨或來路不明的水產品,即可有效避免河魨毒中毒。如果真的需要滿足口腹之慾而「拚死吃河魨」的話,建議先確認是否屬無毒魚種,並有效去除其內臟組織及皮膚。

若不幸食用河魨而中毒時,應先催吐使胃內容物排出,並儘速就醫,以免因中毒嚴重,造成呼吸衰竭而死亡。 

註解

  1. 河魨,常作河豚,古名肺魚。
  2. 「河魨毒」為 TTX 及其所有結構類似物的總稱;「河魨毒素」為 TTX;結構類似物(structural analog),是指一系列的化合物在主結構上大致相同,但部分結構會有一個或多個原子、官能基或子結構的不同,造成他們之間的化學特性可能不一樣,故河魨毒一系列類似物的毒性大小不會完全相同。
  3. 半數致死劑量(lethal dosage 50%; LD50),指在動物實驗中,使實驗動物產生百分之五十比例之死亡所需要化學物質之劑量。
  4. 麻痺性貝毒(paralytic shellfish poison)為一系列毒素總稱,其中毒性最強烈的毒素為蛤蚌毒素(saxitoxin)。

參考資料


 

Evelyn 食品技師_96
74 篇文章 ・ 899 位粉絲
國立大學食品科學研究所畢業,現為一名食品技師兼食品研發專員,對食品科學充滿熱忱。有鑒於近年發生許多食安風暴,大眾對於食品安全的關注越來越高,網路上卻充斥著不實資訊或謠言。希望能貢獻微薄之力寫些文章,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食品科學的正確資訊!想獲得更多食品營養資訊可追蹤作者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66016756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