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生存遊戲,災難贏家哀矜勿喜

李柏昱
・2014/08/28 ・156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30 ・七年級

災難發生之後,不論是洪水、地震,還是恐怖攻擊,除了造成人命與財物損失,位處災區的企業更將面臨一場條件嚴峻的生存遊戲,災難如何影響災區經濟攸關災後重建的策略,也會影響災民收入所得的增減,不可輕忽!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如何影響當地企業?

災難會產生贏家與輸家,過去的理論認為企業在面對災難時,脆弱性主要來自資本、勞力、市場與原料供給者的損失;災後各種原料供應、設備服務與水電系統的中斷,以及因為消費者傷亡、搬遷或是運輸系統受損而萎縮的市場,對於災後企業求生經常造成嚴重的打擊,中小企業面臨的情況更為險峻。

此外,災難會造成災區內消費需求的改變,當地企業可能因為無法熬過這段時期而倒閉。短期改變像是營建相關產業需求增加,或是對奢侈品的需求減少;長期改變則像是居民永久搬離,或是重建後新移入居民的需求不同等等。浩劫過後災區內的企業除了軟硬體受創,更需要適應災後全然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

區域經濟越挫越勇?

上述情況皆是針對個別企業而言,然而總體經濟在災後的表現會是如何呢?雖然位於災區中央受災最慘烈的企業可能全軍覆沒,但如果放大空間尺度,大範圍的經濟活動在對付災難上其實頗具彈性,甚至在災後會有更佳的經濟表現。在較大空間範圍的研究中,災難多半只會有短期的負面影響,長期而言影響微乎其微,無論是地震、颱風、洪水還是恐怖攻擊都是如此。

這種總體與個體經濟災後表現的差異,可能原因除了研究取樣上的不同,也因為災難扮演一種「催化劑」的角色,加速淘汰市場裡本來就已經快不行的企業,這些企業倒閉後釋出的勞力與資源被更健康以及更具產能的企業所吸收,反而能提高總體經濟活動的產能。

另外,就整體經濟的角度而言,災後受益的產業所增加的收入與產值,可能會大過受害產業的損失,比方說大量的重建需求,產值便可能大於奢華珠寶銷售額的下滑,災民搬遷到未受災的地區時也會產生新的經濟機會與消費需求。

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徒勞無功?

弔詭的是,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企業在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上的投入,卻與企業是否能熬過災難無顯著關聯。學界解釋可能因為個別企業在這在災害防備上投入的努力差異不大,導致無法證明投入越多越能抵禦災難的影響;或者因為企業過於強調硬體的堅固性,而忽略災後面對與外界中斷聯繫時的因應策略,畢竟在一片廢墟中若只有你的廠房屹立不搖,對於試圖熬過災後的營運困境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然而,一般對於災後重建跟災區復原的觀點強調要「恢復災前的狀態」,就企業的經營來說,便是希望讓企業的生產力與服務回到災前水平。殘酷的是,對於某些無法適應災變後市場的企業而言,這代表了關門大吉。即便透過借貸或其他補助來試圖恢復或維持災前生產力,在多次災難的研究中也被證實是徒勞無功。

簡言之,整體經濟受災難的影響多為短期,甚至表現更佳;對於企業經營者而言,更加需要重視災後營運方針的調整,以符合環境與市場的改變,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在這場災難帶來的生存遊戲中生存下去。(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2014年/7月)

責任編輯:鄭國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科技部-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文章難易度
李柏昱
8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災後重建─劫後餘生的美國穆爾
李柏昱
・2014/08/28 ・133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26 ・七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的穆爾(Moore)對於毀滅並不陌生,該地分別於1998、1999、2003與2010年多次發生劇烈的龍捲風災情,在2013年的5月20日又一場的嚴重龍捲風災情後,這回,穆爾的居民希望能將城市重建的更為堅固。

在2013年的災難中,龍捲風在穆爾一帶肆虐了27公里,摧毀一千多棟建築,除了遍布全城的殘骸瓦礫,居民情感上的衝擊也是重建的一大挑戰。

穆爾市在2013年5月的一場浩劫後,被龍捲風「拜訪」過的社區只剩滿地碎片(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Jocelyn Augustino)
穆爾市在2013年5月的一場浩劫後,被龍捲風「拜訪」過的社區只剩滿地碎片(圖片來源:Wikipedia 作者:Jocelyn Augustino)

對於穆爾的居民而言,災後往往要經歷三個階段:最初48小時的驚恐、過渡時期的緊急處置與短期修護、以及長期的計畫重建過程。當災民們從避難處走出來,望著曾經是家的地方,開始動手撿拾滿地殘骸,希望盡早開始重建,對於某些人而言,移除殘骸往往是最難熬的一步。

2013年5月29日,政府開始進行瓦礫清除工作,整個穆爾市一共清出了17萬3000噸,相當於1萬2000卡車車次的殘骸,直到9月初殘骸清理過程才完成。

穆爾市的社區發展主任伊麗莎白(Elizabeth Jones)表示,殘骸的清除是重建過程重要的第一步,然而清除費所費不貲,「從過去清理殘骸的經驗與數據中,我們已經投入1500萬美元(約合4.52億台幣)在清除殘骸。」伊麗莎白說。

等殘骸清除完,重建工作即可往下一步邁進,不過這次穆爾市決定對建築法規進行變革,採用過去沒有人試過的方式企圖減少殘骸數量。2014年3月,穆爾市市議會無異議通過新的住宅建築標準,要求該地的住宅必須能抵禦更強的強風。按照舊的標準,住宅只需抵禦每秒40公尺的強風,相當於台灣中央氣象局使用的蒲福風級(Beaufort scale)裡的13級風,然而2013年侵襲當地的龍捲風風速高達每秒89公尺,遠超過蒲福風級最強的17級風(每秒56.1~61.2公尺)。

強化住宅建築的另一個好處,在於能大幅減少因龍捲風產生的瓦礫,當地面臨風速每秒60公尺以上的龍捲風侵襲是家常便飯,但全毀跟部分受損的建築所產生的殘骸數量相差很大。

除此之外,新的建築標準要求住宅必須加強車庫大門,從過去龍捲風的受災經驗中,車庫是建築物最先被強風破壞的地方,進而導致整棟建築的崩解。新標準要求車庫門必須能抵抗每秒60公尺以上的強風,以保障建築結構的完整。

在滿目瘡痍的穆爾市,重建工作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2013年1087棟全毀的建築物中,已有超過一半的549棟取得建築許可,表示它們已經重建完成或是正在建築中。

對台灣而言,穆爾市重建過程有一點值得學習:災後重建並不急進,龍捲風受災戶願意等上100多天,等新的建築法規與完善的都市計劃藍圖都完成後才開始著手興建自己的新家,這對於台灣災後政府與民間團體各自為政、多頭馬車式進行的重建相當不同。此外,防災最重要的一點是從過去的災害經驗中學習,正如穆爾市決定透過制定更嚴格的建築標準進行減災,台灣不論政府或是民間,也迫切需要從過去的災害經驗中,省思面對災害新的適應方式。(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2014年/7月)

責任編輯:鄭國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科技部-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李柏昱
8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生存遊戲,災難贏家哀矜勿喜
李柏昱
・2014/08/28 ・156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30 ・七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災難發生之後,不論是洪水、地震,還是恐怖攻擊,除了造成人命與財物損失,位處災區的企業更將面臨一場條件嚴峻的生存遊戲,災難如何影響災區經濟攸關災後重建的策略,也會影響災民收入所得的增減,不可輕忽!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如何影響當地企業?

災難會產生贏家與輸家,過去的理論認為企業在面對災難時,脆弱性主要來自資本、勞力、市場與原料供給者的損失;災後各種原料供應、設備服務與水電系統的中斷,以及因為消費者傷亡、搬遷或是運輸系統受損而萎縮的市場,對於災後企業求生經常造成嚴重的打擊,中小企業面臨的情況更為險峻。

此外,災難會造成災區內消費需求的改變,當地企業可能因為無法熬過這段時期而倒閉。短期改變像是營建相關產業需求增加,或是對奢侈品的需求減少;長期改變則像是居民永久搬離,或是重建後新移入居民的需求不同等等。浩劫過後災區內的企業除了軟硬體受創,更需要適應災後全然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

區域經濟越挫越勇?

上述情況皆是針對個別企業而言,然而總體經濟在災後的表現會是如何呢?雖然位於災區中央受災最慘烈的企業可能全軍覆沒,但如果放大空間尺度,大範圍的經濟活動在對付災難上其實頗具彈性,甚至在災後會有更佳的經濟表現。在較大空間範圍的研究中,災難多半只會有短期的負面影響,長期而言影響微乎其微,無論是地震、颱風、洪水還是恐怖攻擊都是如此。

這種總體與個體經濟災後表現的差異,可能原因除了研究取樣上的不同,也因為災難扮演一種「催化劑」的角色,加速淘汰市場裡本來就已經快不行的企業,這些企業倒閉後釋出的勞力與資源被更健康以及更具產能的企業所吸收,反而能提高總體經濟活動的產能。

另外,就整體經濟的角度而言,災後受益的產業所增加的收入與產值,可能會大過受害產業的損失,比方說大量的重建需求,產值便可能大於奢華珠寶銷售額的下滑,災民搬遷到未受災的地區時也會產生新的經濟機會與消費需求。

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徒勞無功?

弔詭的是,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企業在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上的投入,卻與企業是否能熬過災難無顯著關聯。學界解釋可能因為個別企業在這在災害防備上投入的努力差異不大,導致無法證明投入越多越能抵禦災難的影響;或者因為企業過於強調硬體的堅固性,而忽略災後面對與外界中斷聯繫時的因應策略,畢竟在一片廢墟中若只有你的廠房屹立不搖,對於試圖熬過災後的營運困境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然而,一般對於災後重建跟災區復原的觀點強調要「恢復災前的狀態」,就企業的經營來說,便是希望讓企業的生產力與服務回到災前水平。殘酷的是,對於某些無法適應災變後市場的企業而言,這代表了關門大吉。即便透過借貸或其他補助來試圖恢復或維持災前生產力,在多次災難的研究中也被證實是徒勞無功。

簡言之,整體經濟受災難的影響多為短期,甚至表現更佳;對於企業經營者而言,更加需要重視災後營運方針的調整,以符合環境與市場的改變,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在這場災難帶來的生存遊戲中生存下去。(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2014年/7月)

責任編輯:鄭國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科技部-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文章難易度
李柏昱
8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誰發了災難財?巨災後的經濟活動轉移
李柏昱
・2014/08/28 ・161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35 ・七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現代全世界人口越來越往都市集中,都市遭遇各種災難的風險也越高,當大都市不幸遭天災迎頭痛擊,造成大規模的損害與為數可觀流離失所的災民,勢必將大幅改寫都市周圍的經濟活動在空間上的分布。但是誰將因災難大發利市?誰又將一蹶不振?一篇刊登於2013年《災難》(Disaster)雜誌中的研究,或許提供了問題部分解答。

災區的重建需求如果災區企業因受災無法提供,需求將轉移到災區周遭地區,使災區周遭經濟蓬勃發展。圖為紐奧良在卡崔娜風災後一棟重建中的住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Ralph Simcox)。
災區的重建需求如果災區企業因受災無法提供,需求將轉移到災區周遭地區,使災區周遭經濟蓬勃發展。圖為紐奧良在卡崔娜風災後一棟重建中的住宅(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Ralph Simcox)。

災難後經濟活動空間轉移

災難過後,受災區的經濟活動會如何轉移呢?假設某都會區蒙受災難侵襲,城內的公有與私人財產嚴重受損,當進行災後重建與復原時,來自各方的援助資金會大量湧入災區,推升災區對於重建相關行業的需求。

然而,災區中央的企業因災難受損而無法提供服務,這些無法被滿足的需求便會外溢到災區周遭,使災區周圍環狀地帶的重建相關行業開始一波爆炸性成長,同時也吸引求職者到這些地區尋找工作機會。當災難的規模與受災範圍越大、或是援助資金在災區本地企業尚未恢復前便湧入災區(代表災區企業無法滿足這些資金帶來的重建需求),災區周圍的經濟發展效應就越明顯。

除此之外,由於這些重建相關產業在災後將能扮演經濟成長火車頭的角色,能帶動其他產業的需求,使災區周圍地帶的經濟成長進入正向循環。

不過,以上純粹是理論預測,實際上是否會出現這種情形呢?

卡崔娜颶風與紐奧良市

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是美國有史以來造成最嚴重災情的颶風之一,相當適合用作理論驗證的研究案例。卡崔娜颶風一共造成1250億美元的損失、1700多人死亡,以及摧毀31萬多棟建築,紐奧良市(New Orleans)在災後一周內幾乎全城淨空,40多萬名市民全數撤出,直到2013年紐奧良都未恢復災前的人口數。

在卡崔娜的災區核心、災區周圍與其他地區,根據2004年到2011年的統計數據中,災區周圍擁有最佳的就業成長率與所得成長率,而災區核心表現最差,災區核心變成低收入與低就業成長的「甜甜圈洞」,外圍則環繞一圈高成長區。

2005年卡翠娜颶風發生前,這三塊地區的發展趨勢差異不大,災後開始出現不同,直到2009年災區核心與災區周圍在經濟發展上已出現巨大的落差。在地理空間分布上,災區周圍在卡翠娜颶風之後三年(2006~2008年),就業跟所得皆逐年成長,而災區核心則出現衰退,截至2009年都未能恢復災前水平。

不同區塊經濟表現的差異,與災後人口的遷移密切相關,也帶來更多衍生的問題。在卡翠娜風災一年後,災區核心各郡人口平均少了23.1%,而災區周圍各郡則成長4.2%。災區核心的人口流失導致稅基減少,使受災最嚴重的地區面臨公共設施服務品質退步以及各種財政問題;災區周圍則面臨公共設施與企業所能提供的服務與就業機會不足以容納所有湧入的災民,而且增加容量未必可行,因為這些災民多為暫時棲身於此。災後各地區人口數量上的變化,無論災區核心還是災區周圍,都對空間規劃與資源配置帶來衝擊。

不過,卡翠娜颶風為一極端的災難事件,因此產生史無前例的遷移現象。在較不嚴重的災難中,經濟活動外溢效應以及人口遷移現象不會如此強烈。此外,卡翠娜颶風災區邊緣各郡在風災前已經有較高的經濟成長,使他們有較佳的準備來應付風災後湧入的重建需求。但在其他災難事件中,實際上重建需求會外溢到多遠的距離,則視當地災前的經濟發展狀況而異,還需要更多研究來驗證。(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2014年/7月)

責任編輯:鄭國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科技部-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李柏昱
8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生存遊戲,災難贏家哀矜勿喜
李柏昱
・2014/08/28 ・156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30 ・七年級

災難發生之後,不論是洪水、地震,還是恐怖攻擊,除了造成人命與財物損失,位處災區的企業更將面臨一場條件嚴峻的生存遊戲,災難如何影響災區經濟攸關災後重建的策略,也會影響災民收入所得的增減,不可輕忽!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對硬體設施的毀損加上人員傷亡、市場萎縮、原料供應中斷等等,再三考驗企業災後調適的能力。圖為卡崔娜過後位於災區的一間麥當勞(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作者:Gray Mark Smith)。

災難如何影響當地企業?

災難會產生贏家與輸家,過去的理論認為企業在面對災難時,脆弱性主要來自資本、勞力、市場與原料供給者的損失;災後各種原料供應、設備服務與水電系統的中斷,以及因為消費者傷亡、搬遷或是運輸系統受損而萎縮的市場,對於災後企業求生經常造成嚴重的打擊,中小企業面臨的情況更為險峻。

此外,災難會造成災區內消費需求的改變,當地企業可能因為無法熬過這段時期而倒閉。短期改變像是營建相關產業需求增加,或是對奢侈品的需求減少;長期改變則像是居民永久搬離,或是重建後新移入居民的需求不同等等。浩劫過後災區內的企業除了軟硬體受創,更需要適應災後全然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

區域經濟越挫越勇?

上述情況皆是針對個別企業而言,然而總體經濟在災後的表現會是如何呢?雖然位於災區中央受災最慘烈的企業可能全軍覆沒,但如果放大空間尺度,大範圍的經濟活動在對付災難上其實頗具彈性,甚至在災後會有更佳的經濟表現。在較大空間範圍的研究中,災難多半只會有短期的負面影響,長期而言影響微乎其微,無論是地震、颱風、洪水還是恐怖攻擊都是如此。

這種總體與個體經濟災後表現的差異,可能原因除了研究取樣上的不同,也因為災難扮演一種「催化劑」的角色,加速淘汰市場裡本來就已經快不行的企業,這些企業倒閉後釋出的勞力與資源被更健康以及更具產能的企業所吸收,反而能提高總體經濟活動的產能。

另外,就整體經濟的角度而言,災後受益的產業所增加的收入與產值,可能會大過受害產業的損失,比方說大量的重建需求,產值便可能大於奢華珠寶銷售額的下滑,災民搬遷到未受災的地區時也會產生新的經濟機會與消費需求。

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徒勞無功?

弔詭的是,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企業在災害調適與防災準備上的投入,卻與企業是否能熬過災難無顯著關聯。學界解釋可能因為個別企業在這在災害防備上投入的努力差異不大,導致無法證明投入越多越能抵禦災難的影響;或者因為企業過於強調硬體的堅固性,而忽略災後面對與外界中斷聯繫時的因應策略,畢竟在一片廢墟中若只有你的廠房屹立不搖,對於試圖熬過災後的營運困境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然而,一般對於災後重建跟災區復原的觀點強調要「恢復災前的狀態」,就企業的經營來說,便是希望讓企業的生產力與服務回到災前水平。殘酷的是,對於某些無法適應災變後市場的企業而言,這代表了關門大吉。即便透過借貸或其他補助來試圖恢復或維持災前生產力,在多次災難的研究中也被證實是徒勞無功。

簡言之,整體經濟受災難的影響多為短期,甚至表現更佳;對於企業經營者而言,更加需要重視災後營運方針的調整,以符合環境與市場的改變,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在這場災難帶來的生存遊戲中生存下去。(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2014年/7月)

責任編輯:鄭國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科技部-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文章難易度
李柏昱
8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災難,然後(五):社會的韌性
陳 慈忻
・2013/12/18 ・287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9 ・八年級

本文由國科會補助,泛科學獨立製作

人會成為犯罪事件中的受害者,背後有很多的條件因素,如果去除其中的幾項因素,就能抑制犯罪發生,比起犯罪後實施嚴厲刑罰的效果更好。災害預防有類似的邏輯,災後重建的工作,其實正是在提升社會的「韌性」,預防下一次災害的轉機。李宗勳教授於1999年開始擔任從事中央警察大學的教職,就恰逢921大地震,開始從事災後重建相關的研究計畫。身為警政體系的教師,時常分析由上而下的體系編制,也從事行動參與式的研究,由下而上感受在地。在這些年雙向的反省與研究歷程中,他的體悟是什麼?本專題將與各位分享。

馬斯洛(Maslow)的需求層次理論,由下而上分別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歸屬需求、尊榮需求、自我實現需求,也可區分下兩層為政府有責任確保的「安身」,上三層為應由受災民眾為主體的「立命」。(圖片來源:Flickr用戶Erica Glasier)

天災不會停 人類需要具韌性的社會

即便是人類對科學文明感到自豪的21世紀,面對自然災害的複雜程度,大多數科學家也承認科學的限制和預測的不確定性;此外,由於氣候變遷,許多天然災害的規模跟頻率不斷破紀錄,「調適」成為備受重視的防災方向,而所謂的災害回應能力,便是討論人類社會的韌性。

什麼是韌性(resilience)呢?resilience這個英文單詞源自拉丁文的「resilio」,原意為「彈回」,這個單詞用在工程學界,指系統受到破壞後,回復到原來的狀態,但是在生態學中所指的韌性又有不同的邏輯和意涵,生態學強調的是「動態平衡」,生態系統受到外界擾動後,會再一次趨於穩定狀態,卻不一定需要與原先的平衡狀態相同,而是一個新的平衡。

社會生態韌性(social-ecological resilience)結合了心理學及生態學的觀點來運用生態韌性的觀念,強調社會擾動與重組之間的相互關係。如果用於災害研究領域,並不只是受災地區重建為原來樣貌的過程,因為原來的樣子就是會發生災害的狀態,豈能只是回復原來的模樣?一個比原先還要更穩固的狀態,所經歷的歷程需要組織再造能力,也需要社會系統之間的相互學習和創新,才能強化社區的「最低運轉能力」,面臨災害時,有更強韌的適應性能夠維持基本生活的正常運作。

由下而上:從馬斯洛理論看「安身立命」

重建不只是把倒下的房子蓋起來,也不只是讓失去生計工作的人獲得物資分配,受災民眾除了「安身」以外,更要「立命」,藉由省思促成災害在社區發生的複雜因素,從中尋找可以改善著力點,李老師指出,好的災後重建能夠同時提高社區韌性,預防了下一次的災害發生。

李教授指出,台灣的災後重建有兩大問題,第一個是政府管太多,第二個是民眾參與不足,這樣的指正看似聳動,真正的意思並不是要仿效自由主義,一切依賴市場機制,李教授從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Need-hierarchy theory),剖析政府於民間力量如何各司其職。

馬斯洛把人類的需求層次以金字塔呈現,由基礎到進階依序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歸屬需求(社會需求)、尊榮需求、自我實現需求,災害發生的時候政府實施緊急避難、配給必要資源,災後整建房子、輔導就業等安身工作,都是屬於生理及安全兩種基本層次,是政府無從卸責的,但是從社會需求到自我實現需求,屬於中長期重建階段,政府無法在短期之內施給,在地社區的文化、發展方向、居民的學習等都是立命的投入,除了宗教團體、非營利組織的長期陪伴,更重要的是在地民眾的自力。

李教授特別強調第三部門的陪伴角色,與居民為「災防主體」的重要性,民間協力的過程,不只是恢復安身居所,更是復甦生命品質的過程。受災民眾在自己的社區,便有可能在共同努力生活的過程中彼此安慰,因為他們所經歷的痛苦的深度、生活的高度是能夠相融的,儘管外來的專家有他們的專業,受災民眾仍應是災後重建的主人,甚至也有能力為別人付出,而不是被重建的對象。這項從接受「他助」到「自助」與鄰里「互助」的效應,在台灣莫拉克風災重建歷程,已有初步成效,但尚未能發酵為「助他」的能量,是未來值得持續努力與強化之處。

台灣的災後重建過度依賴政府補助,反而養成了過度仰賴外來者的重建模式,很容易隨著計畫期限、外來人力的進進出出而出現斷層。因此外來團體投入災後重建時,應當注重在地民眾的參與,讓受災民眾了解外來者會離開的基本假設,引導他們自主參與重建工作;即便是在地性、長期蹲點的非營利組織,也應該扶植當地居民成為工作夥伴。

由上而下:建立社會保險 實施鄰里編組

前面提到賦予民眾自力的重要性,不代表政府沒有參與的角色,而是在與第三部門協力的制度、緊急應變編制層面,仍有改善的空間。

李教授指出災後的重建資金如果只靠補助,是一種不用付出就獲得的形式,雖然它在社會福利的考量上有其必要性,但不應是單一的措施,更妥善的配套方式為「社會保險」,各種災害都應該有保險,透過保險制度的風險分攤、共同支出,能減輕政府的財政負擔,下放防災保險在民間企業發展,能夠更永續的支援潛勢災區的民眾。而這項為自己居住與所處環境投注的保險是一種負責的態度,象徵民眾對風險的正確認知與合理承擔,是自我管理的開始與參與的基礎,而非等到出了事受了災才消極等待救援與保護。

此外,警政專業的李教授也提出,如何加強社區韌性,事實上與地方行政體系平時是否落實防備災工作息息相關。平時,各級單位事先策畫由上而下的災害應變措施,從中央的緊急應變中心、地方縣市首長、鄉鎮長、鄰里長到社福單位,災害預警的行政命令傳遞下來時,與居民切身相關的村里長可以透過平時的編組,發揮鄰里互助的功能。脆弱性較高的家戶,可能是獨居老人或者父母長期在外工作的幼童,需要在預警時優先受到照護,若不是社福單位和地方行政單位從平時就已經熟悉情況、事先規劃如何分工,即便災害預警的行政命令傳遞下來,也無法在地方發揮實質功效。

政府若確實發揮結構性的角色,實踐有系統的防備災機制,積極串聯第三部門協力,又能放手讓民間組織與居民發揮社會系統功能,尋找自我生命、文化的出路,才能在災後重建強化地方軟硬兼具的防災韌性。

延伸學習: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技大觀園 連結。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災難,然後》系列專題:

陳 慈忻
5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在丹麥的博士生,專長是用機器學習探索人類生活空間,正在研究都市環境變遷與人類健康的關係。曾擔任防災科普小組編輯、社會創新電子報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