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講一齣戲:Proof

科學月刊_96
・2013/07/29 ・216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42 ・八年級

文/單維彰

去年有一件很幸運的經驗。5月20日(星期日)晚間7點30分,我在台北城市舞台趕上了綠光劇團之「世界劇場」十周年系列演出之一:《求證》的加演場。據說女主角姚坤君教授每次演出的最後一幕都真的落淚,而那天下午有表排的演出,所以她在晚間加演的第一幕眼眶就已經略微紅腫。從名字或許便猜得出來,這是一齣關於數學和數學家的戲。既然是戲劇,也就不必太擔心數學元素。數學只是串起親情、愛情、仰慕、信任、猜疑、感激、嫌忌和渴望這種種凸顯人性戲劇元素的另一條「梗」罷了;數學並非是主角。

我早先錯過了民國94年的首演,接著又錯過了95年排進國家戲劇院的演出,其實我本來還會錯過去年的紀念重演。幸運的是,過去從我的廣播錄音謄寫逐字稿的校友,來信分享她看戲的心得,後來又即時傳來加演的消息,由身邊的朋友幫忙上網搶到了最後的幾個空位。當晚謝幕之後,也就是這次重登舞台的幾乎最後十分鐘(其後還有台中、台南各一場),劇團的羅北安先生說,這是世界劇場唯一賺錢的戲。聽了羅先生的告白之後,我以為對這齣「唯一賺錢」的戲有所貢獻而自我陶醉著。這齣戲於西元2000年首演,成為百老匯的固定戲碼之後,於四年間演出917場。作者Auburn生於西元1969年(科學月刊發行試刊號的那一年),而這齣戲的劇本在西元2001年獲得了東尼獎和普立茲獎。

我在民國91年初買到劇本,那是一冊薄薄的小書,內容全是四個角色的對白,加上極少數的背景註釋。同年5月27日,我在漢聲電台介紹了這部劇本;而後從6月3日起,在連續六次節目中口譯了大部分的內容。

民國89~92年間,我受漢聲電台梅少文女士之邀,每週一早上八點在她製作主持的生活掃瞄節目講50分鐘的《關於人文的數學話題》。用各種「創意」評斷標準來看,梅小姐都是一位具備高度創意的人。她的勇氣造就了那麼一個沒有黑板、沒有公式、也沒有點名,卻持續了150節的數學課。大部分的節目錄音,仍然開放陳列在網路上。

採購那部劇本並非為了漢聲電台,而是為了中央大學在91學年實施的「跨科際」(trans-disciplinary)創新實驗教學。當時,跨科際並不像今天是個火紅的詞語,它是當年劉兆漢校長在中央大學推動的「創意教學」之一環,而我們認為跨科際的學習和思考,是促成「創意」或「創造力」乃至於「競爭力」的一個核心元素。

這部劇本被設計在理學院學生的英文課裡。當時合作的朋友們,有英文系的林文淇教授和陳聖儀講師。如今,十年之後,中央大學的創意學程仍在進行,文淇主編的《放映週報》獲得台北電影節的「卓越貢獻獎」,而我很僭越地兼任了語言中心的行政工作,直接參與了本校英語文教育的政策規劃。

僅在民國91年的那一年,我估計對2300人介紹了這部原著劇本Proof;再加上,其後陸續在演講中述及,或者廣播錄音在網路上的緩慢散播,使我自以為對這齣戲的票房,有點兒貢獻。

漢聲電台的講話內容,後來整理成「文化脈絡中的數學」通識課程的基礎。在我親自看了戲之後,熱情地想要介紹給通識課的同學們。於是,我為這齣戲編寫授課簡報(俗稱ppt檔案)。在授課前一天定稿,發現那天是民國101年5月27日,距離我首度在電台講這部劇本,整整十年。垂下鍵盤的手,喟然一歎:人生固然不長,其實也不算短。

「文脈」那門課被收錄在「台灣通識網」,內容將包括(專錄的)授課影片,經過正式版權處理的授課簡報,習題和提供討論的議題。

感謝整個通識網工作團隊的支持,目前還在積極籌備中,請稍待。

Proof是怎樣的一齣戲呢?借用吳念真先生的廣告詞:這是一齣「成就了劇作家,爽了觀眾,但是絕對可以整死演員」的戲;其深度足夠讓姚坤君教授據以寫一部專書《演員功課》闡述劇本分析和角色分析的學術課題。但是整齣戲在人物上只有四個角色,一景(固定)到底而且只須最小規格的舞台,在氣氛上大約只須變化六種燈光模式。或許因為如此,自民國95年以來,學生團體或新成立的小型劇團,一再拿這部劇本當作試金石。

Proof是名詞,那是一種獨特的數學文本,用以論述一個數學命題的正確性(命題本身可能是否定句,例如「不存在最大的質數」)。而撰寫或演示一份proof的動作是prove。不論動詞或名詞,中文都習慣說「證明」。找尋、思索、研討、思辨一份證明的歷程,叫做「求證」。

原文劇本是Proof,是指一份遭質疑的證明文本;綠光劇團將它翻譯為求證,著眼於角色們心中的渴望。至於後來搬上大螢幕的電影版,就乾脆譯作《證明我愛你》了。

好萊塢的版本仍然只用了四名演員,男女主角都是影帝、影后級的卡司。電影版相當忠於原著,劇本裡重要的對白全部出現了,而運鏡與時空移轉的重新安排,確實發揮了電影的優越性質,為舞台劇本添加了有價值的元素。值得一看。

引起爭執的那一份證明,被稱為「自從有了數學家之來,就想要證明的一個命題」。有哪個數學命題擔得起這種榮譽?劇本裡沒有說明,大部分觀眾可能也不在乎。我只想在這裡補充這一點。如果觀眾想要在心中呈現一個具體的樣貌,可以假設他們談的是:「不存在最大的一對孿生質數。」所謂孿生質數就是連續兩個皆為質數的奇數,例如(3, 5)是一對,(5, 7)是一對;但(7, 9)不是一對孿生質數,因為9不是質數,而(7, 11)也不是,因為它們不是「連續」的奇數。以上命題的另一個說法是「孿生質數有無窮多對」。

至於Proof的劇情究竟是什麼?我不該「雷」你們。

資料來源:

  1. 廣播節目:漢聲電臺‧生活掃瞄關於數學的人文話題
  2. 核心通識 — 文化脈絡中的數學

原刊載於科學月刊第四十四卷第一期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24 篇文章 ・ 1774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2

5
2

文字

分享

2
5
2

「你不要過來啊!」蜘蛛為了在交配中保命,竟然把自己給射出去了!

Peggy Sha
・2022/05/18 ・168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自然界中,充滿了不少為了交配而「慷慨赴義」的勇者,像是:螳螂、蜘蛛等等,在激戰中或激戰後,雄性會變成配偶的盤中飧,如此一來,不僅可以延長交配時間、增加受精機率,還能為雌性提供養分,讓後代更有機會健康快樂地成長!(讓我們感謝飛天小爸爸的努力!)

「性食同類」不僅可以延長交配時間、增加受精機率,還能為雌性提供養分,讓後代更有機會健康快樂地成長!圖/Pixabay

這種現象呢,被稱之為「性食同類」(sexual cannibalism),通常是雌性吃掉雄性的比例稍微高一些。

但正如俗話所說,「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竟然有雄性蜘蛛靠著把自己「射」出去來保下一命!今天,就要來為你講述,隆背菲蛛(Philoponella prominens)的噴射故事。

交配到一半就彈出去了?超離奇高速彈射之謎!

這次的主角隆背菲蛛呢,是一種原產於日本、韓國等地的社會性動物,過去驚人的成就包括:能夠一次聚集 300 多隻同伴,共同編織出一片大網。

至於牠們超強的彈射能力又是如何被發現的?原先,來自湖北大學的張士昶副教授與團隊正在研究隆背菲蛛的性行為,卻忽然發現了一個超離奇現象:完成交配之後,雄蛛居然會猛然彈開,「biu」地一下就飛得老遠!

這驚人的過程可說是快到不可思議,最高紀錄達到一秒 88.2 公分,別說是肉眼,就連普通相機都沒辦法正確紀錄下細節。

這個現象立刻引發了研究團隊的好奇心,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當然是:交配大戰看起來!

射,還是不射?這是個攸關性命的問題!

為了進行研究,團隊總共觀察了 155 次交配行為,並在其中 152 次中觀察到了這種超高速的彈射情形。你可能會很好奇,那剩下的 3 次呢?嗯……那 3 隻隆背菲蛛沒有成功彈射出去,交配後就成了配偶的大餐了。

什麼?沒彈掉就會被吃掉?這究竟是巧合還是命運的安排?

研究人員決定出手人為干預一下,他們選了 30 隻隆背菲蛛,然後想辦法阻止牠們彈射,結果發現:「彈射=保命」,要是你射不出去,那你就逃不過配偶的大口,注定要變成人家的晚餐。

要是隆背菲蛛彈射失敗,那就逃不過配偶的大口,注定要變成人家的營養來源。圖/Pixabay

相反地,如果成功彈出去了,那麼,你不但可以保命,也多了再次交配的機會。嘿,沒錯,牠們彈出去後還會再爬回來交配,再彈、再爬、再交配,就如此反反覆覆。(當然啦,有時也會在過程中不小心弄掉一些身體部位,比如一兩支步足。)

想要成功噴射,你需要一對強壯的步足!

至於為何隆背菲蛛能變成這樣的飛天小蜘蛛呢?秘密就藏在牠們的步足中。研究團隊發現,雄蛛們會將第一對步足抵在雌蛛身上,一旦交配完成,就用力蹬腳彈射出去。

根據實驗,科學家們發現這對步足可說是噴射與交配關鍵,少了一支都不行,只要沒有這對秘密武器,雄蛛只會停留在求偶階段,但不會真的跟雌蛛交配。但如果掉的是其他幾支腳,那可完全不會影響交配過程,還是能順利完成生育大計。

而這對秘密武器最強大的地方,其實是來自液壓;只要蜘蛛擠壓胸部的肌肉,便可以將其中的體液注入特定關節(tibia–metatarsus joint),透過液壓來伸直步足、產生彈力。

沒想到吧?為了在交配中保命,隆背菲蛛還得運用到流體力學,是不是很有趣呢?

參考資料:

Male spiders avoid sexual cannibalism with a catapult mechanism: Current Biology
These male spiders catapult away to avoid being cannibalized after sex
Watch These Male Spiders Jump Like Hell to Avoid Being Eaten After Sex
This Male Spider Catapults Itself Into the Air to Avoid Sexual Cannibalism | Science| Smithsonian Magazine
台灣物種名錄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2
Peggy Sha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曾經是泛科的 S 編,來自可愛的教育系,是一位正努力成為科青的女子,永遠都想要知道更多新的事情,好奇心怎樣都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