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重溫2012(序言)災難不只是末日

李天申
・2013/03/02 ・180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本文作者:李天申 | 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

自從馬雅曆法以2012年12月21日為終結日的訊息廣為流傳後,世界末日將於該日降臨的傳聞四起。隨著時間逼近,每當世界各地發生重大災害,如地震、火山爆發、洪災等,就會被拿出來討論,並把它和世界末日掛勾。雖然多數人只把它當作茶餘飯後的趣談,但也有一批人信以為真,認為災害就是末日降臨的信號。究竟在去年 (2012) 這一年,全球各地發生過哪些重大的災害,令人們記憶猶新呢?

珊迪、寶發重傷害

在2012年10月底時,有「科學怪風」(Frankenstorm) 之稱的珊迪颶風 (Sandy) 重創美國東北部,造成110名美國人喪生。紐約的災情尤其慘重,電力中斷、百老匯停演、股市停市,交通因地鐵淹水而癱瘓數日。甚至有網友惡搞,將珊迪的災情照片與災難電影的劇照合成,塑造世界末日降臨的景象。珊迪帶來的災害,損失估計造成超過500億美元,這是繼2005年卡崔娜颶風 (Katrina) 之後,美國史上第二大的災損。

在亞洲地區,寶發颱風在12月初侵襲菲律賓。由於菲律賓的地形多山,所以颱風帶來的豪雨,引成多起重大的坡地災害,山崩、土石流事故頻傳。在那段期間,撤離人數超過30萬,死亡人數破千,農業的損失超過3億美元。這是菲律賓史上災情排名第二慘重的颱風。

地震不缺席

至於地震,印尼蘇門答臘亞齊省的外海於4月11日發生8.6級強震,這是去年全球規模最大的地震,史上排名第11。由於2011年3月東日本大地震殷鑑不遠,所以蘇門答臘地震發生之後,環太平洋各國立即警戒,深恐受波及。另外,日本東北大學松澤暢教授於11月21日東京一場地震專家會議中指出,根據板塊的長度來研判,地球可能發生10級強震,釋放出來的能量約為東日本大地震的30倍,而此消息一出,正好搭上世界末日的熱潮而引起話題。

火山噴發

另外,由於票房不錯的災難電影《2012》也把火山爆發與世界末日連結,使得去年在世界各地發生的火山爆發,都頗受關注,尤其是位於紐西蘭北島的東加里羅山 (Mount Tongariro)。該座火山在歷經1個世紀的休眠後,於11月21日爆發。因為電影《魔戒》中「末日火山」的取景地—魯柏胡峰 (Mount Ruapehu),距離東加里羅山僅約10公里,加上噴發的時間點和傳聞中的世界末日接近,更使它增添有趣的色彩。

林火肆虐

再者,去年全球森林火災頻傳。西班牙在2011年歷經70年來最嚴重的冬旱,使去年全國各地不斷受到森林火災的威脅,加上西班牙財政困難必須撙節支出,導致消防人員與設備都不堪負荷。葡萄牙在去年也同時面臨森林大火和財政的雙重危機,因而被迫向歐盟請求協助滅火。另外,澳洲南方、俄羅斯西伯利亞、美國加州和科羅拉多州等地,在去年都曾發生規模不小的森林火災。

台灣不平靜

2012年的台灣,雖未經歷強震、火山爆發、森林火災,但也不平靜。6月12日,在沒有颱風之下,西南氣流、梅雨鋒面帶來強降雨,竟造成大台北、桃園、屏東多處成為水鄉澤國,部分縣市甚至被迫停班停課,這是十分罕見的狀況。8月2日,蘇拉颱風挾帶暴雨造成土石流,重創花蓮縣秀林鄉,蘇花公路坍方中斷10天,撤離人數破萬。8月28日,天秤颱風的強風豪雨襲擊蘭嶼,島上的港口、機場、加油站、校舍等設施嚴重損毀,為當地近年最慘重的災害。

破除末日傳言:要更認識災害!

雖然事實證明,過了2012年12月21日這一天,我們仍然活得好好的,世界末日傳言已不攻自破,但不容否認的是,各種天然災害的知識仍不夠普及,而且人們對天災的了解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在這個專題中,我們會向讀者介紹颱風、地震、土石流、火山爆發、森林火災等五種災害的科學成因,以及探討人們對災害的迷思。其中,颱風、土石流在台灣是年年都會發生的災害,地震甚至是隨時都可能發生;與這3種災害相處,可說是台灣人生活的一部分。另外,國人對於火山爆發、森林火災相對陌生,但是大屯山在近年已被證明為活火山,陽明山國家公園內也有許多火山地形;而且台灣本島的林地面積佔全島的百分之七十,有許多人在山林裡工作,或是喜歡去那兒遊玩,所以我們也應對這兩類的災害有更多的認識。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延伸學習:李志濤、王怡 譯,Philip Plait原著(2011),《世界末日的九種可能》。臺北市:博雅書屋。

文章難易度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減緩氣候變遷口號已經聽到會背了?從不同觀點重新思考為什麼會有氣候變遷吧!

Mia_96
・2021/06/19 ・338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氣候變遷、全球暖化、溫度上升、二氧化碳濃度增加……,我們好像已經不用再證明人類對地球造成多大的傷害,即使在路上遇到一個小學生,問他什麼是全球暖化,他可能都會回答你:「因為我們排放太多二氧化碳了!」

現今大眾對於氣候變遷的出現開始出現很多謬誤:將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畫上等號、總以為氣候變遷所有的原因都是二氧化碳、一出現有別於以往的天氣現象就認為一定都是氣候變遷造成的。

李奧納多所拍攝的紀錄片《洪水來臨前》,當中便從飲食、能源探討人們如何直接與間接地造成氣候改變,與我們應該有所作為。圖/wikipedia

從過去到現在,怎麼解決氣候變遷下遭遇的難題已經內化成我們一提到氣候變遷便聯想到的問題,關於地球的改變,似乎永遠不同且更多聲音告訴我們,我們應該怎麼做。但似乎很少人思考,為何我們會走到現今的局面?為何我們明知道人類對於地球造成損害,卻仍止不住的傷害地球?

自然的追尋者—米榭·塞荷

法國哲學家米榭·塞荷(Michel Serres),在其所著的《失控的佔有慾—人類為什麼污染世界?》中提出有別於以往,看待氣候變遷的角度。

Michel Serres,法國哲學家,法蘭西學術院院士,同時擁有數學、文學與哲學學位。圖/wikipedia

「強烈職責某某企業排放廢水!」、「下一個十年我們應該如何解決氣候變遷的難題?」,人類習慣以「我」的角度去思考議題,追本溯源,人類之所以會開始想要保護地球,也正正是因為地球所給予我們反饋開始讓我們感到不便、開始對我們產生威脅。

但塞荷認為,在當代眾人最關注的環境生態議題中,人們不應該永遠扮演著消極的批判者角色,人們應該要做的,應該是積極的找尋連結著人、生物、環境彼此間的橋樑,尋找著彼此之間的連結性,我們應該從頭開始去回溯演化最初的源頭。

而為了展開這樣的追尋,人們應該反求自身的詢問:人類為何污染這個世界?人類如何宣示自己擁有地球的佔有權呢?

污染源於佔有

人類之所以污染世界:大舉砍伐樹林、污染海洋大氣、建造工廠等種種因素,都是因為我們認為地球是屬於人類的,如同動物會以排泄物來宣稱領地一般,人類也用著不間斷的污染物宣稱著,地球是我們的!

所有權,就是 Serres 提出的第一個概念。

但關於所有權的與否,又由誰來決定?從個人到村落、從村落到國家,一切的起始點或許都是所有權的開端,因為佔有,似乎是人類一直以來求取生存的必要行為,而從過去獸性的佔有到現今看似不明顯的佔有,我們有意無意地將佔有視為一件再理所當然的事情,卻忽略了佔有背後還需探討的所有權歸屬問題。

踏入飯店時,我們希望房間中的被褥、衛浴是「乾淨」、「未被污染」的,如果房間充斥著上一位房客所留下的污染,種種痕跡似乎就在宣達著:「我擁有這個房間!」。延伸至土地、村落、環境,無一處不是透過污染進而宣稱佔有,但卻產生了根本差異:人們付錢,而從飯店經營者手中獲得一晚乾淨的房間;但對於自然,我們付出什麼?又有誰真正可以稱為自然的擁有者呢?

在人類相互爭奪領地的同時,只想過土地上是否歸屬於他人,卻未曾思考過,誰來決定土地的歸屬?圖/Pixabay

所有權彷彿是動物們的下意識,人類與動物一般,想要利用對事物的所有權,去佔有、污染、予取予求。但讓人不安的起始點在於,人類的力量過於具有摧毀性,我們的佔有,污染了大氣、海洋與土地,人類的佔有,是選擇佔有整個地球,任何一絲一毫都不放過。

硬廢料佔領物理世界,軟廢料佔領人文世界

硬污染軟污染是塞荷提出的第二個論點。硬污染為我們舉目所見之污染,像是排放溫室氣體、船體漏油等,人們可以輕易地看到污染的部分,也可以精密的計算出人類製造出的污染。

軟污染雖然較為隱晦、也較不注目,但卻造成更為龐大的損失,出現在各個角落的廣告看板、記號商標即是,廣告商看似只買下了廣告看板的空間平面,但其實買下的為平面周圍的感官空間、消費者的感官、甚至於消費者的視野,軟污染以一個細微且不易察覺的方式侵入人們的身心。

當軟污染充斥在世界上的各個角落時,其佔據著我們全然的注意力,覆蓋最自然的聲音與景象,不斷影響著我們看到自然、發覺自然的權利,更甚,開始影響著人們對於事物的認知、價值的判定或意識的抉擇。

來自於不斷的佔有,人們接二連三的製造出更多的硬污染,於是硬污染成為了現階段顯而易見的問題,而為了解決硬污染,人們開始投入更多的軟污染,開始在電視、廣告看板甚至是 podcast 上宣傳環保的重要性,進而生產更多「環保產品」(像是不斷推陳出新購物袋、環保杯、環保餐具),而這些環保產品的產生,卻也產生了部分的硬污染。

於是,人們所製造的軟硬污染,不停地侵占我們的生活、佔據自身的感官,電子產品、網絡資源放肆的成長於周圍環境,放肆地去要求人們正視、喜愛他們,而人們也樂意且毫不知情的接受了邀約,於是乎成為了一種迴圈:人類在地球中製造著軟硬污染,而人類所創造的軟硬污染同時回過頭綁架著人類。

塞荷對於軟污染曾說到:「那些影像與字母專橫地逼迫你去看,然而世上的萬物卻卑屈地向你的感官乞求意義。後者請求,前者命令。」圖/Pixabay

人類任由軟硬污染成長,卻使世間萬物卑微的請求意義,人類自然的將自然視為己有,卻對於自然與成長於自然中的生物視若無睹,塞荷同時提到,當我們提起環境二字時,正代表著以人類為中心,而事物萬物僅是圍繞在我們周遭。

從自然的擁有者轉化為單純的房客

因為我們看似擁有著這個地球,也因為每個國家看似畫上國界、區分領土就可以大聲宣稱這是我的土地!當我們自詡著人類是主宰地球的擁有者時,事實是,如果把地球歷史濃縮成一年來看,我們僅是出現在最後幾秒的新興物種。

自然契約是塞荷的最終觀點,也是塞荷對於問題的回答。如果人類不與自然(或是更正確的說法,自然不與人類)簽訂契約,在不久後的將來,人類便會在地球方舟中孤立無援的前行,因人類利用佔有、利用硬污染、利用軟污染將世間萬物驅離,當人類自以為擁有一切的同時,其實正是一切消失的剎那,當我們將一切緊握於手中時,手中留下的便僅是我們的自以為是。

當人類轉變為地球單純的房客,我們便不會肆意妄為的污染著地球,人們將不再將一切其視為理所當然,而會更加小心翼翼地面對地球以及大自然所簽訂的租約,最終,地球與人類或許便能和平共處,或許便能一同希冀將到來的和平。

跳脫過往思維,或許我們可以一同思考與改變,化身為地球中的租客。

不同的觀點,相同的擔憂

我們習慣以如何解決氣候變遷帶來的災害、苦難來面對氣候變遷,希冀從結果找出解決方法,但塞荷提供我們另一個選項,直接回朔於人與環境交織的源頭,帶領人們一齊思考為何我們污染環境、污染地球,為何最初,我們會認定我們「擁有」著地球。

塞荷提供我們另一個選項:直接回朔於人與環境交織的源頭,帶領人們一齊思考為何我們污染環境。圖/Pixabay

面對環境議題,就像是破關遊戲一般,有千萬條道路等著我們自身去發掘與追尋,但這次的破關遊戲,並沒有攻略、也沒有捷徑,更沒有任何一個人或是國家可以預先猜測到結局,塞荷也只是提供給我們其中一條或許可以順利進行遊戲的方法,如何看待遊戲、如何在遊戲中發掘人們不過是在這漫長的地球歷史中的其中一個角色,都是我們需要不斷反思的議題。

參考文獻

  1. Michel Serres,《失控的佔有慾:人類為什麼污染世界?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