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腦中風治療不間斷!——但中風患者到底能不能打新冠疫苗?

careonline_96
・2021/10/05 ・271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中風患者能不能打新冠疫苗?腦中風治療勿中斷,神經專科醫師圖文解析

「醫師,我曾腦中風過,可以打新冠疫苗嗎?」患者回診時詢問。

醫師翻了病歷說道:「你很久沒回診了,這樣對病況不太好喔。」

「疫情期間怕回診有風險所以不敢回醫院拿藥。」患者不好意思地回覆。

有些中風患者擔心染疫,自行停藥。「腦中風患者再中風的機會很高,一定要持續服藥治療。」

臺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腦血管科劉虹余醫師提醒,「中風患者出院後,即使已恢復,也需按時服藥控制及回診,若擔心新冠疫情嚴重,避免親身到醫療院所,部分醫院有提供通訊診療服務,患者可以透過電話或視訊進行診療,由醫院郵寄處方簽給病患後,病患就近至社區藥局領藥,如此可做到兼顧防疫及穩定控制病況的目的。」

腦中風分為出血性及缺血性兩類型。出血性腦中風起因於腦血管破裂導致出血,造成腦組織受損;缺血性腦中風則因腦部血管阻塞,導致腦組織缺血壞死。其中,缺血性腦中風較常見,大概佔了 7 至 8 成。〔1〕

劉虹余醫師指出,缺血性腦中風的成因多樣。常見成因之一為頸部或腦部大血管的動脈粥狀硬化,與年紀、體質、三高、抽菸等有關。因血管壁出現發炎反應,加上血小板和脂質參與了動脈壁斑塊的形成,經年累月下來導致血管狹窄,最終造成血管阻塞。血管斑塊有時也會破裂,破裂的栓子流向遠端堵住末端血管,也可以造成腦組織缺血壞死〔2〕。

另外一種常見的中風為腔隙性腦梗塞,起因於腦血管的微小穿透支堵塞,主因為高血壓導致小血管的變性,或是斑塊堵住穿透支的開口,所造成的小區域中風。

腦中風分為出血性及缺血性兩類型

另一種常見缺血性腦中風成因是源自心臟的血栓打到腦部堵住腦血管造成。心律不整,心臟瓣膜閉鎖不全或狹窄,心房過大,心臟收縮功能不良或心衰竭等,都會增加心臟裡血液形成血栓的機會。當血塊隨血液流出心臟時,便可能流到腦部、阻塞血管,導致腦梗塞。心因性中風又以心房顫動為最常見原因。〔2〕

其他較少見的中風成因,包括患者屬於易凝血體質導致血栓形成,血管發炎性疾病,或是血管內皮剝離,影響腦部血液灌流或導致血栓形成,也都能造成腦中風。中風較常發生在老年人,男性略多於女性。劉虹余醫師說,40 歲以上的中風患者,大多有三高或抽菸等危險因子;70-80 歲以上的老年人,心因性中風的機率會大幅增加;較年輕的中風患者,則要優先考慮其他少見的腦中風成因。另外,使用毒品也可能導致中風,比如靜脈注射時可能會同時將細菌帶進血液裡,演變成細菌性心內膜炎,進而導致心因性中風。某些興奮性的毒品,則會增加腦出血的機率。

當腦部血液循環受阻,腦組織會缺氧並失去功能,患者的症狀通常來的突然,如頭暈、步態不穩、口齒不清、講不出話無法表達、臉部表情不對稱、半邊手腳無力、半側身體感覺異常等。大腦活動仰賴充足的血液供應,一旦有缺血的現象,腦組織會隨著時間迅速的從缺血變成壞死,導致永久性神經後遺症。劉虹余醫師提醒,若出現疑似中風的症狀,應立刻就醫〔3〕。

預防再次腦中風,持續治療不間斷!

發生腦中風後,患者需規律服用預防中風相關藥物,也要將血壓、血糖、血脂控制達標〔1〕。劉虹余醫師表示,缺血性腦中風患者一年內再度中風的機率約 11%,五年內再度中風的機率更高達 26%〔4〕。持續追蹤、治療,積極控制危險因子和改變生活型態對患者非常重要。

積極治療預防再次腦中風

「部分患者在小中風後,恢復順利,就覺得自己病好了而自行停藥。」劉虹余醫師說,「患者因為不了解中風的成因,以為症狀改善了就是病好了,在未告知醫師的情況下,自行減藥,甚至停藥。有些二次中風的患者,仔細詢問後,才發現已自行停藥一段時間。其實造成中風的危險因子,都是需要長時間控制。」

有些中風病患則是因藥物的副作用而停藥,例如腸胃不適、胃潰瘍出血、解黑便〔5〕。劉虹余醫師提醒,「若出現相關副作用,一定要在回診時主動向醫師提出並討論,以利醫師調整適合的用藥。」

心血管患者及早接種疫苗,預防重症

老年人及慢性病患者,若感染 COVID-19 病毒,容易演變成重症,死亡風險較高〔6〕。劉虹余醫師提醒,老年人、有慢性病或血管疾病患者,接種 COVID-19 疫苗,可以大幅降低感染 COVID-19 演變成重症的機會。「有些中風患者擔心打疫苗可能產生血栓的併發症,事實上,這個併發症是因為疫苗誘發身體的免疫反應,產生「血栓併血小板低下症後群」,進而導致易凝血狀況而產生中風,發生率約十萬分之一,與常見造成腦中風成因的機轉不同。相反的,若是感染了 COVID-19,心臟病和中風發作的風險會增加 3-8 倍〔7〕。」

面對疫情做好準備

注射疫苗的針頭很細,而且是打在可加壓的部位,不至於嚴重出血。有在服用抗血小板藥物或抗凝血劑的患者,也可以施打疫苗,不需為此停藥或減藥〔8〕,治療上有任何問題請主動與醫師反應。劉虹余醫師提醒,患者除穩定用藥,日常生活也請多洗手、配戴口罩,避開人群,減少遭到感染的機會。

貼心小叮嚀

劉虹余醫師呼籲,腦中風會導致失能甚至死亡,發生中風後,即使症狀已改善,也要配合醫師持續追蹤治療,按時服藥,血壓、血脂、血糖控制達標,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配合規律運動以及戒菸,降低再次中風的機率!

參考資料

  • 1. Kleindorfer DO et al. Stroke. 2021;52:00–00.
  • 2. American Stroke Association. Atherosclerosis and stroke. 17 Jun 2021. https://www.stroke.org/en/about-stroke/stroke-risk-factors/atherosclerosis-and-stroke
  • 3. American Stroke Association. Learn more about stroke warning signs and symptoms. 10 Jun 2021. https://www.stroke.org/en/about-stroke/stroke-symptoms/learn-more-stroke-warning-signs-and-symptoms
  • 4. Flach C et al. Stroke. 2020;51:2435–2444.
  • 5. García Rodríguez LA et al. PLoS ONE. 2016; 11(8): e0160046.
  • 6. Nishiga M et al. Nat Rev Cardiol. 2020 Sep;17(9):543-558.
  • 7. Katsoularis I, Fonseca-Rodríguez O, Farrington P, Lindmark K, Fors Connolly AM. Risk of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ischaemic stroke following COVID-19 in Sweden: a self-controlled case series and matched cohort study. Lancet. 2021 Aug 14;398(10300):599-607. doi: 10.1016/S0140-6736(21)00896-5. Epub 2021 Jul 29. PMID: 34332652; PMCID: PMC8321431.
  • 8. 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Questions about your COVID-19 vaccination;https://www.escardio.org/Education/COVID-19-and-Cardiology/covid-19-and-vaccinationsMAT-TW-2100964-1.0-09/2021

文章難易度
careonline_96
222 篇文章 ・ 229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母體的免疫特區:為什麼子宮不會排斥胎兒?——《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2 ・22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說來奇怪,人們早在十七世紀就開始嘗試輸血了。當然,最初人們並不瞭解血型或關於血液的其他基本事實,但他們已經開始把血液從一個人的身體輸到另一個人的身體裡,事實上,這無疑等於謀殺(現在眾所周知的 ABO 血型劃分是從一九○○年開始的)。

人們嘗試了各種類型的實驗和手段:把一隻動物的血輸進另一隻動物,把動物的血輸進人體,把一個人的血輸進另一個人體內,等等。

說得客氣一點,結果有好有壞,不過,在出現了一、兩例死亡事件之後,法國立法禁止了輸血。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裡,輸血幾乎銷聲匿跡。到了十九世紀,這項操作又重新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

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圖/Pixabay

這就是血液的情況。相對來說,輸血比較簡單,但是要在人與人之間移植其他細胞或組織,就困難多了。隨著移植技術的進步,人們可以從供體那裡接受心臟、腎臟、肝臟,以及其他器官,但是受體會出現排斥。受體的免疫系統會馬上識別出一大塊外來物質進入了身體,並試圖反抗。即使移植的器官來自最匹配的供體,受體患者也需要接受免疫抑制藥物治療,來緩解它們對「入侵器官」的免疫排斥。通常來說,人體並不會輕易接納外來物質——在上一章裡,我描述了人體不接納它們的一些方式。

但是,即便我們知道了這些事實,直到一九五三年,才有人試著來認真思考懷孕這件事:在十月懷胎的過程中,孕婦可以跟肚子裡的孩子和平相處,似乎沒有什麼負面效應。顯然,孩子並不是母親的簡單複製品,他們的免疫組成也不盡相同——因為胎兒有一半的基因來自父親,因此遺傳重組之後產生了一個明顯不同的新個體。

所以,問題是,母親如何容忍了體內的另一個生命呢

我們的生殖策略(即「用一個人來孵育另一個人」)裡有許多未解之謎,這不過是其中一個較不明顯並且格外難解的問題而已。事實上,即使在今天,我們也不清楚孕婦容忍胎兒的生理機制。我們知道,母親依然會對所有其他的外來物質產生免疫反應,我們也知道胎兒並沒有與母親的免疫系統在生理上完全隔離,受到特殊庇護。貌似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

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圖/Pexels

這可能早在受精之初就開始了。從那時起,母親的身體就開始逐漸習慣父親的基因。在懷孕的早期,發育中的胚胎就與母親的子宮開啟了複雜的對話。胚胎不僅躲在胎盤背後來逃避母親的免疫反應,而且還分泌一些分子用來針對性地防禦母親的免疫細胞,因為後者更危險。母親的自然殺手細胞和 T 細胞在胎盤外盤旋,但是它們並不是為了殺死胚胎細胞,而是轉入調控模式,開始釋放出抑制免疫反應的訊號,並確保胚胎安全進入子宮(同時促進胚胎的血管生長,這對胎兒來說是好事)。同時,胚胎細胞也不會表達第一型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分子,以逃避免疫監視(有些感染病毒也使用這種策略來逃避免疫監視和攻擊)。此外,母親的免疫系統接觸胎兒的蛋白質並開始學著容忍它們。

除此之外,母親的免疫系統也會受到廣泛且微妙的抑制——但不嚴重,因為孕婦仍然能夠抵禦感染。整個免疫系統會下調一級。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女性的自體免疫疾病在懷孕期間會有所緩解。

目前我們的理解是這樣的: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其他免疫特區還包括大腦、眼睛和睪丸),更少發生發炎。胚胎與母親的免疫細胞會進行活躍的對話,它們能在整個孕期和平相處。

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更少發生發炎。圖/Pexels

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會出錯,而且偶爾也的確會出錯。當出現問題的時候,母親就會對胎兒發生免疫反應。在極端的情況下,這可能會導致女性不孕。在懷孕的早期,它可能會引起自然流產;在懷孕後期,這可能會引起一種叫作「子癇前症」的發炎反應,對母子都非常危險。

最後,說一件有點詭異的事情:胚胎細胞有辦法從胎盤中游離出去,進入母親的血液系統。

之前有理論認為,這也許是為了下調母親的整個免疫系統,使它對胎兒的出現做足準備,這可能也是母嬰對話的一部分。但是,最近幾年,研究者發現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有些胚胎細胞即使在分娩之後仍然在母親的血液裡逗留——事實上,可以在分娩之後存活數年,從免疫學的角度看,這真說不通。研究者發現,它們會出現在母親的許多組織裡——包括肝臟、心臟,甚至大腦——它們可以發育成熟,變成正常的肝臟、心臟或是腦細胞,留在母親體內。讓我再說一遍:由於我妻子生了我的孩子,她體內和大腦裡的一些細胞現在也有我的基因了。這被稱為母胎微嵌合。目前沒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