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5
0

文字

分享

5
5
0

第二屆泛科幻獎第二名——〈掘墓者 〉(三)

泛科幻獎_96
・2021/04/07 ・280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 作者/蔡旻君

「您聽過代碼理論嗎?」第一次見面時,羅伊還沒有帶上妻子。艾莉將防衛程式植入妻子的卡戎之中,並將程式加入自己的形象與部分記憶。

代碼理論是一個留傳一百多年的陰謀論,認為這個世界只不過是由一串又一串的代碼所組成,而我們所活著的世界乃至於整個宇宙不過只是一台電腦罷了。

「我當時聽到這個理論的時候,也是覺得十分可笑。」艾莉坐在祭台上,神色和她角下的大理石階一樣冰涼。「但如果,如果卡戎真的如此完美,完美到可以任由人腦隨意的創造。那麼在無數台卡戎經過龐大的自主學習和運算後,我們會不會親手創造出另外一個世界?」

就像連結上卡戎時大腦會有一股電流流過的感覺,「啪」地一聲。這一聲會不會就是我們所謂四十六億年前的大爆炸?然後在這陣大爆炸之中,無可避免地創造出無數星系,其中就有一顆名叫地球的行星。然後,然後,會再有一個天才研究員出現,帶領世界上其他頂尖的科學家們研發出一台名叫卡戎的完美機器,然後接著連結上人腦,「啪」地一聲。

「老師,我們必須要脫離這種輪迴。」艾莉默默留下兩行眼淚。「約爾姆加德,您記得嗎?我們必須殺掉約爾姆加德。」

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類都在受苦,如果真的有神的話,祂為什麼不出來阻止惡人呢?還是祂就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創造的慾望?

艾莉的父母和姊姊死於恐怖攻擊。此後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她,直到那名研究員喊出「我說光。就有了光。」

*

羅伊從床上醒來,摘下頭上的羔羊 14 型,腦子還是昏昏沉沉的。事實上艾莉在其中一件事情上說了謊,那就是羅伊和妻子的記憶並不會無限輪迴,原因就在於《VR法》中有規定,每一次配帶羔羊的最高時數上限是六個小時,超過六小時後會自動退出。遊戲用羔羊的最大緩慢倍率為四倍,意思是可以將沉浸在羔羊裡的體感時間調慢,讓實際上六個小時的配戴時間在遊戲裡彷彿度過了一日。

而研究人員用的羔羊緩慢倍率則不在此規範內,羅伊看著手上那台如帽子一般的羔羊 14 型,側邊顯示的緩慢倍率一秒就相當於一年的時間,換算下來只要在那樣重複輪迴的世界裡過上兩萬多年還是可以自然甦醒,只要他沒有先瘋掉。按照這個結果推測,艾莉是先在他的咖啡裡下了安眠藥,才用計時器控制羔羊開關的時間。

他大概睡了三個小時後羔羊才被啟動。然後他度過了漫長的五秒後,又繼續睡了四個多小時。

他走出自己研究室的房門,感受到一股悲傷的氣息從牧場傳來。當羅伊趕到時,卡戎的機械電源已被關閉,一個個瘦弱的軀體從恆溫休眠艙中甦醒,他們活在美夢裡太久,剛醒來就被渴望遺忘卻無法拋下的傷痕刺痛而痛哭失聲。哭聲一陣又一陣地隔著玻璃窗傳來,就像暗夜裡揮之不去的墳場幽魂。

艾莉明白這個道理,知道是這些心理有傷的富豪在資助著卡戎的研究,因此一方面將研究者搞瘋、一方面斷掉研究的財源,打算讓這項計畫徹底失敗。從根本上斬斷一次又一次長達四十六億年的輪迴。

羅伊不敢看她的臉,將她脖子上的繩索鬆開後,紮成一束的紅棕色頭髮也嘩地一聲散了開。直到警察到來之前,她都一直躺在那張曾經為了邀約羅伊而坐過的椅子上。

*

羅伊獨自行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這個時候還會外出的只剩下機械人型了。卡戎最後還是順利問世,人們暱稱它叫做「港口」,連接著現實世界與廣大夢之海洋的港。然後他想到艾莉,艾莉和他一樣最後都做了白工。

羅伊本來完成卡戎的目的就是為了和重傷的妻子在虛擬的世界裡永久的活著,為此他還賭上性命參與了「伊甸計畫」。如今這副九十歲的靈魂唯一活下去的動力,就是每週日徒步走到防護牆邊緣的小坡上給妻子的墳獻花。他其實是想哭墳的,但他流不出眼淚。只有在虛擬之中他才有哭泣的能力。

那天的事件,最終造成原本二十七人的核心研究團隊二十個人失去行為自主能力,剩餘六個人則留下嚴重的 PTSD,可笑的是當時造成他們創傷的是羔羊,現在治療他們的也是羔羊,無形之中還是陷入了另一層輪迴。

他始終無法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即使是到了休眠艙緩緩打開,抱起已經失去溫度的妻子身軀時,他依舊無法誠實的回答自己。或許這就是他的宿命,打破自己微小的輪迴,只為了成全另一個更加龐大的體系繼續向下輪轉。

妻子下葬後的第一個禮拜天,他以研究員的身分走出防護牆,想要被防護牆外的輻射和汙染安靜的殺死,但是既沒有腥臭的空氣也沒有變異的生物,只有偶爾連綿幾十公里不間斷的巨大雨雲帶來的濛濛細雨。

他撐著傘,說撐著其實並不太正確。現在的傘已經可以自動飛在空中跟隨持有者的腳步移動。牆外的世界披上一層嶄新的綠衣,羅伊只能依循著記憶緩慢的走上小徑朝著教堂前行。他沿路想起了許多事情、也在一點一點的遺忘,最後當教堂屋頂尖端浮現在山頭那一側時,羅伊轉過頭看著教堂相反方向的防護牆,在光影之下就像是另一個巨大的休眠艙。

那間印象裡破敗的小教堂不知何時被人修補了屋頂的破洞,不再會有光和影流入其中。現在裡面住著許多因為沒拿到生育許可就被私自生下來、一輩子拿不到身分證的小孩,照顧他們的是一位幾乎報廢的女僕機械人形。

羅伊一看見那個女僕就覺得眼熟,染壞的紅色頭髮讓他印象深刻。在表明自己並無惡意後,他發現女僕一直借用著一張身分證出入防護牆,從牆內帶回藥品與生活所需給這些孩子們。為了盡可能長得像證件上的女性,女僕將自己的頭髮粗劣地染紅。

羅伊不認識證件上的女性,但是當他看見身份證上的姓氏「希姆萊」時,他感受到另一股輪迴悄悄地將他罩住,就好像現在教堂外面正下著的雨。此後,每次為妻子上墳完,他都會再過來這間小教堂,偶爾帶些吃的用的,偶爾替女僕希姆萊修理身上壞損的零件。最後,他索性把妻子留下來的衣服一併帶上送給了她。

帶著衣服來的那晚也下著雨,並且下得特別地久、特別地大。孩子們留羅伊一起在教堂裡留宿一晚,祭台上熊熊燃燒的火光又讓他想起那晚流淌在妻子臉上的月色。

睡到一半羅伊不知怎的忽然醒來,分不清自己到底處在夢裡還是現實。他走出教堂,發現天空已然放晴,再度看見獵戶座腰帶在他頭上閃閃發亮。接著看見妻子站在他的身旁,潮騷和月光具在。

羅伊牽起妻子的手在教堂前不停地跳舞,一圈接著一圈接著一圈,直到教堂崩裂、防護牆坍塌,溫柔的圓才將他和她無盡的時間徹底碾碎。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5
泛科幻獎_96
17 篇文章 ・ 13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第二屆泛科幻獎佳作——〈最後一個威尼斯人 〉(一)

泛科幻獎_96
・2021/04/16 ・251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拿出最後一顆安德魯蛋塔,放入烤箱,轉九十秒。

再打開冰箱,為自己倒一大杯可口可樂,加一大勺冰塊。倉庫裡還有八大箱可口可樂,大概是沒機會喝完了,全送給地球吧。藍色行星不辭辛勞照顧人類這麼多年,無以為報,就用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當謝禮。

再倒一杯。地球沒有那麼容易渴,喝不了那麼多的。

等我到了那邊,肯定要跟紀錄部討一張「喝到最後一杯可口可樂的人」證書。 

叮。 

安德魯蛋塔真是人間美味。商場全面歇業前,請陌陌幫我買了兩盒,我真有遠見。雖然大家都說,何必弄得像世界末日,去了那邊要什麼有什麼,還怕吃不到嗎?不一樣,去了那邊之後,再也不會有這種嘴饞微餓的感覺了。那種有點餓,又不太餓,吃一個蛋塔剛剛好的食慾,正是「吃」這件事最幸福的狀態。 

更不用說可口可樂了,那邊沒有。

說來諷刺,知道關鍵配方的人很固執,怎麼勸都勸不聽。總指揮特別飛了一趟亞特蘭大做簡報,告訴他們說,那邊什麼資源都有,而且用不到錢。他們卻非常堅持,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行為,如果那邊沒有規劃貨幣,可口可樂就會是未來的流通單位。這麼會算,偏偏忘記要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裡,載著那三個人的私家客機還沒到澳門,撲通一聲掉進太平洋裡了。 

這起意外毫無意外地成為那邊的頭條大事。美國總統特別打跨界電話來這邊,哽咽地表達哀悼之意,並且告訴總指揮說,這件事攸關全人類福祉,就算把整個亞特蘭大翻過來,也要找到寫著配方的紙。

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找到。可口可樂世界裡那張紙最誇張,上面只有一行字:「這麼簡單幾個字,不需要寫下來。」聽說解密小組組長一看到那句話,狠狠地被氣哭了。解密小組的錄影畫面儲存在一張記憶卡裡,埋在倉庫深處,跟其他可口可樂共存亡,不會去到那邊。

總指揮說:「就當沒這回事,別讓那邊的人不開心。反正大家很快就會忘了計較這件事,那邊的生活很愜意,可樂沒那麼重要。」行,他說了算。我和總指揮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越早把計畫完成,越早過去那邊。 

我和總指揮都是遷移指揮總部第三代,從小一起在威尼斯人長大。

沒有人料想到,最初因應彗星撞地球,打算秘密送一千人去那邊的計畫,最後雖然彗星沒有來,計畫卻意外曝光,不得不擴增規劃到一千萬人,接著指揮總部擋不住「一個都不能少」的國際輿論壓力,在聯合國安理會強勢主導之下,決定將世界逐步移往那邊。第一代總指揮花了整整四年擴充硬體,擬定一套十年遷移計畫。

「只要在全世界設置一千五百個轉移接點,每個接點一天進行二十回批次轉移,每回轉移一百個人,一年就可以轉移十億人。扣掉期間內自然死亡的人口,估計六到十年讓全世界都到那邊。」

真不知道第一代總工程師到底哪來的信心,給出這種天真爛漫的算式。

倫敦、馬德里、孟買的大型接點輪番遭受駭客入侵那時候,我還沒出生。母親告訴我說,那陣子全世界都跑到澳門總部來,從三十六樓看下去的景象教人永遠都忘不了。萬頭攢動,還是個小女孩的他甚至擔心整塊路氹城都會被踏回海平面底下。在聯合國秘書長強力要求下,第一代總指揮決定關閉所有不安全的外部接點,想去那邊,只能經由澳門總部。

八十億人不是小數目,就算扣掉自然死亡人口及一般情況下非自然死亡人口,單單靠澳門總部的設備,最快最快也要五十年才能完成運送作業。為了避免核心技術遭到有心人士利用,上至總指揮,下至像我這樣的前端作業員,頓時成了責任制的世襲工作。第一代總指揮說定了:「爸爸送不完沒關係,二十五年期滿退休先去那邊休息,交給兒子繼續。」 

送走最後一億人之前,我用交友軟體認識了陌陌。 

陌陌今年三十三,比我大一歲。陌陌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日文名字唸起來也是陌陌。陌陌跟大部分同齡的人一樣,從小就知道自己將是這邊的最後一代,三十歲一到,先把爸爸媽媽送去那邊,接著背上裝備,走訪幾個有人的景點和上百個早就沒有人的景點,心滿意足地來到澳門,等著輪到自己被送去那邊。

我的自我介紹欄是這樣寫的:嗨,你好,我是第三代前端作業員,歡迎來威尼斯人找我。其實我不只是普通的第三代前端作業員,在總指揮的安排中,我還是全世界最後一位前端作業員。但是這件事感覺不會加分,所以我就沒寫。陌陌見面劈頭第一句話就問我:「那邊通用的語言是什麼?」

去了那邊,要說什麼語言都可以,系統會自動將所有字句轉換為聽者習慣的語言。 

總有科技無法處理的難題,任憑工程部研究了三代仍然找不出解。比如三十歲以下的人幾乎無法成功傳送過去那邊,就算真的到了那邊,也是缺胳膊斷腿。計劃剛開始那幾年,許多人緊抓著這一點不放,認為我們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上帝意旨。還好在我出生之前,這些有意見的人都已經自然死亡了。

我在從前的報導中看過一個有趣畫面,反對派宗教領袖在曼谷某會議上攔截美國總統,慷慨激昂地說了二十分鐘後,美國總統臉不紅氣不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看樣子是沒有機會在那邊見到你了。真好。朋友,我們就此別過吧。」

為了避免橫生枝節,我們這一代人都在還沒有記憶的年紀,預先動過了生育控制手術。小時候問過母親,老電影裡面的人為什麼那麼喜歡脫光光在床上滾來滾去,他們都不會冷嗎?母親擺出一個無法判讀的表情,看著我說:「等你到那邊就會知道了。」於是我和陌陌約定好,以後要一起弄清楚這回事。

抄襲老電影裡面常見的橋段,送陌陌去那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我告訴陌陌,我一定會去找你,等我。

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吃完這顆蛋塔,馬上就去那邊找你。 

泛科幻獎_96
17 篇文章 ・ 13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