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6
1

文字

分享

1
6
1

第二屆泛科幻獎首獎——〈傑洛〉(二)

泛科幻獎_96
・2021/03/29 ・5922字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SR值 408 ・四年級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 作者/張原通

3.

「我可以叫你鳩特嗎?」

「隨便。」

「好,你想的話,可以叫我碧琪。」

「不要,我要叫妳經理,區域經理。」

鳩特坐在漂浮椅上。漂浮椅懸在半空中,雖然沒有椅子腳,但比傳統的椅子還穩固,是東尼東尼長久以來的招牌商品,在還沒有進入機器人領域前,他們是家具製造商。鳩特坐得很不安穩,左搖右晃,他故意扭動身體,差一點就要晃得摔下椅子,但是──漂浮椅比床還穩──正如他們的廣告。

「你在做什麼,想弄翻椅子?」碧琪語調平靜,「不可能,別白費力氣。」

坐在鳩特對面的,是區域經理碧琪,她雖然在對他說話,但同時盯著螢幕處理公事,永不懈怠。男孩轉著椅子,東看西看,就是不看她。這兩個互不相視的人在東尼東尼辦公大樓的廣闊大廳裡,除了偶爾經過的機器人,沒有別人,相當空曠,男孩甚至想大喊幾聲看看有沒有回音。

「鳩特,你父母過來還要一點時間,想不想看搞笑影片?」

「不想。」鳩特的語氣嚴肅,「經理,我專程來找妳,翹課,搭車,還靠自己的記憶走了兩個小時的路。」他亮出手腕,沒有手錶,只有曬痕,「不是來看搞笑影片的。」

「嗯哼。」碧琪說,「是為了那隻舊型機器狗。」

「傑洛。」

「就是那個名字,它有點問題,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

「好,不知道,但你至少該知道,那隻機器狗嚴重使用過度。」她邊工作邊說給他聽,「一般來說,機器狗服務約為五年,有長有短,年限是十年,這個十年是有研究及法規依據的,而且理論上十年還沒到就會被提前回收,可是呢,你的機器狗用了──超過十六年。」

「傑洛原本是我阿嬤的狗,她過世了。」

「嗯哼,這樣啊,前任經理的疏失。」碧琪歪起嘴角一笑,「總之,用了十六年,實在太老舊,導致它有很多問題,很不正常,或者說有異常。」她比出手勢,要男孩先安靜聽她說完,「你感覺正常,那是你的感覺。我們不是靠感覺,我們可是花了不少力氣在調查內部紀錄,因為受損,有點困難,但還是查出不少的異常紀錄,大大小小的異常,比方說,它在最終停機的那天下午,它有明顯異常。」

男孩停止爭辯。

「你說說看,那天下午下大雨,還打雷,它為什麼讓自己淋雨?」

「是我,我把牠趕出去,把大門鎖起來,不讓傑洛進來。」

「那它可以躲在門廊下,甚至找個好一點的不會積水的地方,為什麼牠要窩在院子角落的泥巴坑,讓自己損壞得更嚴重?」

「是秘密基地。」

「什麼?」

「不是泥巴坑,是傑洛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經理思索一下,「還是不合理。」

「哪有不合理?」

碧琪推開螢幕,面對鳩特。

「第一,機器人有其偏好,但不會主動遠離主人。第二,機器人不會損壞自己或者做出類似行為,它必須保護自己。因為機器狗是主人的資產,這是基本設定。」她停頓一下,「抱歉,你有聽過基本設定吧?像是機器人不能傷害人類……」

「機器人基本設定,早就學過了!」他大聲回應,「現在的問題是,區域經理,妳不懂老狗!」

「我不懂?」

她雙眼直視,但男孩毫不畏懼。

「對,妳不懂,我跟妳講,傑洛是一隻老狗,老狗就像老人。」鳩特嚴肅地說,「有些老人在過世前很奇怪,像我阿嬤,她喜歡找人講話,講好久好久,都不會累。但在過世前,她突然不講話了,一句話都不講,整天坐在房間裡一個人不曉得在想什麼。傑洛找她玩,被她趕走,我媽要餵她吃飯,她還拿東西丟人,我媽都受傷了,這是真的。然後有一天,她偷偷離開,瞞著所有人回到她出生的地方,不知道怎麼去的,等到我爸找到阿嬤的時候,已經過世了。」

「你的意思是。」碧琪摸著下巴,緩緩地說,「機器狗在最終停機前,出現怪異的行為,可能是因為它──模仿了你祖母?」

「對,不對!」鳩特立刻改口,「不對,不是模仿,傑洛就是老狗,牠就是老人,這是天性!」

「天性?」她揚起眉毛,冷冷一笑,「你如果少翹課,多讀書,就不會講出這種錯得離譜的話。」

「錯,妳才錯得離譜!」他氣得脹紅了臉,站在漂浮椅,指著碧琪,「妳才是錯的,我證明給妳看!」

碧琪雙手抱胸,「你要證明,好哇,怎麼證明?」

「妳看好!」鳩特微微半蹲,然後往椅子旁邊一跳。

他想要跳出椅子,但沒落到地上,因為漂浮椅用飛快的速度,挪動過去,接住了他。而那時,他踩在椅面,坐在扶手上,雙手抓住屁股底下的扶手,向後一倒,倒得很猛,用一種像是摔角招式的姿勢,把椅子翻倒了。

「小心!」碧琪急忙上前想接住他,來不及。鳩特跌坐在地,不過似乎沒受傷,他坐在地上,看起來還有點高興。

「沒事吧你?到底在幹嘛?」

「我成功了。」鳩特指著一旁的漂浮椅,翻倒在地,可能摔壞了,「妳說我不能,我成功了。」

經理還在思考的時候,大門敞開。一名壯碩的機器人走進大廳,同時引領著鳩特的爸媽,他們進來正好撞見鳩特一頭亂髮坐倒在地。爸爸疑惑,媽媽緊張大叫,上前摟住兒子,但他說沒事,真的沒事。

「發生什麼事?」媽媽說,「妳把我兒子怎麼了,最好解釋清楚。」

「恐怕是誤會了……」

「誤會?你們公司的椅子。」爸爸指著翻覆在地的椅子,「摔了我的兒子,我有沒有誤會?你們不是保證所有產品絕對不會傷人?」

於是區域經理花費了好一些功夫,終於讓他們冷靜,並且簽下和解書──他們同意一堆條件,不再追究東尼東尼公司產品的異常狀況,也不會公開批評公司的服務。

最後,他們拿到了補償。

區域經理說,補償方式有盡量按照鳩特的期望。

那是一隻新型的機器狗,跟舊型的仔細比較,小了一點,腿短了一些,也可愛了一些些,但整體來說沒差多少,跟傑洛大同小異。

機器狗爬出紙箱,一邊叫一邊朝男孩狂奔飛撲。

牠親暱地舔了又舔,還輕咬他的手。「哎喲。」鳩特趕緊抱住牠,笑了,「這隻狗好粗魯。」而且相當驚訝,「牠喜歡我耶!」

「這是當然的。」區域經理微微一笑,向他父母解釋,「我們將原本那隻機器狗的資料,除了異常的部分,輸入新的晶片中,用比喻的話來說,牠像是擁有前一隻狗大部分的記憶、習慣、好惡等等,而且只有好的部分。」

鳩特聽不太懂,只聽見爸爸的歡呼。

「太棒了,兒子,傑洛回來囉!」

「傑洛?」鳩特歪著頭,懷疑地看著機器狗的眼睛,緊緊盯著,這對眼睛比之前的亮了一點,「傑洛,是你?」但他不得不撇下疑慮,因為巨大的危機迎面而來──鼻子及臉頰上都是狗的口水。

4.

「砰砰砰!」

鳩特開槍,雙槍連發,射出許多看不見的子彈。子彈全數命中傑洛,而傑洛中槍後搖搖晃晃,站不穩,橫倒在地,抖了幾下腿,吐出舌頭,便一動不動,死了。

「演得好。」香蕉園的老夫婦鼓掌,「演得真像,不錯不錯,技術沒退步。」

傑洛聽到掌聲,動動耳朵想起身,但鳩特立刻大喊,「還沒完,還沒結束!」於是老先生放下茶杯,老太太坐回扶手椅,而傑洛的耳朵又貼回客廳的地毯上。西格瑪家的地毯有點舊,灰塵很多,會讓牠打噴嚏。

「我在做法哦。」鳩特雙手合十,像是念經般低頭喃喃自語,然後大喝一聲,手比劍訣,在面前的空氣中劃出一個巨大的五芒心。

「重生吧,傑洛,我讓你復活!」

傑洛聽到命令,吠了兩聲,跳起來,在原地繞著小圈圈跑步。而鳩特脫下帽子,向觀眾鞠躬致意。

「太好了,復活了!」老先生再度鼓掌,而老太太則從茶几端起一盤餅乾,「表演完了,來吃點心好不好?」老太太掀起罩子,客廳裡瀰漫著一股蜂蜜的香甜味。傑洛吠一聲,像是歡呼,興奮地搖尾巴,舌頭流下口水。老太太幫牠選了一塊餅乾,放在地毯上才一秒就被掃進狗肚子,「你們看,還想吃哪,這麼愛牛奶餅乾啊,跟以前那隻一模一樣。」

鳩特尷尬點頭。

老先生接著說,「妳不懂,講什麼話,一樣的當然一樣。」

老太太頓時垮下臉,於是大家在沉默中喝著紅茶,只有傑洛開心地吃餅乾。當鳩特拿糖罐的時候,老先生注意到他戴了新手錶,顏色不同,鳩特表示這是媽媽昨天送的生日禮物,「媽媽說新的比較好。」

「午安,西格瑪先生、西格瑪太太。」新手錶的聲音還是那個胖男孩。

「嗯,不錯,新的比較有禮貌。」

「你要不要也換新的?」老太太說。「沒事換什麼換。」老先生反駁,撫摸他的手錶,金屬錶帶嚴重磨損,但他看來毫不介意,「我的手錶呀,你跟了我多久啦?」

「多久?沒多久啊,老哥,只有三十五年。」那只金屬手錶的聲音像是油腔滑調的年輕小夥子,逗得大家發笑,「問這幹嘛,難不成你嫌棄我?老哥,我保證我還沒壞,功能齊全,跟新的一樣,不,比新的還好上三十五倍,因為我們的感情那麼深,那麼濃,一分一秒都不願分離,別嫉妒我們啊,太太。」

「嫉妒個頭啊!」

下午茶結束後,西格瑪先生習慣去散散步,去香蕉園巡一巡。

那時正好執行灌溉作業,負責澆水的農作機器人很特別,外型像是大象,而且是雙頭的大象,一左一右,兩根灌溉器能同時朝四面八方噴水,相當靈活。但有的時候,某一邊的灌溉器沒舉高,沒澆到樹頂,像在偷懶。這時傑洛便放聲吠叫,讓那頭的機器大象從瞌睡中驚醒過來。

「別玩水!」鳩特朝牠大喊。

「傑洛完全沒變。」老先生說,「真是一條不錯的狗。」

傑洛在遠處的田埂上吠叫兩聲,像是回應。

「西格瑪先生,有時候,我看著傑洛,會想東想西……」鳩特望著牠跑左又跑右,追著水花,實在難以區別傑洛到底是在監督還是玩水。男孩的聲音透出困惑,「好像有點奇怪,不知道怎麼講。」

「說吧,孩子,心裡有話不要憋。」

「你看,這個傑洛,牠會叫機器人專心工作,牠會裝死,也會玩接球,幾乎都跟以前的一樣。」

「嗯,那換個角度,有什麼不同嗎?」

「牠不會亂咬鞋子。」

老先生輕笑一聲。

「還有,現在不會在家裡亂尿尿,媽媽說的。」

「那不是很好,你在煩惱什麼?」

鳩特望著遠方的機器狗和雙頭象,由於傑洛努力監工,灌溉作業的速度比較平時還快,牠們轉過彎,到下一區了。

「我聽說,東尼東尼公司的人有對傑洛做一些事,像是把牠不好的記憶刪掉,不好的習慣刪掉。」

「通常都會這樣。」

「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這個嘛,這有點複雜,要解釋的話。」老先生邊走邊說,「首先,你要知道機器狗跟手錶不一樣,我們以前都說手錶就像是日記本。」他的手錶似乎對此頗有微詞,但老先生不理會,雙手放在身後,「孩子,你知道日記本吧,以前那種,你會寫一些東西,昨天吃了什麼,今天去了哪裡,內容會越來越多,對吧。如果今天要刪掉某些內容,你可以塗掉,或者把那幾頁撕掉,很簡單,對吧。」

男孩點頭。

「可是機器狗不一樣,機器狗比較像動物,人類也是動物,我們記憶力有限,不可能永遠增加,對吧。雖然人類有些事情記不住,像我可能早就忘記什麼時候吃過棉花糖,一次都想不起來,不過每當我見到棉花糖,就會不舒服,感覺嘴巴四周還有臉頰上會有黏黏糊糊的東西。」老先生摸摸臉頰上的鬍渣,「記憶已經變成一種感覺,或是習慣。」

男孩思索這段話。

「孩子,感覺要忘掉,習慣要改掉,容易嗎?」老先生對鳩特說,「如果媽媽叫你改掉壞習慣,寫功課要準時,洗澡不能拖拖拉拉,你認為改得掉嗎?」

「有時候可以,有時候不一定。」

「有時候不一定?」

「有些比較難,媽媽說,要趁小時候改掉。」

「說得沒錯,不過像我這麼老了,怎麼改?」他接著說,「傑洛也是,牠可是一隻老狗,歷經了漫長歲月的狗。」

「可是傑洛有改啊,牠不會咬鞋子,也不會亂尿尿。」

「如果有人拿槍威脅我的腦袋,叫我不准抽菸斗,強迫我吃棉花糖,我也會乖乖照辦,至少表面上如此。」他語重心長地說,「可是孩子啊,活到這把歲數,大人有些事情已經根深蒂固,改不了囉。」

「為什麼?」

「人老了,沒救囉。」這話是手錶說的。手錶對自己的發言得意洋洋,而老先生則是怒氣沖沖,說他明天絕對會去買下最新款的手錶。

鳩特想繼續問,但聲音被蓋過,只好閉上嘴。他回想剛才老先生的關於年紀的論調,覺得頭很重,很無力,很厭煩,他拖著腳步跟在他身後。每次他想認真問點什麼事,最後一定什麼也問不到。走著走著,突然間,鳩特耳邊傳來微弱的怪聲,若有似無,像是求救聲,讓他頓時緊張起來。

他問老先生,他說沒聽見。但鳩特確實聽見什麼。

「是傑洛!」

鳩特拔腿狂奔,繞過彎,傑洛果然沒在大象的身後,消失了。

「傑洛!你在哪!」他高聲呼喊,把手圈在耳邊,朝著那飄渺聲響的來源,東尋西覓,找過樹底下,找過草叢間,還撥開地上的落葉堆。他喊了一遍又一遍,喊到沙啞。

「傑洛不見了,又不見了。」

「鳩特,慢一點。」老先生氣喘吁吁,終於追上男孩,抓住他的肩膀,「冷靜一點,孩子,用點腦袋,不要像隻無頭蒼蠅。」

「傑洛不見了。」

「好,我知道,我們來想想看牠會去哪?」鳩特想不到,老先生拿出手帕擦汗,「上次那個地方呢,有找過嗎?」

在香蕉園的圍牆邊,有一排藍色的大塑膠桶,高度和小孩差不多。那些大桶子裝滿了受傷的香蕉,不合格的香蕉,賣不出去的香蕉,被裝在桶子裡直到變成有機肥。那些藍色桶子都有封蓋,只有一桶例外,沒橡皮蓋,遠遠就能望見,有無數蜻蜓和果蠅在那上頭辦派對。

他們捏著鼻子,看進去。

就在裡面,傑洛下半身陷入香蕉爛泥,爪子刮著桶壁,可憐兮兮地叫著。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泛科幻獎_96
25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控制進食時間與熱量,小鼠可以更長命?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5/22 ・215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目前越來越多動物實驗的研究結果顯示,「特定時段禁食」在延緩老化或延長壽命上的效果,不比「限制總熱量攝取」差,甚至效果更好。

圖/envato elements

控制吃飯時間,可以延長壽命?

美國德克薩斯大學西南醫學中心的小彼得.奧唐納腦研究所 (Peter O’donnell Jr. Brain Institute) 研究團隊,今(2022)年 5 月 5 日在國際期刊《科學》(Science)公開研究論文,使用小鼠為實驗對象,研究進食熱量與進食時間,與小鼠壽命之間的關係。

團隊先讓小鼠自由的取食飼料 6 週後,再分成 5 個不同組別,分別是:

  1. 只能在日間每隔 90 分鐘進食、
  2. 只能在晚間每隔 90 分鐘進食、
  3. 只能在日間開始兩小時內進食、
  4. 只能在晚間開始兩小時內進食、
  5. 全天內每隔 160 分鐘允許進食。

這 5 組小鼠被限制攝取的熱量相同,實驗過後,再和完全自由取食且沒有限制熱量攝取的小鼠比較。

研究結果顯示,與完全自由進食的小鼠相比,有限制進食時間的小鼠平均壽命較長,其中第 2.4 組(只能在晚間每隔 90 分鐘進食,以及只能在晚間開始兩小時內進食)延長壽命的效果最好,平均可延長 35% 壽命;而只能在日間進食的兩組小鼠,平均可延長20%壽命。

與完全自由進食的小鼠相比,有限制進食時間的小鼠平均壽命較長。示意圖/envato elements

研究也觀察到其它有趣結論:

  • 隨著年齡增長,五組小鼠的體重,都比自由進食的小鼠更輕,且在非主要活動的時間(白天)進食的小鼠,白天的活動變多了。
  • 在完全自由取食的小鼠肝臟中,原本與老化相關的基因表現隨年齡增長而改變,有些基因表現降低,有些增加,且基因表現的晝夜節律性也隨老化而降低。但在只能晚間進食的兩組小鼠身上,這些因老化而造成的改變較少。

作者根據研究結果指出,僅僅限制熱量攝取而不在特定時間禁食,可以延長小鼠的壽命,禁食可以對延長壽命效果有加分的作用,而不是主要造成效果的原因。

研究凸顯了「晝夜節律」的重要性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生化暨分子生物研究所教授 許翺麟 表示,目前越來越多,動物實驗的研究結果顯示,「特定時段禁食」在延緩老化或延長壽命上的效果,不比「限制總熱量攝取」差,甚至效果更好。

特定時段禁食,有可能比限制總熱量更能延緩老化。圖/envato elements

過去研究飲食中,熱量限制對老化與壽命的影響時,常常無法分辨原因到底是因為「總卡路里攝取較少」還是「固定且有規律的長時間禁食」。最近幾年,科學家開始針對此一問題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去年一項使用小鼠的研究顯示,限制飲食的熱量可延緩老化的效果,可能大部分來自於長時間且有規律的禁食[1]。此外,另一項在果蠅的研究中也指出,不但是要有規律的禁食,何時禁食也同樣重要。最有效延緩老化的方式,要與動物本身的生理時鐘配合,在本來就比較少進食的時候進行禁食[2]

  • 編註:小鼠是夜行性動物,上述文字中的「日間」指的是白天光線照射,對小鼠而言是休息和睡眠的時段,「晚間」沒有光照,才是小鼠活動和主要進食的時段。

這次的研究中更進一步證實,單純只是限制總熱量攝取,只能提供很少的延長壽命效果,反而熱量限制並配合生理時鐘進行間歇性禁食的效果最好。小鼠是夜行性動物,日間禁食對延長壽命的效果,遠比夜間禁食的效果更加顯著,至於每日禁食 12 小時或 22 小時則差異不大。此外本研究也顯示,調控生理時鐘的基因在調控老化上的重要性。

配合生理時鐘進食很重要。圖/envato elements

人類比照辦理也會有用嗎?

許翺麟教授 說明,本研究最大的限制來自於其僅用單一品系、單一性別的小鼠來進行研究。從過去其他研究已知,飲食限制對不同品系與不同性別的動物,效果不盡相同。因此本研究雖然頗具參考價值,但是能否推論到其他品系的小鼠,甚至其他物種與人類,仍有待未來更多研究來支持。

雖說人類遠比實驗動物複雜,會影響老化的因素也不僅止於飲食,然而維持平衡且有規律的飲食習慣,加上適當的限制進食時間,也許是一種相對可行,且有效促進健康老化的方式。也期待未來更多相關研究,能協助我們進一步釐清這些結果在人類中是否相同。

參考文獻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1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8 篇文章 ・ 15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