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我即我腦 》戀愛是一種臨時的精神錯亂

PanSci_96
・2012/09/25 ・1187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602 ・九年級

「戀愛是一種臨時的精神錯亂,可以用婚姻來治療。」——安布魯斯‧比爾斯

對於經歷過突如其來、激烈的一見鍾情的人來說,沒有人會將自己的擇偶方式歸為「自由選擇」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愛情就那麼發生了,伴隨完全的幸福感、愉快感,以及諸如心跳加速、出汗、失眠、情感依賴、高度集中的注意力、過度的迷戀、強烈的佔有慾和保護慾、充滿能量的感覺等生理反應。柏拉圖也認為這個過程具有自主性。他體會到性衝動是靈魂的第四種形式,位於肚臍下方,是一個「完全非理性的、不遵守紀律的靈魂」。

對人類來說,無論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愛情都是兩人成為配偶的基礎。你可能會認為對於選擇配偶這麼重要的決定來說,大腦皮質一定是有意識地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感受熱戀這種強烈情感的過程中,人們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會放在伴侶身上,掌管大腦這種熱戀過程的處理歷程主要位於大腦底部,屬於無意識的過程。給剛剛陷入熱戀的人展示其伴侶的照片後,再進行腦部掃描,發現其腦部高度活化的區域只有遠離大腦皮質的腦底部。回饋系統(reward system)有較為顯著的活化程度,該系統採用多巴胺作為化學信使(見下圖 ),多巴胺會給人幸福的感覺。回饋系統的目標是獲得獎勵,在這種情況下獎勵是指獲得一位合適的伴侶。回饋系統不僅和愛情有關,也和人們每種愉快的經歷有關,而且還是成癮的基礎,這也解釋了在一段刻骨銘心的浪漫關係走到盡頭時,人們為何會出現強烈的「戒斷症狀」。回饋系統主要在右腦啟動,與照片上人臉的吸引力以及浪漫激情的強度有關。

此外,戀愛中的人其血液中壓力荷爾蒙皮質醇(或稱皮質醇)濃度升高,表示正陷於壓力狀態。在這種壓力狀態中,腎上腺的刺激作用是使戀愛中的女性睪固酮濃度提高,使戀愛中的男性睪固酮降低。

只有在愛情長久持續一個階段後,前額葉才會開始參與愛情的歷程,這個位於大腦最前部的結構會進行計畫、權衡,在雙方確定了穩定的伴侶關係後,壓力生理反應機制的活性以及睪固酮的變化都會消失。大腦皮質的感覺資訊處理過程在這個令人興奮的過程起了作用,畢竟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是用看(視覺)、用味道(嗅覺)、用觸感在感覺另一半。不過,這並不是有意識地選擇這個人。獎勵系統在告訴你「這個人」是誰,並以這種方式確保你和「正確」的人在特定的時間繁殖。只有在最初的熱戀期過去之後,大腦皮質才開始接管這項工作。

因此,在你的孩子明顯地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並經歷了令其失望的愛情後,你厲聲斥責他沒有用腦思考是毫無意義的。他的確用過腦子,但是不幸的是,大腦皮質雖在經過思考、有意識的審視之後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卻來不及參與他們的戀愛過程。

本文摘自《我即我腦》,本書由漫遊者出版社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97 篇文章 ・ 86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大腦先生戀愛中
活躍星系核_96
・2014/02/14 ・664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561 ・九年級
credit: CC by --Tico--@flickr
credit: CC by –Tico–@flickr

文 / 恰恰狗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究竟什麼原因讓人談個戀愛要如此奮不顧身呢?是受到正妹、型男外表的誘惑,嬌滴滴或是低沉沙啞嗓音的魅力難擋,還是費洛蒙與真心在引領你?其實你的大腦才是這段愛情的主導者!

比起其他原因,好比個性、共同嗜好、經濟等因素,「外表」或「聲音」確實為大多數人們掀起了愛情序幕。不過這只是個開端,腦神經科學家們發現,因視覺或聽覺刺激而引發的一連串腦神經網絡活化,才是愛的火花劈哩啪啦、一發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

當你注視著愛人、想著愛人時;不僅活化了大腦視覺皮層,中腦腹側背蓋區「ventral tegmental area」的神經們,以及其他與正向回饋「獎勵機制」相關的腦區也蠢蠢欲動起來。而這些腦區的活化,將使高濃度的「快樂」神經傳導物質被釋放與接收,也就是多巴胺;讓人們有使用麻醉藥品後,飄飄欲仙的愉悅感覺,甚至也像麻醉藥品般地令人成癮!

於此同時,與壓力、情緒相關的正腎上腺素也大量分泌,你逐漸出現了像是食用安非他命後的癥狀;血壓升高,汗水直冒,心中那頭溫馴小鹿也開始橫衝直撞。

至於同樣與壓力、情緒相關的血清素,在愛戀感覺的當下則反而減少了,使戀人高漲的情緒不易被緩和;而負責理性決策的大腦前額葉,與感知負向情感的杏仁核腦區,也因愛情帶來的愉悅,變得較不活躍,讓人們對感情、甚至周遭事物的判斷變得較為魯莽,這也是為何被笑稱情人眼裡出西施,仍會愛得如此痴狂哩!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4 篇文章 ・ 93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還在「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那你就太小看這世界複雜的因果關係了!——《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商周出版_96
・2020/05/20 ・268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494 ・六年級

  • 作者/史坦利.萊斯 (Stanley A. Rice);譯者/李延輝

在日本,有些人會做森林浴,也就是沐浴在森林的香氣中。這種作法一般認為可以降低血壓,並減少唾液中壓力激素皮質醇的數量。有些研究者將壓力減少歸功於揮發性化學物質,例如樹木釋放的單松烯(monoterpenes)。

這讓我們與所有科學中最重要的觀念之一面對面:相關不等於因果。

兩個變數可能互有關係,例如高血壓和缺少單松烯,以及低血壓和存在單松烯。但這並不是說單松烯會降低血壓。我們的大腦會有偏見,將相互關係解釋為因果關係,可以說是不經思考就這樣做。可能在森林裡真正發生的是其他因素讓人放鬆。單松烯並不是人們到森林裡唯一感受到的事物。在其他所有方面,他們都很放鬆。沒有忙碌的時間表、沒有噪音、沒有其他人,只有陰影和沙沙的聲音。

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在森林中感到放鬆?圖/pixabay

愛德華.威爾遜(Edward O. Wilson)可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科學家,他率先稱心靈感受到身處自然中的快樂為熱愛生命(biophilia)。這也是一種偏見:大家預期在森林中感到放鬆。喔,還有單松烯。研究人員注意到這個問題。他們在受控條件下,對實驗室老鼠餵食單松烯,並發現和對照組相比,牠們會產生和人類類似的生理效應。

統計分析本身無法解決這項問題。統計方法可以計算相關係數,告訴你是否顯著,但僅止於此。所以雖然《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於 2012 年刊登了一篇論文,聲稱吃巧克力會讓你變聰明(噢,我們不都這樣希望嗎!),但作者看到的是虛假相關。較聰明的人做的很多事和他人不同,顯然其中包括吃巧克力在內。

多重因果關係 vs. 階層式因果關係

人在森林裡會因為多重原因而放鬆,其中一種可能是揮發性化學物質。這是多重因果關係的一個例子。還有另外一種方式造成結果可能有一種以上的原因。這些原因可能以階層方式彼此互為因果,而這就是階層式因果關係(hierarchical causation)。

到底是人要射擊我?還是槍要射擊我?又或是這個圖片要射擊我?圖/giphy

假設有人拿槍要射你,你很自然就會說那個人要射你。但你也可以說槍要射你,或者子彈要射你,或化學及物理定律(將爆炸的動力加在子彈上)要射你。要是上帝真的掌管自然定律,你甚至可以說上帝要射你。這就是各階層的原因。這聽起來有點像〈這是傑克蓋的房子〉。

你知道的,就是歌詞像下面這樣的兒歌:「傑克蓋的房子裡有麥芽,麥芽被一隻老鼠吃了,老鼠被一隻貓咬死了,貓又被一條狗追了,這就是追貓的那條狗。」這似乎很異想天開,但容我提醒你,數十億的產業可能就建構在階層式因果關係刻意扭曲的結果上。

美國槍枝遊說就為美國境內好幾億的槍支辯護(估計數字從兩億到三億不等),聲稱「槍不會殺人,人才會」。當然,沒有人會說槍從櫃子裡跑出來殺人。人才會用槍殺人。

複雜因果關係:熊出沒,快逃?

現實由複雜的階層式和多重因果關係層層組成。

想像一下一個在路上遇到熊的健行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熊會攻擊嗎?還是會轉身離開?攻擊會致命,還是只是造成輕傷?有諸多因素同時在起作用。

遇到熊怎麼辦?先尖叫就對了(怕.gif)圖/giphy
  • 有些因素和個人相關。

遇到熊的時候,那個人在做什麼?還有其他人在場嗎?那個人或那些人對熊採取什麼行動?有可以嚇跑熊的東西嗎?

  • 再來就是和熊有關的因素。

熊接下去會做什麼取決於物種(黑熊可能比灰熊危險性低)、性別、情緒、饑餓狀態、個別行為模式(顯然有些熊精神失常)、附近有多少其他的熊、熊之前是否遇過人類、面對人類經驗好壞、熊在自己的族群是主宰者還是順從者、熊是否看到或聞到人等等。如果是母熊,牠有沒有小熊反應會很不一樣。

  • 另外還有環境因素:反應可能取決於棲息地、時節、一天當中的時間等。

當然,你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有些人說遇到熊的時候,你應該讓自己看起來塊頭大一點,但這只會讓熊認為有更大塊的肉等著牠吃。

冬天往南方遷徙的鳥兒都不遷徙了?

飛呀!溫暖的南方正等著我。圖/giphy

幾乎到處都可以找到多重因果關係。舉例而言,全球暖化造成溫帶的冬天較暖,帶來的結果之一就是候鳥物種中有許多種類的鳥,現在因為冬天較短、較暖而待在家園。但那不是唯一的原因。

過去,鳥類必須在冬天遷徙才能找到食物,但現在成千上萬的人有餵鳥器。或許有些鳥停止遷徙並不是因為冬天變暖,也是因為有了餵鳥器。餵鳥器不太可能對鳥類遷徙產生重大影響,因為它們能提供的食物明顯少於整個鳥類族群所需。但餵鳥器是一些鳥停止遷徙的多重原因之一。

所以誰是因,誰是果?真相到底是什麼?

最後,有時候很難區別哪個因素是因、哪個是果。究竟何者為因、何者為果可能對世界關係重大。

大家都知道,人口成長率高的國家貧窮問題也很嚴重。(這並不是說這些國家很貧窮。它們可能有一小群富裕的上層階級,但許多人很貧窮,導致多數人覺得心安的平均富裕程度。)順理成章的假設是:人會貧窮是因為小孩太多。但如果真是這樣,人類未來將會一片黯淡。

要是你把食物和醫藥給了窮人,他們就會有更多小孩,最後你們貧窮的程度就會一樣,只是多了更多窮人。想解決貧困問題的方法最後只會製造更多貧困。這是經濟學家肯尼斯.博爾丁(Kenneth Boulding)所說的「完全悲觀的定理」。

有可能扭轉因果關係嗎?圖/pixabay

但要是扭轉因果關係,說貧窮造成高出生率呢?這一開始聽起來很荒謬,但設想一個住在鄉下的家庭,他們沒有任何經濟保障,健康也堪慮。假如這種家庭只有兩個小孩,兩個可能都會死掉。在較多小孩的家庭中,有可能其中一個小孩會找到好工作,提供資源給整個家庭。

要是這聽起來還是很不可思議,那就思考一下自然淘汰的問題,本書之後有一章就在討論自然淘汰。自然淘汰會獎賞個人而非團體。人口過多的國家可能會很貧困,但自然淘汰會有利於在競爭遊戲中獲勝的個人(及家庭)。如果真是這樣,提供食物和醫藥實際上就會造成出生率下降,因為父母會選擇生少一點小孩。(這也預設社會中可以這樣選擇,例如有節育措施。)

——本文摘自泛科學 2020 年 5 月選書《像科學家一樣思考》,2020 年 4 月,商周出版

文章難易度
商周出版_96
90 篇文章 ・ 339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

0

3
1

文字

分享

0
3
1
永遠屬於我:催產素讓愛情恆久遠
cleo
・2013/02/19 ・247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8 ・八年級

催產素能增加同理心、促進溝通-是維持交往關係的關鍵

要是丘比特讀過腦神經學,他就會知道弓箭要瞄準頭部,而不是心了。近期的研究指出要是想要愛到至死不渝,最好先把愛神之箭浸一浸「催產素」(oxytocin)。雖然長久以來科學家都知道是此種賀爾蒙讓單一伴侶的齧齒類對伴侶保持忠誠,也讓人類較被另一半所信賴,但科學家最新發現此種賀爾蒙對形成及維持一段交往關係有重大的影響。

最近一些新研究指出催產素能讓我們更有同理心、更樂於給予支持、更能自在地表達感情-這些都是伴侶能過開心度過無數情人節的必要條件。這些研究也讓一些研究人員著手調查是否催產素能夠被使用在伴侶諮商上。

第一筆指出催產素是戀愛靈丹的資料來自一批測試情侶身上此種賀爾蒙多寡的研究人員。以色列巴伊蘭大學(Bar-Ilan University)的心理學教授Ruth Feldman,數年來研究催產素在母親身上扮演的角色-跟孩子間的親密度,最近她投入了新領域,藉由比較熱戀人士與單身人士腦內催產素的多寡來看伴侶間的親密度。「戀愛時期催產素的增加幅度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她提及的是她與同事一篇刊登在《Psychoneuroendocrinology》的研究報告。Feldman發現剛熱戀情侶腦內產生的催產素是懷孕婦女的兩倍之多。

催產素跟交往關係是否能長久也有關係。催產素較高的伴侶在六個月後仍繼續交往的機率也較高。當Feldman請他們說說在一起的美好的經驗時,催產素較高的情侶意見也較為相同。催產素較高的情侶會一起分享故事、一起開懷大笑,且有較多的肢體接觸。Feldman表示催產素是否與這些伴侶六個月後仍在一起有關,或是因為他們無法啟動催產素機制而無法產生親密連結有關目前尚未明確。

想知道答案的話,直接給實驗參與者催產素會比測量自然情況下分泌的催產素多寡有效。實驗中婚姻治療師跟蘇黎士大學(University of Zurich)的研究人員往伴侶的鼻子噴了含有催產素的液體(這樣可以確保此種賀爾蒙能傳達到大腦)。接著Ditzen讓他們談談最常引起爭論的話題,像是是誰做家事的,或是他們有空都做什麼。她觀察了這些伴侶是如何溝通的,再與那些沒有接受賀爾蒙的伴侶做比較。

在第一次的實驗中Ditzen與同事發現不論男女,接受催產素能促進溝通,降低皮質醇(cortisol,一種壓力荷爾蒙)。但是最近在一篇刊登在《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上的研究中Ditzen與同事測量了α-唾液澱粉酶(salivary alpha-amylase)-一種與社會壓力相關的酵素-發現男人跟女人做出的反應大不相同。接受催產素的女性α-唾液澱粉酶會降低,而男性卻會增加,且表示他們感到更多的強烈情緒。與我們所想的相反,這些男性在爭論發生時,能更佳地溝通:他們更加愛笑、有更多的眼神接觸、更加願意表達情感。這些行為是和平解決衝突的關鍵。

研究顯示,衝突發生時男性傾向逃避,這常常導致溝通破裂,也造成雙方對這段感情的不滿。Ditzen認為在她實驗中接受催產素而情緒高漲的男性較會與另一半來往,且較願意溝通。

雖然新研究的結果證實催產素能影響伴侶間的互動,Ditze也強調實驗結果並無法證實這些行為是否與催產素有直接的關係。

另外一條證明催產素與愛有關的線索則是來自基因學。「關於那些賀爾蒙,你可以說是因為那些行為製造了那些賀爾蒙,或是賀爾蒙導致那些行為-我們不知道,」Feldman說,但是她也強調人類的基因比行為還早出現。

去年刊登在《Biological Psychiatry》上的一篇研究,首度研究催產素受體有變體的人是否比無變體的人更難維持一段交往關係。斯德哥摩爾卡羅林斯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的研究生Hasse Walum與同事使用一份有數千名雙胞胎參與的瑞典研究,研究包含了他們的基因資料,及對另一半的用情程度。研究發現基因有特殊變體的女性,與另一半較不親密:她們較少親吻另一半,也較少有肢體接觸。研究指出這些女性也較易有婚姻危機。雖然研究人員尚未全然了解此變體是如何影響催產素系統的,但此變體有可能造成腦部內形成較少的催產素受體。催產素受體較少的人對於賀爾蒙的影響會較為不敏銳。

在一份尚未發表的研究中,Feldman發現催產素受體也與伴侶間的同理心有關。她研究了與自閉症(一種缺乏主要社交能力的病症)相關的基因變體,發現變體基因愈多的人,在另一半陷入低潮時,較無法發揮同理心。

催產素被用在幫助自閉症患者感知情感上,Wallum也發現造成女性婚姻危機的受體變體也與青少女時期的社交問題相關,包括了無法與他人和睦相處,且偏好獨處。此研究與Feldman的研究探討了催產素對母親重要性-與孩子間的親密感-指出此種賀爾蒙與伴侶間的溝通元素較有關係,而非交往關係中的感情元素。

雪梨大學大腦心智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Sydney’s Brain and Mind Research Institute)的臨床心理家,及研究如何用催產素治療自閉症的先驅,Adam Guastella,認為此種賀爾蒙也能用在伴侶諮商上,藉由促進伴侶以同理心的方式溝通。他的研究也指出,接受催產素的實驗對象較易關注正面情緒:他們比較記得開心的臉龐,而非生氣或無情緒的臉龐。其它的研究也指出,催產素也增加信任感、使人較為慷慨,而較會察言觀色。或許是因為這些機制,催產素才能增進溝通。

Guastella與他的團隊進行了第一個催產素伴侶諮商效用的實驗,目前尚未發表。在實驗的一個環節中,伴侶被要求討論一個常常會引起爭論,且需要被解決的話題。雖然實驗資料仍在分析中,Guastella預估接受催產素的伴侶會以較溫和的方式解讀問題,且較少批評另一半。整體來說,他認為催產素會增加讓人以不同角度看事情、較少責怪他人的機率,因此有個心平氣和的溝通且較能順利解決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呢?Feldman認為這些行為能引起催產素的正反饋迴路(positive feedback loop)。「催產素引發憐愛的行為,但同時表現或接受這種行為能夠引發更多的憐愛行為,」她表示。她認為單是交談療法就能促進催產素系統,但她也說在某些情況中使用催產素可以引起反饋系統。如果Guastella的研究結果符合她的假設的話,交談跟賀爾蒙療法雙管齊下或許會是伴侶間溝通不佳的最佳解藥,特別是那些受幼時行為影響的案例。

雖然研究顯示良好的溝通能獲得成功的交往關係,但成功的伴侶諮商卻不能保證一段關係能夠長久。重點是幫助一對伴侶了解另一個人的想法,進而一起做決定,即使他們決定要分手。「如果伴侶間完全沒有連結,那催產素也無法建立那個連結,」Guastella如是說。

資料來源:Be Mine Forever: Oxytocin May Help Build Long-Lasting Love”  – SCIENTIFIC AMERICAN [12 FEBRUARY 2013]

文章難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