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profiles.google.com/emailkathychou Kathy Chou

    太神奇的研究了! 我曾經做過哈佛大學的臉孔情緒辨別測驗, 結果真是一團糟, 和自閉症同學相距不遠… ORZ… 現在終於鬆一口氣… 可以將責任歸咎到太早學習閱讀而解套了! XD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閱讀如何改造腦袋

書寫語言設了一道迷宮給神經學家,要理解一串符文,需要複雜的神經迴路。到今天,人類讀寫只有約五千年之久,這麼短的時間很難在演化上發生改變;「閱讀」反而比較可能是利用一些原本執行其他功能的迴路。但,是哪個功能迴路?

法國的認知神經學家Stanislas Dehaene,集合來自法國、比利時、葡萄牙、巴西的研究員,組成團隊,掃描63名自願受測者的腦部。這些受測者中,有31位從小就學習閱讀;22位到成年才學會;及10位文盲。會閱讀的受測者,無論何時學會,在腦部的數個區域,都會在閱讀時,有較強的反應。根據過去的研究,Dehaene認為,其中左枕葉及顳葉的區域,對閱讀特別重要。對語言有反應的左顳葉,一樣會在閱讀文字時被活化,顯示「閱讀」是利用了腦部原先發展來負責語言的區域;而語言是人類非常古老就演化出的溝通方式。

這看起來很合理,「閱讀」是藉著腦部原先發展來負責視覺及語言的區域在作用。然而,這種功能替換,可能隱含著利弊權衡。研究人員發現,較早學習閱讀的人,和文盲相比,有較小的左枕顳皮層;這區域負責臉孔影像。Dehaene認為,「閱讀」會和其他工作競爭,像是臉孔辨識,如果真是如此,「閱讀」會讓人有較差的臉孔辨識能力嗎?相關的研究已經在進行,但Dehaene預期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總的來說,這項發現支持了左枕顳皮層是執行閱讀任務很重要的區域。研究人員長期以來認為,大腦會隨著年齡變得較沒有彈性,而這左枕顳皮層即使在成人階段,仍會因為閱讀而改變,史丹佛大學的神經學家Brian Wandell說道,「顯示這區域,在生命任何階段中,都在學習上有關鍵的影響。」

資料來源:ScienceNow: How Reading Rewires the Brain [11 November 2010]

相關報導:科景|醫學:面孔辨識能力與閱讀能力有關

___________________

登月失敗者大會(誤):《阿波羅13號》觀影會+映後座談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一下,然後站起來就好!(?

在地球是這樣,在月球也是如此。但如果不是跌倒,而是火箭發射後出了些狀況呢?只說了句「休士頓,我們有麻煩了」可是回不了地球的,
讓我們在登月50週年之際,不只談談成功的登月,更要一起重溫《阿波羅13號》,來看看勵志的登月失敗案例!(無誤)

活動包含觀賞《阿波羅13號》放映、映後座談,以及最重要的是:爆米花和含糖飲料(冰)。名額有限,還不快速速報名:https://lihi1.com/hO5PX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