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發現羅塞塔石碑|科學史上的今天:7/19

張瑞棋_96
・2015/07/19 ・1258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1798 年七月,拿破崙率領的遠征軍共四百艘船艦,官兵三萬八千人,浩浩蕩蕩抵達埃及。拿破崙才剛屢敗奧地利軍隊、取得比利時,並將義大利納為附屬國,眼見唯一的敵手只剩英國,於是他打算佔領埃及,箝制通往印度的海路,以阻撓英國從東方殖民地取得大量物資。

在這龐大遠征軍中卻有一百多名學者隨行,其中除了地理學家、礦物學家、工程師此等可立即貢獻實用價值的學者之外,竟還有化學家、數學家、語言學家與藝術家。看來除了建立殖民地,本身對科學極有興趣的拿破崙是有意從這昔日的世界學術中心發掘知識寶藏回去。

儘管亞歷山大圖書館已灰飛煙滅,神廟劇院都成斷壁殘垣,拿破崙還是在八月於開羅成立了「埃及藝術與科學研究院」,由大數學家傅立葉領軍,對埃及文明展開全面性的調查。

1799 年 7 月 19 日,法軍在羅塞塔這個港灣城鎮加強防禦工事時,在一道牆下發現了一塊已折斷的石碑。這塊石碑長 114 公分、寬 72 公分、厚 28 公分,上頭刻了三段不同文字的銘文,最上面是只剩三分之一的象形文字,中間是不知名字體,最下面則是希臘文。現場軍官布夏爾中尉(Pierre-François Bouchard)知道這應該是重要文物,於是把它運送到開羅。

羅塞塔石碑。圖/Wikipedia

位於開羅的學者從希臘銘文得知,這是西元前 196 年 3 月 27 日所頒布的勒令,記述托勒密五世(Ptolemy V, 西元前 209–181 年)的即位慶典。當時埃及已納入亞歷山大帝國版圖,所以除了傳統的象形文字,也規定要有希臘文;中間則是當時平民書寫用的世俗體草書。象形文字自西元四世紀以後即無人使用,千餘年來沒有人懂;如今有希臘文做比對,學者們樂觀的相信破解已是指日可待。

結果不然。英軍於 1801 年擊潰埃及的法軍,法國學者只能帶走石碑的拓印,羅塞塔石碑則於第二年運抵英國,保存於大英博物館至今。象形文字一度隨著歐洲掀起的埃及熱吸引眾多學者投入研究,然而經過幾年仍無進展後,熱潮逐漸冷卻,領先的角逐者僅剩兩人:英國的博學家湯瑪斯·楊與法國的少年商博良。

1819 年,湯瑪斯·楊率先指認出代表「托勒密」之發音的象形文字,商博良則從 1821 年於菲萊島(Philae)出土的方尖碑上,辨認出上面與托勒密並列的另一人名,就是埃及豔后「克麗奧佩特拉」。商博良不但因此又多解出幾個象形符號,重要的是他後來領悟出象形符號並非如中文般的表意符號,而是表音符號,終於在 1822 年完全破解埃及象形文字。

羅塞塔石碑因為是破解象形文字的關鍵,從此就成為解謎之鑰的代名詞。歐洲太空總署於 2004 年發射升空的太空船取名為「羅塞塔號」,就是期望它能揭露太陽系原始時期——尚無行星,僅有彗星——的面貌。這也是為什麼負責登陸彗星的探測器取名為「菲萊號」。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文章難易度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