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打擊犯罪:我們是「黑暗騎士」?還是「黑暗」而已?

Jacky Hsieh
・2012/07/25 ・136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23 ・七年級
credit: CC by BFLV@flickr

且讓我們先問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你在捷運站遇到偷兒「拿」走了你的錢包,你會希望只拿回錢包?或是還希望「復仇」一下?

新的研究指出,你的答案取決於偷兒是否比你好野(有錢)。

根據大多數的經濟理論,自我利益是人類行為的主要動力,然而,研究指出我們時常犧牲自己的利益去懲罰騙子。舉例來說,經典的經濟學實驗──最後通牒遊戲(ultimatum game)──互不認識的甲乙兩人被帶進了一個房間,甲擁有一筆錢,他可以隨意比例的把這筆錢分給乙,只要乙接受這筆錢,兩人就可以各自拿錢離開;但要是乙不接受,甲就會失去所有,乙也一無所得。這個的結果顯示,乙不會淡然接受任意金額,寧可兩敗俱傷,也拒絕過低比例的金錢分享。

1999年,瑞士經濟學家Ernst Fehr與Klaus Schmidt將乙這樣的反應稱為「厭惡不公平(inequity aversion)」,他們假設這樣的行為對合作與喊價叫賣是不可或缺的,且與想報復心態,或社會學家口中的「互惠原則(reciprocity)」是不相同的。然而Fehr說,要把厭惡不公平與互惠兩者的動機在實驗中拆解並不簡單,「這是一個研究多時仍得不到一個完滿答案的問題。」

針對這個問題,倫敦大學學院的演化生物學家Nichola Raihani與哈佛大學的Katherine McAuliffe有了新的實驗,去探討是我們懲罰騙子的動機為何。這個研究由線上找來了560名志願受試者,透過簡單的線上遊戲做實驗,兩人為一組,其中一人被指定當騙子,另一人則是被騙的。每組人被隨機分派至三種情境之一:第一種情境是,騙人者原本擁有的錢比被騙者顯著的還少,騙人者可以選擇去「偷」被騙者20分錢,但即使如此他的財富還是遠不及被騙者;第二種情境是,騙人者與被騙者原本擁有的錢不相上下,當騙人者偷被騙者20分錢,兩人的財富則會均等;只有在第三種情況,當騙人者偷被騙者20分錢後,騙人者的財富會高過於被騙者。

之後,當被騙者有機會支付10分錢來懲處騙人者時,有趣的事情發生了!Raihani說,在前兩種情境,被騙者付錢來懲罰騙人者的比例大約相同。這也包含一些「基本上行為糟透了(baseline horrible behavior)」的被騙者,即使騙人者在遊戲過程中根本沒有「偷」他的錢,照樣懲罰騙人者。然而,當騙人者在「偷」被騙者之後,財富明顯的高過被騙者時,被騙者願意付錢來懲處騙人者的比例則是前兩種情境的兩倍以上。Raihani說:「這個結果令我們很驚訝,我以為會有相反的結果。」這篇研究刊載在《生物通訊(Biology Letters)》上,結果支持了是公平感,而非為了以牙還牙的報復心理,促使我們懲處騙人者。

「還不能這麼快下結論!」新墨西哥州聖菲研究所的行為為科學家Herbert Gintis家宣稱,這個實驗的設計使得被騙者根本無法報復,「人們懲處的是一個不好的意圖。儘管兩人配對是透過電腦隨機任意安置,但所有被騙者都知道,扮演騙人者的那個陌生人是被安排好有意要來『偷』錢的。想要說明究竟互惠原則是不是動機的因子之一,應該加入控制組,也就是騙人者應該不使用真人,而由電腦控制。」

而Fehr則比較正面著評估這個問題,「我說了這個不公平理論,所以我當然喜歡這個實驗結果。」他笑者說,「這個資料看起來不賴,而且說明了人們決定要不要懲罰他人,與彼此的財富是否均等有很大的關係。」不過他同意Gintis的說法,這個結果並不能說明互惠的部分,如果試著改用電腦當騙人者也能做出一樣的結果,「那將是非常有力的證明。」

原文網址:Science Now:Punishing Cheaters: Are We the Dark Knight—Or Just Dark? [2012-07-17]

文章難易度
Jacky Hsieh
5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中大認知所碩士。使用者經驗工程師。喜歡寫東西分享。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剪刀石頭布——和平號上自主企劃案協商│環球科學札記(49)

張之傑_96
・2021/10/20 ・15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張之傑

和平號第一○一回行程,停靠港原有古巴的哈瓦那,所以文化教室特聘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到船上教莎莎舞,預備船到哈瓦那時,到革命廣場和古巴人一起跳。古巴是莎莎舞的起源地,人人會跳,可說古巴的國舞。

每次上莎莎舞的課,一開始都有個踏著基本舞步的接龍遊戲。起初兩個人猜拳,輸者雙手搭在贏著肩上。當老師喊停,說聲じゃんけん(janken),前頭的贏者再和另一組的贏者猜拳,跺著腳大聲地喊じゃんけんぽん(jankenpon)。如此愈接愈長,最後產生出勝利的隊伍。

我小學就讀台北市松山區的興雅國小,記得小時候台語稱剪刀石頭布猜拳就是janken。外省社區,如四四兵工廠子弟小學的孩童,則稱作「將-軍-寶」,顯然來自日語。看來剪刀石頭布猜拳可能源自日本,且傳入中國可能是清末的事。

猜拳源自日本,圖為日本學童在課堂上猜拳。Aka Hige攝。圖/Wikipedia

じゃんけんぽん,漢字表記為石、鋏、紙。石頭在前,剪刀在中,布原為紙。英語世界大多稱rock paper scissors。關於剪刀石頭布的起源,有人說源自中國的酒拳(划拳),但沒有證據證明酒拳曾包含剪刀石頭布。根據日文版維基百科じゃんけん條,剪刀石頭布猜拳誕生於十九世紀,即江戶-明治年間,到十九世紀末已在日本普遍,二十世紀後傳至世界各地,甚至有國際賽事。

剪刀石頭布這種日式猜拳傳到中國後,何以從石鋏紙變成剪石布,可能是布字的音韻接近日語的ぽん(pon)。關於日式猜拳,還有一件事值得一記。七月七日,是日本的七夕。明治維新後,棄陰曆,採陽曆,傳統節日也改成陽曆。為了慶祝七夕,船上特請中日聯姻的陸先生演講,由陸太太做日語翻譯。陸先生邀請我聽他的演講。

圖/Giphy

為了申請七月十日的自主企劃案「我的西藏因緣——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還沒聽完陸先生的演講,就趕到八樓阿古拉廳。已申請過一次,這次駕輕就熟。各廳可使用的時間寫在白板上。巴伊雅廳有一百二十分鐘,但已貼上六張條子。阿古拉廳有五十五分鐘,還沒人貼,我就貼在阿古拉廳。但我貼上去不到一分鐘,有位日本女孩子也貼上一張,意味著這個時段至少有兩個人競爭。

當貼條子的時間過了,工作人員開始處裡。只有一人貼條子的的空間,馬上找來貼的人,經確認後,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有好幾個人貼的,就要協商,如每人分配幾分鐘。只有兩個人貼、時間又不長的話則以猜拳決定。阿古拉廳的五十五分鐘有兩個人貼,就得猜拳了。

圖/Giphy

我和那位日本女孩子猜拳,我不諳日本人的猜拳規矩,弄錯了幾次。原來日本人猜拳,彼此先以拳頭相對,再收回拳頭,接著大喊jankenpon,當喊到pon時,正式出拳。不能和我們一樣,不需甚麼儀式就可直接出拳。那日本女孩子大概被我弄糊塗了,我竟然成為贏家。

工作人員認為我的題目太長,也不希望題目上有宗教字眼。透過翻譯,幾經商量,只留下「我的西藏因緣」,副標題「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刪除了。確定了題目,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技術人員要知道我的電腦的插頭,這有點麻煩,特地回房拿來電腦。又詢問有沒有音樂,我說沒有。又詢問需要幾支麥克風,我說一支。一切確認,才算完成手續。

七月十日,上午十時二十分至十一時零五分是我的自主企劃。交給船上的題目是「我的西藏因緣」,他們大概覺得不夠通俗,擅自改為「我與西藏的緣分」。這次演講也滿座,但事後沒人過來討論,整體來說沒有上次成功。聽者可能想聽一些神祕的人事物,而我的演講沒講歷史和宗教,也沒講奇風異俗。講的只是個人對藏族文化產生興趣的緣起,及其後續的一些經歷,這可能不是大家想聽的。

張之傑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張之傑教授,科學史家,為中央研究院科學史委員會委員、中華科技史學會創始人;另研究科普學、辭書學、民間宗教、民間文學、西藏文學等。寫作小說及少兒讀物大多使用筆名(章杰),其餘大多使用真名。其科普作品以文筆流暢、條理清晰、富含人文精神著稱。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