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公司》:站在人類的對立面,思考傳染病這檔事

每天每天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一直在眼前出現,面對各式鋪天蓋地的資訊,身為渺小的人類,覺得無力嗎?那來試著成為更渺小的病毒,攻陷世界吧!

這不是什麼危言聳聽的恐怖份子發言,而是一款每當現實世界有疫情爆發時,就會重新登榜、回到我們面前的遊戲——《瘟疫公司》(Plague Inc.)。

source: APP Store截圖

關於你轉生成為病原體的這件事

《瘟疫公司》是 James Vaughan 利用業餘時間開發的獨立遊戲,研發期間成立遊戲工作室 Ndemic Creations,並透過其他夥伴的協助完成遊戲,於 2012 年 5 月發佈,可在手機以及 PC 端遊玩(iOSAndroid以及PC點擊下載)。

遊戲勝利的條件是你必須成為感染全世界、消滅所有人類的終極瘟疫!

所以就讓我們從病原體的觀點,來看看到底可以怎樣成為一個稱霸世界的淘氣病原體呢?:)

《瘟疫公司》遊戲畫面。source: BagoGames

在流行病學中,我們會問以下幾個問題:

  • What — 何種疾病流行
  • Who — 哪些人是高危險族群
  • When — 何時發病
  • Where — 何處發病(全球性的或是地方性)
  • Why — 為何疾病會流行
  • How — 如何預防疾病發生

透過逐步揭露這些問題,我們會越來越知道疾病的樣貌,同時也學習到該如何防治。而在《瘟疫公司》中,部分要素也被融合在遊戲的進程裡,只是玩家反過來成為了病原體方而已。

首先,你是哪種病原體,以及你誕生的世界有沒有注重衛生,都與遊戲難度有關。不同的病原體會有不一樣的特性,例如:病毒容易突變且很難控制,朊病毒(Prion,也稱普利昂蛋白,庫賈氏病即是由異常普利昂蛋白所引起的)則是較為緩慢、隱藏在大腦中的病原體等等。

遊戲當中有多種病原體可以選擇。source: 遊戲截圖

而不同的難度背後也有不一樣的設定,彷彿在告訴你該如何成為更不容易被病原體攻陷的美麗新世界(?):難度最高的設定為人人都洗手、醫生很過勞(?)、患者被嚴密隔離,超級困難的甚至還會有遺傳漂變和不定期醫學體檢等等。(每次選擇難度的時候 y編都忍不住想去洗手)

給予患者擁抱是何等瘟腥的世界。source: 遊戲截圖

遊戲開局後會選擇從哪裡開始散播病原體,而這個「新手村」對病原體來說很重要:因為發病地區的溫度、濕度以及與其他地區往來是否頻繁,都會影響到疾病的擴散率。疾病邊傳染的時候還要邊演化(病毒好忙!),透過傳播途徑、發病症狀和抗寒、抗藥性等特殊能力,讓自己更適合被傳播,當然有的時候也會自己演化變異。

source: 遊戲截圖

同時也要注意人類方的行動:人類可不是躺在砧板上任你宰割的!當他們注意到病原體所引發的疾病時,也會起身開始研發解藥,而在這期間發生的新聞事件,更會左右病情的擴散。

正在經歷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你一定有所感受,人類會害怕的那些事件,當成從病原體的角度看時,反而變成了狂歡派對:促成大量人群旅遊和聚集的奧運盛會、各種假消息的擴散、政府的無能為力;而反過來,限制旅遊、關閉邊境,又或是船隻使用新消毒設備等等,會讓病原體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難以造成全球大流行。

回望現實世界(哎不是)。source: 遊戲截圖

期間,也會出現一些現實世界中曾發生過的傳染病資訊作為對照,像是感冒、肺結核、愛滋病、黑死病等等,讓你知道現在自己的歷史排名(?)到哪個階段。

source: 遊戲截圖

如果你傳播、致死的速度比解藥開發還快,且沒有不小心「太猛」在感染所有人之前就把人類宿主殺光的話,這個世界幾乎就是你的囊中物了。

source: 遊戲截圖

與真實世界尋求交集應該沒搞錯什麼吧?

2020 年因為 2019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延,讓這款 2012 年發表的遊戲重回熱門排行榜。這不是《瘟疫公司》第一次受現實世界疫情的影響,早在 2014 年伊波拉病毒疫情爆發時,就發生過下載量大增的事件;同年 11 月,Ndemic Creations 曾以「這不是遊戲」為口號號召玩家重視疫情,並進行募資以協助國際醫療組織,當時募得超過七萬六千美元的款項。

與現實世界發生交互作用的事件,還有 2019 年初,因為一個在 Change.org 上的請願,而預計開發與反疫苗相關的新場景到遊戲中。《瘟疫公司》的劇情模式一直以來都有些好玩的設定,例如充滿假消息或是不相信科學的世界等等,遊戲也有開放給玩家自己創造的副本。

source: 遊戲截圖

這個連署一開始只是一個很發洩性的請願投票,連請願解釋都只有短短的一句「反疫苗者很蠢」;但這個請願仍獲得許多玩家的響應,讓《瘟疫公司》官方出來說:如果請願超過一萬連署他們就增加新場景!最終,連署以兩萬四千多個支持者告終。創辦人 James Vaughan 說「很高興看到這麼多人支持科學!」

source: 網站截圖

不過,早在這個事件之前,官方就有一些和其他組織合作的有趣劇情,例如和事實查核中心合作的「虛假消息」模式,或是和決戰猩球合作的猿猴病毒模式等等。

這模式聽起來…既視感滿滿?source: 遊戲截圖

不太確定想不想被感染(?) source: 遊戲截圖

雖然《瘟疫公司》的許多設定都充滿了「科味」,不過遊戲製作者其實並沒有醫學背景。儘管遊戲就是遊戲,並不是流行病的「科學模型」,但 Vaughan 曾說自己「試圖使其在科學上盡可能合理。」,他不僅讀了很多的論文,也讓遊戲的核心設計奠基於「基本再生數」的概念,此外,遊戲模型更融合了生物學、經濟學等內容。

2003 年 CDC 更邀請 Vaughan 進行非公開的演講,暢聊這款遊戲以及遊戲中的傳染病。在公共衛生防範和應對辦公室(OPHPR)的 Ali S. Khan(現任副主任)博士認為《瘟疫公司》以非傳統的途徑來提高公眾對流行病學、疾病傳播和流行病資訊的認識,利用遊戲創造了引人入勝的世界,使公眾參與嚴肅的公共衛生話題。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

「請記住《瘟疫公司》是一個遊戲,而不是科學模型,當前的冠狀病毒爆發是一個非常現實的狀況,正影響著許多人。」這是 1 月 23 日在 Ndemic Creations 上的公告,在此之前《瘟疫公司》的下載量因為 2019 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而暴增,同時也有新聞報導說遊戲「神預言」,因為有個玩家在2015年做了個 2020 年會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模組。

source: 官網截圖

虛構的遊戲世界有時可以讓我們進行一些思辨,同時一窺那些極端事件發生時人們的反應,比如說,2005年在《魔獸世界》發生的墮落之血事件 ,當時因為遊戲的bug而讓應該只在特定區域的「瘟疫」在遊戲裡擴散開來,這個事件後續也引起了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關注、部分科學家也用其撰寫評論或是進行研究。

雖然遊戲不只是遊戲,但終究遊戲也只是遊戲,現實世界中每一個確診、死亡數字,都是一個人、一個生命。

成功滅絕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是《瘟疫公司》遊戲的勝利條件,但在現實世界,還是願病原體不會如此攻克世界,願能為這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

one more thing:如果你還是想成為拯救世界的人,那試試《瘟疫危機》吧!

如果你實在捨不得毀滅世界,一樣有遊戲可以滿足你的正義癖(?):《瘟疫危機》,這是一款以全球疫情爆發為題材的桌遊,玩家扮演的是科學家、研究員、疾控主管或是醫護人員等相關人士,透過團隊合作、制定策略,來對抗疾病;在這高度關注疫情的時刻,玩起來應該會特別有帶入感。

遊戲角色設計應該有注意到多元性別平衡,y編覺得開熏(?)

當然更要為在真實世界的科研以及醫護人員所面對的是沒有回合制、也沒有規則可循的各種事件,獻上最高最高的敬意。

對遊戲有興趣的話泛科市集正好有耶(沒錯就是這麼防不勝防)!如果待在家裡想找事做的話,歡迎參考參考:《瘟疫危機-承傳

參考資料:


最重要的科學新聞、最有趣的科學新知、最實用的科學常識,都在 PanSci 泛科學週報!

點擊圖片或這裡馬上訂閱,電子報精彩內容回顧這邊走


關於作者

雷雅淇

PanSci 總編輯|之前是主編,代號是(y.),是會在每年4、7、10、1月密切追新番的那種宅。中興生技學程畢業,台師大科教所沒畢業,對科學花心的這個也喜歡那個也愛,彷徨地不知道該追誰,索性決定要不見笑的通吃,因此正在科學傳播裡打怪練功衝裝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