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站在下個五十年的起點:《科學月刊》五十歲成長史

科學月刊_96
・2020/01/26 ・4148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85 ・九年級

文/蔡孟利│2012 加入編委會、2013 副總編輯、2015 總編輯、2017 卸任,實際參與編務六年。很高興,曾經為這個沒有老闆的刊物工作。

《科學月刊》創立於 1970 年,由當時在美國百位臺灣留學生倡議創辦,迄今每月出刊,從無間斷。這本沒有財團、沒有政府預算支持,甚至是沒有老闆的刊物,在去 (2019) 年 12 月創刊滿五十年、發行滿六百期。

創刊五十年的《科學月刊》,集結了台灣留學生及各界教育學者的貢獻,讓科普知識散播社會,受益眾多學生及讀者。圖/《科學月刊》

五十年來,超過 6000 人次的臺灣科學家,為臺灣撰寫了超過 4000 萬字的科普知識與評論的文章;《科學月刊》在臺灣五十年所耕耘的,不僅是一個科學知識傳播的平台,也是臺灣的科學與文化、科學與社會對話的平台。這一本沒有老闆的科普雜誌,一貫初衷五十年,若要列舉臺灣奇蹟,《科學月刊》的屹立是一個;若要列舉臺灣之光,《科學月刊》也應該入列。

站在這個五十年的里程碑展望未來,這本「臺灣之光」若要繼續奇蹟式的屹立下個五十年,還是有許多持續性的課題需要處理;在新的因應作法與創刊初衷的理想堅持之間,還是要不斷地想辦法取得平衡。這些持續性的課題包括目標受眾、內容取向和網路與紙本的取捨。

《科學月刊》的讀者是誰?

「讀者是誰?」這個問題,筆者認為不只是《科學月刊》,其他科普雜誌也都會面臨到同樣的問題。《科學月刊》在創立的初期,因為當時升學主義盛行及科學讀物匱乏的時代背景,所以主要設定的讀者對象是高中生與大學生。即便到了網路盛行、科普書刊越來越豐富的今日,這個訴求對象的設定,仍然沒有太大的改變。

要以什麼樣的讀者類型作為取材依據是《科學月刊》內容一大考量因素。圖/pexels

不過在 2016 年,《科學月刊》到美國採訪了著名的科普雜誌《科學美國人》 (Scientific American) 的總編輯迪克里斯汀納 (Mariette DiChristina) 女士,了解到這本世界知名的科普雜誌的讀者組成,居然有接近七成是政治決策者和商業管理者!這本科普雜誌不僅提供了商業的領導階層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創新與靈感的養分來源,而一些政治決策者在制定與審核科技相關法規時,也會借助於這本雜誌去了解相關的原理和應用。

這次的訪問刺激了我們思考一個新課題:《科學月刊》需要擴大訴求的讀者對象嗎?

一旦讀者的定位擴展到社會人士的時候,文章主題的選定與內容的呈現方式,就變成了很複雜的課題。畢竟科普知識的傳播不同於一般商業性、政論性或娛樂性質的雜誌,在閱讀上需要有一定的知識基礎以協助其了解。例如一篇談論「基因」的科普文章,到底訴求的對象是國中、高中或大學生,是個必須在寫作前就釐清的問題。因為不同的讀者定位會連動到文章中對於「基因」一詞的解釋層次,即便定位是大學生,以臺灣目前的現況,文法商科系與理工科系的學生相比,在數理知識上的程度有著明顯的差距;而理工科系與生醫科系的學生之間,生物相關知識的程度也有相當的落差。因此,一篇在定位上是給大學生看的「基因」文章,仍然很難在內容上達到對大多數的大學生們,都是既「科」又「普」的理想狀態

如何決定內容的取材方向?

《科學月刊》從創刊到現在,每期的內容該寫些什麼,基本上都是由編輯委員會討論決定的。編輯委員們的組成主要都是在臺灣從事科學研究或教學的專業人士,而且都是義務奉獻時間給《科學月刊》。因此在內容取向上,一直傾向於由編輯委員會的專家學者們認為「讀者該看什麼」,也因此在題目的設定上與寫作的風格上,長久以來都是學術色彩多於科普色彩,這也是《科學月刊》長期以來不易推廣的主因之一。

必須兼顧大眾的閱讀喜好,又須傳播正確的知識性內容,是《科學月刊》一直努力發展的方向。圖/《科學月刊》

除此之外,科普寫作在傳統的學術界裡,並不算可以作為評鑑或升等依據的能力指標,特別是近十年來臺灣學術界環境的變化,對於科學家們的研究表現有著比以往更嚴峻的考核,因此不只一般讀者投稿的數量銳減,直接對專業人士的邀稿也比以前困難許多。

當然,若是從提高能見度與銷售量的角度考慮,「讀者想看什麼」、「讀者喜歡什麼」甚或是「讀者認同什麼」會是更有用的取材考量,例如保健養生相較於狹義相對論絕對是更吸睛的主題、討論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能做什麼事情也會比討論AI的數學原理更有賣點;而且以讀者「想看、喜歡、認同」所取材的內容如果放上電子版面,較高的點擊率對作者而言更是即時的成就感回饋。只是這樣的考量會限制了科學內容的取材廣度與知識介紹的深度,如果沒有非常仔細地拿捏主題的設定與寫作的鋪陳方式,很容易將科普的內涵新聞化甚至是娛樂化了。

乘著網路時代的風,散播「正確」且「有趣」的科普

將科普內容做得有趣又不失正確性,才能吸引住讀者的眼球。圖/pexels

網路時代對於科學相關的資訊有幾個不同層面的需求,包括對「正確」資訊的需求、對「最新」資訊的需求、對「有趣」資訊的需求和對「一直有」資訊的需求。

「正確」是網路時代的資訊傳播最基本的要求,但同時也是最難下判斷的要求。特別是高度專業的科學知識,一般民眾並不具有足以判斷其內容真偽的能力,也因此,資訊是由哪個單位所發出的,發出訊息的單位是否具有公信力,對於消息真假的判斷,就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科學月刊》五十年來的扎實耕耘,在臺灣的科普界已經建立了難得的公信力,因此如何在這個「公信力」的基礎上,利用新興的社群網路媒體,將科學的最新進展(具體來說,重要期刊上所刊載的最新研究成果)轉譯整理成中文的資訊;將正確的資訊利用不同視角的議題聯想方式,包裝或改寫成有趣的資訊(例如 598 期的「透視暮色後的夜市」專輯);從 4000 萬字的龐大科普資料庫中,整理出具有歷史縱深與橫向關聯性的資料以供連續的發文所需,這都是《科學月刊》如何在網路時代善用新媒體來輔助行銷的新課題。

當紙本雜誌變成「收藏品」

精緻的美編且富有巧思的內容編排,能提升讀者對於紙本雜誌的閱讀興趣。圖/pexels

在網路時代中,人們的閱讀習慣逐漸被容易取得、容易閱讀的資訊傳遞形式,導向精簡化、零碎化與圖像化的趨勢發展,這對於需要完整篇幅、主體為文字論述的科學性文章而言,實在是一個不利的發展方向,連帶也降低大眾對於紙本刊物的閱讀需求。

在這樣的大趨勢下,如何讓大眾的目光從輕薄短小且活潑呈現的網路文章再拉回到紙本身上,已經不只是編輯技術上的問題而已,還是個典範轉移層級的議題。因為編輯技術上的努力,或許可以把紙本雜誌打造成比電子書更適合閱讀的載體,但畢竟網路資訊擁有容易取得、容易閱讀這兩個紙本雜誌達不到的特性,所以除非紙本雜誌與網路資訊兩者之間有更大的本質性差異,不然還是解決不了網路對於紙本書籍能否繼續存在的威脅。

其中一個可能的發展方向是,讓每一期的紙本雜誌在形象上,從原本看完即丟的消耗品,轉變為值得收藏的精品;讓讀者閱讀這本雜誌的心境,不是隨滑隨看的那種順手即興,而是細細品嚐時尚品牌的滿足。亦即,紙本雜誌的價值不只是由其內所刊登的文字來彰顯,包含配合文字內容的圖、表和插畫等,都是整體美術設計的一環,也都是這個品牌價值的重要成分。

甚至從這個品牌的概念出發,在紙本雜誌之外發展出與其相關的多重周邊商品;不只是與《科學月刊》相關的文創類商品,也包括與《科學月刊》內容相關的動態活動,例如演講、研習等。

站在下一個五十年起跑點的《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從 541 期開始從黑白改成全彩印刷,美編的工作逐步從單純的版面編排進階到如何以美術設計吸引讀者的目光。最近的努力方向更進一步提升到以美編輔助閱讀的層次,希望以切合內容的圖、表和插畫等來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文章的原意,也希望藉由這樣的努力,將來能累積成《科學月刊》整體的新風格,成為具有品牌識別度的文創產品。

從學術文章走向社會議題,《科學月刊》將以更多元的內容,將豐富知識及資訊傳遞給大眾。圖/pexels

與此同時,《科學月刊》在內容上也開始關照到多元化受眾的需求,包括以影像介紹為主的「顯影」、聊聊由科學聯想到的人文情懷之「非‧關科學」、介紹近期科學新聞的「News Focus」、相當於社論性質的「思辨之評」與不定期出現的人物專訪、活動介紹或書評等。這些盡量以一般大眾都能理解的筆觸所呈現的內容,都是我們希望《科學月刊》能夠從「學校內」跨出到「學校外」,讓社會上一般大眾也能從這些較易閱讀的內容入門,進一步接觸《科學月刊》所提供的各種科學資訊。畢竟,沒有無關科學的社會議題,而讓大眾願意閱讀科學,也是一本科普雜誌的重要社會責任

當然,《科學月刊》仍然沒有忘記我們的初衷。專業科學知識的介紹與科學議題的評論,仍是《科學月刊》每期的主軸,包括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地球科學這五個基礎學門的專欄、每個月的封面故事所探討的科學專題及讀者投稿的精選文章。雖然這些文章的取材與內容仍然跟過去的《科學月刊》有著同樣的堅持,亦即以學術專業的角度決定「讀者該看什麼」,但是我們在決定的過程中,加重了非學術圈內人的專業文編之意見,在討論「讀者該看什麼」的同時,也希望能盡量兼顧讀者「想看、喜歡、認同」的題材。甚至也開始了相關文創類商品的設計,也開辦了與《科學月刊》內容相關的動態活動。

不管內容的呈現怎麼調整,但我覺得,也相信,現在的《科學月刊》都還秉持著當初 1970 年代那些前輩們很年輕的時候的豪氣,就是:這份刊物是希望能夠啟迪這個社會,以科學的精神來看待事務,以科學的精神來處理——不只是科學的事務而已,還包括我們的日常生活。

《科學月刊》的下個五十年,相信會持續這份豪氣。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20 年 1 月號〉

在一個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外,也不忘科學事實和自由價值至上的科普雜誌。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2127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11

2
4

文字

分享

11
2
4
千萬別說《千萬別抬頭》有幫科學說了什麼——《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22/04/08 ・253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 黃俊儒/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特聘教授,物理學出身,學術研究專長為科學傳播與大眾科學教育,喜歡讀書與追劇。

Take Home Message

  • 《千萬別抬頭》是去年充滿話題性的科學題材電影。片中以極為誇張的劇情,諷刺現今社會與政治環境對於科學議題的反應及現象。
  • 黃俊儒認為,電影的敘事手法有引發高馬效應之虞,導演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來訓誡觀眾,但這樣的做法卻可能引起更多的爭議及分裂,無助於釐清真相。
  • 雖然許多人表示這類的電影能引發更多對於科學的關注,但黃俊儒表示,若媒體僅「提到」科學就算是「關心」科學,而非協助閱聽眾進行理解與轉譯,將無法實質幫助到科學知識傳播。

無疑的,Netflix 於去(2021)年末推出的科幻電影《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極具話題性,更一舉獲得今(2022)年奧斯卡獎最佳影片入圍。

可能是感動於科學議題難得被如此大規模地盛情對待,此片在科學圈裡也引起了相當程度的關注,包括片中的科學主題、科學家的處境、科學家與媒體的互動,甚至連科學家與公關的關係也有人提出討論。我們能否真的藉由一部電影,令觀影人從此更加關注科學、留意地球環境?

《千萬別抬頭》獲得今(2022)年奧斯卡獎最佳影片入圍。圖/IMDb

荒誕卻又既視感十足的戲碼

看過影片的人應該可以在片中感受到一種滿滿的既視感,例如彗星撞地球的災難,幾乎是各種現存科技爭議的翻版;誇張的美國女總統如同世界上任何一位無視科學證據、一意孤行的民粹式領導者;科學家的角色充滿了不諳人情世故,且夾雜社交恐懼的刻板形象;媒體所顯示的則是充滿了嗜血,以及熱衷配合政治炒作的投機本質等,難怪許多網友更直呼這部片根本就是在講臺灣的現況。

《千萬別抬頭》或許會給觀影者滿滿的既視感。圖/IMDb

種種昭然若揭的片段,滿足了大家心中的各種「不意外」,但是如果冷靜下來想想,這些情緒所反應的只是大家對於現況不滿的集結,體現一種酸民式的語彙邏輯。但劇情滿滿的酸味,恐怕也稀釋了深入咀嚼本片的機會。

過度嘲諷的劇情與現實脫節

在政治與科學傳播的研究領域中,有個「高馬效應」(high horse effect)理論。

這個說法的起源與古代戰爭有關,不論是東方或西方,戰時的將領總是會騎一匹特別高大的駿馬,給人一種睥睨常人的威嚴與氣勢。而在現代,高馬效應則經常描述假消息傳播時所造成的影響,例如有人在群組上義正辭嚴地駁斥另一個人所張貼的假消息,原本這個指正應該是對的,但是因為當事人用高高在上的姿態訓誡他人,導致受訓誡的人心生不滿。

除了不領情之外,甚至可能將錯就錯地故意用更極端的方式回應當事人。這種高馬效應所造就的結果,經常不是事情的真相因此被釐清,而可能適得其反地造成了更大的分裂及衝突。

這部影片就充滿了高馬效應的風險。即使以科學作為主要的討論題材,但片中卻充滿了粗糙、線性且誇大的影射手法。從電影中可以強烈感受到導演急著凸顯某些荒謬感,結果卻微妙地轉化成滿滿的說教感,彷彿只有導演才是這些光怪陸離現象背後的先知,其他人都是被意識形態矇在鼓裡的傻瓜。

而這些說理的不成功,除了基於大量猛爆性的嘲諷之外,一部分則來自於對科學活動的脫序描述,不僅讓觀眾頻頻出戲,更無法感受到電影敘事的誠意。如果彗星撞地球這麼外顯的天文現象發生,全世界卻只能仰賴「兩個」科學家去確認並奔走,我想許多天文或地球科學界的學者都要氣到翻桌了。

以現在的科技,人們非得用肉眼看見頭頂上的長尾巴星象,才相信彗星已經朝我們而來,就跟非得看見狂風暴雨才相信颱風要來是一樣的,這是停留在遠古時代的荒謬想像。這些刻畫讓人在觀影過程中很難引發同理心,反而充斥著一種酸民邏輯下難以言喻的不舒適感。

當然,也有人對於支持這部電影,特別是國外有些氣候科學家,認為這部片忠實地呈現了他們數十年來被忽視的無奈。也會有人認為好不容易讓這些大卡司代言科學議題的電影,至少可以喚起大家的關注。

有些人認為這些大卡司代言科學議題的電影,至少可以喚起大家的關注。圖/IMDb

這些基於媒體對科學的經常性忽視,而好不容易被投以關愛眼神時油然而生的感謝,是無可厚非的。在筆者過往分析過的案例中,就經常感受到科學家在這類事情上的客氣,即使媒體把研究的成果報錯、報歪了,只要有稍微提及,科學家們就會覺得「沒關係,有提到就好」。

然而除了卑微的期待之外,真正嚴肅的問題應該是:這部片真的能夠引發大眾對於相關議題的關心嗎?

電影真能喚起大眾關注科學?

如果透過片中反諷與嘲笑的方式,就可以推進我們對於科學現況的關心及投入,甚至因此更願意去了解氣候變遷、疫苗施打、能源轉型等科學議題,那我是滿滿的悲觀。因為透過網友的鍵盤,除了一時帶風向的效果之外,我不認為有真正協助科學改變了什麼,反而更擔心透過導演高高在上的視角,不要再製造出更多的分裂與對立就已經是萬幸了。

「科學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媒體要的卻只是快門的一瞬間。」這是科學傳播研究裡面一句十分經典的話語。媒體如果要為科學講一個動人的故事,需要花足精神進行理解與轉譯,如果「提到」就算是「關心」科學,那只能說是大家的寬容。

所以千萬不要相信《千萬別抬頭》真的有幫科學說了些什麼,如果今年 3 月 28 日的奧斯卡金像獎,真的把最佳影片頒給了這部片,我只能佩服評審們媚俗的勇氣;如果沒有得獎,那就算是剛剛好而已。

  •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22 年 4 月號〉
  • 科學月刊/在一個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外,也不忘科學事實和自由價值至上的科普雜誌。
所有討論 11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2127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火蟻燎原 18 載,曙光乍現了嗎?——《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21/07/12 ・5007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 作者 / 廖英凱|非典型的不務正業者、興致使然地從事科普工作、科學教育與科技政策研究。對資訊與真相有詭異的渴望與執著,夢想能做出鋼鐵人或心理史學。

紅火蟻最初於 2003 年隨著貨櫃貿易入侵臺灣。由於紅火蟻可藉由氣流擴散至各處,且初期的巢穴不明顯,再加上防治方式不確實,導致紅火蟻難以根治。所幸在各方的努力下,紅火蟻防治近年來還是取得相當不錯的成果,於嘉義、宜蘭、臺中等地都有成功對抗紅火蟻的經驗。此外,科技部的沙克爾頓計畫統整全臺各地學者,建立紅火蟻防治模型,推出通報平台,設計教學方式,以及開發各類防治方法等。不過,缺乏法制相關的基礎,如何用更宏觀的格局解決紅火蟻等外來入侵種仍是臺灣面臨的挑戰。

2003 年,桃園與嘉義地區首次發現了入侵紅火蟻(Solenopsis invicta)。至今 18 年,於臺灣各縣市或曾出現過的紅火蟻危害已防治成功,但也仍有持續受到紅火蟻危害,而帶來農損與頻繁的咬傷事件。筆者猶記大學時,就曾在操場草皮上發現紅火蟻蟻丘,使得操場必須暫時關閉,並灑藥防治。

入侵紅火蟻原生於南美洲巴拉那河(Paraná River)流域,因伴隨著貨櫃貿易中的泥土、植栽等蔓延到全世界。臺灣紅火蟻入侵事件與國際的特徵相似,臺灣在 2002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使國際貿易增加,目前推測可能因航空貨櫃的夾帶,使紅火蟻侵入桃園地區;也可能透過海運貨櫃的夾帶而侵入南臺灣港口地區。由於臺灣並沒有能對抗紅火蟻的天敵,導致紅火蟻的防治,長年來必須仰賴政府、學界、民間,透過人力為主的偵測,加以化學藥劑為主的撲殺,才能使紅火蟻的入侵不致失控。

紅火蟻。圖/林宗岐提供

紅火蟻防治難在哪?

儘管人類滅絕了眾多物種,但在外來入侵種的防治上卻屢屢挫敗,似乎代表著這些外來入侵種真有些通天下地般的本事,而讓人類頭痛不已。總括而論,紅火蟻防治的諸多難處。

在自然條件的層次,紅火蟻因有「婚飛」的習性,憑藉自然氣流可擴散達10~20公里,導致一旦發現蟻丘後,在空間上所需匡列的風險區域極大。農委會防檢局及農試所的餌劑試驗研究則發現,低溫與降雨會明顯減少藥劑的成效,因而在時間上限制了用藥的時機。

在人為條件上,紅火蟻蟻丘在築巢初期並不明顯,提升了早期發現的難度,且國內花卉苗木建材等蓬勃的跨縣市運輸交易,運輸時夾帶的泥土可能導致紅火蟻的長距離傳播。

農田上的紅火蟻土丘。圖/Wikipedia

在社會的治理條件上,第一線防治人員的流動性高,不利於延續性的政策發展,而民間至今對紅火蟻的防治方式也不盡然正確,許多錯誤甚至會造成反效果的作為與訊息傳播,也為紅火蟻的防治工作造成阻礙。

可貴的防治經驗

儘管紅火蟻防治上有不同面向的阻礙,但過去十餘年間,各縣市仍有一些成功的案例。 2019 年起,由劉康慧、溫在弘、林宗岐、詹大千、黃榮南、劉湘瑤等眾多學者主持的科技部沙克爾頓計畫「重塑全球入侵物種治理──定位台灣為亞洲紅火蟻防治、預測及教育樞紐」,在試圖宏觀且跨科際看待紅火蟻防治的研究中,分析了嘉義、宜蘭、臺中三地能根治紅火蟻,且防治方式相異的經驗。

入侵紅火蟻的工蟻。圖/Wikipedia

嘉義縣

嘉義和桃園同是臺灣最早發現紅火蟻的地區,然而基因檢測的結果卻指出嘉義與桃園的紅火蟻是不同的種群,嘉義的種群可能早在 2000 年時,由來自美國加州的貨運引入。做為最早發現也是最先開始著手於防治的案例,且南臺灣為臺灣主要的農業區,紅火蟻危害的擴大可能導致高額的農損,因此防治團隊設置了半徑 20 公里,面積約 1100 公頃的警戒區。除透過規格化的施藥防治外,嘉義在防治的早期階段,即導入地理資訊系統(GIS)來提升防治效率,最終在 2017 年確認根除紅火蟻。

宜蘭縣

宜蘭是北臺灣重要的農業與觀光旅遊區,由於有雪山山脈作為天然屏障,導致其他縣市的紅火蟻無法跨越山脈傳播。然而,在 2007 、 2015 、 2019 年間,仍因人為運輸來自其他縣市的植栽和建材,而導致紅火蟻入侵。除了最新一起紅火蟻入侵事件尚在防治與監測以外,宜蘭過去成功根除的經驗,可歸功於紅火蟻入侵初期時被公眾發現且舉報,以及跨部會紅火蟻防治團隊的迅速組成且著手防治,使災情在尚未擴大前,即能劃設較小規模的警戒區,並有效施藥抑制紅火蟻入侵。

臺中市(原文使用臺中縣)

臺中在 2011 年時於一運動公園內出現紅火蟻入侵,但因當地一位小學教師及時發現並通報。另外於 2018 年世界花卉博覽會的第二天,亦有志工通報園區發現紅火蟻入侵。兩案例均因公眾早期發現與通報,而使危害並未擴大且根除,代表了公眾對紅火蟻的辨識能力與警覺態度對防治的重要。也由於臺中的兩例入侵事件,明顯與建築工程、園藝綠化的產品、物料運輸有關,也因此催生了今日工程契約中應納入「無紅火蟻證明」與防治作為。

沙克爾頓計畫的努力方向

基於嘉義、宜蘭、臺中的成功經驗,防治的成功可概括總結為:在入侵初期能由民眾主動發現並成功通報正確的施藥防治方式,以及盡可能精準的警戒區劃設。對此,臺大政治系副教授劉康慧等人所主持的沙克爾頓計畫,也是瞄準了這些縣市的成功經驗來進一步研究。

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於 2004 年 11 月成立, 負責提供整體的紅火蟻通報與處理行動,並積極研究發展出符合臺灣生態環境之有效監測方法與防治策略。圖/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

由臺大地理系教授溫在弘等人所開發的紅火蟻防治模型,是利用紅火蟻偵測紀錄,理解紅火蟻擴散的模式與土地類型、水田灌溉、道路、城市等的關係,發現防治熱點應特別重視道路、稻作、倉儲等處。也用以最佳化在不同區域特性時,理想的匡列警戒區範圍,而估算出雖然紅火蟻可藉風力傳播達 20 公里,但在臺灣的情境下,若發生在桃園,則警戒區規畫 600 公尺、新竹為 650 公尺,即可有效防治紅火蟻。

彰師大生物系教授林宗岐等人則聚焦於提升公眾早期發現的機會,推出「智慧型入侵紅火蟻通報平台」。利用設計手機軟體的方式,讓公眾或參與紅火蟻防治的志工,可以輕易拍攝布置的食物誘餌,並上傳回報所拍攝的螞蟻以供研究團隊辨識。劉康慧認為這是一種讓公民成為協同生產者,從而促進資源有效分配與提升防治成效的公民科學理念,研究調查也發現有 67 %的人會以此平台取代過去搜尋入侵紅火蟻的方法; 74 %的人則贊成將此平台延伸至其他入侵物種的防治。此外,對於辨識螞蟻的方式,林宗岐等人也利用人工智慧影像辨識來減輕生物分類學家的負擔,並利用空拍機技術,達到大範圍的蟻巢搜尋。

圖/林宗岐提供

臺師大科教所教授劉湘瑤等人則聚焦於如何利用有效的媒材,提供一般公眾關於外來種議題的知識,並能引發其參與公民科學計畫的興趣。對於農民、學童、長者,研究團隊亦設計並利用群募推廣紅火蟻桌遊,以更有趣與體驗、互動的遊戲學習方式,用以彌補傳統教學、宣導方式之不足,而改變公眾防治紅火蟻的態度。

臺大昆蟲系教授黃榮南等人則試圖開發能對環境更友善、更安全,效期更長或花費更低廉的防治方法。例如在紅火蟻的忌避物質上,發現辣根、香茅、萬壽菊等植株都能有效驅趕紅火蟻,提出可在重劃區、廢耕地、住家周遭推廣種植,或是將辣根粉包埋在居家周圍,避免紅火蟻入侵住家,並減少定期人力巡視的花費與化學藥劑的使用,是更具備永續理念的調適策略。

香茅。圖/Wikipedia

精銳盡出的紅火蟻國家隊?

紅火蟻在世界肆虐近百年,若無國家格局的宏觀思維,斷續且不完備的治理僅會導致疫情反覆復發而無法根治。儘管科技部以高規格的沙克爾頓計畫支持紅火蟻防治,但仍有許多積年弊病尚待解決。

在受紅火蟻危害影響最大的桃園地區,長年以來即有地方政府的防治作業,因軍事機密之故而無法深入軍事營地的批評,且軍方欠缺正確的防治概念與人力,使軍營反倒成為紅火蟻避難的場地。此類爭議常發生在涉及跨部會合作的議題,需要政府體制上讓不同部會的緊密合作,然而負責提供整體的紅火蟻通報、處理、教育輔導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並不是常設性的編制,僅靠農委會防檢局提供計畫支持,缺乏法定制度與預算上的保障。

入侵紅火蟻的蟻巢內。圖/林宗岐提供

防治中心在法制上的尷尬地位,可能揭示了既有法規的未盡之處,對於外來種的管理,實則涉及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育法、森林法、植物品種、種苗法與植物防疫檢疫法等諸多法律與行政命令。法令雖多但如土方管理等仍未被充分考慮,部分法令間尚有衝突與模糊之處,而導致執行上的困難與欠缺對稱性和一致性。長期以來均有整合管制規範的呼籲,或倡議訂定專法、專責機構。例如日本的《外來生物法》(特定外来生物による生態系等に係る被害の防止に関する法律),明確定義了外來生物、物種類別、管制原則、罰則等;而美國農業部的「國家入侵物種管理計畫」(National Invasive Species Management Plan),則確保了高度優先的防範外來入侵種跨部門行動。

美國農業部的「國家入侵物種管理計畫」。圖/NISC

此外,雖上述研究計畫或國家層級推動的紅火蟻防治等措施,已聚匯眾多領域的學者共同合作,但仍可見到其他學者透過不同研究方法在各地努力著。例如中研院內部即有多個與紅火蟻有關的研究專案,包含前院長李遠哲與物理所研究員陳洋元發起的低溫防治工法,與屏科大教授祁偉廉合作的偵測犬,以及生物多樣性中心副研究員王忠信試圖從基因組的表現,改善現有餌劑效果不佳的問題。如何更宏觀地整合或利用不同的學術見解,也是以國家為解決當代問題的格局時,必須面對的問題。

這只是其中一種外來入侵種……

儘管臺灣多數公眾都有聽過紅火蟻,研究調查也發現有 80 %的民眾認為,紅火蟻防治是政府與民眾的共同責任,但在眾多政治與社會現實的限制下,防治紅火蟻的未來願景尚難堪稱樂觀。此外,在臺灣各地還有如小花蔓澤蘭、福壽螺、秋行軍蟲等數十種外來入侵種,持續危害著生態、農業、人身安全。

福壽螺為雜食動物,主要喜歡吃幼嫩的植物。在很多地方是入侵物種和農業害蟲,對水稻、水邊種植的甘薯等危害很大。圖/Wikipedia

針對紅火蟻的防治努力方向,也與普遍面對外來種管理的治理思維相近,例如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在 2006 年時,提出應以:增進對外來物種影響的認識與認知;建立偵測機制;立法管制外來種;強化相關單位功能;推動相關研究以增進外來種知識等五項作為外來種的強化經營管理的策略。

外來入侵種打破了國家縣界的限制,其危害與治理應對也超出單一部會的能耐。能否根本性地改造治理體制與管制方法,使國家的人力物力資源能最有效率地運用,並從根本上提升公眾對外來入侵種防治的知識基礎與態度,是因應外來入侵種防治必須正面對決的問題。

疫情期間訪談專家、收集資料實屬不易,本文特別感謝臺大政治系劉康慧副教授與研究助理林以琳女士慷慨且詳盡的研究資料提供。

延伸閱讀

  1. Helen K. Liu et al., Eradication and Control Strategies for Red Imported Fire Ants (Solenopsis invicta) in Taiwan, Sustainability, 2020.
  2. 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台灣十大外來入侵物種》,農業委員會林務局,2006年。
  3. 廖英凱,〈我把物質世界和生活問題的解答,都藏在低溫世界了!──陳洋元〉,研之有物,2018年。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2127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站在下個五十年的起點:《科學月刊》五十歲成長史
科學月刊_96
・2020/01/26 ・4148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85 ・九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蔡孟利│2012 加入編委會、2013 副總編輯、2015 總編輯、2017 卸任,實際參與編務六年。很高興,曾經為這個沒有老闆的刊物工作。

《科學月刊》創立於 1970 年,由當時在美國百位臺灣留學生倡議創辦,迄今每月出刊,從無間斷。這本沒有財團、沒有政府預算支持,甚至是沒有老闆的刊物,在去 (2019) 年 12 月創刊滿五十年、發行滿六百期。

創刊五十年的《科學月刊》,集結了台灣留學生及各界教育學者的貢獻,讓科普知識散播社會,受益眾多學生及讀者。圖/《科學月刊》

五十年來,超過 6000 人次的臺灣科學家,為臺灣撰寫了超過 4000 萬字的科普知識與評論的文章;《科學月刊》在臺灣五十年所耕耘的,不僅是一個科學知識傳播的平台,也是臺灣的科學與文化、科學與社會對話的平台。這一本沒有老闆的科普雜誌,一貫初衷五十年,若要列舉臺灣奇蹟,《科學月刊》的屹立是一個;若要列舉臺灣之光,《科學月刊》也應該入列。

站在這個五十年的里程碑展望未來,這本「臺灣之光」若要繼續奇蹟式的屹立下個五十年,還是有許多持續性的課題需要處理;在新的因應作法與創刊初衷的理想堅持之間,還是要不斷地想辦法取得平衡。這些持續性的課題包括目標受眾、內容取向和網路與紙本的取捨。

《科學月刊》的讀者是誰?

「讀者是誰?」這個問題,筆者認為不只是《科學月刊》,其他科普雜誌也都會面臨到同樣的問題。《科學月刊》在創立的初期,因為當時升學主義盛行及科學讀物匱乏的時代背景,所以主要設定的讀者對象是高中生與大學生。即便到了網路盛行、科普書刊越來越豐富的今日,這個訴求對象的設定,仍然沒有太大的改變。

要以什麼樣的讀者類型作為取材依據是《科學月刊》內容一大考量因素。圖/pexels

不過在 2016 年,《科學月刊》到美國採訪了著名的科普雜誌《科學美國人》 (Scientific American) 的總編輯迪克里斯汀納 (Mariette DiChristina) 女士,了解到這本世界知名的科普雜誌的讀者組成,居然有接近七成是政治決策者和商業管理者!這本科普雜誌不僅提供了商業的領導階層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創新與靈感的養分來源,而一些政治決策者在制定與審核科技相關法規時,也會借助於這本雜誌去了解相關的原理和應用。

這次的訪問刺激了我們思考一個新課題:《科學月刊》需要擴大訴求的讀者對象嗎?

一旦讀者的定位擴展到社會人士的時候,文章主題的選定與內容的呈現方式,就變成了很複雜的課題。畢竟科普知識的傳播不同於一般商業性、政論性或娛樂性質的雜誌,在閱讀上需要有一定的知識基礎以協助其了解。例如一篇談論「基因」的科普文章,到底訴求的對象是國中、高中或大學生,是個必須在寫作前就釐清的問題。因為不同的讀者定位會連動到文章中對於「基因」一詞的解釋層次,即便定位是大學生,以臺灣目前的現況,文法商科系與理工科系的學生相比,在數理知識上的程度有著明顯的差距;而理工科系與生醫科系的學生之間,生物相關知識的程度也有相當的落差。因此,一篇在定位上是給大學生看的「基因」文章,仍然很難在內容上達到對大多數的大學生們,都是既「科」又「普」的理想狀態

如何決定內容的取材方向?

《科學月刊》從創刊到現在,每期的內容該寫些什麼,基本上都是由編輯委員會討論決定的。編輯委員們的組成主要都是在臺灣從事科學研究或教學的專業人士,而且都是義務奉獻時間給《科學月刊》。因此在內容取向上,一直傾向於由編輯委員會的專家學者們認為「讀者該看什麼」,也因此在題目的設定上與寫作的風格上,長久以來都是學術色彩多於科普色彩,這也是《科學月刊》長期以來不易推廣的主因之一。

必須兼顧大眾的閱讀喜好,又須傳播正確的知識性內容,是《科學月刊》一直努力發展的方向。圖/《科學月刊》

除此之外,科普寫作在傳統的學術界裡,並不算可以作為評鑑或升等依據的能力指標,特別是近十年來臺灣學術界環境的變化,對於科學家們的研究表現有著比以往更嚴峻的考核,因此不只一般讀者投稿的數量銳減,直接對專業人士的邀稿也比以前困難許多。

當然,若是從提高能見度與銷售量的角度考慮,「讀者想看什麼」、「讀者喜歡什麼」甚或是「讀者認同什麼」會是更有用的取材考量,例如保健養生相較於狹義相對論絕對是更吸睛的主題、討論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能做什麼事情也會比討論AI的數學原理更有賣點;而且以讀者「想看、喜歡、認同」所取材的內容如果放上電子版面,較高的點擊率對作者而言更是即時的成就感回饋。只是這樣的考量會限制了科學內容的取材廣度與知識介紹的深度,如果沒有非常仔細地拿捏主題的設定與寫作的鋪陳方式,很容易將科普的內涵新聞化甚至是娛樂化了。

乘著網路時代的風,散播「正確」且「有趣」的科普

將科普內容做得有趣又不失正確性,才能吸引住讀者的眼球。圖/pexels

網路時代對於科學相關的資訊有幾個不同層面的需求,包括對「正確」資訊的需求、對「最新」資訊的需求、對「有趣」資訊的需求和對「一直有」資訊的需求。

「正確」是網路時代的資訊傳播最基本的要求,但同時也是最難下判斷的要求。特別是高度專業的科學知識,一般民眾並不具有足以判斷其內容真偽的能力,也因此,資訊是由哪個單位所發出的,發出訊息的單位是否具有公信力,對於消息真假的判斷,就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科學月刊》五十年來的扎實耕耘,在臺灣的科普界已經建立了難得的公信力,因此如何在這個「公信力」的基礎上,利用新興的社群網路媒體,將科學的最新進展(具體來說,重要期刊上所刊載的最新研究成果)轉譯整理成中文的資訊;將正確的資訊利用不同視角的議題聯想方式,包裝或改寫成有趣的資訊(例如 598 期的「透視暮色後的夜市」專輯);從 4000 萬字的龐大科普資料庫中,整理出具有歷史縱深與橫向關聯性的資料以供連續的發文所需,這都是《科學月刊》如何在網路時代善用新媒體來輔助行銷的新課題。

當紙本雜誌變成「收藏品」

精緻的美編且富有巧思的內容編排,能提升讀者對於紙本雜誌的閱讀興趣。圖/pexels

在網路時代中,人們的閱讀習慣逐漸被容易取得、容易閱讀的資訊傳遞形式,導向精簡化、零碎化與圖像化的趨勢發展,這對於需要完整篇幅、主體為文字論述的科學性文章而言,實在是一個不利的發展方向,連帶也降低大眾對於紙本刊物的閱讀需求。

在這樣的大趨勢下,如何讓大眾的目光從輕薄短小且活潑呈現的網路文章再拉回到紙本身上,已經不只是編輯技術上的問題而已,還是個典範轉移層級的議題。因為編輯技術上的努力,或許可以把紙本雜誌打造成比電子書更適合閱讀的載體,但畢竟網路資訊擁有容易取得、容易閱讀這兩個紙本雜誌達不到的特性,所以除非紙本雜誌與網路資訊兩者之間有更大的本質性差異,不然還是解決不了網路對於紙本書籍能否繼續存在的威脅。

其中一個可能的發展方向是,讓每一期的紙本雜誌在形象上,從原本看完即丟的消耗品,轉變為值得收藏的精品;讓讀者閱讀這本雜誌的心境,不是隨滑隨看的那種順手即興,而是細細品嚐時尚品牌的滿足。亦即,紙本雜誌的價值不只是由其內所刊登的文字來彰顯,包含配合文字內容的圖、表和插畫等,都是整體美術設計的一環,也都是這個品牌價值的重要成分。

甚至從這個品牌的概念出發,在紙本雜誌之外發展出與其相關的多重周邊商品;不只是與《科學月刊》相關的文創類商品,也包括與《科學月刊》內容相關的動態活動,例如演講、研習等。

站在下一個五十年起跑點的《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從 541 期開始從黑白改成全彩印刷,美編的工作逐步從單純的版面編排進階到如何以美術設計吸引讀者的目光。最近的努力方向更進一步提升到以美編輔助閱讀的層次,希望以切合內容的圖、表和插畫等來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文章的原意,也希望藉由這樣的努力,將來能累積成《科學月刊》整體的新風格,成為具有品牌識別度的文創產品。

從學術文章走向社會議題,《科學月刊》將以更多元的內容,將豐富知識及資訊傳遞給大眾。圖/pexels

與此同時,《科學月刊》在內容上也開始關照到多元化受眾的需求,包括以影像介紹為主的「顯影」、聊聊由科學聯想到的人文情懷之「非‧關科學」、介紹近期科學新聞的「News Focus」、相當於社論性質的「思辨之評」與不定期出現的人物專訪、活動介紹或書評等。這些盡量以一般大眾都能理解的筆觸所呈現的內容,都是我們希望《科學月刊》能夠從「學校內」跨出到「學校外」,讓社會上一般大眾也能從這些較易閱讀的內容入門,進一步接觸《科學月刊》所提供的各種科學資訊。畢竟,沒有無關科學的社會議題,而讓大眾願意閱讀科學,也是一本科普雜誌的重要社會責任

當然,《科學月刊》仍然沒有忘記我們的初衷。專業科學知識的介紹與科學議題的評論,仍是《科學月刊》每期的主軸,包括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地球科學這五個基礎學門的專欄、每個月的封面故事所探討的科學專題及讀者投稿的精選文章。雖然這些文章的取材與內容仍然跟過去的《科學月刊》有著同樣的堅持,亦即以學術專業的角度決定「讀者該看什麼」,但是我們在決定的過程中,加重了非學術圈內人的專業文編之意見,在討論「讀者該看什麼」的同時,也希望能盡量兼顧讀者「想看、喜歡、認同」的題材。甚至也開始了相關文創類商品的設計,也開辦了與《科學月刊》內容相關的動態活動。

不管內容的呈現怎麼調整,但我覺得,也相信,現在的《科學月刊》都還秉持著當初 1970 年代那些前輩們很年輕的時候的豪氣,就是:這份刊物是希望能夠啟迪這個社會,以科學的精神來看待事務,以科學的精神來處理——不只是科學的事務而已,還包括我們的日常生活。

《科學月刊》的下個五十年,相信會持續這份豪氣。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20 年 1 月號〉

在一個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外,也不忘科學事實和自由價值至上的科普雜誌。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2127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閱讀素養升級版──科學閱讀素養
科學月刊_96
・2020/08/26 ・242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0 ・八年級

  • 文/曾耀寰│中央研究院天文與天文物理研究所研究副技師,科學月刊理事長

人類文明之所以能快速躍升,原因在於文字的紀錄,人的情感、經驗與智慧不僅存留在口語相傳,透過文字紀錄才能代代地準確流傳。當經驗和智慧的長久累積,人類文明的才能大步前進。為了讓後人能夠快速地從中學習,認字識文便成了提升個人素養能力最有效且迅捷的方法。

舉例來說,我們無須從頭摸索來烹煮美食或煎烤糕餅,只要手邊有適當的烹飪食譜,跟著大廚寫下的烹煮步驟,就可以儘速入手,而為了看懂食譜,就需要認字識文。

文字讓情感跟經驗能夠被精準且永久地流傳。圖:Pexels

臺灣識字率不斷提升

認字識文是世界各國整體文化最基本的標準,內政部於今 (2020)年三月, 發布去(2019)年全臺 15 歲以上的人口識字率為 98.96%,男性的 99.8% 略高於女性的 98.13%;而 2018 年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的閱讀排名,在 79 個國家與經濟體中,臺灣排第 17 名(2009 年為 23 名),分數為 503 分,第一名則是 555 分。

從臺灣參與評量的學生當中進行深入解析,顯示女性優於男性,且相較於 2009 年,男女之間的差距縮小。高分群學生比例增加,校際間差異縮小,城鄉差距縮小。整體來說,臺灣在閱讀方面有全面性的進步。

臺灣學生的閱讀程度有長足的進步。圖:Pexels

不只要識字,還要懂得深入了解文本內涵

對於閱讀,大多數人認為只要能識字,能讀懂一般報紙、文章或網路新聞,並能從中獲得資訊就足夠了。這也許在幾十年前,或是網路時代以前是足夠的,但在 21 世紀這已是落伍的概念。識字當然是閱讀的前提,相當於現今電腦設備的輸入,要了解輸入詞彙的表面意義需藉由電腦進一步分析;但深入認知,並能從中看出重點,進一步發揮推論,則像是電腦工程師的功能。

我們現在要學習的閱讀,是要培養類似電腦工程師的發揮和推論。

教育部於 2019 年,正式發布了 12 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當中明白表示,為了因應社會的快速變遷,學生要學的是核心素養。根據總綱對核心素養的定義是指一個人為適應現在生活及面對未來挑戰,所應具備的知識、能力與態度。也就是說,學校不該只給知識,還要培養學生的能力和態度。

PISA 的閱讀素養評量有五個歷程,藉此測量閱讀者是否對文本有全盤的理解。這五個歷程包括「擷取訊息」、「形成廣泛的理解」、「發展解釋」、「省思與評鑑文本內容」和「省思與評鑑文本形式」。簡言之,PISA 強調的閱讀是要從手中的文本(文字內容)盡量找出有用的知識,進一步理解,並從中找出規律而能推論出文本沒有寫出的內容,且最後要重新審視文本。

閱讀素養能力是往後課綱所會強調的重點。圖:Pexels

閱讀素養和科學相似之處:資訊蒐集能力和先備知識

對於學習自然科學的人應該會發現,PISA 閱讀的歷程其實就是科學方法,只不過 PISA 是將大自然或科學研究的對象換成文本。胡適說過:「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算是科學方法的部分,要假設前,必須有夠多的實驗數據或收集資料,從中歸納出規律,以此規律演繹出之前沒出現的預測,然後小心求證,藉此審視原本歸納出的規律是否正確。

但不論閱讀或研究科學,在跨出第一步之前,必須要有足夠的先備知識,否則一開始就無法從文本或大自然中擷取到有用的訊息,更不用提後續的歸納和演繹。先備知識和科學方法,或 PISA 的評量歷程,就像金庸小說《笑傲江湖》的華山派劍宗氣宗。氣宗說以氣禦劍,劍只是附屬工具,劍宗則反之以劍為主,我們曾聽過「四兩撥千斤」,這巧勁就是劍宗的精髓。

其實練劍(科學方法)與練氣(先備知識)都重要,若僅有先備知識,卻不知如何使用,就像《天龍八部》的段譽,空有一身內功,卻使不出六脈神劍;若僅會科學方法,就像另一位主角王語嫣,說得一嘴好功夫,卻只是弱女子。

如何從文本中擷取並歸納資訊,將是閱讀素養培養的一大要點。圖:Pexels

掌握先備知識、閱讀要領,方能培養出素養能力

對於科普閱讀,先備知識尤為重要,因為文本通常不會特別說明先備知識。讀者若不熟透先備知識,接下來的歸納演繹全是胡扯,即便有最後的審思驗證把關,也全都枉然。例如電視購物推銷中,常見的某種遠紅外石墨烯負離子能量毯、鈦鍺手鍊及太赫茲量子磁石項鍊等產品,都是看準大家對基本名詞、先備知識不懂,才有這類保心安的產品。

因此,閱讀一篇科普文章之前,需將科學相關先備知識弄清楚,接下來需了解文章的主旨與目的,找出立論的客觀事實,哪些論述是歸納自客觀事實,這些又能推論或預測哪些可驗證的論述。若能有系統地閱讀科普文章,把握閱讀要領,從中學得科學知識和科學方法,無形中培養出素養能力,對學生未來的發展成就,甚至國家的整體競爭力提升,必會引起關鍵性的幫助。

先備知識對於科普閱讀來說相當重要。圖:Pexels

「科學生」平台即將上路,讓學生對科學不再生疏

《科學月刊》創刊超過五十年,一直以來都是由國內科學家、專家學者撰寫科學文章,藉由介紹科學新知,傳播科學方法和科學精神。有鑑於大眾逐漸重視科普閱讀,《科學月刊》特別與泛科學及南一書局合作,共同成立具備學習歷程記錄的線上學習平台:「科學生」。

現今《科學月刊》每期不僅刊載科學新知和科學性評論,還有針對特定科學議題的專輯文章。此外,也針對中學生學校所學的自然科學,設立數學、物理、生物、化學、地球科學及科技等專欄,以及精選文章。此平台將這些資源經由南一書局改寫成短文,並佐以系統性評量,可加深中學生閱讀能力。

「科學生」是一個全新概念的學習平台,相信在《科學月刊》和泛科學提供的紮實內容,讓學生不再對閱讀生疏,並能愛上科學。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2127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