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2

文字

分享

0
0
2

對真菌有許多疑問嗎?解答都放在這裡了!──《菇的呼風喚雨史》

PanSci_96
・2018/12/08 ・2956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483 ・五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常見於居家環境的真菌有哪些?

台灣溫暖又潮濕,真菌最愛的家

真菌(或通稱為黴菌)幾乎可以生長在任何東西上面,只要是溫暖又潮濕的地方,就很容易孳生黴菌。臺灣地處熱帶與亞熱帶之間,四面環海,雨量充足濕氣重,是黴菌生長的最佳環境。所以,一般我們的建材與家具都會添加殺菌劑,否則家具與牆壁就會被真菌破壞殆盡,例如在潮濕房間牆壁上常出現紙齦枝孢(Ulocladium chartarum)。因此,如果從未在家具上發現黴菌蹤跡,有可能是居家環境很乾淨,也有可能是家具添加了殺菌劑,黴菌都被毒死,無法生長──也就是家具很毒的意思。

圖/《菇的呼風喚雨史》p.184

黴菌會讓食物腐敗,或是長在家具、衣物、皮鞋、皮包、浴室內(矽膠上常見的黴菌種類為球孢枝孢)以及牆壁上,吸入太多黴菌對人體健康有害。居家最常見的應該是屬青黴菌(Penicillium spp.)。青黴菌約有一百五十多種,可以產生抗生素青黴素(或稱盤尼西林),是二戰時用於受傷士兵身上的重要藥物。但是,青黴菌也造成農產品或建材分解腐敗,且會釋放孢子造成過敏,危害人體健康。麵包,尤其是吐司上的黴菌大多屬於枝孢菌屬(Cladosporium spp.)、麴黴屬(Aspergillus spp.)、青黴菌屬、鬍鬚黴屬(Phycomyces spp.)或是匍莖根黴菌(Rhizopus spp.)。如果買來的吐司好像很不容易發黴,那是因為加了防腐劑。

大量孢子讓你病,黴菌生長伴隨的危險

黑黴菌(或匍莖根黴菌)也是居家內外常見的黴菌。黑黴菌會引起過敏反應,更嚴重的是,如果其分生孢子侵入腦神經系統,就會導致分生孢子菌症的疾病。這種黴菌也被認為是「大廈綜合症」(Sick Building Syndrome)的可能病因,大樓的中央空調讓真菌更容易傳播。免疫力較弱的孩童,如果長期暴露在含有大量黑黴菌孢子的環境中,就會導致肺出血,並且引起呼吸系統的疾病。如果孢子濃度高,還有可能會造成腦神經嚴重損傷。

麴黴菌和青黴菌一樣,也會產生大量的分生孢子,這些孢子會隨著氣流四處飄散,如果掉落在適合生長的有機物上,例如穀物或是飼料上,再加上適合的溫濕度,就會開始萌芽生長,生長的過程會伴隨產生有毒的黃麴毒素。另外,還有腐黴菌(金黃擔子菌屬,Aureobasidium spp.),也很常在住家的牆壁上出現,如果家中牆壁黏貼的是壁紙,就可以看到明顯的紫紅色黴菌斑點。腐黴菌也會造成食物腐敗(麵包或是米飯等),若不慎食用,會引起食物中毒。

空氣中的大量孢子會引發某些人的過敏反應。圖/@pxhere

木黴菌也是環境常見的真菌,存在於土壤裡,不過其分生孢子會飄散在空氣中,在加上溫暖潮濕的氣候(通常是多雨的季節),就會出現在木質建材或家具上。其菌落的外觀為綠色,因為會產生大量的纖維分解酵素,讓紙張與木材變質脆化,因此造成木質家具與建材使用年限縮短。大量的木黴菌分生孢子,亦會引起某些人的過敏反應。

其他居家常見的真菌,還有長在草莓上,造成葡萄灰黴病的灰黴菌,以及讓蘋果腐敗的果腐病菌,與長在紙板或是木板裝潢上的紙板葡萄穗黴(Stachybotr ys chartarum)。

黴菌除了會引發食物中毒與過敏之外,還會造成其他疾病危害。像是「癬」,常發生在皮膚的表面、指甲內、頭皮甚至生殖器等部位,主要是由皮癬菌(Epidermophyton floccosum)、皮屑芽苞菌(Pityrosporum sporumovale)或是念珠菌(Candida spp.)等引起。因為氣侯的關係,「癬」在臺灣是很常見的皮膚疾病之一。另外,根據統計,超過 90% 的慢性鼻竇炎患者對黴菌有過敏反應。黴菌的孢子因為體積微小,藉由空氣傳播,四處飄散,很容易隨著我們的鼻腔進入呼吸道,並一路到達肺部停留。流行病調查也發現,有大約 10% 的過敏性氣喘患者,其氣喘症狀是來自於黴菌過敏。

唉呀,發霉了!該怎麼辦?

食物發黴還能吃嗎?

食物一旦發黴就不能吃了,即使將表面的黴斑移去,黴菌的菌絲也早已經深入食物內部,而黴菌所產生的毒素在生長時,也已經釋放到食物中了,有些毒素就算加熱也難以破壞。正確的作法是,只要懷疑食物發黴,就毫不猶豫的丟棄,因為我們的身體經不起黴菌毒害。還有,過期的花生即使外觀看起還沒事,也要丟棄,因為花生最容易有黃麴毒素殘留。

食物發霉就不要吃了。圖/pxhere

乳酪發黴還能吃嗎?

一般的乳酪發黴後就建議丟棄,因為一般的乳酪是用乳酸菌做的,不會長棉絮狀的毛(菌絲)。如果是白黴乳酪或是藍黴乳酪,因為是由青黴菌(絲狀真菌)所製成,而且在熟成過程,該菌已經變成了優勢菌種,理論上再長毛(菌絲)應該就是原來的青黴菌。

發黴的物品怎麼處裡?

對人體最無害也是最安全的方式,就是用 75% 的酒精來擦拭。浴室裡的黴,可以用稀釋的漂白水去除。

如何防止黴菌生長?

欲防止黴菌生長,最重要的就是控制溫濕度。乾燥低溫(低於 21ºC)的地方,不利黴菌生長。在多雨的季節裡,利用除濕機或是開冷氣來降低室內濕度,高溫的季節裡,讓容易發黴的物品晒晒太陽,利用自然的紫外線與高溫來殺菌。雖然也可以用化學的方式來殺黴菌,不過這些化學品既然殺得了黴菌,就代表對人體的健康同樣不利。

想吃也要有訣竅,菇菇愛好者注意了!

我家旁邊空地長了一朵菇,可以吃嗎?

三個字:不能吃。野菇不是野菜,許多都具毒性,運氣好,拉拉肚子,運氣不好可能就得進醫院。另外,菇類對環境相當敏感,生長的地方如果水或空氣不乾淨,菇會累積這些有毒物質。所以就算在大馬路旁長出美味的牛肝菌(雖然發生的機率很低),它應該也累積了不少汽機車排放的廢氣與重金屬,絕對吃不得。

路邊的菇類可以採來吃嗎?圖/@pxhere

子實體好還是菌絲體好?

坊間常見的菇類健康食品,有「菌絲體」和「子實體」之分,一般消費者可能不太能分辨其差異。菌絲體是菇的「無性世代」或是「營養世代」,子實體則是菇的「有性世代」,市場買到的菇,例如香菇和洋菇等都是子實體。「有性世代」與「無性世代」兩者的代謝途徑迥異,所以產生的二次代謝物也不同。有些菇因為產生子實體需要很長時間,或是沒辦法以人工方式誘發子實體產生,所以一些廠商就會以菌絲體來代替,例如冬蟲夏草或牛樟芝。菌絲體是利用發酵槽以培養液大量生產,生產成本較子實體低廉許多,還可透過調整培養液的成分來改變菌絲體的成分。孰好孰壞,實見仁見智。筆者認為,如有美味、營養又口感極佳的「子實體」(菇)可以食用,又何必選擇包成膠囊的「菌絲體」?

我可以在家種香菇嗎?

理論上可以,不過實際操作起來有困難。種香菇不像種花草樹木――澆水、施肥以及晒太陽就能成功。種香菇首先必須要有殺菌設備,例如壓力鍋,還要調配菇需要的生長基質,不同菇的生長所需不盡相同。操作時,必須在盡量無菌的地方,因為空氣中有太多懸浮的孢子,生長基質很容易被汙染。再來就是要取得菌種。菌種可以自己分離(對一般人來說,難度太高)或是購買,然後就是接種,還需要有涼爽的地方以供生長,走菌與出菇時的照顧更不可馬虎。總歸一句,去買別人(養菇場)準備好的太空包,是最省錢省時又方便有效的方式,能輕輕鬆鬆滿足當城市菇農的心願。

 

 

 

本文摘自《菇的呼風喚雨史》,積木文化,2018 年 11 月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21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性高潮後疾病症候群」這是愛的代價?!
胡中行_96
・2022/10/20 ・181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也曾傷心流淚/也曾黯然心碎/這是愛的代價」——張艾嘉的經典名曲〈愛的代價〉,[1]唱出多少人的心聲。為了所愛的人、事、物,不惜付出,卻換來痛徹心扉的結束。無論是轟轟烈烈地談場失敗的戀情;大啖麻辣鍋後的嚴重腹瀉;還是巫山雲雨完,就渾身不對勁,至少當事人都曾經享受過。但是,小等一下(臺語發音:sió-tán–tsi̍t-ē[2])…最後那個做愛的是什麼毛病?

射精後就微恙,到底是什麼狀況?圖/Dainis Graveris on Unsplash

射精就過敏?!

有一名男子疑似於 18 歲罹患急性副睪炎(acute epididymitis);約 25 歲時性器又被披衣菌感染(chlamydial infection),兩次都有治療痊癒。到了 27 歲,他每回射精後就流鼻涕、咳嗽、腹瀉、前臂紅疹,而且在射精頻率提高時,臉部與頸部的淋巴結還會腫大。由於不管自慰或交媾都必然發病,他只好避免談戀愛和從事性行為,[3]宛如滾滾紅塵中的一介凡僧。

這名男子看了數個泌尿、感染、過敏和耳鼻喉科,做了各式各樣的檢查,結果大部份都正常。只有過敏原檢測,顯示對常春藤過敏,而免疫球蛋白E(IgE)高達 257 IU/mL(正常值 <99 IU/mL)。過敏科醫師將他的疾病診斷為花粉熱(hay fever),別的醫師則投以抗生素,但都沒有解決問題。[3]

性高潮後疾病症候群

性高潮後疾病症候群(post orgasmic illness syndrome,簡稱POIS)相當罕見,其中 88% 的男性病患會對自己的精液過敏。[3]細精管(seminiferous tubule)接近底部的血睪屏障(blood-testis barrier),原本可以將循環及免疫系統,與製造精子的區域隔絕開來。[4]本文男主角有可能在副睪發炎的過程中,破壞了這個保護機制,因而觸發自體免疫反應。不過奇妙的是有些男性就算結紮了,只能射出沒有精子的精漿,還是無法倖免於難,確切肇因不明。[3]

睪丸(testis)、細精管(seminiferous tubule)與血睪屏障(blood-testis barrier)的位置。
圖/Fraser B, Peters AE, Sutherland JM, et al. (2021) ‘Biocompatible Nanomaterials as an Emerging Technology in Reproductive Health; a Focus on the Male’. Frontiers in Physiology, 12: 753686.(CC BY 4.0)

POIS 患者的病況,具五個特色:

  1. 有下列一種以上的症狀:類似流感的感覺、極度疲憊、肌肉無力、發燒或盜汗、情緒不穩、語無倫次、記憶困難、無法專注、鼻塞或流鼻水,以及眼睛搔癢等。[3]
  2. 經過交媾、自慰或夢遺,快則幾秒,慢則幾小時,症狀都一定在射精後發生。[3]
  3. 每次射精後有九成的機率,會產生症狀。[3]
  4. 這些症狀通常持續 2 到 7 天。[3]
  5. 症狀會自然消失。[3]

治療性高潮後疾病症候群

臨床上有許多治療 POIS 的嘗試,例如:使用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簡稱 SSRI)、苯二氮平類藥物(benzodiazepines)、人類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uman chorionic gonadotropin,縮寫 hCG)或免疫療法(immunotherapy)等。[3]先前就有荷蘭團隊將病患的精液稀釋,再注射至皮下。經年累月,逐漸提高濃度,以降低身體排斥。[5]

上述案例中的男子,後來向美國 William Beaumont 醫院的醫師求助。後者建議每日服用無須處方箋的diphenhydramine,同時逐漸增加射精頻率,之後又改為 fexofenadine。這兩種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s)的作用機制雷同,然而 diphenhydramine 的半衰期較短,2 小時內便會在血液中達到最高濃度。如果要維持穩定的藥效,得 2 到 3 小時補充一次,結果容易導致鎮靜的副作用過強。相較之下,fexofenadine 是長效型藥物,又沒有相同的負面影響,終於舒緩了 90% 的症狀,並讓他成功重啟性生活。 [3]

從禁慾苦海把該患者撈上岸的 William Beaumont 醫院團隊,於 2022 年的《泌尿科個案報告》(Urology Case Reports)期刊分享這則溫馨小故事,並誠摯推薦安全、便宜又有效的 fexofenadine,希望能造福更多男性病患。[3]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滾石唱片ROCK RECORDS(13 JUN 2012)「張艾嘉 Sylvia Chang【愛的代價 The price of love】Official Music Video」YouTube.
  2. Shanholtzer A, Stephens JR, Lauter C, et al. (2022) ‘Post orgasmic illness syndrome successfully managed with antihistamine: A case report’. Urology Case Reports, 45:102189.
  3. 小等」(2011)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4. Mruk DD, Cheng CY, ‘The Mammalian Blood-Testis Barrier: Its Biology and Regulation’. (2015) Endocrine Reviews, 36 (5): 564–591.
  5. Waldinger MD, Meinardi MM, Schweitzer DH. ‘Hyposensitization therapy with autologous semen in two Dutch caucasian males: beneficial effects in Postorgasmic Illness Syndrome (POIS; Part 2)’.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8 (4): 1171-6.
胡中行_96
64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2

1
1

文字

分享

2
1
1
鑑識故事系列:對花粉過敏,卻吞桃自盡?!
胡中行_96
・2022/10/13 ・182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高 176 公分,重 57 公斤,身上多處刺青,雙臂有頻繁注射的疤痕。曾經是個毒蟲兼老菸槍的他,7 年前因持有並販賣毒品遭到判刑;如今,這名阿爾巴尼亞男子 30 歲了,依然被關在義大利米蘭的監獄裡。低安全等級的牢房,每間容得下兩個受刑人。最近前獄友刑期剛滿,床位尚且無人替補,所以過去二天他都獨自一人。長期低落的情緒缺乏出口,而他基於良好表現所獲得的特別待遇,也不過就是打掃飯廳的機會。[1]

他勢必得用萬無一失的方法,脫離困境:用完餐後,穿著囚衣的他靜靜地躺下。當獄方打開房門,眼前竟是一具屍體。三天後,鑑識團隊奉命驗屍。[1]

死者身上無明顯外傷,呼吸道也沒有阻塞。口腔與唇黏膜輕微充血(hyperaemia);肺、肝以及腎臟鬱血(congestion);[註]而氣管與支氣管流著泛紅的黏液和血液。150 毫升的胃部內容物中,包含部份消化的帶皮植物性殘渣。此外,根據醫療紀錄,他生前患有氣喘,對花粉過敏,但平時沒有服用任何藥物。以上線索都不足以用來推論確切的死因。[1]

該名阿爾巴尼亞受刑人的口袋裡,有一張手寫的字條提到「我受夠了」、「我過敏」,還有最重要的「我吃了已知能自殺的東西」。在與獄方既有的文件比對後,確認二者筆跡相符,確實為他親筆所寫。鑑識團隊做的血清分析,也證實他的 IgE 抗體濃度偏高。這就耐人尋味了:IgE 抗體是診斷過敏反應的指標[1]既然監獄中理論上沒有花粉,除非有人偷渡進來,不然就是死者還有不為人知的過敏原?

他生前最後一餐吃剩的桃子,擺在身旁。這一點和花粉過敏的病歷,給了鑑識團隊一個靈感,並決定朝此方向,縮小調查範圍:檢驗與桃子以及樺樹有關的特定 IgE 抗體。[1]

花粉食物過敏症候群患者,同時對特定花粉和食物過敏。圖/charlesdeluvio on Unsplash

花粉食物過敏症候群(pollen food allergy syndrome)是一種同時對特定花粉和食物過敏的毛病。[2]其中樺樹果實症候群(birch-fruit syndrome)的意思,不是說吃了樺樹的翅果會出事,而是對樺樹花粉以及桃子、梨子、李子、蘋果、草莓、櫻桃、杏桃和杏仁等薔薇科(Rosaceae)的果實過敏。[2-4]此症患者多半會在食用上述果實後的 5 至 15 分鐘內,出現發炎反應[3]不過,也不是每個對樺樹花粉過敏的人,都不能碰此類果實。樺樹果實症候群的盛行率,還有這兩種過敏原之間的關係,在各地差距甚大。比方說,美國有 75.9% 的樺樹花粉過敏者,吃蘋果也會產生症狀;丹麥 34%;而義大利只有 9%。[4]為了預防發作,盡量避開這些果實是最簡單的作法。但有趣的是,其實果實只要被煮過了,例如:製成果醬,患者通常便可盡情享用,不會有事[2, 3]

話說回來,如果食用者是刻意藉此自殺,那存活率就看個人造化了。花粉食物過敏症候群所造成的症狀,一般侷限在食物觸碰到的範圍,例如:嘴巴、嘴唇、舌頭和喉嚨等部位,會腫脹或搔癢。[2, 5]這些症狀大多不會維持太久,因此無需用藥治療。[2]偏偏就有那麼倒楣的少數人,光是吃顆桃子,便會腹痛、腹瀉、嘔吐、氣喘、咳嗽,還有皮膚紅疹和眼皮浮腫;更誇張的話,甚至會血壓下降,並產生致命的休克現象。[3]

最後,鑑識團隊從桃子和樺樹特定的 IgE 抗體濃度,確定這名阿爾巴尼亞囚犯應該是嚴重過敏患者。[1]他在不會被及時搶救的狀況下,成功地吞桃自盡。

  

延伸閱讀

你知道你有可能對倉鼠或壁蝨過敏嗎?Alpha-gal 症候群會帶來什麼樣的過敏症狀呢?

備註

充血(hyperaemia)是發炎反應中,主動增加輸入的血液所致;而鬱血(congestion,又譯「被動充血」)則是減緩的回流,造成血液被動聚積。[6]

參考資料

  1. Tambuzzi S, Gentile G, Boracchi M, et al. (2021) ‘Postmortem diagnostics of assumed suicidal food anaphylaxis in prison: a unique case of anaphylactic death due to peach ingestion’. Forensic Science, Medicine, and Pathology, 17, pp. 449–455.
  2. Pollen Food Allergy Syndrome’. (21 MAR 2019) American College of Allergy, Asthma & Immunology.
  3. Manchester Academic Health Science Centre. (18 OCT 2006) ‘Allergy information for: Peach (Prunus persica)’. The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4. Wang J. (2013) ‘Chapter 12 Oral Allergy Syndrome’. In Metcalfe DD, Sampson HA, Simon RA, Lack G (Eds.), Food Allergy: Adverse Reactions to Foods and Food Additives. John Wiley & Sons.
  5. Kim JH, Kim SH, Park HW, et al. (2018) ‘Oral Allergy Syndrome in Birch Pollen-Sensitized Patients from a Korean University Hospital’. Journal of Korean Medical Science, 33 (33): e218.
  6. López A, Martinson SA. (2017) ‘Chapter 9 – Respiratory System, Mediastinum, and Pleurae’. Pathologic Basis of Veterinary Disease (Sixth Edition), pp. 471-560.e1.
所有討論 2
胡中行_96
64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0

6
1

文字

分享

0
6
1
副作用都很惱人?那可未必!曾經失敗的抗組織胺藥物,就有舒緩焦慮的奇效──《食藥史》
聯經出版_96
・2022/09/07 ・269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從驅逐艦到軍醫院:醫官拉弗里特的研究之路

到了一九五○年,拉弗里特陸續在醫學期刊發表一系列正面結果。他的實驗讓他受到矚目,上司決定解救他脫離落後地區,讓他回到法國的政經中心:巴黎。

啊,巴黎!巴黎是有抱負的法國男人(或女人)的目標。那是法國政治人物的家,也是企業總部所在地;那裡有宗教領袖和軍方高層;有最優秀的文學家、音樂家和藝術家;有一流的索邦大學(Sorbonne Université)與菁英知識分子(法蘭西學院 French Academy);有法國最偉大的建築物和最迷人的音樂、時尚和美食;有最好的圖書館、研究中心、博物館與訓練中心。

如果你是法國人,又是某個領域的代表人物,一定會渴望在巴黎擁有一席之地。

現在拉弗里特來了,他調職到聲望最高的聖寵谷軍醫院(Val-de-Grâce Hospital),距離索邦大學只有幾條街。他在那裡接觸到各領域的專家,得到更多資源,順勢擴大研究。

看到這麼美的風景,是不是也想去巴黎玩了呢?圖/Givaga

想找出休克的秘密?試試抗組織胺藥物吧!

他需要藥學專家,也順利找到一個。對方是狂熱的研究人員,名叫皮耶.胡格納(Pierre Huguenard)。拉弗里特和胡格納一起想辦法提升人工冬眠技術,搭配用阿托品(atropine)、普羅卡因(procaine)、馬錢子(curare)、類鴉片藥物和安眠藥調製的雞尾酒。

他們注意到另一種人體受傷時會分泌的化學物質:組織胺(histamine)。組織胺跟人體很多方面都有關聯,除了受傷時會釋出外,也跟過敏反應、暈車和壓力有關。或許組織胺也在休克反應扮演一定的角色。

於是拉弗里特往他的雞尾酒裡扔進另一種成分:一種抗組織胺藥物,這種新藥是科學家為了對治過敏反應積極研發出來的。

這時候事情開始出現有趣的變化。

抗組織胺似乎可望成為下一個神奇藥物大家族,它們的適用範圍相當廣,從花粉熱、暈船、普通感冒,到帕金森氏症。製藥公司正在全力研發,努力找出可以申請專利的藥品。

只是它們跟所有藥物一樣,也有副作用。其中一種副作用是行銷時的一大困擾:抗組織胺常會導致某個評論家所謂的「惱人的昏沉」(不昏沉的抗組織胺還要等上幾十年)。

抗組織胺藥物的副作用之一是讓人感到昏沉。圖/Pixabay

這跟鎮靜劑和安眠藥造成的睏倦不同,抗組織胺不會讓身體的任何功能減緩,它們的作用反而好像鎖定神經系統的某個特定區域,也就是一九四○年代的醫生所謂的交感與副交感神經(如今的自主神經系統)。

這兩大系統組成人體神經系統的背景,也就是在我們清醒意識層次運作的信號與反應,例如調節呼吸、消化和心跳。拉弗里特心想,休克反應的祕密應該就藏在這些神經之中。他想要一種只對這些神經產生作用,不至於太影響清醒意識的藥物。抗組織胺好像正符合他的需求。

「我要一款只有副作用的抗組織胺!」

於是他與胡格納著手試驗。手術前幾小時給予正確劑量的合適抗組織胺。根據拉弗里特的記載,意識仍然清醒的病人「不會感覺疼痛和焦慮,通常也不記得手術過程」。

拉弗里特發現有一個附帶優點,就是術後的止痛嗎啡用量減少。他用添加抗組織胺的雞尾酒搭配人工冬眠,減少手術休克的發生,因而減少手術台上的死亡率。

抗組織胺能夠減輕手術病人的疼痛、焦慮和死亡率。圖/Pexels

但是還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進,他雖然想要抗組織胺的副作用,卻不想在他的雞尾酒裡添加這種東西,畢竟他不是在治療暈車或過敏。

他看過有些病人使用抗組織胺後減輕焦慮,心情愉悅平靜,那才是他想要的。他要一款只有副作用的抗組織胺,於是寫信給法國最大的製藥公司羅納普朗克(Rhône-Poulenc, RP),請研究人員幫他找出來。

失敗藥品的逆襲:只要一點點,就有奇效!

幸運的是,他在對的時機找到對的人。羅納普朗克正在積極尋找更新、更好的抗組織胺。跟所有製藥公司一樣,他們公司的架子上堆滿失敗品,有些毒性太強,有些副作用太大。他們於是重新測試那些失敗品。

數個月後,就在一九五一年春天,羅納普朗克寄了一款編號 RP-4560 的實驗性藥品給拉弗里特。他們當初之所以會放棄這種藥物,正是因為它沒有抗組織胺的功效,卻對神經系統有強烈副作用。動物實驗顯示這種藥物相當安全,可能正是拉弗里特在尋找的東西。

羅納普朗克重新測試失敗品,認為 RP-4560 正是拉弗里特在尋找的藥品。圖/Pixabay

沒想到那正是他的雞尾酒之中最好的東西,藥效極強,只需要一點點就夠了,而且達到他要的效果。即使只是處理傷口或動個小手術,術前使用 RP-4560,也能減低病人的焦慮,改善他們的情緒,對其他藥物的需求也會降低。

使用 RP-4560 的患者意識清醒、有知覺,卻好像比較能忍受疼痛,手術時的麻醉劑用量也減少。實在太奇怪了。疼痛並沒有消失,病人知道身體會痛,卻似乎並不在意。他們知道自己即將動手術,好像不太擔憂,甚至漠不關心。拉弗里特發現,病人跟他們的壓力「分離」了。

他的實驗成果變成聖寵谷軍醫院的熱門話題,激情澎湃的拉弗里特全力推廣。某天他在員工餐廳,聽見在醫院精神科擔任主管的朋友唉聲嘆氣,因為他們不得不讓重度精神病患穿約束衣。

法國巴黎聖寵谷軍醫院舊棟,現已停業。圖/Wikipedia

這是無數世代以來,精神科醫療人員的共同感傷,很多精神病患的情緒太激動、精神太錯亂、行為太危險,不稍加束縛就無法照顧或治療。那些病人會尖叫、拳打腳踢,有時會攻擊別人或傷害自己,最後不得不用藥物迷昏他們,綑綁在床上或穿上約束衣,真可憐。

拉弗里特靈機一動,告訴當時的在座者,與其束縛精神病人,不如讓他們試試 RP-4560,再用冰塊讓他們冷靜下來。

——本文摘自《食藥史:從快樂草到數位藥丸,塑造人類歷史與當代醫療的藥物事典》,2022 年 8 月,聯經出版

聯經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聯經出版公司創立於1974年5月4日,是一個綜合性的出版公司,為聯合報系關係企業之一。 三十多年來已經累積了近六千餘種圖書, 範圍包括人文、社會科學、科技以及小說、藝術、傳記、商業、工具書、保健、旅遊、兒童讀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