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腎醫療首度成功 │ 科學史上的今天:09/11

手拿人工心臟的考爾夫醫師。

據統計,2013 年全球因末期腎臟病接受治療的病患達 320 萬人,其中除了 70 萬人接受腎臟移植外,其餘 250 萬人都是依賴血液透析(也就是俗稱的「洗腎」;台灣約有 6 萬人)才得以維生。在二次大戰之前,腎臟病到了末期就是無可挽回的絕症;直到 1945 年,荷蘭醫師考爾夫(Willem J. Kolff, 1911-2009)才以他發明的血液透析裝置,為這些絕症病患帶來曙光。

考爾夫的父親是一所肺結核療養院的院長。自小跟在父親身邊的考爾夫原先一點兒也不想當醫生,因為他覺得自己無法承受看著人們死去。直到年紀漸長,父親的言行在他心中逐漸形成典範,他才終於打消當動物園長的志願,決心當醫生。

1938 年,考爾夫自醫學院畢業後擔任住院醫生,眼見一名腎衰竭的年輕人逐漸失去生命力卻束手無策,因而開始思考可以仿腎臟功能,去除血液中毒素的人工裝置。考爾夫用玻璃紙裝了含有尿素的溶液,密封好後在清水中來回晃動,半小時後,溶液中即測不出尿素,確認了玻璃紙可作為排出尿素的半滲透膜。

然而納粹於 1940 年進軍荷蘭,考爾夫自然得全力投入醫療傷患的工作,他還成立了歐陸第一個血庫。不幸,荷蘭很快就淪陷了,任職的醫院也被納粹接管,不願之效命的考爾夫遂搬到一個小鎮。1943 年,考爾夫在這小鎮的醫院裏,發明了血液透析的裝置。

他用玻璃紙做的細長管子一圈又一圈地纏繞在橫置的木桶上,再利用洗衣機帶動木桶緩慢轉動,腎臟病病患的血液流經管子,所含的尿素等新陳代謝廢棄物就在途中穿透玻璃紙到水中,回來的血液就變乾淨了。

不過,前十五個接受治療的末期腎臟病病患都只多活了幾天,但至少他們都從昏迷中清醒過來,這一點鼓舞了考爾夫繼續他的實驗。1945 年 9 月 11 日,一位因嚴重尿毒症陷入昏迷的 67 歲老婦人被送進醫院,周遭的人都勸他別浪費資源救這個納粹的走狗,但考爾夫認為醫生沒有權利判人生死。經過 11 個小時的洗腎,終於救回老婦人的性命,成為第一個成功案例。

二次大戰結束後,考爾夫不但沒有為自己的發明申請專利,還免費分送了三台血液透析機給英、美、加三國的研究人員。他後來移民美國,轉而研發人工心肺、人工心臟,因而有「人工器官之父」的美譽。如今末期腎臟病不再是絕症,還有無數病患自鬼門關前救回一命,都得歸功於考爾夫的先驅研究與無私精神。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法科地史大亂鬥!賭上名譽的知識對決!

《可能性調查署2》上線囉!接下來每周都會有新影片,快去按讚訂閱開啟小鈴鐺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