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看球賽、去踏青,你有想過那些被踩踏的草皮們嗎?

淨妍
・2018/07/25 ・334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65 ・九年級

2018世界盃足球賽終於在克羅埃西亞與法國的激烈廝殺中結束,創造了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刻。所謂「歷史性的一刻」不單是指法國時隔20年再度奪冠這件事,如果你把視線移動到球員的腳下,注意到那片被輾壓的翠綠草坪,千萬別小看它,那些看似平常的草株可是劃時代的產物!

那些帶來歡樂的草坪並不簡單

公園的草地是親子遊樂的好去處。圖/pixibay

草坪之於現代人的重要性,從四處可見的庭園、公園、各類球場就可以看出,隨著都市越加發展,人們似乎就越渴望從綠草中尋求心靈解脫。有需求必須要有供給,要保持綠草如茵絕對不只是種種草那麼簡單,草坪管理是一門集結了植物、機械、化學、管理等專業知識的學問,需要大量金錢建造、維護,有時候,從一個地方的草坪品質,就能看出當地的經濟、產業發展情況。

以室外網球為例,自1877年首度舉辦以來,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便一直使用指定的草坪場地,最早期,他們選擇當地的幾個草種混合種植,直到20世紀中期,農業科學蓬勃發展,世界各地開始研究如何繁殖、養護青草,讓球場草坪管理技術有了革命性的轉變。

1951年,英國的體育草坪研究所 (Sports Turf Research Institute, STRI) 接管了溫網的草坪管理事務,如今溫布頓球場那片由5400萬株黑麥草所組成的柔軟草坪,便是研究員數十年的心血。每年,為了為期兩周的賽事,他們會花費一整年的時間做準備,並且隨時觀測天氣狀況做調整,以確保草坪的完美。

著名網球選手羅傑.費德勒在溫網的比賽畫面。圖/wikipedia

為什麼溫網對草坪的品質要求這麼高?答案是因為,除了視覺上要看起來完美,草坪的彈性、柔軟度以及品質的一致性都會影響到球員的表現,一點點的變化球員都很容易感受到。這和鋼琴的觸鍵、音色會影響到音樂家的發揮是同一個道理。

不只是網球,各種球類諸如足球、高爾夫對球場草坪也同樣十分重視,而越重要的國際賽事對草坪品質的要求越是嚴謹。以2016年中國發生的「鳥巢草坪事件」為例,當時原定要在北京國家體育場進行一場國際足球賽事,主辦方卻突然宣布因為「連日強陣雨」的關係取消比賽。言下之意就是:鳥巢的草地維護技術不成熟,又被暴雨侵襲,造成場地不堪使用。可見越是大型的體育場地,草坪的日常維護就越需要被重視。

草坪的草到底是什麼草?

在討論草坪的維護方式之前,想必大部分的人都會有個疑問:草坪的草到底是什麼草?事實上,草坪草種與氣候型態有很大的關係,因此世界各地適合的草種都不太一樣,也需要由不同方式繁殖、栽培。大部分的草坪草種都屬於禾本科 (Gramineae or Poaceae) 植物,在這龐大的家族內, 羊茅亞科 (Festucoideae)、畫眉草亞科 (Eragrostoideae) 及黍亞科 (Panicoideae)三種最常被利用為草坪草。

草坪草種依照適合的種植地區被分為溫帶型草種(俗稱冷季草)與熱帶型草種(俗生暖季草)。羊茅亞科的適合氣溫為10~24度,屬於溫帶型草種,溫網所使用的多年生黑麥草屬於此類;畫眉草亞科黍亞科的適合氣溫則為25~35度,屬於熱帶型草種,台灣球場最常使用的狗牙根(俗稱百慕達草)便屬於畫眉草亞科植物。

被選為體育場地的草種通常會有以下幾種特性:耐踐踏,否則踩幾下就不能活了;要足夠柔軟,才能減緩衝擊力,防止運動員受傷;復原性要強,才能不斷從受傷中振作,維持欣欣向榮的模樣。

黑麥草與百慕達草都具備以上的特性,但黑麥草較難養護,因為它不耐冷也不耐熱,也完全禁不起乾燥,需要時常澆水,但若是場地積水它也受不了,像「鳥巢」的黑麥草就是因為排水不良才會陣亡。然而,由於黑麥草非常柔軟,讓溫帶地區相當喜愛這個價格高又難養護的草種,不論是網球場和足球場都能發現它的蹤影。

和嬌貴的黑麥草相比,百慕達草好養許多,在乾旱、潮濕的環境下都能夠存活(但偏好潮濕),耐鹽性也極佳,唯一的缺點就是不能在遮蔭處種植,若沒有足夠的陽光,百慕達草便難以儲存碳水化合物等能源,無法長久存活。台灣很喜歡種植這種易存活、價格又便宜的草種,各類球場、飛機跑道周邊和道路邊坡都能看見它們。桃園國際棒球場便是其中一個使用100%百慕達草的案例,但今年年初,草坪終究受不了五月天11場演唱會的輾壓,被重新鋪設了一次…

黑麥草與百慕達草比較。圖/戴淨妍製

種草難 維護更麻煩

在鋪設了草坪以後,就要開始進行日常維護。草坪最忌諱的就是雜草入侵,一旦雜草開始在草坪間蔓延,除了破壞美觀、影響草株的生長,也很有可能會滋生病蟲害。為了解決雜草問題,現代球場多半會選擇化學除草的方式,而非人工除草,以減少時間、人力成本。

但若要根本的解決雜草問題,還是要適時做好灌溉、施肥、通氣(註)、刈割等措施,管理草坪的生長速度與密度,讓草株保持身體健康,才能抵禦疾病威脅。以溫網的草坪管理為例,為了防治病蟲害,他們測試不同的農藥來清除害蟲和雜草,使用混合土壤以加強地面的彈性、堅固性,並且使用肥料讓草坪成長得更快速、色澤也更美麗。

要管理好草坪,施肥是必要的。圖/pixibay

而今年世足賽舉辦場地也備受關注,原因在於此屆世足賽所使用的12座球場中,有6座球場,包含決賽場地莫斯科盧日尼基體育場 (Luzhniki Stadium),使用了全新研發的  SISGrass 草坪。SISGrass 是一種由95%天然草,5%人造纖維縫製而成的草皮,製造者宣稱 SISGrass 因為深度嵌入了人造纖維,強度絕對足以承受比賽期間的踩踏,並且不會讓球員有踩假草的違和感。但與製造商的說法相反,有日本隊隊員表示,由於  SISGrass 的摩擦係數和天然草坪不同,會影響足球的旋轉角度,導致它移動到與自己預期中不同的位置,這讓球員覺得很混亂。

SISGrass是人工合成的非天然草坪。圖/wikipedia

國際足球總會 (FIFA) 向來對草坪品質要求極高,也堅持使用天然草坪,今年卻打破了這樣的規則使用了非天然草坪,可謂一項劃時代的改變。使用 SISGrass 草坪擁有優、缺點,它能讓與俄羅斯一般氣候過冷,不適合種植天然草坪的國家也能在重大賽事中使用非天然草坪,但與天然草坪相異的質地也為球員帶來不適應感。未來世足賽是否還會允許使用非天然草坪,就要看國際足球總會後續的評估了。

草坪管理是一門很專業、很花錢的學問,但就現在來說仍然很重要。若草坪管理者能夠充分理解相關知識,並配合不同場地的特性加以調整,使用最少的能源來保持草坪的美觀與安全,方能減少環境汙染、能源消耗的問題。

  • [註]通氣將中空的管子插入土中,再把管子中空部位取得的土塊從土壤中 拔出來,遺留的洞,配合緊接的鋪砂操作填入新的砂土以改善根圈的土壤質地並提高土壤的透氣性。

資料來源:

文章難易度
淨妍
6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泛科的新人實習生,希望能在這個資訊過量的時代裡,留下有價值文字。 另一個身分是「喀報」記者https://castnet.nctu.edu.tw/search/%E6%88%B4%E6%B7%A8%E5%A6%8D

0

7
0

文字

分享

0
7
0
怎麼知道亞馬遜雨林中的壁畫,真的是冰河時期創作?
寒波_96
・2020/12/28 ・4369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35 ・七年級

人類對藝術史的認識又有重大突破。一隊考古學家報告,在南美洲的亞馬遜雨林中發現大批畫作,最早的年代超過一萬年。卻有些人質疑:那批畫看起來保存太好,怎麼能確定不是最近的作品,真的是冰河時期的創作呢?1, 2, 3

看起來不像真的?圖/取自 參考文獻[3]

草原和雨林之間

這系列研究要在 2016 年以後才有機會進行,這一年哥倫比亞政府和哥倫比亞革命軍-人民軍(FARC)協議停火,考古學家方能深入叢林,在 2017 和 2018 年展開調查,又於 2020 年 4 月發表第一篇正式論文。

發現壁畫的遺址叫作 Serranía La Lindosa,簡稱作 SLL,位於哥倫比亞的東部。它算是岩蔭型的遺址,接近瓜維亞雷河(Guayabero River),如今周圍被森林環繞,是濕熱的氣候,年平均降雨量為 2800 mm(比台灣的 2500 mm 多一些)。

整個哥倫比亞位於南美洲的西北部,SLL 遺址處於亞馬遜的最西側,其東方是廣袤的雨林,往西則是安地斯山。遺址算是介於其東方的亞馬遜雨林,以及其西方,奧里諾科河流域的熱帶草原(savanna)之間。

簡單來說就是:介於安地斯和亞馬遜的交界,草原和雨林之間。

遺址地點。圖/取自 參考文獻[3]

草原盡頭,雨林邊緣的文青

目前考古學家深入調查過 3 個地點,絕大部分壁畫位於 Cerro Azul,而距離 467 公尺遠的 Cerro Montoya,以及 4 公里處的 Limoncillos 也都有發現壁畫,不過都褪色了。壁畫大多數為紅色系,作畫材料是赭石。

挖掘發現不少石器、植物、動物遺骸,證實此處曾有大量的人類活動。定年結果指出,人類抵達這片區域的年代超過 12000 年,最晚的記錄可能只有數百年前。有趣的是,最早有人類活動記錄的地層,也有出土赭石,暗示這兒最早的居民或許就會用赭石作畫。

在有壁畫的岩壁旁挖掘。圖/取自 參考文獻[3]

如今還能識別的作品有上千件,它們應該不是短時間內的創作,多半是長期累積的結果。論文指出,SLL 遺址南方 180 公里遠處的 Serrania de Chiribiquete 遺址,也存在類似風格的岩壁畫作,由此推論兩地處於同一個文化交流圈。

所以對於「這批畫為什麼可以保存到現在?」這問題,合適的答案也許是「原本此一區域存在非常豐富的作品,卻只有這些保留至今」。保存最佳的 Cerro Azul 畫作位於岩壁側面,上方被巨大的岩壁擋住,結構微妙的角度有保護效果,多數作品不會直接淋雨。

遺址區域遠眺。圖/取自 2018 年影片 Colombia: peace unveils hidden rock art wonders

SLL 遺址位於如今的亞馬遜雨林邊緣,不過和安地斯山也很接近。最初住在草原和雨林交界的居民,由石器等跡象判斷,並非從東邊穿越廣闊的雨林,而是由其西北的安地斯方向,或許是波哥大盆地移民而來。

首批移民抵達的年代,差不多是距今約 12600 年前,寒冷的新仙女木期(Younger Dryas)開始之際;或許和當時氣溫驟降,人們想換個地方討生活有關,不過詳情仍需研究。

南美洲西北部各早期遺址的年代。波哥大盆地的遺址年代比 SLL 更早,兩處石器技術類似,看起來是 SLL 人群的源頭。圖/取自 參考文獻[1]

之所以重複指出當地位於草原和雨林的交界,是因為「草原」和「雨林」的範圍會變化。氣候不斷變遷,冰河時期比現在更冷更乾,某些現在能長樹的地點,當時只能長草。亞馬遜雨林在冰河時期仍然存在,但是面積不如氣候變暖以後。

失落的世界,長留壁畫中

SLL 遺址附近的環境缺乏深入研究,但是由其他情報推斷,該地在冰河時期的樹木應該比現在少,更偏向熱帶草原(熱帶莽原),類似今日東非草原,或南美洲喜拉朵草原的環境。

遺址離河流不遠,首批移民抵達時,應該有多元的草原、雨林、淡水資源可以利用。那個冰河時期已經失落的世界,部分仍留存在最早的壁畫中。

壁畫一景:a. 擬人化圖像、b. 手印、c. 動物化圖像、d. 幾何圖形、e. 植物圖像。圖/取自 參考文獻[1]

SLL 遺址的岩壁上保有數千件作品,包括擬人化(anthropomorphic)、動物化、幾何與植物的題材。不少畫的內容看來是狩獵和儀式場景,記錄著古代的生活與環境。動物種類繁多,常出現的有鹿、貘(tapir)、鱷魚、蝙蝠、猴子、烏龜、蛇(serpent)、豪豬。

不過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冰河時期結束後,早已滅團的美洲大型動物們。至少可以辨認出大地懶、乳齒象、某些羊駝(camelid)和三趾後弓獸(three-toe ungulate),還有馬。

牠們出現在壁畫中,可能是畫家作畫時直接觀察到的紀錄,這也是創作於冰河時期的佐證之一;即使作畫時附近沒有這些動物,也能推測藝術家們仍保有對這些生靈的記憶。

馬值得一提。馬起源於美洲,後來遷徙到歐亞大陸與非洲,原產地卻在冰河時期結束後滅團,因此世紀帝國中的馬雅人、阿茲特克人都沒有馬。壁畫中有馬,證實當時的人見過馬,而且覺得值得留下圖像記錄。

冰河時期後,南美洲滅團的動物們:a. 大地懶、b. 乳齒象、c. 駱駝科動物,大概是某種羊駝、d. 馬、e. 應該是馬、f. 某種三趾後弓獸。圖/取自 參考文獻[1]

「愛上一匹野馬,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不是,馬不是屬於雨林的動物,若是 SLL 附近能跑馬,意謂現在滿佈樹木的地區,當時仍然有大片的草地。這點間接證實這塊介於安地斯與亞馬遜的交界之地,冰河時期以後經歷明顯的改變。

想釐清岩壁上畫作的年代,往往任務困難,至今這批壁畫也沒有直接定年的結果。不過考古學家仍根據幾條間接證據,判斷最早的作品創作於冰河時期:

第一,當地最早在距今 12600 年前出現人跡,應該是由西北方的安地斯方向移民而來。
第二,最早出現石器的地層,也出土作畫的材料:赭石。
第三,壁畫有多種冰河時期後滅團的動物。
第四,更大的地理範圍內,不只一處有類似的壁畫,還有些已經褪色的作品。

赭石是古代藝術創作時很常見的顏料,世界許多地方都有記錄。同一年另一篇發表的論文報告,在中美洲墨西哥的猶加敦半島,一處浸滿水的洞穴內發現開採赭石的跡象,最早可能距今 12000 年之久。這些蛛絲馬跡顯示,對於一萬多年前的美洲人而言,赭石是熟悉的資源。

遺址附近的瓜維亞雷河。圖/取自 參考文獻[3]

支持藝術創作的樂園,有肉有菜很多魚

能支持大量藝術創作的時空,想必日常生活不虞匱乏。SLL 位於草原、雨林、河流的交界,可利用的資源豐富又多元,許多記錄埋藏在地層中。

早期的美洲文化,如克洛維斯文化(Clovis Culture),以狩獵猛瑪象之類的巨獸聞名。壁畫中有不少大型動物,牠們曾經是最初移民的食物嗎?似乎不是,即使有的話數量也不多。遺址所有年代的地層皆缺乏大型動物的遺骸,最古老的也不例外(也沒什麼鳥類)。

一萬多年前的美洲人,對於獵捕和食用大型動物,應該沒什麼心理或文化障礙。馬、象、鹿等動物不是狩獵的對象,卻出現在壁畫中,意義值得玩味。莫非是就算抓不到,也要畫在牆上欣賞?

各地層中不同類動物的比例。圖/取自 參考文獻[1]

遺址出土的遺骸有非常多魚類,也有鱷魚、烏龜等水生動物,表示這群住在河流旁的人懂得蒐集淡水資源。其他動物大部分是小型動物,2 種齧齒類最多:駝鼠(paca,學名 Cuniculus paca)和水豚,還有犰狳、鬣蜥、蛇等等。有意思的是,魚類、哺乳類、爬蟲類的比例,在不同年代都很接近。

植物也相當豐富,保存下來最多的是棕梠類,至少可以辨識出 10 個物種;棕梠也是當地現在普遍生長的樹木,果實能提供能量和營養,葉子等部位還有各種用途。也有不少碳化種子出土,包括茄科(Humiriaceae)、大戟科(Euphorbiaceae)、天南星科(Araceae)和禾本科(Poaceae)植物。

總之,對於沒有農業,不長期定居的採集狩獵者來說,SLL 一帶可謂有肉有菜有水源,各式資源充沛的好地方(原本還能欣賞史前巨獸秀,可惜後來沒有惹 QQ)。

相關研究仍在進行,已經問世的論文之外,這片區域應該還有不少有趣的線索值得探索。反正,這批壁畫就算沒有到冰河時期那麼早,應該也是真正的古代創作,讓我們有機會一窺那個早已失落的世界。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Morcote-Ríos, G., Aceituno, F. J., Iriarte, J., Robinson, M., & Chaparro-Cárdenas, J. L. (2020). Colonisation and early peopling of the Colombian Amazon during the Late Pleistocene and the Early Holocene: New evidence from La Serranía La Lindosa. Quaternary International.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40618220301907
  2. Newly discovered Amazon rock art show the rainforest’s earliest inhabitants living with giant Ice Age animals
  3. The Serrania La Lindosa: New archaeological sites for the colonisation and settlements of the Colombian Amazon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文章難易度
寒波_96
168 篇文章 ・ 573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民俗植物訴說的「出臺灣說」?台灣是太平洋構樹的原鄉
活躍星系核_96
・2015/10/10 ・230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76 ・九年級

文 / 鍾國芳(國立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

十八世紀西方船隊首次在浩瀚的太平洋島嶼上接觸到南島語族時,無不驚訝於其優異的航海能力與精緻的農業,而困惑著人類學者的,是這群分布橫跨印度洋、太平洋,人口將近四億,使用1,200種語言的民族來自何方?而他們的祖先是如何橫渡大海、拓殖遠大洋洲的島嶼?近年來考古學、語言學及人類遺傳學等研究傾向支持臺灣為南島原鄉的「出臺灣說」,然而,研究隨著南島語族遷徙傳入大洋洲的「共生物種 (commensal species)」的地理起源——如雞、豬、狗等眷養動物及麵包樹、芋頭、香蕉等糧食作物—仍未能提供「出臺灣說」的有力證據。

多數分布在太平洋島嶼的構樹都攜帶臺灣南部構樹特有的基因單型cp-17,證實太平洋構樹起源於臺灣。 (來源:台大新聞稿)
多數分布在太平洋島嶼的構樹都攜帶臺灣南部構樹特有的基因單型cp-17,證實太平洋構樹起源於臺灣。(來源:台大新聞稿)

臺灣俗稱鹿仔樹的構樹是東亞及中南半島常見的植物,構樹的強韌內皮自古即用於造紙,而在近代文明傳入大洋洲島嶼前,南島語族在太平洋遍植構樹以取其樹皮經拍打搥氈製成「樹皮布」。雖然樹皮布的實用價值已被紡織布取代,但樹皮布在許多南島慶典儀式中仍有重要象徵意義,為最具代表性的南島物質文化。

  • 斐濟、薩摩亞住民樹皮布製作過程 (來源:李宜軒 (Yi-Hsuan Li) 拍攝)

這篇在PNAS early edition 刊出的文章最早是本文第一作者、目前任職台東史前博物館張至善先生的想法,阿善是臺大森林系系友、我大學時自然保育社的學長,目前也是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博士候選人。2008年三月初,我剛到臺大森林系任教時,阿善突然與我聯繫,告訴我岩佐嘉親先生(1922-2014)捐贈給史博館的大洋洲文物、構樹、樹皮布、南島語族遷徙的種種故事,同時問我以構樹的傳播來檢測南島語族遷徙假說的可能性。雖然我的研究室財力不甚雄厚,但這想法太誘人了,接著對民族植物學有興趣的Hsiao-Lei Liu加入研究室,我便說服她做著個題目。

這個想法由2008年三月到今天2015年十月刊出,歷經了七年半的時間,期間雖有教育部世界南島學術辦公室田野補助的挹注讓阿善能到蘇拉威西、夏威夷採集,筱蕾到越南採集,我也不斷利用到中國的採集順便採集構樹,再加上許多好朋友由各地寄來構樹樣本,雖然最後得到國科會一年的些微支助,但大量的分子實驗讓研究室承受很大的財務壓力。2012年時我們雖然已經有初步的成果,但最後靠著世界南島第四個補助案將智利Dr. Seelenfreund姊妹請來臺灣,帶來了太平洋的珍貴材料。同時SI、MO、NY、BM也慷慨提供了標本材料。

種植在智利復活節島 Rano Kau 火山口內的構樹。復活節島 (Rapa Nui) 是南島語族分布的最東界。本株構樹攜帶葉綠體 ndhF-rpl32 基因單型 cp-17,與南臺灣部分構樹有相同的基因單型。 (鍾國芳攝影。)
種植在智利復活節島 Rano Kau 火山口內的構樹。復活節島 (Rapa Nui) 是南島語族分布的最東界。本株構樹攜帶葉綠體 ndhF-rpl32 基因單型 cp-17,與南臺灣部分構樹有相同的基因單型。(來源:鍾國芳攝影。)

構樹是雌雄異株的樹木。在太平洋的構樹基本上都是南島語族以樹根萌糱繁殖,多數文獻記載僅有雄株被傳入太平洋。構樹的形態:A. 全株、B. 葉、C. 雌花序、D. 雄花序、E. 成熟果實. (來源:鍾國芳攝影。)
構樹是雌雄異株的樹木。在太平洋的構樹基本上都是南島語族以樹根萌糱繁殖,多數文獻記載僅有雄株被傳入太平洋。構樹的形態:A. 全株、B. 葉、C. 雌花序、D. 雄花序、E. 成熟果實。(來源:鍾國芳攝影。)

我們團隊在分析了臺灣、中國、中南半島、日本、菲律賓、印尼蘇拉威西、新幾內亞及大洋洲島嶼合計超過600個構樹樣本,發現在蘇拉威西、新幾內亞及遠大洋洲等島嶼上南島語族以根部萌櫱無性繁殖的構樹都帶有與南臺灣構樹相同的葉綠體基因單型(haplotype),證實臺灣是「太平洋構樹」的原鄉。此外,根據北臺灣構樹的遺傳多樣性、地質孢粉、以及樹皮布製作工具「石拍打棒」的出土年代,我們推論臺灣北部帶有與福建相同基因單型的構樹有可能並非原生植物,而有可能是最早隨南島語族「先祖」「出南中國」由福建被帶入臺灣。由於中國大陸現在已無說南島語的民族,因此我以「先祖」來描述這批最早的移民。

文章作者群在東華大學自然資源學系合影。 張至善 (後排中)、劉筱蕾 (後排右一)、Andrea Seelenfreund (前排左三)、Daniela Seelenfreund (前排右三)、鍾國芳 (右一)。(來源:鍾國芳攝影。)
文章作者群在東華大學自然資源學系合影。
張至善 (後排中)、劉筱蕾 (後排右一)、Andrea Seelenfreund (前排左三)、Daniela Seelenfreund (前排右三)、鍾國芳 (右一)。(來源:鍾國芳攝影。)

本研究是第一個以民族植物學的角度佐證南島語族「出臺灣說」,藉由最常見的本土樹種見證了臺灣在南島研究上的重要性。

原始論文: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4 篇文章 ・ 93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地球日50週年:從口腹之慾到護生保育,一同來成為公民科學家幫助野生動物!
PanSci_96
・2020/04/22 ・272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499 ・六年級

中國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病毒源頭疑似是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疫情在全球延燒之際,你是不是也開始回憶:「對欸!小的時候台灣好像也盛行吃野味!」

中國長期有吃野味滋補的風俗。圖/VLKR

飽口慾,誤保育

「小時候在山產店冰櫃看過被剝皮穿山甲,有夠像一個血淋淋的嬰兒,很恐怖。」

「我吃過猴子還有山羌,味道超腥。」

在網友熱烈的討論中,20 年前的台灣,山產店菜單上不只有烤飛鼠、三杯田雞、獼猴、焦阿巴(烤鳥肉)、三杯兔肉、海豬肉(海豚肉),甚至還有黑熊、穿山甲、白鼻心等保育類動物。

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裡游的,幾乎無所不吃。

「焦阿巴」(伯勞鳥)在南台灣曾經是街邊小吃。圖/Antje Schultner

從槍口換成鏡頭

其實,1980 年代,台灣除了吃野味之外,也像現在的中國一樣——進出口、走私野生動物。在一波波國際保育組織的壓力之下,台灣於 1989 年制訂《野生動物保育法》,但成效有限。

經過數年,國外保育團體揭發台灣仍有店家販售犀牛角,美國於 1994 年引用《培利修正案》對台灣祭出經濟制裁,政府才開始全力打擊盜獵及走私。

20 年來,經過嚴格查緝野生動物盜獵、販售、走私,以及推動野生動物保育的宣導教育,才止息了吃野味、非法取用動物皮毛和骨頭的風氣,野生動物們於是從食物,變成被觀察的對象。

原本對準著野生動物的槍口,也變成了生態觀察的相機或望遠鏡鏡頭。生態保育成了一種社會共識,生態旅遊也逐漸被大眾所接受。

在戶外,經常可見扛著大砲去賞鳥的鳥迷、學習辨識蛙類叫聲的生態愛好者;更有許多人組成了保育團體,保護青蛙安全過馬路產卵、救治受傷的猛禽,以及在沙灘上守護海龜產卵安全,甚至以環境信託的方式,守護穿山甲的棲地。

穿山甲的保育漸受重視。圖/zimbart

困境:從獵殺到路殺

雖然我們已經不用野生動物來滿足口腹之慾,然而,近年來因為土地開發、水污染、土壤污染、氣候變遷等因素,使得許多野生動物喪失可以棲息的生活環境,或是生活環境被道路等人造設施切割得七零八落,導致牠們繁殖或覓食的時候得要冒險穿越馬路。

過馬路必有風險,許多看不懂號誌的動物,就這麼冤死在馬路上。根據「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的資料,從 2011 年開始,路死動物的數量呈現快速成長的趨勢。

2019 年,保育類的石虎遭「路殺」的新聞屢屢登上新聞版面,引發社會的關切。

因為棲地減少,使得台灣出現許多路殺動物。資料來源/路殺資料庫

你沒能完成的科學家夢想,現在還來得及!

眼見越來越多野生動物瀕臨絕種,民眾開始利用智慧型手機和網路,參與「公民科學」行動,幫助科學家完成環境資料的蒐集。

目前,全台灣已經有超過一百個公民科學社團,從蒐集路死動物屍體、珊瑚礁體檢、白海豚目擊回報、全台海域鯨豚目擊回報,以及季節性的新年數鳥嘉年華等等。

台灣海域的海龜、出沒於西部的白海豚與東部的鯨豚,都已經開始有了編號,甚至是綽號了。

2019 年已經有 47 隻白海豚被辨識出來。圖/海保署

  1. 認識身邊的動植物
    「iNaturalist」網站或是下載 App,拍照上傳,分享你所看見的動植物,不能能機會知道他們的名字,還能累積科學資料庫。

    iNaturalist 建置網站和 App,匯集公民科學的成果。圖/iNaturalist Getting Started
  2. 回報你看見的動物
    若在路旁看到動物死屍,請回報路殺社網站。潛水看到海龜,可以回報海龜點點名網站;搭船看到鯨豚,請回報尋鯨任務 App

    透過尋鯨任務 App 可以上傳目擊的鯨豚。圖/中華鯨豚協會
  3. 智慧導航 動物出沒請減速
    開車不但要保護自己的安全,也要保護動物的安全。建議下載使用內建百大路殺熱點路段資料的「Omnie CUE 交通情報達人」app,行經保育類動物出沒區,語音將會主動提醒用路人降低車速,留意車子附近的動態。

    Omnie CUE 交通情報達人能提醒野生動物出沒路段。圖/Omnie CUE 交通情報達人
  4. 追蹤環境資訊中心
    環境資訊中心是一個專注報導國內外環境新聞的獨立媒體,想知道公民科學家相關資訊,請追蹤環境資訊中心粉絲專頁,掌握第一手環境消息。

    環境資訊中心。圖/環境資訊中心

延伸閱讀

  1. 環境資訊中心|公民科學家
  2. 公民科學相關社群
  3. 抓的人會倒楣!四隻腳的鯉魚——穿山甲
  4. 從年出口 6 萬張穿山甲皮,到保育模範生——台灣穿山甲保育之路

推薦書籍

  1. 《尋熊記:我與台灣黑熊的故事》,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 《汀克溪畔的朝聖者》,麥田。
  3. 《上課了!生物多樣性(1-5)》,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4. 《里山的一年繪本2:雜木林的一年》(繪本),小光點出版。

參考資料

  1. 消失中的台灣石虎
  2. 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石虎路殺統計
  3. 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路殺資料庫
  4. PTT:[問卦] 以前台灣很多人吃野味怎沒發生瘟疫
  5. PTT:[問卦] 其它落後國家也吃野味怎麼沒吃出問題?
  6. 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全台百大路殺熱點及改善地圖 WVC Hotspots and Mitigation map
  7. 台灣生物多樣性資訊入口網——台灣頻臨絕種野生動物
  8. PTT:[問卦] 台灣看過最扯的野味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想了解更多請見:地球日50週年網站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97 篇文章 ・ 86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