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每年施打流感疫苗是否會影響對新型流感的免疫力?

葉綠舒
・2011/12/14 ・943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472 ・五年級

這篇文章是由筆者與分遺系100級第五組的同學合力完成的

一篇發表於“Journal of Virology”報告顯示,接種疫苗可能會干擾小孩的殺手 T 細胞的發展,影響對抗新型流感的能力(1)。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荷蘭研究團隊分別收集定期接種疫苗,患有囊狀纖維化(cystic fibrosis)的小孩,以及未接種疫苗的小孩的血液樣本,將兩者加以比較;觀察殺手T 細胞,在大多數未接種疫苗的孩子中發現killer T cell數量隨著年齡上升,定期接種的則沒有這樣的現象,顯示疫苗接種可能對殺手T細胞的數量提升上造成干擾。(囊狀纖維化,一種遺傳疾病:患者由於第七對染色體長臂上CFRT (cystic fibrosis transmembrane conductance regulator) 基因的缺陷,造成呼吸道、胰臟、腸胃道、汗腺等外分泌腺體器官的功能異常。這個基因缺陷會導致腺體的上皮細胞無法正常分泌氯離子與異常增加鈉離子與水分的再吸收,因而造成黏液水含量減少,導致分泌物變得黏稠,無法順利排出,因此細菌容易殘存,而增加感染跟發炎的危險。(2))

殺手T細胞會直接去辨認不同的流感病毒中都有的蛋白質,而流感疫苗能誘發的抗體主要是針對演化較快的蛋白質。

由於大部分國家建議高危險的族群每年接種流感疫苗,以防止季節性流感,減少季節性流感的發病率及死亡率。某些國家甚至建議大於6個月的小孩每年都要接種疫苗;荷蘭的研究團隊的結果點出這個政策潛在的危險性。雖然每年接種流感疫苗可以有效的對抗季節性流感,但可能使人們遇到新的流行病時顯得更沒有抵抗力。

但是筆者對於研究團隊選了有囊狀纖維化的病人與健康的人作為對照覺得有些疑問。由於有這個遺傳疾病的病人的呼吸道特別容易受到感染,所以他們每年一定會打流感疫苗,在原來的論文裡面也提到了是因為這點所以選擇了囊狀纖維化的病人;但是難道CFRT突變對於免疫系統都不會有影響嗎?筆者查了一下資料似乎是看不出來,但是應該也能夠找到每年認真打疫苗的健康的小朋友不是嗎?選擇囊狀纖維化的病人與健康的小朋友作對照,感覺上總覺得這個研究作得不夠完整,好像還可以更好一些。不知道有沒有CF的專家可以釋疑?

參考資料:
1. ScienceDaily. 2011/11/16. Annual childhood flu vaccines may interfere with development of crossresistance
2. 疾病資料庫。囊狀纖維化

文章難易度
葉綠舒
262 篇文章 ・ 8 位粉絲
做人一定要讀書(主動學習),將來才會有出息。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心血管疾病患者接種COVID-19疫苗,有哪些注意事項?
miss9_96
・2021/10/05 ・3770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編按:本文提供心血管疾病患者,在接種 COVID-19 疫苗(簡稱疫苗)前的基本認識,以及和專科醫護討論之背景資訊。

  • 本系列文章與科學月刊合作刊登。
  • 本文感謝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心血管科 張勝南醫師,與基隆長庚醫院心臟內科 王兆弘醫師 審稿,以及台灣新興科技媒體中心的協助。
  • 系列前言:考量到許多病友接種疫苗前需要參考更個人化的資料,本系列將從各國醫學會的治療指引與研究中,擷取精華,用較容易理解的方式,整理對各專科患者接種疫苗的建議。 本系列純為知識彙整,並不能做為醫療決策時的依據。如您對個人的病況有進一步的疑問,請洽詢您的醫師,謝謝。

警告:

  • 本文無法作為個人醫療建議,在做任何決定之前,請先和專科醫護討論
  • 慢性病(包含各項指數,如:凝血指數、血糖、血壓等)都應先控制穩定,再尋求疫苗接種。若不清楚自身病況是否穩定,請先和熟悉之醫師共同討論
  • 切勿任意停藥
  • 對疫苗內容物已知過敏者,接種前請和現場醫護討論。若不知道疫苗內容物為何,請列出自己過往曾過敏的藥物,攜往接種場所和醫護討論
  • 禁忌症:
圖/envato elements

Q1. 心血管疾病病友,需要接種疫苗嗎?心血管疾病病友,得到 COVID-19 後的重症機率較一般人高嗎?

  • 疫苗是保護心血管疾病病友的最好方式之一。如果您是心血管疾病病友,在得到 COVID-19 後,惡化成重症的風險確實較高。各細項疾病可能惡化成重症的資訊,請點此;相關機制請點此
  • 在台灣,部分的心血管疾病有被列在優先接種名單上,例如在「19 – 64 歲具有易導致嚴重疾病之高風險疾病者」分類中,就有包含:動脈粥狀硬化(atherosclerosis)、缺血性腦中風(cerebral infarction)等患者。

部分疾病,可能不在優先名單中,如:未引起器官惡化的高血壓。若想知道哪些疾病於優先名單中,請參考疾管署「COVID-19 疫苗接種計畫高風險慢性病疾病代碼」。若看不懂疾病編號,請和專業醫護討論。

Q2. 各類服藥狀態

不論任何心血管疾病藥物,都不能任意停藥。圖/envato elements
  1. 疫苗對正在吃華法林(warfarin)等抗凝血藥物的人,是安全的嗎?
    • 一般來說,是安全的。但您必須告知接種疫苗的醫護,您正在服用的抗凝血藥物和種類。若不清楚自己服用的藥物種類,可持藥單和醫護討論。
    • 由於服用抗凝血藥物,可能會使得注射疫苗的傷口處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止血,以致上臂可能會出現瘀傷。若擔心止血和瘀傷問題,請洽現場醫護。
  2. 疫苗對正在吃保栓通(clopidogrel,氯吡格雷)等抗血小板藥物的人,是安全的嗎?
    • 一般來說,是安全的。但您必須告知接種疫苗的醫護,您正服用抗血小板藥物和種類。若不清楚自己服用的藥物種類,可持藥單和醫護討論。
    • 由於服用抗血小板藥物,可能會使得注射疫苗的傷口處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止血,以致上臂可能會出現瘀傷。若擔心止血和瘀傷問題,請洽現場醫護。
  3. 疫苗對正在吃 β 受體阻滯劑(β blockers, 心臟、血壓藥)、史塔汀(statins, 降血脂藥)、血壓等藥物的人,是安全的嗎?
    • 一般來說是安全的,藥物也不會降低疫苗發揮效力。但仍建議您先和專科醫師討論,若不清楚自己服用的藥物種類,可持藥單和醫師討論。

Q3. 疫苗與凝血:疫苗造成的血栓與其他副作用?

擔心血栓怎麼辦?圖/envato elements

衍伸閲讀:

COVID-19疫苗施打前,應該要知道(1):注意事項與疫苗原理- PanSci 泛科學

COVID-19疫苗施打前,應該要知道(2):副作用與疑似不良反應- PanSci 泛科學

Q4. 疫苗與心肌炎

目前有接種 mRNA 疫苗(莫德納、輝瑞-BNT)後,發生輕微心肌炎的案例,不過此副作用是屬於輕微、醫療照護後可恢復的。主要影響 30 歲以下的年輕男性,但是數量極為罕見,評估不到萬分之一。目前並無任何國家因此禁止接種、或因而建議改選其他疫苗。

此副作用較常發生在施打第 2 劑後的數天內。若接種疫苗數天內出現胸痛、呼吸急促或心跳加速等情況,請就醫並告知疫苗接種等醫療史。

Q5. 打完疫苗後,就一定有效嗎?

很不幸的,疫苗並非萬靈丹。請維持口罩、洗手,社交距離等防護措施。同時避免群聚,若不得已須在室內聚集,請保持和室外通風或空氣過濾的狀態。

室內維持通風是很重要的!圖/envato elements

Q6. 除了疫苗,我還可以做些什麼避免風險?

除了心血管疾病,尚有一些可能導致重症的危險因素。減少這些因素可降低重症風險:

延伸閲讀

參考文獻

  1. 英國心臟基金會-冠狀病毒:如果您患有心臟病或循環系統疾病,這對您意味著什麼
  2. 英國心臟基金會-冠狀病毒如何影響您的心臟?
  3. 英國心臟基金會-如何才能避免死在冠狀病毒的手上?
  4. 英國心臟基金會-冠狀病毒疫苗 (含服抗凝血、心臟病藥族群)
  5. 英國心臟基金會-吸煙會增加還是減少感染冠狀病毒的風險?
  6. 謠言澄清聲明: 施打疫苗前勿暫停使用抗血小板藥物以及口服抗凝劑。中華民國心臟學會。2021/06/25
  7. 英國心臟基金會-冠狀病毒和心臟藥物
  8. 英國心臟基金會- ACE 抑製劑、ARBs 以及與冠狀病毒的聯繫
miss9_96
170 篇文章 ・ 690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9
0

文字

分享

0
9
0
注射過玻尿酸和肉毒桿菌素,在接種COVID-19疫苗時,有哪些注意事項?
Aaron H._96
・2021/10/04 ・173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本系列文章與科學月刊合作刊登。
  • 系列前言:考量到許多病友接種疫苗前需要參考更個人化的資料,本系列將從各國醫學會的治療指引與研究中,擷取精華,用較容易理解的方式,整理對各專科患者接種疫苗的建議。 本系列純為知識彙整,並不能做為醫療決策時的依據。如您對個人的病況有進一步的疑問,請洽詢您的醫師,謝謝。

隨著現在醫美越來越普遍,許多人都曾接受過玻尿酸注射、肉毒桿菌注射、雷射,甚至是植入填充物等療程。曾經接受過這些醫美療程的民眾,如果要接種疫苗,現在有哪些相關研究,又要注意那些事情呢?

圖/envato elements

Q:剛打過「玻尿酸」又接種疫苗,有出現哪些不良反應通報嗎?

2020 年12 月 17 日,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的簡報中公布,根據莫德納疫苗(Moderna vaccine)第三期臨床試驗的資料,第三期試驗的 15184 名受試者中,共有 3 名受試者出現臉部與嘴唇腫脹。

其中兩名受試者,分別在接種疫苗的 6 個月前和 2 周前,接受過注射皮下植入物的療程;而有一名受試者嘴唇出現血腫的狀況,但並未提及此患者的嘴唇曾於何時注射植入物。

這 3 位受試者臉部與嘴唇出現的腫脹,都是在接受疫苗後兩天左右出現的,之後這些腫脹的反應也隨著時間慢慢消失。

莫德納試驗中曾有接種者因為注射療程,而導致臉部與嘴唇紅腫,但隨著時間自然痊癒。圖/envato elements

至於注射安慰劑的組別,則沒有出現類似狀況,即便出現以上不良反應,在使用過抗組織胺藥物(antihistamine)後,也會恢復正常。

除了注射新冠疫苗的因素以外,若常常注射玻尿酸,也會使注射部位有較高機率發生感染、異物反應,甚至位移的可能。

Q:剛接受過「肉毒桿菌素」注射的人,接種疫苗有出現過哪些不良反應嗎?

肉毒桿菌素與玻尿酸等皮下填充物不同。

皮下填充物,正如其名,多半是以注射的方式,將臉上凹陷的地方填平或是讓嘴唇更加豐盈,而玻尿酸正是目前最常使用的皮下填充物之一。肉毒桿菌素則是一種從肉毒桿菌(Clostridium botulinum)的分泌物中,高度純化後萃取出來的「蛋白質」。

一般常用的肉毒桿菌素為「A 型肉毒桿菌素」,能夠阻斷神經傳導,讓過度活躍的小肌肉放鬆,減少皺紋。

肉毒桿菌是一種蛋白質,能用來減少皺紋。圖/envato elements

目前還沒有相關文獻指出,新冠疫苗與肉毒桿菌素之間,會出現無法預期的交互作用,不過肉毒桿菌素大約會在注射後 3~7 天起作用,目前認為如果曾接受肉毒桿菌素注射,至少一週以後再接受新冠疫苗接種,症狀比較不會混淆。

Q:接種疫苗後有哪些不良反應,是應該注意的?

接受填充物注射後,接種流感疫苗、感染疾病,或是牙科治療,也都有極少比例的不良反應發生。雖然多數的填充物,都能夠穩定地在體內留存 6~12 個月左右,但身體在注射疫苗後,對填充物是否會發生過敏反應,與注射的部位也有關係。例如嘴唇是動作較為複雜的部位,這些部位的填充物,較不會像額頭等固定的部位,能夠留存那麼久。

如果接受新冠疫苗之後,注射填充物的地方在 2~3 天內,出現皮膚發紅、刺痛、腫脹等現象,甚至是全身發燒等症狀,那麼應該尋求專業醫療協助。

圖/envato elements

根據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Dermatologic Surgery, ASDS)的建議,這些不良反應都是暫時性的,可以靠口服藥物、甚至無需治療就能自行緩解。

考量到疫情擴散的嚴重性,目前學會還是鼓勵大眾,即便接受過皮下植入物的注入手術,也應積極地接種疫苗。而在接種疫苗後,也能接受原本玻尿酸注射等療程,民眾毋需過度驚慌。

參考文獻

  1. ASPS Guidance Concerning FDA Reported Adverse Events in Patients with Dermal Fillers Receiving the SARS-CoV-2 mRNA Vaccine, American Society of Plastic Surgery, January 2021.
  2. Should You Avoid the COVID-19 Vaccine if You Have Dermal Fillers?, Cleveland Clinic, Health Essentials, February 4, 2021
  3. Mathew Avram et al., American Society for Dermatologic Surgery:Guidance Regarding SARS-CoV-2 mRNA Vaccine Side Effects in Dermal Filler Patients
Aaron H._96
25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非典型醫學人,既寫作也翻譯,長期沉迷醫療與科技領域。

2

4
1

文字

分享

2
4
1
真的假的,世界上竟然有不需施打就能散播的疫苗?
羅夏_96
・2021/08/05 ・3408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之下,疫苗接種已是民眾每天都在談論的話題。不過你知道除了打針接種疫苗,也有所謂的「自我傳播疫苗」嗎?這類疫苗可以在接種給少數個體後,藉由這些個體將疫苗傳播給其他未接種的個體上Nuismer & Bull, 2020。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了解這種特殊的疫苗形式吧。

圖/Pixabay

野生動物也要打疫苗?

現在的公衛體系如此發達,要給人接種疫苗並不困難,那為何需要這種能「自我傳播」的疫苗呢?其實這種疫苗的施打對象並不是人類,而是野生動物。那為何要給野生動物施打疫苗呢,這就與「人畜共通傳染病」有關了。

許多重大傳染疾病的來源,是人畜共通傳染病,也就是可以經由動物傳染給人的傳染病。這些疾病的病原體原本只能感染動物,但隨著病原體在動物群體內不斷感染的同時,病原體也不斷在演化,最終病原體就演化出能感染人的能力。而當人與這些被感染的動物接觸後,往往就是疫情爆發的開端。從禽流感、AIDS、SARS、伊波拉到現在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 雖然新冠肺炎是否源於野生動物仍有爭議,這些人畜共通傳染病都對人類的健康造成巨大的威脅。根據美國國際開發署U.S.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在 2009-2019 年間的研究顯示,有 1,000 多種可能導致人畜共通傳染病的新病毒在野生動物身上被發現。可以肯定的是,新冠肺炎絕不會是最後一個人畜共通傳染病,人類未來必定還會再遇到。

面對潛伏在野外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威脅,難道我們只能被動地應對嗎?其實針對這個隱憂,科學家就提出不少應對方案,而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給動物施打疫苗。只要能給動物施打疫苗,阻止病原體在動物間的傳播,就能大大降低病毒的演化與對人類的威脅了。不過講得容易,做的難〜

1 Up Life GIF by himHallows
圖/GIPHY

養殖動物我們還能逐一為其施打疫苗,但要給野生動物施打疫苗,就是非常艱鉅的任務了。過去曾有用誘捕給野生動物施打疫苗的方式,雖然這有一定的效果,但只適用能被誘捕的動物,而且這種方式很難在野生動物中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另外不少野生動物生活在偏遠地區,我們難以誘捕,況且就算真到了牠們的棲地,牠們可不會乖乖地捲起袖子排隊等著你施打疫苗。

為了突破這些施打疫苗的限制,科學家就提出一個想法:製造一種能在野生動物之間自然擴散的自我傳播疫苗 (Self-disseminating vaccines)。而發表在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的文章,就對自我傳播疫苗進行回顧(Nuismer & Bull, 2020)。

自我傳播疫苗的兩個類型

自我傳播疫苗主要分為兩類:可轉移疫苗 transferable vaccines傳播性疫苗transmissible vaccines,兩類疫苗都是希望藉由給少數個體施打疫苗後,讓疫苗能在野生動物群體間自然散播,以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不過這兩類疫苗的傳播方式並不相同,下面就分別介紹這兩類自我傳播疫苗。

可轉移疫苗

在一隻蝙蝠的毛皮塗上一些疫苗物質,當牠回到自己的棲息地,其他蝙蝠會因梳理該蝙蝠的毛皮而接觸到疫苗,藉此達到散播疫苗的目的。

可轉移疫苗示意。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這個方法乍看之下傳播疫苗的效率並不高,不過根據計算,只要少數的個體攜帶可轉移疫苗,這種方式能讓足夠多的個體獲得免疫能力,從而根除病原體的。

但光有理論不夠,作者另外找到格拉斯哥大學於 2017 年,在秘魯針對吸血蝙蝠群體進行的可轉移疫苗對的研究。該研究找了三個蝙蝠群體,每個群體至少都有 200 隻蝙蝠。他們在每個群體中 20 到 60 隻蝙蝠的背部塗上含螢光的生物物質,一旦其他蝙蝠沾到這些物質,牠們的毛髮也會發出螢光。一段時間後,研究團隊分析群體中發螢光的個體數量,結果顯示至少 84% 的蝙蝠都會發螢光。這個研究的結果若應用到真正的狂犬病可轉移疫苗上,有很大的機率能讓夠多的蝙蝠產生對狂犬病的免疫能力,從而可以減少狂犬病爆發的頻率、規模和持續時間Bakker et al., 2019

傳播性疫苗

此類疫苗由活的病原體經修飾弱化後製成。將疫苗施打在少數個體上,就能利用病原體本身的感染能力,在群體間造成大規模的傳播。同時病原體因經過修飾弱化,其感染後的症狀已大幅降低,不會對群體造成太多傷害。

傳播性疫苗示意。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這個方法面對數量龐大的野生動物群體是理想的做法,但風險並不小。雖然是使用修飾後的弱化病原體,但一旦設計上稍有不慎,很可能會讓這個病原體在動物群體中演化成新型疾病。因此比起直接使用修飾的病原體,重組疫苗 recombinant vaccine 是更安全的選擇。

重組疫苗簡單說就是將病原體的基因放到對宿主無害的病毒中,這樣就能借助病毒將疫苗散播到群體中。如果病毒在散播過程中遺失了病原體的基因也沒關係,因為剩下的病毒載體也對宿主無害。

在 1990 年代,馬德里動物健康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就曾測試過傳播性疫苗的效力。當時在西班牙一些小島上的野生兔子,正處在受致命出血性病毒感染的危機之中。研究團隊設計出重組疫苗,並將其散播在一個島上。一段時間後,研究團隊抽取當地兔子的血清進行分析,他們發現約一半的兔子其血清內都有能對抗出血性病毒的有效抗體,而且兔子並沒有出現其他副作用。顯示應用重組疫苗的傳播性疫苗,確實可行且有效(Torres et al., 2001)!

另外隨著分子生物技術的快速發展,現在我們已能精準設計出重組疫苗的使用期限,如此在給野生動物散播疫苗的同時,也能大幅降低病原體基因在疫苗中演化出有害突變的可能。

圖/Pixabay

使用自我散播疫苗的注意事項

雖然自我散播疫苗看起來是預防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實用方法,但若真施行起來,仍有不少問題要克服。

首先是病原體預測的問題。前面提到美國國際開發署的研究顯示,在野外會造成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可能病原體數量非常之多。我們要如何準確預測下一個可能引起人類大規模感染的病原體,並不容易。如果不能準確預測病原體,就無法知道該病原體的宿主——也就是野生動物群體,我們就難以設計出相對應的自我散播疫苗。

不同野生動物的生活模式,會影響自我散播疫苗的使用。例如前面提到的可轉移疫苗,用在會為彼此理毛的蝙蝠或許適用,但其他動物若沒有這種親密的肢體接觸,這種方法就不適合了。因此必須先知道野生動物的生活模式,才能決定使用的疫苗種類與方式。

另外在將任何生物性物質釋放到自然前,安全與生態的考量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都不希望放出的自我散播疫苗,最終變成危害自然甚至是人類的殺手。

圖/pexel

縱使仍有許多困難要克服,但使用自我散播疫苗的吸引力日益增加中。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僅威脅人類的健康,更對社會與經濟造成難以估計的損失。如果能在事前就阻斷病毒在野生動物間的傳染,這個成本明顯比疫情大爆發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更低,因此越來越多的國家和研究單位,投入大量的資金到自我散播疫苗的相關研究上。

俗話說:「危機就是轉機」。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人們意識到,面對潛伏於野外的人畜共通傳染病,我們不能再被動應對了。是時候主動出擊,將下一波可能造成大流行的病原體,用自我散播疫苗等方法將其隔絕!

參考資料

  1. Nuismer, S.L., Bull, J.J. Self-disseminating vaccines to suppress zoonoses. Nat Ecol Evol 4, 1168–1173 (2020).
  2. 人畜共通傳染病
  3. Bakker KM, Rocke TE, Osorio JE, Abbott RC, Tello C, Carrera JE, Valderrama W, Shiva C, Falcon N, Streicker DG. Fluorescent biomarkers demonstrate prospects for spreadable vaccines to control disease transmission in wild bats. Nat Ecol Evol. 2019 Dec;3(12):1697-1704.
  4. Torres JM, Sánchez C, Ramírez MA, Morales M, Bárcena J, Ferrer J, Espuña E, Pagès-Manté A, Sánchez-Vizcaíno JM. First field trial of a transmissible recombinant vaccine against myxomatosis and rabbit hemorrhagic disease. Vaccine. 2001 Aug 14;19(31):4536-43.
所有討論 2
羅夏_96
52 篇文章 ・ 490 位粉絲
同樣的墨跡,每個人都看到不同的意象,也都呈現不同心理狀態。人生也是如此,沒有一人會體驗和看到一樣的事物。因此分享我認為有趣、有價值的科學文章也許能給他人新的靈感和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