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樂觀偏見在傳播研究中稱為人類應對認知不和諧的方式。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中意」就是一種認知失諧的調整。XD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明天會更好––談人的樂觀偏見

現代心理學研究一再指出:人的注意力、記憶、知識、自信心與因果認定等都有許多缺失,並不像多數人自認的那麼可靠。歸根究柢,人腦乃是生物為求生存,經過億萬年來的演化拼湊,才有如今模樣,與人為設計、聽指令行事的電腦完全不同。

生物有許多不經大腦的反射行為,可因應環境變化做出快速反應;過程中難免犧牲一些準確度,好處卻顯而易見,到底能活下來比什麼都重要。然而上述諸多認知缺失,卻另有成因,也不容易消除;像人的記憶原本就不是為了記錄視聽輸入之需,才發展出來的。記憶是經驗的累積,目的在於預測未來,為再度碰上類似情事而預作準備。

我們在回想或重述往事時,除了原本就因忽視而沒進入腦海的細節遭到遺漏外,還會出現許多主觀的取捨與事後的修飾,包括淡化一些當時不該說的話或不該做的事,以及添加一些事後覺得該說的話或該做的事。因此就算無心造假,回憶也常作不得準,更別提有人故意隱瞞,也就經常出現羅生門情節。

支持「記憶功能主要是為了未來需要」的證據,來自某些病人腦中掌管記憶成型的海馬區受損,同時也喪失了預期及想像未來的能力。然而心理學家進一步發現,人在根據記憶經驗設想未來時,常出現過分樂觀的傾向,好比自認下回會做得更好、不會犯同樣錯誤、天災人禍不會落在自己頭上、手上的彩卷會中獎、不會罹患不治之症、並可享高壽等;這種現象,心理學家夏洛特(Tali Sharot)稱之為「樂觀偏見」(the optimism bias,也是夏洛特新書書名)。

有人或許不同意此點,認為自己是現實主義者,不會過於樂觀;但凡事往好處想,以及從失敗或惡運中尋找光明面,看來是人的通性,否則離婚者不會再婚(可能會再離),人也不會積極生活(反正遲早要死)。對現實及未來的評估更接近事實的人,大概很難樂觀;但如果每個人都是現實主義者,那麼抑鬱症患者將滿街都是,自殺人數也將激增。

夏洛特做過好些有趣的試驗,她發現人在面對兩個同樣吸引人的工作機會或旅遊地點做抉擇時,內心會有掙扎;但只要做了決定,就會對選中的越看越滿意,對沒選的則會覺得沒那麼好。再來,她發現人在修正自己錯誤時,會欣然接受有利於己的資訊,而忽視對己不利的;譬如某人原本認為自己罹患胃潰瘍的機率是 25%,但得知一般人的機率只有 13% 後,就會「從善如流」,以後都說是 13%。反之,原本認為自己只有 5% 罹患機率的人,就算得知實際數值,下回問及仍不會做什麼改變(注)。

人類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樂觀,自然有它的適應優點(譬如讓人積極進取),也才得以流傳下來。夏洛特以不同族群及年齡的人做過實驗,發現美國人、英國人或以色列人、年輕或年長者,對未來一樣都有不實的想望。

樂觀偏見的好處自然多於壞處,但難免讓人做出不理性的舉動(好比冒不必要的風險、抱不切實際的想望等);曉得這種偏見的存在,加上知識做後盾,當可取其利而避其害。

注:夏洛特的著作,可參見其網站

本文見於 2011/11/23 中時觀念平台/ 引用自作者部落格[2011-11-25]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在大學裡教了二十幾年書,專長是生理學(再往下細分是「神經內分泌學」)。十來年前從象牙塔裡伸出頭來,投入科普書譯介及專欄寫作工作,至今已翻譯了十來本科普書、兩本生理學教科書,以及兩本科學散文結集。目前任教美國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