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超級記憶力——《跟著大腦去旅行》

我們有時會為了自己的貧弱記憶力感到絕望,但如果什麼都記得,也是嚴重的阻礙。如果我們什麼都記得,我們的心智就會過度壅塞,就像要離開塞滿雜物的小房間一樣。例如「學者症候群」 (savant syndrome)這種情形就可能導致超強記憶力,但會影響其他方面的智力。電影《雨人》(Rain Man)的靈感—金.皮克(Kim Peek)就是個特別的例子。金.皮克於 2009 年去世,享年五十八歲;朋友稱他為「金電腦」(Kim-puter),他從一歲半就開始背書,到了五十多歲已經背了九千本書。他的知識庫內容龐大,遍及歷史、運動、電影、太空計畫、文學與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等等許多領域。他對古典音樂所知甚多,到了中年甚至開始彈奏古典音樂。他與其他「學者」一樣,可以馬上告訴你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幾,這項本領可是需要強大的記憶力。

6_kim-peek_cropped_610_300_s_c1_center_center

雨人-金.皮克 Source: creativitypost

但以標準智力測驗來說,皮克只有87分(平均分數是100分)。他橫著走路,無法扣自己衣服上的扣子,也沒辦法處理日常家務。而且,抽象思考對他來說很困難。這顯示,過於詳細的記憶可能影響其他心智功能,過於精準的記憶可能讓人無法了解事物間的關係以進行抽象思考。太多棵樹,就很難見樹又見林。

另外一位特別的「學者」則是丹尼爾.譚米特(Daniel Tammet),他最著名的事蹟是一週學會冰島語,這項成就是在拍電視紀錄片時完成的。2004年3月,他成功將數學常數 π(圓周率, 也就是圓周長對直徑的比例)背到小數點後 22,514 位。他的方法是看著心裡「複雜的、多面的、彩色的、有紋路的形狀」。這種將一種感官對不同事物的感受連結到另一種感官的能力又稱為「聯覺」(synaesthesia)。那麼,譚米特就是能夠看到 π 的數字以一串美景呈現,「那樣的美深深吸引了我,讓我著迷」。他還在自己的聯覺視覺裡看到詩。他把造訪冰島的經驗寫成詩,裡面有一段是這樣的:

在那小鎮與城市
我看著人們說話對著彼此
他們的呼吸綴縫成織
用著柔軟和五色的語詞。

2-_610_300_s_c1_center_center

一週學會冰島語的丹尼爾.譚米特 Source: creativitypost

有個不太一樣的案例是所羅門.雪瑞薛夫斯基(Solomon Shereshevskii),他在文獻中被稱為「S」,其驚人記憶力記載於俄國傑出神經心理學家亞歷山大.羅曼諾夫.盧力亞(Aleksandr Romanov Luria)1968 年出版的書《記憶大師的心靈》(The Mind of a Mnemonist)。雪瑞薛夫斯基的記憶力似乎無窮無盡,很瑣碎的事也可以記得長長久久。他可以正確回想起盧力亞十六年前給他看的單字表。他的記憶主要是視覺記憶,請他記憶文字或數字時, 他會在心裡轉化這些資訊,要不就是空間排列,要不就是用「位置記憶法」(method of loci)想像這些東西放在熟悉的位置,之後再「重播」,在心中回到那些位置。

他的精確記憶力其實是障礙,因為這項特質導致他無法形 成一般概念。他看不懂小說,因為他會非常詳盡地想像故事場景,但讀到後來會發現場景與他原先想像的不同。他就像撰寫本章開頭故事的俄國小說家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以及也是「聯覺人」(synaesthete)的丹尼爾.譚米 特,所說的話常伴隨著視覺感受,如「噴霧」(pu)或「飛濺」 (splash),音調 30 赫茲、100 分貝的聲音則是「一條 12 至 15 公分、 顏色有如陳舊黯淡銀飾的帶子」。

你可能會以為他是幸運兒—可不是人人都能召喚出陳舊黯淡銀飾的意象。其實,他的過人記憶力與不由自主的視覺心像 (visual imagery)對日常生活造成嚴重阻礙。盧力亞引用雪瑞薛夫斯基說過的例子:

有一次我去買冰淇淋⋯⋯我走向小販,問她有什麼口味。 她說:「水果冰淇淋。」可是從她講話的音調中,我只看到她嘴裡冒出成堆的煤,還帶著黑呼呼的灰;看到她如此回答,這冰淇淋我實在買不下去。

不過,位置記憶法不必然需要聯覺的能力,這是人人都能學會的有用技巧,只是可能無法做到像雪瑞薛夫斯基那樣。可以說, 位置記憶法是神遊的一種實際應用,只是這樣的神遊是在自主控 制的狀態。根據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的說法,最早發現這個記憶法的是一位叫做西莫尼德斯(Simonides)的希臘詩人。 有一天,西莫尼德斯正在宴會上取悅一群有錢貴族,卻被兩位神祕人物叫到外頭;原來兩位神祕人物是奧林帕斯神祇卡斯托耳 (Castor)和波魯克斯(Pollux)(譯注:這是一對孿生兄弟,也就是雙子座)派來的信使。西莫尼德斯一離開會場,屋頂就倒塌, 壓死裡面所有的人。屍體血肉模糊以致無法辨認,直到西莫尼德斯回想當時誰坐在什麼位置,才有辦法一個個認出身分。據說,希臘與羅馬的雄辯家(orator)就根據這個故事,使用位置記憶法來背誦自己的演講內容。

SIMONIDE-PRESERVE-PAR-DIEUX

Source: musee

後來,在中國傳教的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Matteo Ricci)改良了位置記憶法。1596 年,他寫了《西國記法》(Treatise on Mnemonic Arts)這本書,讓中國人能背誦科舉考試所需的龐大知 識。這套記憶技巧是想像一座「記憶宮殿」(memory palace),裡頭有一座迎賓大廳與許多充滿生動意象的房間,描繪了如戰爭或宗教事件等觸人心弦的場景。記憶的方法是,將需要記住的東西 與這些觸發極端情緒的意像聯想在一起,之後回想時只需在心裡走一遍「記憶宮殿」,就會想起需要記住的東西。

直到今天,位置記憶法似乎是世界頂級記憶高手的首選。有位叫做呂超的中國人利用這個方法,成為背誦圓周率的金氏世界紀錄保持人。2005 年,他背到圓周率小數點後 67,890 位,在第 67,891 位才首度出錯;這個長度是譚米特背誦紀錄的 3 倍。[註1]不過, 更驚人的是另一位年輕工程科系學生,文獻中稱他為「PI」也在 意料之中(但也許是開玩笑):他把圓周率背到超過小數點後面 216 位。據說他背錯「不到 24 個地方」,聽起來好像錯很多,但平均起來不過每 212 個位數錯一個地方。為什麼他偶爾會背錯不得而知,但也許是因為想像的位置有模糊之處。雪瑞薛夫斯基偶爾會記錯東西,原因是他在心裡想像時把東西放在比較暗的地方,但有時只要他想像路燈亮了,就能正確回憶起來。

另外,後面提到的這些例子跟雪瑞薛夫斯基不一樣,這些人 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只是 PI 記不太清楚事件與面無表情的臉 — 他似乎比較記得住有表情的臉。撇開這些例子不談,諸如位置記憶法這類的技術也許已經趕不上潮流。你大可直接從 iPad 查圓周率,要到小數點後幾位就到第幾位,要多精準就多精準。說起來, 又有誰需要知道圓周率到小數點後 216位?

  • 註1:在出版過程中,這項紀錄在 2015 年 3 月 21 日已增加至小數點後 70,000 位,由印度的拉吉維爾.米納(Rajveer Meena)於韋洛爾理工大學(VIT University)所創下。

2015-11-25_163137
本文摘自《跟著大腦去旅行》,由臺大出版中心出版。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