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dy

    看起來跟 NLP 原理蠻像的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習慣,讓難吃的東西輕鬆下嚥

你在看電影時,手上總是拿著爆米花嗎?或者是在沙發上看電視時,懷裡總是抱著零食餅乾?USC的研究人員發現:就算我們嘴裡吃的東西不好吃,我們依舊會有那樣的飲食習慣!這研究也揭露了其實有一些簡單的方法,可以控制我們的習慣。

在一個巧妙的實驗中,研究人員給予即將要進入電影院的人一桶爆米花,但這爆米花可能是熱騰騰剛出爐的,也有可能是放了一個禮拜的冷掉爆米花。

在看電影沒有吃爆米花習慣的人裡,他們吃不新鮮爆米花的數量比新鮮爆米花的數量少。換句話說,不新鮮的爆米花,就是很難吃。但在看電影有吃爆米花習慣的人裡,他們吃了大約同量的不新鮮與新鮮爆米花。也就是說,在那些有吃爆米花習慣的人處於熟悉的進食模式的時候,爆米花好吃與否,其實並沒有差別。

「如果我們重複在特定的環境吃特定的東西,我們的大腦就會將該食物與該環境做連結,並使我們只要在環境的提示還存在,就會一直吃下去。」作者David Neal說道。

這個研究,在當期的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期刊,對於了解過度飲食有重要的影響。對於在特定狀態下吃下不喜歡的東西,或是不飢餓也會吃東西的研究中,也有很大的貢獻。

「人們總是相信他們的進食行為主要是受到食物味道好壞的影響,沒有人喜歡冷掉或是放置很久的食物。」通訊作者Wendy Wood說道,「但是當我們一但形成進食習慣,就不再在意食物味道的好壞。我們總會攝取一定的量,不論是好吃或難吃。」

研究人員也控制受試者的飢餓程度與喜歡爆米花的程度。於會議室觀看電影片段的控制組也被給予爆米花。在與爆米花沒什麼關連的會議室哩,爆米花的好壞就成了很大的因素。跳出了電影院的框架,就算是看電影有吃爆米花習慣的人,吃不新鮮爆米花的量也低於新鮮爆米花,顯示出環境條件可以觸發人們的自動飲食行為。

「結果顯示環境的力量有多強,足以觸發人們不健康的飲食行為。」Neal說道,「有時候意志力並不夠強大,還必須好好控制環境來對付我們的腦袋。」

在另一個電影院實驗中,研究人員測試一個簡單的飲食行為打斷方法,同樣使用不新鮮與新鮮的爆米花,研究人員要求受試者使用他們的非慣用手或慣用手吃爆米花。使用非慣用手似乎會打斷飲食習慣,並讓受試者注意到他們所吃的東西。所進食的不新鮮爆米花之數量也較新鮮爆米花為少。這項實驗也會影響有著很強習慣的受試者。

「對於那些想要控制飲食的人來說,控制環境因素並不是總是簡單可行的。」Wood說,「最有效的方法或許是靠簡單的動作打斷飲食習慣,例如像是換隻手拿爆米花吃。」

編譯:林韋愷

外電連結: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2011, September 1). Habit makes bad food too easy to swallow. ScienceDaily. link.

原始文獻:The Pull of the Past: When Do Habits Persist Despite Conflict With Motives? link.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過著晚上體驗睡眠、白天研究睡眠的生活。希望可以把象牙塔裡的東西搬出來曬一曬讓大家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