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身體哪裡被蜜蜂螫到會最痛?——2015搞笑諾貝爾生理與昆蟲學獎

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生理與昆蟲學獎,頒給了具有如神農嘗百草般的鋼鐵意志力的兩位研究員施密特(Justin Schmidt)與史密斯(Michael Smith)。就像體育界有極限運動員那樣,科學界的「極限研究員」我想非這兩位老兄莫屬了。

在介紹他們的研究之前,請各位來做個思考實驗:如果今天有隻蜜蜂叮到你,你覺得叮哪裡最痛?

  1. 嘴唇
  2. 鼻孔
  3. 乳頭
  4. 老二 (抱歉…這個選項有性別限定……)

有答案了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謎底稍後揭曉。

source:wikipedia

source:wikipedia

這個故事要從三十年前左右說起。喜愛會叮人的昆蟲的專家施密特有一次在野外被蜜蜂叮了之後,突發奇想的策畫了一個實驗,並召集其他兩位志同道合的瘋狂夥伴來一起執行。這個實驗非常的簡單但嚴酷:作者群先收集許多會螫人或叮人的昆蟲,然後再親身測試哪一種昆蟲叮起來比較痛

經過只以三人為樣本的嚴謹測試,他們把所有的昆蟲叮咬的疼痛程度由輕至重分成  1 到 4 級[1][7],這個量尺經過幾十年的演變,逐漸成為現在所知的施密特指數(Schmidt Index)。(更多施密特指數,請參考這篇文章:施密特刺痛指數:被昆蟲叮咬有多疼?

舉個例子,在原本 1986 年的論文中,只有一種生物被劃成 4 級,也就是生存在南美洲的子彈蟻(Bullet ant)。顧名思義,被叮到的話據說就像是被子彈打到一樣的痛,而且還會持續一天以上。

子彈蟻是一種大型螞蟻。CC BY-SA 4.0 by Hans Hillewaert

施密特出席頒獎典禮的時候,還饒富興味的念了一首詩,翻譯成中文大概就像這樣:

嗡嗡嗡.001

然後就被小蘿莉趕下台了。小蘿莉真是沒有同情心啊。

另外一位共享此獎的得獎人則是康乃爾大學的研究生史密斯,這位瘋狂的老兄也是勇氣十足,在 2012 年 8 月 20 號到 9 月 26 號之前,整整不間斷的被蜜蜂螫了 36 天,目的是要找出身體各部位被蜜蜂叮的疼痛程度的差異[3]。這可不是隨便說做就做的,研究方法可是非常的嚴謹:

  • 因為受試者想必非常難找,為了遵守赫爾辛基宣言[4],史密斯只能下海當唯一的受試者。
  • 蜜蜂使用施密特指數為中等值的歐洲蜜蜂(European honey bee)。好家在你沒有選子彈蟻。
  • 在全身上下選擇了 25 個測試點,並以前臂當成疼痛程度的「基準」。作者每天在上午 9 點到 10 點之間要被叮 5 次,其中第一次和最後一次都要叮在前臂上,當作每天疼痛程度的「校正值」,也就是說,只有中間的 3 次叮咬才會被納入參考。
  • 每天被叮的部位是隨機選擇的,身體的左右對稱部位也隨機選擇(作者假設左半身與右半身並不會有顯著差異)。
  • 作者從籠子中隨意挑起一隻蜜蜂,放到特定部位給蜜蜂叮 5 秒,確保針有穿透皮膚後把蜜蜂拿起來,留在皮膚上的針則是過了 1 分鐘後才會移除。
  • 每個部位都要被叮 3 輪,以確保一致性。為了謹慎起見,作者打分數時不能參考前一次的評分。
  • 為了確保神經和免疫系統靈敏度的一致性,在 8 月 20 號之前的三個月間,史密斯讓自己每天都差不多被叮 5 針,實在具有是驚人的耐力!

Michael Smith 的「人體部位蜂螫疼痛指數」,採用 1 到 10 的等級評分,越高越痛。前臂是平均的 5.0。

上圖就是史密斯的疼痛地圖。由於他是男生,因此老二自然的也在測試區域之中。不過很可惜的,全身上下被叮最痛的地方不是下體,而是鼻孔(第二名是上唇,第三名才是陰莖)。

據史密斯自己的形容:「被叮鼻孔就像是電流通過全身,你整個身體都會震顫起來,然後接著就是噴嚏、氣喘和鼻水連發。」[5]

source:2015搞笑諾貝爾獎頒獎片段

source:2015搞笑諾貝爾獎頒獎片段 [6]

雖然史密斯犧牲小我完成了以上豐功偉業,但樣本數(N = 1)實在是少得可憐,例如連他自己在論文中都說「研究成果的解讀是受到限制的,…… (例如)我們知道男性和女性在生理構造和痛覺程度的門檻上都不一樣。這個指數只代表著一份不同人體部位對蜂螫的程度反映的粗略估計。」[3]

儘管如此,得到搞笑諾貝爾獎仍然實至名歸,我想說不定他再過不久就可以找到新的受試者,而且還有獎金──十兆辛巴威元──可以支付他們實驗酬勞,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參與?

參考連結

  1.  “Hemolytic Activities of Stinging Insect Venoms," Justin O. Schmidt, Murray S. Blum, and William L. Overal, Archives of Insect Biochemistry and Physiology, vol. 1, no. 2, 1983, pp. 155-160.
  2. 2015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
  3. Honey Bee Sting Pain Index by Body Location," Michael L. Smith, PeerJ, 2014, 2:e338.
  4. 闡述在人體上的醫學試驗應有的規範。
  5. The Worst Places To Get Stung By A Bee: Nostril, Lip, Penis, National Geographic website
  6. Michael Smith, left, accepts his trophy from Dudley Herschbach, the 1986 Nobel Laureate in Chemistry. (AP Photo/Charles Krupa)
  7. 果殼網對於本獎項,尤其是施密特指數的介紹。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WhyJ

同時滿足冒險的血液與科學研究的熱情,這就是地球科學與太空探索的魅力所在。期待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中碰到你,那怕是層巒疊嶂的山稜上、波光瀲灩的水岸旁。那時,我將與你分享從沙丘中看見的歷史,與從冰川發掘的寶藏。夜晚,我們將遙望皎潔的明月,甚至更遠的木星與冰衛星,甚至更遠更遠──某顆系外行星上的生命,或許正拿望遠鏡看著我們討論人類最終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