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Gene思書齋】好人真的總是自以為是?

螢幕截圖 2015-08-21 13.26.07

螢幕截圖 2015-08-21 13.27.56

到美國唸書時,對美國的一些政治現象頗為不解。基本上,美國大部分大學生以及教授都是自由派,對我們這麼自由派來說,保守派錯得即離譜又明顯,他們濫用道德唬弄民眾,損害公共利益偏袒富人,為何還有許多人民寧可自己利益受損也要投票給他們?難道共和黨的支持者都是一群反智的蠢象?同樣的情況,在台灣也適用啊。

直到讀了這本好書《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The Righteous Mind: 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 by Politics and Religion),才找到問題的部分答案。我曾說過,一本好書可以改變你我的世界觀,讓事物的有了新面貌。《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就是這樣一本好書,尤其是在政治紛紛擾擾的台灣,也來得非常是時候。

讀了《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覺得非常划算,因為《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分三大部分,內容份量基本上也大概是三本書的!可是卻比讀三本書的收獲還多!


若影片無法觀看,請點此前往


若影片無法觀看,請點此前往


若影片無法觀看,請點此前往

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在正向心理學的大本營賓州大學獲到社會心理學博士學位,研究冷門的道德心理學。他在維吉尼亞大學任教16年之久,現在在紐約大學的史登商學院擔任倫理領導學教授。他在《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第一部分要說服大家,許多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的研究顯示,我們的許多道德判斷,是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的。

在哈佛政治哲學家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的通識課程「正義」(Justice)和《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中,他提出電車問題的好幾個版本,雖然結果是一樣的,同樣是讓一個人死亡來換取五個人的生還,可是有些作法就是怪怪的,我們很多人可以接受變換軌道撞死一人好過撞死五人,卻無法接受從天橋上推一個胖子下去擋車,講白了就是認定後者是錯的。至於為何是錯的,哈佛的學生或聰明人當然可以拗出一堆理由。其他怪怪的感覺的還有,如果家裡的貓狗意外死亡,把牠們吃了有問題嗎?和超市買回來的雞做愛呢?和親兄妹在避孕的情況下呢?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在第一章,先要來回答一個問題,那就是道德何來?是我們先天就具備的?就像三字經說那樣「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先天論)?還是後天學來的(經驗論)?或是理性建構出來的(理性論)?雖然在他進入道德心理學領域時,理性論是主流,但是他卻用許多研究來告訴我們,理性論有很大的問題。

他指出,美國是一個個人主義以上的社會,尤其是在知識份子界,許許多多心理學研究來自怪異(WEIRD)的一群人,他們是西方(Western)、受教育(educated)、工業化(industrialized)、富裕(rich)和民主(democratic)的一群人,主要就是心理學研究愛用的大學生。對於「怪異」的人,道德版圖很明確,就是不傷害他人。可是強納森.海德特曾到印度作過研究,他受到很大的文化衝擊,大到根本就是另一個世界,道德的版圖也差異很大,涵蓋的範圍也很不同。他後來也閱讀大量的民族誌,研究其他文化。

他提出柏拉圖(Πλάτων,約公元前427-前347)、哲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和休姆(David Hume,1711-1776)的主張,柏拉圖認為理性是主人,哲斐遜認為理性和感性是平等共治的,休姆認為理性是熱情的僕人。他提出許多研究證據顯示休姆可能才是對的。他把心智比喻作象和騎象人,重提他之前的書《象與騎象人》的主張,指出心智好比騎象人(控制式歷程)騎在大象(自動化歷程)上。騎象人逐步演化為服侍大象。我們的道德判斷有強烈的直覺,例如電車問題,有些作法就是錯的,例如把天橋上的胖子推下去擋車,理由是事後努力建構的。因為騎象人是服侍大象的,所以他指出,想要在道德和政治議題上說服別人,要先和大象對話。他舉出大量的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研究來說明,為何是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

我想,當我們不小心讀到不對盤的言論(還真要不小心,在這個年代,大家都只讀與自己意識形態相符的媒體了XD 臉書上一不投機,刪除加封鎖也不算不常見 :p),怒火攻心要幹爆對方,是大家或多或少有的經驗吧。我自己招了,有次讀了篇文章以為作者詆毀民主,一怒之下罵了很多,才被教訓我太超譯人家意思了,他只是恨鐵不成鋼。還有,因為被教了訓或糾了正,反而愈來愈堅持己見的狀況也很常見,所以理性屈服熱情其實並不令人陌生。可是說理性是熱情的僕人,這論點會叫許多知識份子失望吧,什麼東西啊,搞半天原來理性的論述是玩假的?大家搞熱血沸騰的幹架對罵就好?非也,理性雖然是熱情的僕人,但理性也會反過頭指點熱情。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的第二部,強納森.海德特具體詳盡地說明有哪些直覺,以及直覺源自何處,他描繪出道德空間地圖,來說明為何保守派政客雖然較不受知識份子愛戴,卻受到民眾歡迎,以及為何自由派政客常常選輸。他指出,對很多人來說,道德不光是傷害和公平而已,這對「怪異」的人,例如我這個自由派來說是很新鮮的。他指出,保守派有更寬廣的道德版圖,他們的還有社會倫理觀和神聖倫理觀。

他把道德比喻作味覺,還說休姆和孟子也英雄所見略同。他指出義務論也好,效益論也好都是單一受體型的道德觀。還指出提出效益論的邊沁是個亞斯伯格症患者,難怪柯P就是個效益論者XD 他認為休姆的多元論、感性論和自然論更大有可為。他提出的正義之心的味覺受體有五種:關懷、公平、忠誠、權威、聖潔。自由派主要仰賴關懷和公平,而保守派則五種俱全,因此保守派的政見能刺激更多味覺。他的研究能解釋為何民主黨常被共和黨打敗。後來他又增加了一項原則--自由,解釋了為何自由意志派(Libertarianism)會和保守派在政治上為伍,雖然他們對社會議題如墮胎、同性戀等看法相左。

強納森.海德特基本上是個自由派,也堅定地支持民主黨,我在美國時也如此。他解釋了為何美國農民和勞工階級會選擇投票給共和黨,雖然乍看之下違反自己的經濟利益,可是如果是站在道德基本原則理論的角度,他們可能是投給自己的道德利益,因為共和黨擅長利用道德味覺哄騙民眾。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第三部,強納森.海德特比較展開他的論述,證據不如前兩部強,有些純粹是推測,或者有趣的觀察。他用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1809-1882)的天擇理論討論我們為何有強烈的團體感。當炮口一致對外時,最能夠萬眾一心,這點政客深知,所以美國在小布希這混蛋的誤導下,打了兩場不義的戰爭,就因為911恐怖攻擊,中東死傷更慘重。在911恐攻後,美國人似乎更團結了,但也更盲目,尤其是入侵伊拉克時,就連法國的不配合,美國都有人主張把自由女神像退回給法國,還有把薯條(French fries)改名。《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提到天擇是在個體層次還是群體層次的問題,這頗學術。基本上,我還是仍為群擇的證據真的頗弱,不過這是演化生物學上的問題,在此不展開討論。

原本自由派對團體歸屬感是頗不屑的,我以前的筆電的螢幕保護程式會播放好看的風景照,有一些是美國鄉下的景色,其中幾張的小木屋上有美國國旗,我實驗室有位自由派老美看到,就幹譙中西部保守的愛國主義。是的,自由派是普世主義者,並不認為美國有特別偉大。自由派尤其是對宗教很不屑,每當提到保守派的宗教主張,以及南方的聖經帶,我的美國自由派朋友(呃,基本上我也只有自由派的美國朋友XD),臉中很明顯露出不屑甚至是噁心的表情,有些還會飆髒話。

美國許多自由派學者對宗教極為不客氣地攻擊(針對一神教尤其是基督宗教,他們大多不認為佛教是宗教,而是哲學),像史丹佛大學的神經科學家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有本書《道德風景:穿越幸福峰巒與苦難幽谷,用科學找尋人類幸福的線索》The Moral Landscape: How Science Can Determine Human Value),簡單來說就是主張演化就能解釋我們人類對意義和幸福的追求,宗教閃邊去吧!不過強納森.海德特這位自由派學者,卻主張人類有雙重性,認為快樂也來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團體歸屬感。他認為宗教可以促進團結,抑制不良行為,所以在演化上是有利的。

道德凝聚人心,但也使人目盲,《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的中文書名有點自以為是,英文書名「The Righteous Mind」之義是「正義之心」。台灣也有不少自稱正義之士的傢伙,成天在網路上捉人家痛腳,號召鄉民集團霸凌,以正義之名,行撈名氣流量之實。尤其是談死刑的問題,我這篇〈關於死刑,給朱學恒的話……〉本來試圖用理性的方法討論死刑存廢,卻有大量網友假正義之名詛咒我全家也成為受害者。不過這樣的「正義之心」的層次之低,是連支持死刑的美國保守派都不屑的。

美國近年的一個政治危機是,美國兩黨之間的惡鬥是愈演愈烈,這十幾年來愈來愈少聽說兩黨共同合作解決國家重大問題,反而愈來愈常聽到,某黨或某政治人物出糗而危及國家,另一黨反而幸災樂禍,甚至公然慶賀;美國也成了一個愈來愈分裂的國家,自由派佔多數的州郡就聚集愈來愈多自由派,反之亦然。因此在美國大選時,許多州郡都沒啥造勢活動,初選反而還比較熱鬧。像我們加州的許多城市,很明顯都是自由派的地盤,自由派不必造勢了,保守派造了勢也無路用,使得愈來愈多人民對政治冷感。因此,最後他要同時為保守派和自由派發聲,希望兩邊人馬能互相瞭解,雖然這顯然很難。至少,他能給他的自由派同儕一些忠告吧,別把保守派都想成是蠢象了。

儘管《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可是我仍覺得《好人總是自以為是》並沒有回答到美國政治的所有問題,當然他也不可能。強納森.海德特的論點,很多知識份子也不照單全收,他對保守派和自由派的道德母體研究也招來許多辱罵,兩邊不討好。我自己也認為,即使強納森.海德特的論點是對的,也僅說明了保守派政客吃得比較開,因為他們的選民口味比較豐富,卻不代表他們的做法和想法是對的,通往地獄的路為善意所鋪,那也只是被萬惡的共和黨利用,以道德之名行損人利己之實!而且強納森.海德特指保守派因為道德味覺受體較多,讓保守派比自由派更容易理解對方的道德判斷和考量,可是我在美國看到的都是反過來的啊,保守派心胸較狹窄,較不屑多元觀點,反而是自由派心胸寬闊包容多元,像民主黨基本上是烏合之眾,就是一群不保守的人組成的,整體共同利益較不明顯,不像共和黨團結一致地撈取利益。

這本《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真的非常值得所有關心台灣未來的公民一讀,雖然強納森.海德特提到的主要是美國的狀況,可是台灣卻也政黨惡鬥很久了,讀了這本書,才知道台灣政客有多可惡,因為人家保守派至少還有可取之處,就是道德味覺受體較多,也還有一些智慧,雖然讓表裡不一的虛偽共和黨人擅長利用這點。相較之下,台灣政客恐怕只有銅臭味和權力受體吧?大馬的政客也差不多如此。要不然就是道德團體搞汙名化,打擊同性戀、變性人等等弱勢等等。

在紛紛擾擾的時代,我們都該靜心看看《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到底說了什麼,再來看看我們周遭發生的一切,好好思辨一下。

本文原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