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履蟲

    棲息在平原或丘陵地區的生物, 在氣候變遷暖化的情況下, 也有可能向北擴散, 並非無處可逃. 另外值得依提的是, 當大多生物的棲地因為人類開發而切割破碎, 這些生物在氣候變遷的情況下, 便可能更難擴散到合適的棲地.

  • 清浩 張

    現存兩棲動物與爬行動物,都有歷經過比現在規模還要大的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都能安然渡過6500萬年前的白堊紀與第三紀間的大滅絕。也許有部分物種會受到近年氣候變遷的影響而消失。但是,本文中所提到的兩棲動物的蛙與爬行動物的龜,是不會那麼容易滅絕的。

  • 老狐狸

    剛好最近有在看全球氣候變遷對兩棲類與爬蟲類影響的相關文獻,
    其實文中所提到的分布範圍的改變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還有許
    多因素要納入考量 ! 而且也有文獻指出, 這樣的變化對於某些物種來
    說甚至有正面的效應。總覺得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探討, 不只是在分布
    的變化,,更重要的可能是產生目前所見的變化背後的機制。到時候
    ,我們才能夠預測未來可能面臨的局面。

  • 老葉

    作者也提到他們的分析並不完整,譬如說因為暖化造成的雨量的變化(有些區域鬧乾旱,有些區域淹大水)就很難納入一併考量。
    他們也只是參照兩萬多年前的數據,以及今天的觀察,整理出一些數據。
    其實,雨量應該可以用冰芯、或是海底沈積物等來對照的?在不同的文章上都有看到,可能作者不認識相關領域的研究者吧?

  • 老葉

    原文裡面就是以兩萬多年前的冰河期為樣本進行研究的。當然目前加拿大跟北歐的生物多樣性較低,可能的因素應該還有其他,不過裡面提出來的還是值得注意。
    全世界的兩棲類目前都面臨空前的生存危機,並非「不會那麼容易滅絕」,手上找不到2010的統計,但是2008的統計可以在維基百科上找到(http://en.wikipedia.org/wiki/IUCN_Red_List)

  • 老葉

    在文章裡也並不是說他們無處可逃,而是越小、對棲地要求越高的生物,很可能面臨了(1)來不及逃到適合的地方就死亡(2)無法逃走…

  • Pingback: [漫科學] 龜兔賽跑,最後的贏家可能還是兔子 | PanSci 泛科學()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龜兔賽跑,最後的贏家可能還是兔子

在我們小時候讀過的龜兔賽跑故事裡,兔子自以為跑得比烏龜快太多,所以決定睡個午覺;但是烏龜不休息繼續往前走,於是最後烏龜贏了。

如果不僅僅是一場賽跑,而是因為全球暖化,讓兔子跟烏龜必須要向北遷移呢?在這攸關生死的時候,兔子當然不會再睡午覺,勝負就很難說了。

如果暖化的速度加快呢?烏龜的勝算可能就不大了…

為了要了解全球暖化對生物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位於加州四個研究機構所組成的團隊分析兩萬一千年前冰河期的紀錄,發現:在當時氣溫變動最劇烈的北歐及加拿大,動物們平均一年要向北遷移100公尺。(1)

一百公尺看來沒什麼,但是對於像烏龜這類爬行很慢的動物,或是體型很小的動物,一年要遷移100公尺很可能就是他們的催命符。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現在我們看到的事實是:這些地方只有很少的特有種(endemic species)(2)。

所有的這些物種裡,影響最大的是什麼呢?根據丹麥的研究團隊發現,在這場氣候的龜兔賽跑中,輸家是兩棲類。由於兩棲類皮膚裸露,造成牠們不能一生離水(3),當需要遷移的時候便會因為無法遷移或找尋不到適當的水源而絕種。

Oophaga pumilio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但是距離並不是唯一的原因;在廣大的平原地區,由於整個區域氣溫一致(因為地勢低平)使得動物必須遷移更遠,造成的影響就是現在的丹麥(平原)連「一種」特有物種都找不到。

住在山區的動物在氣候暖化時,能做的是就是往山上爬了。最近這些年全球生物每10年就要讓自己居住的區域的海拔高度上升11公尺(4),對於平原區或是丘陵區的生物,這個需求要達到非常的困難,很可能就會有絕種的危機。

研究團隊也警告,由於他們的分析僅將氣溫納入,並未分析雨量(5);而且當前的暖化速度是遠高於21,000年前冰河期結束時期的。當我們把因為暖化所造成的雨量遽減或遽增(依區域而定)加入,對不同地區生物的衝擊,可能遠超過這篇文章爬梳歷史資料所得到的結果。

看過「歷險小恐龍」(The Land Before Time)的人可能都對於這些小恐龍們不屈不撓的精神十分佩服,但是在真正的自然環境中,爬行緩慢且覓食能力有限的小動物,在生存競爭上是永遠處於劣勢的。正如目前世界上的6,500種正在迅速消失中的兩棲類一樣,Littlefoot跟他的朋友,在生存競爭上,大概是永遠的輸家。

歷險小恐龍  圖片連結:維基百科

參考資料:

1. Science Now. 2011/10/6. Glacial Melting Put Animals on the Run – ScienceNOW
2. B. Sandel, L. Arge, B. Dalsgaard, R.G. Davies, K. J. Gaston, W. J. Sutherland, J.-C. Svenning. 2011. The Influence ofLate Quaternary Climate-Change Velocity on Species Endemism.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1210173
3. Wikipedia. 2011/9/29. Amphibians.
4. I-Ching Chen, Jane K. Hill, Ralf Ohlemüller, David B. Roy, Chris D. Thomas. 2011.RapidRange Shifts of Species Associated with High Levels of Climate Warming. Science 333(6045): 1024-1026
5. Scott R. Loarie, Philip B. Duffy, Healy Hamilton, Gregory P. Asner, Christopher B. Field & David D. Ackerly. 2009. The velocity of climate change. Nature 462: 1052-1055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做人一定要讀書(主動學習),將來才會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