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什麼有些男性被發卡後會暴力相向?

source:Why Some Men React Violently To Romantic Rejection

source:Why Some Men React Violently To Romantic Rejection

有研究證據顯示,有些男性當他們對被甩或被拒絕的情況感到不悅時,會傾向對女性使用暴力好佔有主導地位。這項研究已經發表於《性行為檔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在超過550人的網路調查中,昆士蘭大學心理學的研究人員發現,認為自己在社會佔優勢地位的男性較會對女性表現出敵對的態度,甚至是想要去支配她們。研究的共同作者社會心理學家巴洛博士表示,這類的男性通常不太支持女性權利,比較主張兩性不平權,和喜歡較為傳統的兩性性別角色。

而這樣期待自己能決定任何事的態度,甚至會延伸至臥室。可能比「我就是支配者喔,安娜。」的小格雷還更糟,這類對女性有敵對態度的男性,往往也認為男性對女性是具有性權力的,不但可以翻牌子,還霸道的不准你說不要。他們會對女性在不感「性」趣時的拒絕覺得生氣,並指責她們怎麼能不接受求歡。

當他們在一段長期關係中被拒絕時,其中有些人甚至會對女性使用包括跟蹤、威脅要使用暴力或是威脅要傷害自己等策略。也很有可能會有「色情報復」的行為發生,成為人人喊打又抖抖害怕的「恐怖情人」。這些男性也更有可能當在俱樂部和酒吧被不認識的女性拒絕時,對其採取較為強勢的恐嚇行為。

這樣的男性還會希望能降低女性的合法性交年齡,好讓他們更有可能去接觸到那些沒有能力可以拒絕他們的女性。巴洛博士認為,會有這樣想法的男性通常認為女性是較為劣勢的。他們透過認為自己在社會階層的頂端而女性在下的方式,來彰顯自己的主導地位。研究人員因此從中發現,可以透過社會支配傾向去有效的預測一個人對女性的態度會有多負面和霸道。[1, 2]

多希望總裁跟皇上都不會榜上有名啊。

source:霸道總裁系列

source:霸道總裁系列

雄性暴力具有潛在的演化優勢?

《雄性暴力》一書說到,「父權制度的最終根源是男性暴力,但男性暴力並非只來自男人,而是來自兩性的演化利益。」[3]。在《第二性》當中作者也認為,不管是發情期或是性交姿勢都在在顯示,雌性往往被認為是「被動的」、「被佔有的」[4]。

所以有些男性會有的這些暴力行為,有可能是因為它被寫到了我們的「基因」裡嗎?

縱然有些雄性支配的行為也見於黑猩猩,有的雄性黑猩猩會虛張聲勢的威嚇不願與其交配的母猩猩;但這樣的現象卻不常見於圈養環境中到黑猩猩,因為在他們開始出現這樣情形時便會被其他母猩猩阻止,而且在以雌性為支配地位的巴諾布猿身上也不會出現類似行為[5]。

基因的指令其實沒有那麼樣的具體,像這類的支配行為涉及到的層面太過複雜,背後還有許多心理因素,像是暴力傾向、缺乏同理心等等所影響的行為,是不太可能透過特定遺傳訊息而來的[5]。但基因仍對哺乳類動物的暴力行為的發展有一定程度影響,尤其是雄性激素的增減[3]。

雖然也有些人類學研究顯示,有權有勢能掌握較多女性的男性,可能可以產生比較多的後代。刊登於《美國人類遺傳學雜誌》(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的一篇Y染色體基因研究,估算約有8%亞洲男性帶有相似的Y染色體,也就是約有1600萬的男性可能來自同一位祖先[5]、[6]。有研究推論那名祖先有可能就是成吉思汗,但這推論仍需更多的證據支持。

所以男性的暴力相向是演化而來的天性嗎?或許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證明;但在現代社會只會引人喊打跟反感而已,看不出演化優勢啊。

參考資料:

  1. Why Some Men React Violently To Romantic Rejection. Asian Scientist. [December 10, 2014]
  2. Ashleigh J. Kelly, Shelli L. Dubbs, Fiona Kate Barlow. (2014), 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 Predicts Heterosexual Men’s Adverse Reactions to Romantic Rejection.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DOI 10.1007/s10508-014-0348-5.
  3. Richard Wrangham, Dale Peterson. 雄性暴力。胡桃木。
  4. Simone de Beauvoir. 第二性。貓頭鷹出版社。
  5. Frans de Waal. 猿形畢露:從猩猩看人類的權力、暴力、愛與性。麥田。
  6. Tatiana Zerjal, Yali Xue, etc. (2003),  The Genetic Legacy of the Mongols. Am J Hum Genet. 2003 Mar; 72(3): 717–721. doi:  10.1086/367774.

關於作者

雷雅淇

PanSci 主編|代號是(y.),是會在每年4、7、10、1月密切追新番的那種宅。中興生技學程畢業,台師大科教所還沒畢業,對科學花心的這個也喜歡那個也愛,彷徨地不知道該追誰,索性決定要不見笑的通吃,因此正在科學傳播裡打怪練功衝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