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

    就怕餵成習慣。

  • Taiyujuin

    最後一張的鉛色水鴝看起來很生氣……

  • 訪客

    你不說我還沒注意到…真的看起來有點怒…

  • Pingback: 餵食野生動物錯了嗎? - dropBlog()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餵鳥拍照可乎?

2011/01/20 | | 標籤:

可否以誘食的方法拍鳥?這是個長期無解的問題,各方論戰不休。

贊成的說鳥是隨機取食的,在牠的棲息範圍裡,哪裡有食物就往哪裡去,沒了再找別處,縱使餵食(甚至固定地點、時間),牠們也不會只固守一處因而喪失野外覓食本能。而為了拍攝生態相片教育大眾,餵食取得相片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反對者則認為多少都會影響野鳥覓食習性,而長期餵食結果,也讓獵捕者有更好下手的機會,因為一來捕鳥人知道何處可以輕易找到想抓的鳥,二來野鳥失去對人的警戒心,好抓得很。

拜數位相機普及及經濟能力佳之故,台灣應該是全世界拍攝野鳥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在熱門拍鳥的地方常見數十支大小砲對著標的鳥兒猛拍。這拍鳥人中,絕大多數不是因為賞鳥、愛鳥或為了自然教育而加入拍鳥的行列,有許多是因為拍鳥難度高,有挑戰性,拍到是一種樂趣也是一種滿足,對鳥的生態是不瞭解或沒興趣的,更不必寄望這些人拍鳥是為了推廣野鳥保育用的。他們拍鳥簡言之就是可以炫耀,愈稀有、愈難拍到的鳥愈有成就感(台中市東勢區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某些地方就曾有帝雉或藍腹鷳被長期餵養)。只不過用誘騙的手段拍到,而不是在野外驚鴻一瞥按下快門捕捉到的倩影,何來技術與運氣可言,有何值得炫耀?

許多稀有候鳥在春、秋季經過長途飛行好容易看到台灣寶島,才降下來想要喘一口氣、喝一口水,就常有拍鳥人互相通報,大小砲立刻集結,步步進逼,不顧鳥兒擔心受怕、左閃右躲沒能好好享受一頓補給,讓小小的身軀、驚悸的心靈承受了莫大的壓力。或有餵食,也是引誘牠到誘食區後,立刻驚嚇(或驅趕)牠飛到一旁預定讓牠停的位置,以求得構圖美、氣氛佳的鳥相片。縱使有餵食,想要飽餐一頓,也是奢求。有的拍鳥人為了減少鳥兒隱蔽的空間,為了營造沙龍效果,甚至將鳥兒歇息處周遭野草除光,只剩下預定入鏡的地方有「自然」的感覺,這真是到了不顧鳥類生態只求攝影成果的惡劣地步了。這種逼鳥與除草的情形在野柳岬最常見,也是賞鳥人與拍鳥者衝突最多的地方。

國際上常見度假村或飯店設置餵食台吸引野鳥來吃,讓遊客可以輕易賞鳥,基本上是為了商業目的而做。而歐美人士也常在庭院吊掛飼餌台吸引鳥類覓食,這是增加庭院野趣也照顧一下鳥兒。以上無論是商業目的或居家情調,因對鳥類生態沒有很大影響,所以無可厚非。

除了餵食,還有用錄音騙標的鳥出現的方法,這是鳥類調查使用的方法之一,是為了學術研究不得不為的方式,但現在許多人拿來賞鳥、拍鳥用。錄音誘鳥對鳥類的影響可能就甚於餵食,因為鳥類常有領域性,一山不容二虎,當聽到同種鳥叫聲時,會飛出來觀察(相親)異性鳥或驅趕同性鳥,若常被錄音欺騙撲空而莫名所以,幼小的心靈是否因此受傷?以後真的有同種鳥來搶地盤或異性鳥光臨而怠忽時怎辦?

底下是近日在某處拍鳥時,有人餵食鉛色水鴝的情形(牠已長期被餵食,所以流連該處),我趁機拍下,也讓大家瞭解誘食拍鳥的做法之一。我可不是要讓大家學,而是希望大家深思這樣的做法妥否?歡迎您留言提供想法給大家參考。

#1 石塊用來擺放麵包蟲,並找來枯枝插在石塊附近,好讓鳥兒站在枯枝上入鏡,這就是誘鳥環境布置。

#2 倒幾條麵包蟲

#3 麵包蟲在石塊上誘引鉛色水鴝

#4 鉛色水鴝上來了,但這樣的畫面會穿幫,所以這不是拍鳥人想要的畫面。拍鳥人於是上前驅趕牠,牠為了躲人又為了不遠離食物,就會飛棲在最近的一個適當停留點。

#5 於是插在旁邊的枯枝就成了牠唯一去處,而拍鳥人的鏡頭早就準備好對焦了。可憐的鳥兒成了人類戲弄的對象,而其倩影又被拿來炫耀、賺名賺利,不知牠是否生氣?

本文原發表於賴鵬智的野Fun特區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野FUN生態實業公司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