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當個大學生/大學老師的know-how

圖片1 文 / Gilver

主持人 / 鄭國威    火線卡司 / 小野、葉丙成、顏聖紘、歐秀文、簡韻真

對你來說,大學是什麼呢?它是個培育和鼓勵未來棟樑發展的空間,是一扇通往學識的大門。當然,大學對每個人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有人說它是「由你玩四年」,有人認為它是學術的神聖殿堂,也有人覺得它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對學生來說,它可以是國民教育的終點,卻是人生現實的起點;對大學老師來說,它可能是開啟人生新一頁的舞台,也可能是個研究教育兩頭燒、升等評鑑找麻煩的陰陽魔界。總而言之,大學無論對學生或老師而言,毋庸置疑的就是個學習的地方。

然而,時代在走、趨勢在變,做為一名大學生/大學老師,我們該學習什麼、具備什麼樣的資格,才能在社會觀感和未來的各種挑戰中存活下來?2014年泛科學年會「蛻變吧!科學」邀請到五位各有來頭的卡司,由泛科學P編鄭國威主持,一起來把話說開,聊聊覺得大學生/大學老師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以下登場人物代號分別為: 「野」=小野 (知名作家) 「葉」=葉丙成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 「顏」=顏聖紘 (中山大學生科系副教授) 「歐」=歐秀文 (國立科學教育館展覽組主任) 「簡」=簡韻真 (台大化學系學生) 「P」=鄭國威 (泛科學總編輯)

Part1. P編主持時間

13768298144_259e534592_b

P:大學教授/大學生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大學時期最該學習到的是什麼?

葉→我常跟我的學生講說……我其實很同情他們啦!他們未來面對的世界很不一樣:全球化的程度前所未見,人口、糧食、經濟各式各樣的問題發生,還有可能的金融危機。為了接下來瞬息萬變的十、二十年,面對歷史從未有過的挑戰,要有自信和能力去面對。可惜的是,這在我們目前的教育裡是比較欠缺的。

面對未知的問題,你不能只是當一個搜尋引擎去找相關記憶,而是要去想這些問題要怎麼解。你們曾經為了作業中的一題花了兩小時去想嗎? 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比較欠缺去思考題目,這就是大學生第一個要學習到的。其他的之後再討論。

顏→ 你不覺得這很像是高中升大學在問的問題嗎? 其實我的想法跟葉老師差不多,但我在經歷幾年下來投入教育後,開始回歸到探討他們心靈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你要了解你是不是能夠即使老師不給你問題,你也能去探索問題。從小到大,你所獲得的知識就是別人整理給你的,它有沒有成為組成你對世界觀的元素?我希望,大學要體認到世界本來就是複雜的,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答案,你要發展的能力就是在複雜中抽絲剝繭、透過自我觀點的辯證去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東西。

第二個就是你要問自己為什麼會快樂,是為了分數、獎賞還是源自你真心喜愛的滿足感。我看過太多聰明的學生在通過重重升學關卡後就失去了人生目標,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因此我覺得在大學中確立個人存在的價值、跟對未來的期待是很重要的。

歐→ 考試題目有答案,但職場沒有答案。當你在職場上接到一個任務,你就要去連結到許多的知識經驗,不是考古題中可以找到的,我覺得這就是在學校裡要先培養的。在我們科學教育館裡成員來自四方,團隊合作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另外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有熱情!熱情可以讓你願意為你的任務赴湯蹈火,才會有後來的發光發熱,而老師就是肩負激發孩子熱情的角色,學生在大學裡也要盡量選擇這些願意在教學上投入熱情的老師,在他身上得到啟發。

簡→ 我就是顏老師說在大學生活裡迷失方向的人。我想我不代表在座的大學生,也沒有資格告訴各位大學生應該要學什麼東西,但我想我們作為大學生,生在一個巨變的時代,大家對大學生有個知識分子的期待。東方太學要你負社會責任,西方哲學要你追求真理,而現代社會則是要你畢業後要出去工作賺錢。這中間有不少差距,但對我來說,大學生的定義就只是18到22歲在這個體制裡,可以選擇要上課還是翹課的學生。我很希望大學是一個能讓年輕人聚集在一起、讓思考和想法激盪批判的地方,對自己的未來和對台灣的未來負責。

野→ 我覺得坐在這裡有點格格不入啊,我的時代距離各位太遙遠了。我要告訴各位,大學是用來讓你思考改行的地方,讓你知道自己走錯路了。我當年念師大生物系的同學有保送制度,畢業以後可以直接當老師,所以大家都在混。

13768244464_ce30a475cf_b

P:教學生涯中最感動的學生?

葉→ 畢業典禮時,有學生致詞提到自己,直叫我頭皮發麻!這種體驗只有在產房裡看到老大出生的剎那有過。對學生用心,他在畢業離開學校前的那一刻講說:你講的我們都記得,我覺得這樣就值得了。

P:教學生涯中最讓人失去理智的學生?

顏→ 其實常常都有呀,我曾收過一個研究生讓我覺得遇人不淑。其實研究生和教授相處的時間甚至比家人、親人還要久,所以你要慎選啊,星座要注意一下。我覺得科學家是很個人主義的,那時候我看他的才能就讓他進了實驗室,但沒有意識到說:其實一個研究室工作要進行得順利,人格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時我沒有注意到學生間的相處,直到有很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後來那個學生在碩士論文的謝詞竟然還表了我一下,當下我也沒有覺得怎樣……只是想宰了他。但後來也就開始理解到,當初他進研究室的時候可能是沒有受到禮遇的心情,我才開始思考對待每個學生的方法要不一樣,你還要把對方當成年人來對待、要顧他的面子,後來就比較好一些。

那如果要我說讓我感動的學生也有,有一次和中國合作的學術單位喝酒不知怎麼的醉了,還自己走回宿舍,我意識裡知道我在實驗室吐了,但我醒來以後發現我全身衣服竟然換好了…… 這樣好的學生還不只一個。(全場再次大笑)

P:最讓你感激的老師?

歐→ 最讓我感激的老師是他用熱情去設計教學課程。在我記憶中的那位老師他會以身作則,會與我們分享他的待人處事和生活經驗,也帶我們了解許多領域。在這之前,他會先去做功課,但不會逼我們接受他要給予我們的東西。不管它是什麼課程,你要選擇對教學有熱情的老師。我覺得這樣的老師在日後對我的工作和為人相處上都有幫助影響,倒不是在專業領域上。

P:最讓你無法認同的老師,他做了什麼?

簡→ 有個上課只念投影片的老師,講義還是別人做的,他自己還不知道講義上的空格要填什麼。不過那個老師還年輕,我們同學也有想去幫助改變教學策略,雖然中間經歷過幾次激烈的溝通,甚至還找全班最高分的同學去跟他談判;另外一個是在課堂上嘲笑學生,把學生分化成好壞兩群,學生們只好陽奉陰違。 (P: 我們就點到為止,完全沒有畫面……)

P:覺得在大學上做過最值得的事?

野→ 我大二就開始一邊寫小說,一邊讀生物系,那時很迷惘,但生物分數還是很高的。後來開始以小野為筆名,第一篇就得罪全班的作品,叫《周的眼淚》,談到實驗課的時候許多人是參考解答來「做數據的」,直到老師發現。這篇故事刊載中央日報,是我成為作家的開始,文章發表後就被全班討厭了。其實許多科學新研究中,也是有許多作弊事件的,我真是先知先覺呀。我覺得成為作家就是在大學做過最值得的事情,因為我覺得科學總有種傲慢和不誠實。

Part2. 現場開放Q&A

13767940085_cf84bcbaef_b

Q:我是一位老學生,也是一位大學老師新手。我覺得傳授知識並不困難,但傳授熱情是件困難的事,有沒有經驗或方法能夠在課堂上分享你的熱情給學生?

葉→ 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在於動機。舉個例子,我最氣的就是在校外演講完後,別人把我的成果說是因為台大學生比較好學。其實要讓台大某些學生有動機學習也很困難啊!我覺得台大很多學生只是比較認命,並不代表他對知識的熱愛。很多私立大學反而是動機取向,老師要有動機讓學生想學,只講「以後一定會有用」沒有辦法說服他們。

我認識一個年輕老師的例子,我鼓勵他用程式專長實際上在社會上有什麼用,對你未來求職的幫助是什麼。每個老師不但要想辦法去燃起學生的動機,還要努力去賺到(earn)得學生的尊重,看不同學生、不同科目,設計出適合的方式。做得好的話,題目作業再怎麼刁難也都是OK的。

顏→ 我覺得我們要考慮到教育的現況。雖然學生有許多習性是從國高中來的,但其實中小學的教育也有許多無奈之處,大學做的是把他們在壞得很徹底之前變好一點點。除了引起熱情,我還會多去理解他的學習經驗、了解他在乎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在觀察學生的生活經驗變化過程中,會越來越理解他們為什麼做或不做、動力何來、為什麼沒有持續的熱情。當他們展露出興趣時,我像是在做火苗的維持,希望能夠讓他們做事有始有終,而不是做一做、謝謝老師就結束了。

Q:推廣線上課程到現在有學習到什麼新知嗎? 線上課程對大學的衝擊?

葉→ 線上課程對我而言最大的衝擊就是:光靠網路課程的影片,就可以對學生造成很大的影響力,甚至讓他們願意遠赴前來聽自己演講。現在的大學老師可能要記得:學生能在網路上找到開放式線上課程的資源。你將會面臨很大的教學挑戰!以Coursera為例,全世界受邀的大學老師都變成是自己學校的門面,和我們競爭的變成全世界頂尖學校裡最好的老師,你的價值如果只有lecture層次,是很容易被取代的。要想想:什麼事情是只有你能對你學生做的、線上課程辦不到的?比如說帶課程討論、活動設計和啟發學生思考。因此線上教育我最深的感觸是未來老師的價值也會很快地重新改變,而且很快就會發生。

13768267934_13457fd23e_b

Q:你們覺得大學存在的意義是什麼?理想中、實際上?大學好像是要培養全人的知識,就是要”學” 習“生”命,但現在的大學好像是在培養技工、修好系上專業學科就能畢業,沒有一些像是社會責任的東西? 又,到底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

簡→ 我是大學的逃兵,泛科學收留走投無路的我。我覺得這兩個問題都蠻大哉問的,就我認為是大學從過去演變到現在,已經成為了學歷專門產出的地方。但還是有老師除了專業科目外,也有進行全人教育,比如說今天也來參加的兩位老師都有理想,要把知識和熱情、邏輯思考的能力帶給學生。或許系所必修限縮了你,但在你理解這些知識的過程中所要具備的能力,也會應用到日後的生活,像顏老師之前和我聊過的,「念了這個科系,你應該是要變得更能去做其他事情。」

至於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如果你是要將大學和技職體系的訓練並列比較,我覺得這倒是個人各取所需,取得平衡就好,但至於全人思考跟邏輯,那則是整個公民世代都需要的事情。

野→ 我覺得每個時代的大學意義不太一樣。過去大學門檻很高、錄取率低。我曾遇過有個對教育改革很有熱情的教授說:如果大學的入學門檻低,就把他訓練起來啊! 我曾在《蛹之生》裡比喻進入大學就好像進入一個蛹,等待著四年後蛻變成蝴蝶。我心目中的大學不是學個技術,大學可能只夠摸索而已,像是我去念電影的兒子,我很多科學知識也是我自己慢慢摸索來的。其實我對教育是很懷疑、叛逆的,後來走上電影、電視和寫作之路,工作上和學歷上也沒有什麼要求,所以我覺得念什麼大學不是那麼重要,靠自己在迷惘中摸索、找尋答案,一樣能活得好好的。

Q:現在這種環境下,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做研究對我們有什麼幫助?

顏→ 我自己對研究所碩士學習的認知是,你得把自己當成一個學術研究者,要進入學術研究者的生活模式和殿堂。當你問出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那我想你就去工作好了,會猶豫就意味著你沒有那麼愛學術研究。第二個問題,其實沒有人知道你應該做什麼,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即使媒體不斷暗示我們什麼工作好、產業需求怎樣、應該要念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

你應該要先弄清楚你對人生的想像是什麼? 你所謂的完滿人生是什麼? 你想走別人走過的路或是開創新局面? 最後,當每個學術領域和你生活的關聯性不一樣、不是每個領域學習之後都能直接兌換成現金時,你要先想清楚你要的職涯是什麼,不是拋出問題讓別人的答案來為你負責。

葉→ 其實不只適用於研究所,大學也可通。我覺得大學的意義就是學著自主。不要被學校規定的課程規定限制了自己,去定義自己的學習吧,沒有人限制你只能當個技術人員。以程式設計來說,現在學校以外的地方有好多寫程式的課,你不必念資工系也能成為程式設計師。重點你是有沒有目的、有沒有方向,最怕四年下來還不知道自己的意義在哪裡。最重要的是自主經營自己,找不找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13768240914_75a9b34634_b

Q:有的老師國際期刊發表篇數很多,但不會教學;有的人擅長教學,但著作或許沒那麼多,就無法在大學裡教書。而在大學裡,大學老師還要做教學和研究,那麼什麼樣的人適合當大學老師?

歐→ 我覺得這是社會對大學老師的期盼,同時也有教育制度的問題。在大學裡有些課程對老師的學術背景沒有那麼大的限制,而是連結到企業。這樣的制度應該會慢慢改變的。很多教育政策還是需要檢討。 簡→ 我覺得大學老師就是要inspiring和passion,我覺得大學老師研究和教學當然要並重,但我同意只看學術積點作為評比一名老師的價值還是太過單一。

顏→ 就我所知有些老師的教育歷程是先進入職場再回到學校,例如像是公共政策領域,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大學老師沒有經過中小學師資培育的歷程,通常是論文發表ok、運氣不差、有人投票支持就水到渠成了!我們的口才和教育方式都是用摸索的,學校通常也有一些給老師增進教學技巧的工作坊。但現在,要進入大學教書是極度競爭的,研究和教學都要並重。你要親自參與知識產出和創新的過程,不然就是科學普及了,所以我覺得大學老師一定要有研發能力。當然,有的系所還是很重視教學經驗、邏輯思維,在job talk的時候看看老師的潛力。但我的確認為產生知識創新的能力跟教學是並重的。

葉→ 什麼樣的人適合當老師? 基本的就是要雞婆、愛講話,還要有表達能力。「如果老師自己都不創新,要怎麼叫學生創新?」我也時時在創新、改變自己的教學方式,聽別的老師的教學分享,自我進步,不然怎麼叫學生進步呢?至於論文發表,社會大眾和學生對大學老師的期望不一樣,難以說對或錯。我知道教育部有在推多元升等,樂見這樣的制度出現。

Q:請問葉老師,怎麼在翻轉教室教學過程中體受到學生的學習效果? 另外有人說年輕的老師缺少經驗、年長的老師缺少熱情,葉老師是怎麼內外兼修的?

葉→ 我自己有些參與翻轉教室教學的學生,在課堂上的考試成績還是有明顯進步。校外的話,像在政大和一些中小學老師也有類似回饋,當成實證。教學本身讓我得到回饋,這就是正向的回饋,讓自己覺得做這件事有意義。但另外雞婆的個性也是很重要的啦。

Q:我是一名高中生,我覺得大學以下的教育都是被某種標準限制住,我有許多同儕都有自己愛好的學科領域,但受限於考試、補習而無法伸展。老師們覺得自我定義學習的精神是不是要從更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學校也應該要給予鼓勵?

野→ 你說的沒有錯。我覺得很多人從小學畢業以後,人生就很悲慘了,進入補習跟考試的輪迴。其實我覺得人生最青春的就是國高中那六年,如果這六年被壓抑掉的話,你大學就很可能不知道要幹嘛,所以我很鼓勵中學時代少補一點習、考差一點沒關係,最糟糕的是國高中畢業以後對人生失去了熱情,因此我覺得你提出這個疑問非常好。以我的女兒為例子,當他開始對自己的學習之路產生懷疑的時候,我就鼓勵他去思考。大家都想走安全的路,但不要去阻止自己的懷疑。越早懷疑越好。 13767947145_0f79f8429e_b

Q:各位講者請問你們覺得幾十年以後,未來的大學教育可能會變成什麼樣子?

野→ 你的問題我曾寫過一篇小說《第五代青春》提到的「2036年台灣現況」回答你。如果老師沒辦法整合知識,就不能當老師,會被自主學習的學生打敗,近代已經有這種現象開始產生了。而在小說裡那時候的學校已經消失,教育被網路所取代,社區中心有超強的學習夥伴,老師的任務變成去整合這些不同領域的知識。

簡→ 我覺得未來上課就是虛擬實境,只要用網路設備就可以遠端學習,甚至還可以做實驗。但大學還是會存在,但功能比較像是社區中心,畢竟年輕人還是需要社交。而未來我們可能不是在同一所大學理念四年,而是像交換學生的模式。學習計畫可能就變成專案式任務,學生以後自我介紹時將不是介紹自己來自什麼科系,而是講述自己經歷過哪些實務職位。

歐→ 網路學習在現代已經很普遍,不過我覺得學校還是要存在,但形式需要設計。某些專業學科的基礎還是要有系統性進行,再從設計的手法上去突破。另外,職場還是需要合作,也需要人際互動、交換經驗,因此我也認為像簡韻真所說的,專案任務更為務實。

顏→ 我比較會從科技發展去談對未來教學的影響,我考量到的是全球快速的環境變遷直接影響到國家富強的發展。水資源會變成其中一個影響很大的因素,屆時環北極國家就成為全球淡水主要供應國,而台灣面臨荒漠化,屆時我們該如何自處?又如果只看自己本島,我其實沒辦法想得那麼久,我們科教文的經費持續縮減,我們看待知識人才、學位的方式,以及社會階級問題是否能在未來得到反省而鬆動,讓剛剛提到的大學/技職社會階級之別動搖? 當我們都用功利的角度來評量好奇心的價值,世界將失去創意,我無法往後預測。

葉→ 我覺得現代企業興衰極快,在全球化趨勢下變動形勢將會更嚴峻,學歷主義在未來會逐漸式微,會對技術越來越要求,變成實力主義抬頭。到時候,這些技術就不一定由大學或學校來給,就變成由線上課程來給,而這未來就可以收費,好的課程就可以收取較高的費用。不過雖然大學知識會轉而從其他地方提供,但我也認同韻真說的:有些東西是不可取代的,像是哲學、社會學與教師的論辯就不能從線上課程中得到,因此以後的老師可能就會變得比較像是討論師、專案管理師,提供的是管理指導的服務。另外,提供專案執行所需的場地和資源的MAKER BAR,也正在崛起。大學未來在知識傳遞功能將會弱化,學歷追求的思維也會逐漸式微。

13767978533_8bec5ed292_b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畢業於人人唱衰的生科系,但堅信生命會自己找出路,走過的路都是養份,重要的是過程。目前在生態演化研究所並且不務正業,以G編的行動代號擔任 PanSci 實習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