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注意力、 創意、 金錢三者之間的兌換

注意力、 創意、 金錢之間的 「兌換」

注意力、 創意、 金錢之間的 「兌換」

Michael Goldhaber 所寫的 「注意力經濟:網路的自然經濟」 詳細說明為何網路正在改變人類社會的貨幣。 不過被我拿來寫成文字簡報之後似乎就弱掉了——每學期課講到這裡, 就會失去學生的注意力 orz。 最近整個重做,製作出sozi 版 「注意力經濟」 簡報, 自己有許多新的領悟。 如果以 「注意力」 為核心,試圖列舉它與金錢之間或它與創意之間的關係,會發現諸如業配/置入性行銷 (embedded marketing) 、偽草根運動 (astroturfing) 、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群眾外包 (crowdsourcing)、自由軟體與自由文化等等當紅的網路現象,其實就是兩兩之間的「兌換」活動;而 Clay Shirky 所談的「認知剩餘」,其實就是扣除工作時間之後所剩下的「全民可用注意力總額」。本文簡要解釋簡報當中「兌換」那個區塊所提及的概念及案例。(在 sozi 簡報 內, 按 t 可看見頁面目次)

首先,「創意」與「金錢」之間的直接匯兌,就是「智慧財產權」一直要強調的概念。不過,因為這個概念與網路為敵—網路有利於他人竊取我的智慧財產— 勢必要節節敗退。隨著越來越多人覺醒:「位於長尾的我, 幹嘛要支持短頭的政策?」,智財權的概念將逐漸被邊緣化。

一、 注意力 v.s. 金錢

日本電車上的高密度廣告

一般正常的商業廣告 (例如購買搜尋關鍵詞,或是臉書的24種廣告選項),就是案主花錢購買潛在消費者的注意力。事實上,任何成功的網路公司,其主要商業模式都是賣廣告。另外,在日本與臺灣這兩個高度工業化、人口密集的社會裡,實體廣告的密度極高,是不是也代表著這類的國家正在從貨幣經濟走向注意力經濟呢?(請想像 「貝殼貨幣年代過渡到金屬貨幣年代」, 貝殼貶值, 金屬升值的對應場景。)如果你仍舊認為 「注意力經濟」 是一個可笑的概念,那麼最好能夠另外找到一個理論來解釋這些現象。

一個令人驚豔的奇特思考案例是:四川航空提供免費接駁服務, 卻能賺入上億人民幣。 成功的原因固然很多, 與本文相關的其中一項, 就是四川航空看見別人沒看見的重要資源/資產: 既然本公司暫時掌握了坐在車上 (多半沒辦法做正事的) 乘客的注意力, 那就何妨在兩相情願的前提之下, 把他們的注意力賣給… 車商?

但是如果為了提高廣告效果, 而採取欺騙 「注意力提供者」 的手段, 那就會引起公憤了。 核能學會買廣告、 劉政鴻買五星報導 1 / 2… 政府買廣告不光明正大, 而是以 「業配」 的方式誤導閱聽者, 使之以為讀的是新聞, 主流媒體這種風氣讓前中時記者黃哲斌自嘲 「自認觀念落伍告老還鄉」, 高調辭去工作。 這引發 傳播學界 「反收買、要新聞」 的呼聲, 最後終於促成修法,禁止政府進行置入性行銷(embedded marketing)。不過在商業界,「含有欺騙成份的花錢購買注意力」現象依舊存在——例如美麗灣新聞置入事件。 而在學術界,教授採購期刊版面的疑雲, 則一直沒有人出面處理。

政府與大企業也發現網路強大的力量, 所以並不以置入主流媒體為滿。 置入性行銷如果發生在意見市場的長尾 — 例如部落格與留言板 — 那就是 「偽草根運動 (astroturfing)」。 三星寫手門事件 旺中案走路工事件 微軟 XBox One 千人誇事件 都是知名案例。 中國共產黨早就僱用五毛黨製造民意力挺政府政策的假象。 劉政鴻的土皇帝逼迫公務員做網軍事件,也是偽草根運動的案例;不過這裡的「金錢 <==> 注意力」互換比較不直接。(公務員迫於縣長權勢不得不去按讚, 除了害怕考績影響年終獎金之外, 是否也還有其他考量?)

所以在這個年代,「媒體識讀」 的能力很重要, 因為如果誤信業配文、 誤信偽草根運動, 你可能不只浪費了自己保貴的注意力資產, 還同時被誤導洗腦。 特別(尤其向高中公民老師) 推薦輔大陳順孝老師的高中生媒體識讀講義 黃哲斌先生的演講稿 還有我的「謠言止於搜尋」

另一個方向 「獲取注意力之後, 可以換得金錢」最具代表性的現象,就是群眾募資(crowdfunding),而最具代表性的網站,就是 KickstarterIndeigogo。我個人覺得最有興趣、 最想付錢給提案者的,是『kickstarter modular robot』、『kickstarter modular phone』、『kickstarter Internet of things』所找到的諸多計畫。當然,為了吸引最多人的注意力, 其中絕大多數的專案都強調:伴隨專案所研發的軟體,將以自由軟體授權方式釋出。不過上面還有很多影片/音樂等等無關科技的專案—— 例如最終榮獲奧斯卡金像獎的紀錄片 Inocente (大推訪談中譯)。

二、 注意力 vs 創意

我在多年前解釋「作品要創用CC釋出對自己有什麼好處」的時候,就已指出:分享創意, 可以換取注意力。提出 「開放原始碼」一詞的 Eric S. Raymond 指出:在富足的社會裡, 分享禮物可以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大約也是這個意思。 除了自由軟體界之外,還有許多分享 音樂/音效畫作相片 的社群或網站。另一個相反的方向「吸引大眾注意力,可以獲得創意」正好描述了群眾外包 (crowdsourcing) 現象。維基百科跟 OpenStreetMap 都提出了一個極具吸引力的願景,於是大家開始貢獻創意。直接徵求創意的 OpenIdeo InnoCentive 更是 眾多群眾外包案例當中的代表典範。

其實這兩個方向好像也不能說是相反,而是有些專案比較適合從「創作者」的觀點來理解;另一些專案則比較適合從「提案者」的觀點來理解。當你換個觀點來理解上述專案時,會發現:重要的自由軟體計畫也會吸引來程式高手(所以也算是群眾外包);維基百科裡,頻繁貢獻的一些大大也很受尊重(所以也算是「分享創意,換取注意力」)。翻譯各國部落格文章的全球之聲好像從兩個觀點去看都很合適。

三、 注意力 vs 隱私

順帶一提的是另一個重要的趨勢:網路時代隱私的流失。兩年前已經寫過「注意力匱乏」 之下的隱私流失一文,從「注意力稀有」的觀點解釋隱私流失的原因:(1)為了爭取別人有限的注意力,我們有意識地出賣自己的隱私(2)因為自己的注意力瀕臨破產,導致自己的隱私無意識地流失。Mark Zuckerberg 的姊姊 Randi 不滿私人相片被轉貼,更說明了臉書隱私設定規則的複雜。再加上 FB 隱私規則日趨寬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隨時注意如何保護自己的隱私,更別提每遇政策改變就回頭更改舊資料的隱私設定。此外,在真正私密通訊的場合,採用具有加密功能的自由軟體是終極解;不過這太麻煩了(浪費好多注意力),所以一般人的隱私越來越不保。

四、 視注意力為個人/企業/社會的重要資產

如果注意力經濟真的是網路時代最重要的經濟現象,那麼「注意力」就是一種極重要的資產。不過從個人的角度來看,這個資產包含著完全不同的兩大區塊:上面談的,多半是 「我的名聲」,也就是存放在別人腦海裡的印象/ 別人對我的注意力。 「隱私」 的(2)所談的,則是「我自己有限的注意力」。如果 「祖克柏定律(Zuckerberg’s Law)」(每年網友所分享的訊息將會是前一年的兩倍)是真的,如果你在 FB 上從來就只加不刪朋友,那麼你真的應該開始思考如何像我一樣刪減朋友, 避免注意力破產

從社會整體的角度來看,如何善用大眾整體有限的注意力,會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扣除工作時間之後所剩下的「全民可用注意力總額」正是 Clay Shirky 在下班時間扭轉未來一書當中所說的認知剩餘。如果 Michael Goldhaber 所說的「注意力經濟勢將取代工業時代的貨幣經濟」是事實,那麼一個洞視網路現象、有遠見的社會,不應該再迷信即將過時的金錢經濟指標。(請再次想像 「貝殼貨幣年代過渡到金屬貨幣年代」,貝殼貶值,金屬升值的對應場景。)真正值得我們認真思考與追求的,變成是:(1)在既有的金錢/工作體制下,有許多工作量除了產生表格與數字績效之外,並沒有真實的意義。如何減少員工浪費在這上面的注意力?(2)用什麼機制鼓勵那些被釋放出來的注意力(失業者、 無薪假者、 工時減少者)把他們的認知剩餘投入真正能夠改進社會(同時能夠順便協助企業組織自身提升形象)的活動?

不見得是總統才有能力做這兩件事。例如從大學到小學的各級校長所掌握的(內是師生/外是社會)注意力資源,讓他們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但即使只是一家小公司,如果改以注意力經濟的角度思考,可能自身都會受益。不要忘記:我們身處於一個「位於長尾的每個人都可以是一位 prosumer;順網路者昌,逆網路者亡」的有趣年代。

如果您同意網路世界將無可避免地變成生活的重要部分,那麼我們最好選擇一個能夠自然符合這個世界的經濟定律。這部新的定律和舊的經濟學者所教的,或是「資訊年代」 所帶來的想像,極不相同。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今日的稀有財——也就是注意力。注意力經濟有它自己一套財富原則,有它自己一套階級區分—明星 v.s. 粉絲—以及它自己的一套財產原則。這一切都將令它與工業時代的貨幣經濟格格不入;卻又勢將取代工業時代的貨幣經濟。最能夠適應這個新典範的人,將是最成功的人。
Michael Goldhaber

 

(本文轉載自 資訊人權貴ㄓ疑)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