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Z

    嘿嘿,若是别人的心肝宝贝嘛,可以考虑一下….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吃香肉的歷史

有句英文的俗諺說: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老葉家裡也養著幾條狗,雖不至於把他們當作心肝寶貝,但總認為他們是家裡的成員之一,雖然家中成員也常常嫌他們太吵、只會製造垃圾,但說到要拋棄他們是全票通過的絕對不幹,更別提要聞其聲而食其肉了。

世界上有很多吃香肉的民族,不過歐洲跟美國人總認為吃香肉是野蠻而不人道(狗道?)的。1912年挪威探險家Roald Amundsen在他的首次南極探索中,由於攜帶的糧食不夠,不得不吃了拖雪橇的狗。Roald說香肉還不錯吃,但也強調要吃自己的狗實在是非常難過的決定。

撇開現代人把狗當作心肝寶貝般疼,還因為這樣造成這幾年獸醫大熱門不說,我們的老祖宗是否也會把狗當食物呢?最近的考古發現顯示了,美洲的原住民吃香肉的歷史,遠在九千年前就開始了。

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的研究團隊,分析了在德州洞穴裡的九千年前的人類糞便(好一坨老大便,不過當然早就不臭了),在裡面發現了狗的枕骨髁(the occipital condyle,位於頭後方靠近脊椎第一節的骨頭,如圖。髁音科)。

這個枕骨髁經過比對以後,發現它應該和新墨西哥州的原生狗類是同種,進一步的粒線體DNA比對也證明這塊骨頭是屬於美洲的原生狗類的骨頭。這位年代久遠的苦主大約25-30磅重的短吻狗。

驚訝嗎?其實應該還好,畢竟我們的老祖宗是靠狩獵/採集為生,在食物短缺的時候,把腦筋動到來福身上也不是太奇怪的事;畢竟把狗狗當心肝寶貝的歷史應該也不算太久,還是自己的肚子填飽最重要,不是嗎?

資料來源:Earliest American Dogs May Have Been Dinner – ScienceNOW

本文原發表於Miscellaneous999[2011-05-09]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做人一定要讀書(主動學習),將來才會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