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profiles.google.com/minipai Art Pai

    如果作者對文科有點了解的話,就不會煞有其事的拿龍應台vs朱經武出來講了。一來龍應台只是幾本暢銷書作者,不是什麼大師。至少也要請同樣是院士等級的人出來吧!暢銷!=程度高,連出題都不會出。龍應台的四題填空題難度之低,換成理科的題目應該是「牛頓發現什麼?」「年頓哪一國人?」「E=MC2是誰寫的?」「演化論誰寫的?」而朱經武的題目少說要對應成「Karl Max做了什麼?」「 為什麼發生文藝復興?」「什麼是作者已死」。 後面要批評記者「理盲」可能是事實,但是要說是「理盲文」就問題很大。你要先證明他們文科念得夠好才能說他們是「理盲文」。所謂「用漂亮的文詞寫小說當新聞報導」已經是連新聞倫理的標準都達不到,可謂「文理雙盲」了。

  • 訪客

    「文理雙盲」,說得好。

    人家過時政客,南北極都搞錯的,還拍了《正負二度C》的紀錄片!這就是目前台灣的普羅大眾科學水準。

    悲哀。

  • Pingback: PanSci 泛科學 | Blog | 恐龍用幾隻腳?()

  • http://pulse.yahoo.com/_YHRO2CXEPHDDM7TKXUWNPXUU4Y 江大田

    同意文章觀點──不學文,無以言;不學理,僅空言。
    唯獨文末舉例科學事實的以狂牛症與機車類比並不恰當
    所謂百億分之一狂牛症罹患率的數據只是統計"推估",難謂科學事實
    且若真百億分之一,全球目前人口僅六十七億,理當沒有人罹患狂牛症
    再者狂牛症與(亞洲人種)基因體質有顯著相關,建議作者可閱讀相關文獻

  • http://pulse.yahoo.com/_YHRO2CXEPHDDM7TKXUWNPXUU4Y 江大田

    同意文章觀點──不學文,無以言;不學理,僅空言。
    唯獨文末舉例科學事實的以狂牛症與機車類比並不恰當
    所謂百億分之一狂牛症罹患率的數據只是統計"推估",難謂科學事實
    且若真百億分之一,全球目前人口僅六十七億,理當沒有人罹患狂牛症
    再者狂牛症與(亞洲人種)基因體質有顯著相關,建議作者可閱讀相關文獻

  •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蘇冠宇/1793617865 蘇冠宇

    可以比較的原因是…
    曹雪芹和牛頓都是國中教過的東西吧?

  • Hao Edward Ng

    此文觀點偏頗得緊。

  • Steven

    看完這片文章想要噓它耶…..

  • Julie

    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立意雖然是為了提醒大家現在文理之間的鴻溝,背後隱含的「科學進步」觀卻讓我讀來背脊發毛。文字間隱含對不懂科學的大眾的蔑視讓我很害怕,是不是就連我這樣略有理組背景的人,只要忘記了一些被視為「常識」的概念,就會被當作沒有資格?

    另外,文章中提到國內新聞系的文科環境培育的記者缺乏科學素養的實例,我認為問題應該是記者沒有在採訪前做好功課,也沒有妥善查證。而非是「沒有科學素養」可以概括的。一個沒有該領域背景的人跑該領域的新聞線路,只要有做好功課,這種基本的錯誤照說不該犯。

    (如果用作者的思維,那沒有媒體素養的人,是不是也沒有資格評論媒體?)

    雖然文理間的隔閡確實存在,也在未來的高風險時代成為潛在的問題,然而我不認為是這樣的態度可以解決的。如果是一篇發表在個人網誌上抒懷的文章我可以接受,但是在科學新聞網上公開刊載,我覺得稍有不妥。

    以上是我的淺見,如有冒犯請見諒。

  • J.M.

    豈有此「理」。字裡行間,作者理工科學素養顯然高明,卻未能辨別龍/朱二人提問水準的懸殊,實屬可惜。朱院士的問題並未過份刁難,而龍女士媚俗有欠深度,作者卻以滿分/鴨蛋譁眾取寵,未免貽笑大方。如此偏頗在先,甚而將記者、政客、名嘴行徑加諸於「文」以之作結,科學論證價值何在。一家之言,對文/理議題不求甚解,甚而同中求異 ,憑依直覺洋洋灑灑打翻一船人,只為傾訴個人情思,有失公允,距「理盲」雖不中亦不遠矣。

  • Pingback: [轉貼] 理工牛與理盲文 « 彈塗魚之舞()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理工牛與理盲文

2011/04/09 | | 標籤:

圖片取自The Filter部落格

「理工牛」這個名詞,現在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了,但至少在我唸大學的時候,大部份人都懂,都知道它是用來嘲笑我們這些學理工科者,不只是呆頭鵝,更是大笨牛,不懂得生活、特別是男女情趣,整天只會背公式,只懂試管燒杯,看到月亮,不會風情萬種地想到嫦娥奔月,卻會說出阿姆斯壯那句名言:『這是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真是煞風景;或許吧,和那個時代風迷黃梅調「梁山伯與祝英台」電影,可能有些關係,人家女扮男裝的祝英台那麼熱情多方暗示,卻來個大笨牛的梁山伯不開翹,對牛談情是也。

「理盲」是近日開始流行的新詞,我更加把它延伸為「理盲文」,最後這個「文」字,指的是唸文科者普遍現象,也就是說,至少在台灣如此,唸文科者,連一些最粗淺自然科學的普通常識(Common Sense)都沒有,台灣社會的「理盲文」何其多,多到令人吃驚冒冷汗的田地。

上個月(2009/12/12)有個很有趣的大師們對話,文科的大師代表是鼎鼎大名、暢銷書著作等身的龍應台女士,武(理工)科的是中研院搞超溫導體的朱經武院士,一文一武,兩人對談,人文與科學腦力激盪,頗為有趣,其內容值得整個台灣社會深思。

這其中,我覺得最有意思的部份是:文科者和武科者,各別提出文武方面幾道題目考對方,文科者問武科者幾道基本文學的問題,武科者也提幾道基礎科學的問題考文科者,結果一面倒,武科回答滿分,文科者卻輸很大,考個大鴨蛋,令人毛骨悚然!代表當今文科的大師,竟然連國小初中的自然科學最普通常識都沒有,越想越令人顫抖。

龍提人文題:(科學家考滿分)

曹雪芹寫了什麼? 朱經武:紅樓夢 ---答對了
曹雪芹是什麼時代的人? 朱經武:清朝 ---答對了
浮士德是誰寫的? 朱經武:德國大文豪歌德 ---答對了
道德經是誰寫的? 朱經武:老子 ---答對了

朱提科學題:(文學家考鴨蛋)

James Watson做了什麼? 龍應台:答不出來(發現DNA雙螺旋結構者之一)
人為何不能把自己抱起來? 龍應台:答不出來(因為沒有另一個支點)
什麼是牛頓第二定律? 龍應台:答不出來(加速度與淨力成正比與質量成反比)

「理盲文」現象,我原本還以為只是周遭少數親朋好友特有的現象,不料看到龍朱對話,猛想到新聞報導立院胡鬧質詢,終於恍然大悟知道了,其實這個問題非常普遍,非常嚴重,已經到了讓台灣社會幾近於病入膏肓的地步了,社會大眾老百姓對於基礎、基本自然科學無知到如此,加上更爛的統治領導與民意代表,恐怖啊!上下交相看誰比較無知。

這種「理盲文」情況,或許表面上沒什麼,但卻是台灣社會癌症,也是最令人恐怖擔憂的根本大事,更糟糕的是,當今的政客名嘴意見領袖等等,不管藍綠,很少是「理盲文」的例外,讓這票「理盲文」來決定國家社會前途,讓他們在國會殿堂無理咆哮,把中研院副院長罵走了,難道是台灣之前途?或是台灣的宿命?台灣高層領導人群當中,試問有幾人是學理工科出身的?或多是學法玩法之徒玩弄國家?即或說這些政客當中有少數懂科學,但卻昧著良心,說些偽科學之詞,還不是為了騙選票?

就拿我和台灣媒體界打交道的經驗來說,過去來採訪過我的記者有很多,他們普遍對於自然科學的無知程度,令人啼笑皆非,比方說,有個記者寫出恐龍滅絕於六萬五千年前,天啊!我明明重複對他說了好多遍,恐龍滅絕於六千五百萬年前,這位老兄連基本的普通常識都沒有,還敢跑科技新聞!其它更好笑漏氣的,就不用多說了;探究其原因,可能在於台灣新聞人員(包括名嘴和電視節目主持人)的養成教育有嚴重的瑕疵,新聞系歸屬到文科方面,學生沒有理工生物醫等基礎訓練,怎能期望他們?怎能怪他們呢?據所知,美國大學新聞系沒有大學部,只有研究所,招收各種大學科系畢業生,讓他們能從已有的大學專業、配合研究所新聞報導的專業,至少,不會寫出用屁股想就知道是錯誤的報導來;再者,這可能也是台灣科普無法推廣開來的主要致命傷,我們的新聞科系,從學生到教授根本沒有科學基礎,只懂得譁眾取寵,用漂亮的文詞寫小說當新聞報導。

就以最近的美國牛和新流感疫苗來說吧!台灣立法院竟然可以偉大到一個地步,修法否定科學事實(從出生到八十歲,每天吃一百公克的牛肉,得狂牛症的機率是一百億分之一點五,台灣每年機車死亡人數一千多人);某立法委員竟然會要醫學界保證打疫苗不會死任何一個人(桃園那邊在家看電視都會有華航飛機衝下來壓死的),…,諸如如此無知問政,不是白痴「理盲文」是啥?台灣要不要來個公投決定月亮到底是真是假?

針對「理盲文」治國,我們小老百姓很無奈,也改變不了,看來,只好「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先溜為上計,好讓那些笨得愉快者去建立他們的「理盲文台灣國」好了!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個人部落格「催眠恐龍」[2010-01-07]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跟我玩恐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