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lin Wen

    原始Pauly (1998) 的說法是 高階魚類被捕完 所以變成越補越低階的魚類
    後來Pauly (2008)的review 才把這個圖畫出來
    結果又被blogger jebyrnes拿去用 修改成這個樣子 
    http://www.imachordata.com/?p=426 
    不過似乎原意已經消失了

    Ref:
    Pauly, D., Christensen, V., Dalsgaard, J., Froese, R., & Torres, F. (1998). Fishing Down Marine Food Webs. Science, 279(5352), 860-863. doi: 10.1126/science.279.5352.860
    Pauly, D. (2008). Global fisheries: a brief review. [Review]. Journal of Biological Research-Thessaloniki, 9, 3-9. 

  • Yhchen

    嗯感謝提供這個圖的來龍去脈 個人當初引用這個圖的時候  也覺得有些怪怪的 畢竟這只是一部分的事實
    無論由那一個方向進行調整 其實目前漁業管理的方式 已經逐漸由管理單一物種 逐漸改為具有生態系的觀念了 分析的方法 也有單一物種 逐漸將各種因素放在一起考慮 雖然還不能完全提供出最好的意見 但是總比以前進步許多 個人覺得關建在於取多少量的問題 而這個就是智慧的問題 這點蘭嶼達悟人做的最好 上千年來 他們恪遵古訓捕魚 從沒有所謂資源枯竭的問題 重點在於適量捕魚 而現代漁業卻是能拿多少 就拿多少 不拿白不拿 我不拿別人拿 所以才出現一推漁業管理政策 但是目前對資源永續最有用的方式 就是禁魚 這點其實與達悟人每年只有特定季節捕魚 真是如出一徹的精神 或許漁業署是不是找達悟人來作 會好呢?

  •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何莉櫻/100000055772621 何莉櫻

    之前看過的影片 " the end of line"  當中也提到希望大家放過瀕臨絕種譬如黑鮪 改吃其它小型魚但其實更重要的或與許是 減少捕獵的量,還要推動全世界畫出海洋保育區,禁止所有的捕獵,讓海中的生物能慢慢長回來(目前這些區域大約只佔所有海洋的0.6%, 希望能達到40%)
    我們能做的是買魚時要問來源,是否來自永續(sustainable resources)

  • Colin Wen

    我也同意~ 為了進行永續漁業 確實是需要經由深入的研究配合有效的管理
    不過不是很同意達悟族的方式就是正確的
    我只能說 那是一種有效的方式 在那樣的’採補需求下
    以蘭嶼過去歷史的紀錄上 就算人口顛峰時的餔撈量 相對於現在全球的需求 只是極小值
    況且永續利用自然資源的方式 在中國的歷史上 早有記載 (忘記是誰說的 但是莊子好像有舉個例子 但是實際情形又好像是跟管理國家有關)

    只能說 全世界開始重視這個問題 就是很好的開始~

  • Colin Wen

    我也喜歡the end of line (唯一問題是好像沒有訪問澳洲學者 >_<)
    個人觀點除了減少捕獲外 節省(或是有效)使用資源 (不浪費)也是重點之一
    相較於西方人 我覺得華人愛惜食物的觀點 其實對於自然資源的永續利用 和減少溫室效益氣體 個人覺得浪費食物 是很大的問題

    另外海洋保護區 其實對於近岸和珊瑚礁資源 比較有用 
    對於遠洋或是 遷徙性的魚類 沒有太多效果
    如YHchen所說 從生態系角度切入 加上某些魚種的特別保育 可能才是可行作法
    (個人看法啦)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吃大魚放過小魚? 亦是吃小魚饒了大魚呢?

生態系調控機制可透過食物鍊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進行,觀點與方向雖不同,但能達成維持生態系的平衡的目的。

最近一群美國科學提出要放過海洋中最初級的消費者-餌料魚,以免整體海洋生態系受到重大的衝擊;另有一群科學家卻呼籲選海鮮的時候要參考底食的原則,儘量以食物鏈底層的魚類為優先考慮物種,前者說要減少對於海洋初級消費者的捕獲量,然而海洋初級消費者大都就是出現在食物鏈底層的魚類,如沙丁魚之類的小型魚類,因為數量較多,且這些小魚是次級消費者的餌料魚,少了他們經濟價值高的大型魚類(如鮪魚)就會因為食物量不足,生存受到威脅,導致漁獲量隨之降低。然而後者卻說這些魚類因為族群量龐大,生命週期短,所以較能忍受漁業所帶來的衝擊。同樣的魚類,在不同的科學家眼中,卻有迥然不同的看法,兩者之間的理論觀點是否存有矛盾之處呢?

因天敵大法螺受到濫捕,促成棘冠海星數量大爆發,導致珊瑚礁受到傷害

因天敵大法螺受到濫捕,促成棘冠海星數量大爆發,導致珊瑚礁受到傷害

答案是否定的。其實這兩群科學家其實是殊途同歸,其目的都在希望能兼顧漁業的利用與生態系的永續性,只是彼此觀點與策略不同而已,一則是由食物鏈頂端大型掠食物種的觀點出發,希望透過多加選用食物鏈底部的小型魚類,減少食用大型魚類,達到保育的目的,讓受到濫補的大型魚類如鯊魚鮪魚等等,得以獲得養生休息的空間,免得大型掠食者魚類大量減少之後,整個生態系因為調控機制失控,造成生態系物種之間相對比例失衡,引發一連串的生態浩劫。近年來,海洋中特定生物族群突然大量出現,就是其天敵量大幅減少,結果因為獵物受到的威脅降低,使得族群量存活率突然大增,造成生態系物種之間比例失衡,結果就是引發一場生態浩劫。舉例來說,大法螺因遭受到濫捕之故,使得棘冠海星族群失去原有天然的調控機制,族群量爆增,導致珊瑚大量受到過海星的致命性的啃蝕與打擊,幾乎造成珊瑚礁崩解的厄運,而這就是就是由上而下(Top-Down)的生態調控機制理論觀點的案例。

另一群科學家的觀點則正好相反則是由下往上(Bottom-Up)的調控機制,簡單來說,就是透過最底層族群量的調整,以便透過食物鏈層層相扣、相互影響的機制,進而達到調整食物網最上層族群數量的目的,最終仍是維持整個食物鏈的穩定狀態,而這就是主張放過小型的餌料魚(如限制漁獲量),以便能維持食物網上層族群量維持在相對的穩定量,進而讓整體食物網能處於動態平衡的狀態。舉例來說,當海洋處於特殊情況如聖嬰年或反聖嬰年時,異常的海流狀態就會影響沙丁魚族群數量的高低,進而帶動以沙丁魚為食物掠食性魚類族群量的大幅的上下震盪。

科學家從食物鏈不同角度提出調控的策略,其實兩者無非都是希望海洋生態系能透過食物鏈自身制衡的能力,來達到動態平衡的穩定狀態,兩者理論之間並無矛盾,只是觀點不同而已。但若有關當局拿不出具體有效的漁業管理政策與措施,讓濫捕行為受到有效的約制,光有完善的科學證據與理論,而卻無法應用在實際的管理政策上,那再好的科學理論對於海洋生態永續的發展都將是枉然的。

參考文獻: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