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放開那個沙丁魚!

照顧基層小魚吧!一個獨立的研究團隊根據研究結果表示,越接近食物鏈底層的魚種,越需要受到保護,因為這些稱為餌料魚(forage fish )的魚種,是海鳥和其他海洋掠食者的重要食物來源,且正漸漸消失。研究結果已經用以規劃新的漁業政策,避免海洋生態系崩解。

研究團隊提到,新規劃的漁業政策能增加國家稅收,因為像是鮪魚的大型魚類,較它們的食物-餌料魚的收益高出許多。「研究團隊包括許多重量級人物」,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的漁業生物學家Steven Murawski表示,「他們提出的觀點,需要被認真看待。」不過實現研究團隊提出的建議,並沒有這麼容易。

餌料魚皆是一些小型魚類,像是鯡魚或沙丁魚,它們取食浮游生物,是海洋生態系中的初級消費者;大魚、海鳥和其他掠食者則以它們為食。3千1百萬噸的漁獲中-也就是37%全球捕捉的野生漁獲-大部份都變成魚油或拿去餵水族館、養雞,跟其他牲畜。不過餌料魚的族群卻受海洋環境和消長循環的支配。在20世紀,這個問題越顯嚴重,威脅到漁獲量。一些餌料魚族群,像是在美國大西洋沿海的沙丁魚群,已經因為過度漁撈而驟減,回復的速度非常緩慢。

這項皮優慈善信託基金會(Pew Charitable Trusts)贊助的研究,由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 in New York)的Ellen Pikitch主持,招集13位頂尖科學家,費時三年,綜合過去的科學文獻,分析世界上72個海洋生態系的電腦模型,發現四分之三的生態系中,有至少一種海洋掠食者超過一半的食物組成為餌料魚。

研究團隊利用另一套模型,模擬漁撈如何影響餌料魚及以它們為食的掠食者的族群。他們發現,在既有的保育策略設定的最大持續生產量(MSY, 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下,餌料魚族群有42%的崩解風險。若將現有的許可漁撈量限縮一半,風險則將到6%。減少漁撈,也能加速餌料魚族群回復的速度。「族群有良好的回復能力,如果我們人類不在它們衰退的時候又雪上加霜的話。」Pikitch說到。海洋掠食者也同樣得到好處;在傳統對餌料魚的保育策略下,掠食者在未來50年間,種群數量會減少28%;限縮一半的漁撈後,則數量只減少11%。大抵上,結果和去年發表的一篇研究(Impacts of Fishing Low–Trophic Level Species on Marine Ecosystems)相符。

此外,研究團隊還試圖提出建議,能達到起碼95%的信心水準,餌料魚業不會造成掠食者絕種。藉由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的標準,計算出漁業管理最保險的策略-隨著魚類族群減少,逐漸限縮許可的漁撈量。必須設下硬性停止點:捕魚不得移除任何如果在沒有捕魚行為下能存在的種群的60% (這是尚未被捕捉的生物質,以長期無捕魚行為下的平均值來定義)。新的策略能有效保護海鳥族群不至於絕種,因為牠們是最脆弱的掠食者。去年十二月,團隊中的一位成員還發表了一則研究,創造了「留三分之一給海鳥( Leave one-third for the birds)」的口號。

另一方面,該團隊也建議漁業管理者採取預防措施,建立餌魚種群的補撈上限。如果欠缺對種群的動態跟掠食者的資料的了解,不得捕撈超過20%的該種群總生物質量(biomass),如果是了解最透徹的種群,可以提高到70%,大多數的餌魚種群漁業都落在中間,所以不得超過40%,大約是目前允許標準的一半。這也納進了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NOAA)的指導原則中,不過還沒被疏於管理的漁業業者採用。

限縮許可漁獲量也有經濟上的好處。很好明白,餌料魚比較值得回歸海洋,餵飽其他高經濟價值的魚類。據研究團隊估計,餌料魚的捕撈每年帶來56億美金的收益,然而,餌料魚養活其他經濟魚類,能帶來兩倍的收益!「這能讓人們重新思考漁業,」Pikitch說,「餌料魚對海洋生態系有重要的價值,而且這價值能換算成白花花的鈔票。」

不僅如此,深入分析還會發現更多像是漁業再生及生態觀光的收益。

這項發現非常重要,但也很難說服一些漁業業者。因為在區域尺度下,限制像是沙丁魚業者,可能會影響到他的生計,但好處卻是在鮪魚業者身上。

資料來源:ScienceNow: Little Fish Need a Break [2 April 2012]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