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萬事問 Google 對我們的記憶力有什麼影響?

不論是想知道某個國家的國旗顏色、地球上最大的哺乳類生物、親愛的旅蛙為什麼宅著不出門,各種過去可能要到翻上好幾本書、打電話問遍親友的問題,現在幾乎沒有 Google 一次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 Google 兩次(但別忘了換個關鍵字啊)。

但你有沒有注意到自己查完資料後心滿意足,卻轉個身就忘記了剛剛查到的內容?

最近 107 學年度學科能力測驗試題的國語文考題中,引用了一篇美國團隊針對搜尋引擎對記憶影響的研究當作命題。這是個十分有趣的研究,而且研究內容可以告訴我們的比學測考題所選的段落多多了(也更有啟發);不論你是剛經歷完水深火熱的學子,還是脫離學校很久的上班族,一起來認識有電腦跟搜尋引擎在身旁,對你的記憶力造成了什麼影響吧!

強大的 google 現在已經是我們不可或缺的好朋友,但它對我們的記憶有什麼影響呢?圖/422737@pixabay

既然知道去哪裡找,就把記憶外包吧!

根據貝琦.斯帕羅(Betsy Sparrow)、劉珍妮(Jenny Liu)與丹尼爾 M.韋格納(Daniel M. Wegner)三位心理學家在 2011 年 《科學》期刊(Science)發表的「Google 對記憶的影響:方便獲取資訊對認知的影響(Google Effects on Memory: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Having Information at Our Fingertips)」:當搜尋引擎成為人們可靠的資訊獲取途徑時,他們會記住更少的事實與資訊,反之則會強化記住要去哪裡取得資訊。研究團隊認為,網際網路將成為人類外部記憶,或稱交換記憶(transactive memory)的一種主要形式。

「交換記憶」的概念是在 1985 年由韋格納提出,簡單來說,就是把某些記憶「儲存」在我們大腦之外的地方,其實你可能早就熟悉這個技巧囉!例如,找不到換季衣物放哪就問媽媽,做 Excel 表單一出狀況就衝去問某個號稱 Office 小神童的同事、記不住球星的名字反正一起看比賽的朋友都記得……等,類似這樣的記憶網路,讓我們的大腦不用記住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只要記得「向誰問」就行了。到了科技發達的現代,手機幫我們記電話號碼、GPS 幫我們記路徑,而網際網路則幫忙記住了許許多多資訊。

路太多條記不住?都交給 GPS 導航吧!圖片來源:Pixbay

和電腦一起生活,你記得了什麼又忘記了什麼

研究團隊共規劃了四組實驗來檢測大腦記憶力與電腦的關聯。

其中一個實驗想了解人們能不能記住那些預期可以再取得的資訊(如同我們能網路上重複搜尋):研究團隊請受試者先閱讀類似「鴕鳥的眼睛比牠的腦大」、「哥倫比亞號太空梭在 2003 年 2 月重返大氣層時爆炸解體 」 等 40 則好記的陳述短句,再把這些句子輸入電腦裡。其中一半的受試者被告知資訊會被存檔,另一半的人則被告知資訊會被刪除。在存檔組與刪除組中,又各有一半的人被明確告知要記住這些資訊。最後,受試者要盡可能寫下他們記住了哪些陳述。

研究人員發現,「要求要記住」的指示對受試者而言比不上「知道資訊能不能再次取得」的影響:當受試者認為資訊會存入電腦且之後可以再查詢,他們就不會費太多努力記下這些訊息。這也難怪當我們習慣在網路上隨手搜尋資訊,也不覺得要特別記住,畢竟只要再搜一次就可以啦。

另一個實驗則想了解比起資訊本身,人們是否更容易回想起該去哪裡找資訊。首先,每位受試者預期他們閱讀且輸入電腦的陳述,會被儲存在電腦中一些特定資料夾中。(這些資料夾以籠統的方式命名,如事實、數據、資訊等)。

接下來受試者要在十分鐘內努力寫出他們記得的陳述。最後,研究人員透過提示單字的方式,詢問受試者陳述存放的位置,如上述「鴕鳥眼睛比腦子大」的陳述的問法就會是「關於鴕鳥的陳述儲存在哪個資料夾?」,並在不提示資料夾名稱與數量的前提下,要求受試者正確輸入名稱。結果很有趣,比起有刻意閱讀且打字輸入的陳述本身,受試者反而更能夠回想起陳述被存放在哪一個資料夾裡

在其餘兩個實驗中,則大致上顯示如果人們預期未來無法再次獲取某樣資訊(如:認為資訊將被刪除),則會加強記住資訊本身的細節;如果預期資訊會被保存在外部的某處,則會強化記住「資訊可以再取用」一事實。以及,當受試者被問完一連串困難又瑣碎的問題,發現自己需要更多知識時,會更傾向於想到與電腦相關的字眼,如「Google」和「Yahoo」。

圖片來源:Pexels

面對與電腦工具共生的時代

透過這篇研究,可以發現到現代人的記憶,正在隨著電腦與網路科技的進步而調適。如同我們學會哪些問題要問哪些親友,我們也學會電腦「知道」什麼,以及我們該在何時、去何處取用。電腦成為了人類重要的資訊來源,失去網路連結可能跟失去一個真實朋友的感受越來越像。

隨著網路與手機的普及,網路成癮或數位癡呆症也成為社會熱門話題,這是否代表 Google 對人腦也造成了負面影響呢?研究團隊對此沒有明確的答案。韋格納表示:「沒有人知道這些工具對邏輯思考的影響。」雖然記不住太多知識的學生可能也很難把這些知識用在批判思考上,但他相信整體的情況是有利的,如同過去學校曾經禁止學生在數學課上使用計算機,現在反而期待學生如何有效運用這些工具來發揮更大的成效。

「我們仍需要記住事情,只是記住事情的範圍變不同罷了。」

相關文獻:

參考資料:

關於作者

興趣多多,書籍雜食者,喜歡問為什麼,偶爾也愛動手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