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1/05/21
生態友善的蘇花公路,讓許多兩棲爬行動物可以找到安身之處。特生中心團隊除了長期進行生態監測調查,卻也發現路殺事件正威脅兩爬的生存。如何在人類需求與生物保育取得平衡,是守護保育本土自然生態的一大挑戰。
・2020/04/22
其實,1980 年代,台灣除了吃野味之外,也像現在的中國一樣——進出口、走私野生動物。在一波波國際保育組織的壓力之下,台灣於 1989 年制訂《野生動物保育法》,但成效有限……
・2019/10/17
近兩年,因為多起石虎路殺新聞,「路殺」這個名詞躍入公眾視野。但早在 2011 年 8 月,臉書社團路殺社的社員們已在台灣每個縣市,每天默默拍攝、收集不同路段的路殺動物遺體,上傳網站建立路殺資料庫,希望能改善路殺現象,避免更多輪下亡魂。

・2019/07/17
老鼠藥對生態的毒害,在歐美已有許多研究證實,也已經開始限制老鼠藥的使用,但本研究卻是全亞洲首次,顯示亞洲國家對於老鼠藥毒害的忽視。2015 年起,由農藥主管機關防檢局邀集多個單位,展開大規模的台灣猛禽體內老鼠藥殘留調查。調查結果發現共有 10 種猛禽、超過 6 成的樣本驗出老鼠藥殘留,顯示老鼠藥已經普遍進入台灣生態的食物鏈之中。
・2017/08/17
看到台灣原生貓科動物石虎屢屢遭路殺的消息而憤怒難受,蔣雅郁不是第一個,但她可能是第一個擁有應用力學加生化工程背景的博士,在台中的中興大學機械工程學系任教,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是位忠實的貓奴。
・2015/08/24
路殺(Roadkill)指的是野生動物在路上被車輛撞擊死亡的現象,簡單來說其實就是發生在動物身上的車禍。路殺社一開始是由特生中心2011年在facebook平臺上創立的公開社團「四處爬爬走-路殺社」,是一個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的計畫,希望藉由公民參與的方式,喚起大眾對於路殺的關注。
・2014/04/25
如果建立了效果好棒棒的動物通道,野生動物都乖巧聽話的走天橋地下道。報告!完全沒有路殺!完全沒有路殺!這樣就皆大歡喜,從此以後動物跟馬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喔不,麻煩的問題還是挺多的,除了路殺之外,道路將棲地一分為二之後,道路兩側便形成了棲地的「邊緣」,而「邊緣效應」(edge effects)[1]及其進一步的影響都有可能在此上演。
・2014/04/22
工程人員和野生動物學家為了幫助野生動物過馬路而傷透了腦筋,經歷過各種成功與失敗。但是,千萬不要忘了,這些終究只是治標的事後補救手段。道路的開發,對環境與生物的影響,不只是輾過誤闖虎口的生命,還有許多族繁不及備載的負面效應。真正的治本之道,在於審慎的檢視道路開發的必要性為何?預計解決的問題是什麼?是否有其他更理想的替代方案?絕對不是挖個洞,野生動物就會走給你看,我們總不能期待野生動物這樣過馬路吧?
・2013/08/09
2013年7/2下午-7/4清晨我到蘭嶼講課順便旅遊,卻拍到一些令人難過的野生動物路死(被車撞死或壓死,英文稱Roadkill)狀況,尤其是眼見一條「赤背松柏根」蛇兒被車壓後從翻滾到抽搐到死亡的過程,實在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