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0/12/20
換了腦袋就換了個人?電馭叛客 2077 的聖物晶片到底有沒有譜
在電馭叛客 2077 的世界觀裡,「人」已經被重新定義。透過各種高科技插件,我們可以強化甚至是替換掉人體內建的脆弱器官,讓鋼鐵與電線無止盡地擴充體能與認知的極限。但是這個過程到底該怎麼進行,從現今學術的觀點來看又有多少可行性?
・2019/07/06
想要創造心流體驗?那你先從自得其樂開始——《心流: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
外在力量並非決定逆境能不能轉變成樂趣的關鍵。健康、富有、強壯、有權有勢的人,不見得比生病、貧窮、柔弱、受迫害的人更能控制自己的意識。能在生命中找到樂趣的人,與被生命擊垮的人,兩者最大的差別是他們受了哪些外在因素影響,以及他們怎麼看待這些因素──究竟是把挑戰當威脅,還是當成行動機會。
・2019/07/03
如何支配自我專注力?從理解意識的極限開始吧!——《心流:高手都在研究的最優體驗心理學》
掌控意識便可影響人生品質,能夠掌握自我意識的人也比較快樂。在進入「心流」知前,我們必須理解意識的限制,才能掌控自己的精神能量,優化人生品質。
・2019/05/22
為什麼他要跟我分手?談愛情裡的分離與自我苛責——《為什麼我們愛的如此不安?》
分離,是一起生活的緣分結束,你必定聽過無數次這種老掉牙的說法,但這句話卻忠實地呈現:兩人選擇了不同生活的途徑、生活的模式,也選擇了不同的想法、理念。隨著分離所帶來的,是必然的傷心和失落,因為曾經用心愛過、付出過。當我們經驗傷心和失落,但我們不曾被教會怎麼面對,我們會對心碎感覺無能為力,討厭這種無力改變的事實,而在此之前,我們努力不讓它發生,因為我們害怕傷心、害怕失落、害怕面對無能為力的自己,也覺得那樣的自己是極為糟糕、不被喜歡、沒有價值的。傷心有時候太痛苦,讓我們覺得他人選擇了離開,就是一種對自己的不認同、不喜歡,甚至是一種背叛,更是一種拋棄,因此傷心的過程裡,因為我們無法處理的情緒,而衍生出一種「我是不好的」、「我會被背叛」、「我會被拋棄」、「他們不要我」的心理感受,深刻地停留在我們的心智裡,成為我們去愛與被愛的阻礙,也阻擾我們相信自己、肯定自己值得幸福。可是,親愛的,其實不是的。分離,是一種緣盡,是一種兩人對未來不同的選擇,它無關乎價值。
・2019/05/21
想分手卻分不了?談愛情裡失去的自我——《為什麼我們愛的如此不安?》
分手的成因始終是個謎,我們永遠不知道這天會不會來臨,它可能緩慢地隨著雙方的熱情褪去而到來;可能突然地發生,讓人措手不及;也可能來來去去、分分合合地拉扯著。所以,分手不是可以簡單就做出的決定,而是在關係中不斷統整和擺盪後,產生出來的結果,它是一個歷程,而不是一個動作,在決定分手的前後,都存在著哀傷失落的狀態,我們可能接受適應、可能懊惱悔恨、可能祝福彼此、可能想要立即開展下一段關係,也可能重新享受自己一個人的日子,而其中最辛苦的就是「拉拉扯扯,想分手卻分不開」的情況。
・2017/07/29
心裡有事過不去?訓練正念:活在當下、放下執著
正念 (Mindfulness) 的意思並非正面思考,而是「活在當下、放下執著」。正念源於佛學,但近年來無論西方或東方,都透過科學化的心理學研究,藉由訓練正念,舒緩過度自我膨脹所造成的情緒壓力、緊繃的人際互動。
・2017/01/23
植物人沒有意識,那他們有自我嗎?—《留心你的大腦》
失去意識成為植物人之後,自我還存在嗎?科學家們以和「自我」與「非自我」的句子,測驗並觀察植物人聽到問題的反應,發現在自我特定與非自我特定的問題中,大腦神經的反應仍然有意識高低的落差,也就是說當聽到關於「自我」的問題時,反應會稍稍較為強烈,而這間接的反證了哲學家們對於「意識和自我是內在連結一體」的論點,形成了定義與實驗結果的落差。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