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19/09/19
開放進用運動最重要的兩大難題,乃是僵化的著作權法以及出版界築起的高牆。著作權法的初衷是為了保護創作者的權利,然而,在越來越茁壯的網路時代下,著作權似乎變成了知識傳播的重大阻力,需要重新檢討並改良舊法,再加上出版界巨商的集中化與日漸走高的訂閱費,各國大學的圖書館與研究學者逐漸被隔絕在付費的訂閱高牆之外。面對此景,我們的學界該如何走出如此窘迫的困境呢?
・2019/09/17
隨著越來越驚人的期刊訂閱費,世界各地的大學圖書逐漸無力負荷如此龐大的支出,學術知識被商人開出的高昂成本困守在原地,面對如此艱困的知識傳播、共享的環境,學界採取了什麼樣的策略來翻轉局面呢?在他們的努力之下,有成功的讓學術高牆倒下嗎?
・2017/11/13
上個月我收到一封信,來自新期刊《Algebraic Combinatorics》的暫時主編之一萊納,信中旨在希望學者能多投稿支持這個新期刊。學界新期刊如過江之鯽,這種信我通常連讀都不讀就刪除。但這封信不一樣,萊納是代數組合領域的領袖之一,而且我還跟他有篇合作論文。他在信中解釋,此期刊的編輯群是原本此領域的頂尖期刊《Journal of Algebraic Combinatorics》(JAC) 的同一批人, 而所有 JAC 的主編以及大部分的編輯, 已經與出版 JAC 的施普林格(Springer)出版社集體總辭,等待幾個月後合約一到就走人,因整個編輯群會全部一起搬到這個新期刊,所以在這等待的期間他擔任暫時主編。信中也呼籲大家不要再投稿到 JAC,已經有投稿或被接受等著刊登的論文也歡迎撤稿,直接移到新期刊。這是與出版社公然宣戰,我頓覺沸騰,數學家們為什麼宣戰?因為出版社真的欺人太甚。
・2016/03/09
這幾年,國際學術圈出現一群「知識界的羅賓漢」,他們要從貪婪的學術期刊出版集團,重新取回知識的火種。
・2016/01/05
獨尊任何一個單一指標並被其左右,應該是科學界不樂見且該深刻反省的。
・2014/10/23
埋首於學術圈的夥伴,都會有一個習慣,看完一篇文章(paper)後,絕對不會放過參考文獻(reference)。雖然對於一般的讀者,這個區域可能不怎麼吸引人;不過,往往參考文獻都會藏著影響該篇文章的重要文獻,而學者與學生們就進行一場地毯式的挖寶行動。
・2014/07/15
普羅大眾並不理解科學論文投稿的過程與作者的責任歸屬,因此被媒體的報導牽著鼻子走。媒體或網路上一堆似是而非的評論,這些人要不是不在科學圈裡,或是沒有充足的論文投稿經驗,不然就是根本沒有閱讀該期刊撤銷論文的公告。
・2014/07/13
談到投稿期刊遭撤稿的責任,要分兩部分來看,如果涉及論文內容,也就是說論文有造假、抄襲,則每個共同作者都要負責;但內容沒問題,而是投稿流程有問題,那麼責任只有負責投稿的通訊作者該負責。
・2014/04/22
科學家們很介意期刊影響指數,而《PLOS ONE》自己發表的分析結果也指出影響指數是《PLOS ONE》吸引大家的主因。如果這樣的統計分析反應的是眾多科學家投稿的洪流,那結果顯示高水平的中高級期刊是新歡,而《PLOS ONE》將是舊愛。《PLOS ONE》 2013年的影響指數預期將會下跌,也許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數據正是投稿外流的開端。
・2012/10/16
如果你正在學術這一行,一定聽過傳說中的無限退稿迴圈地獄-放心,那只是傳說。最近一項發表在《Science》的研究指出,通常退稿之後改投另一本期刊都會被接受,而且被引用的次數還會更高。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