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時間篩選:2017年 重設

・2017/12/29
做完古典制約實驗後,小艾伯特去哪兒?(下)
行為學派中有三個知名實驗:帕夫洛夫的狗、華生的小艾伯特與史金納的鴿子。其中,小艾伯特就是華生實驗的個案。華生成功的將古典制約的現象,重現在人類嬰兒身上。本來小艾伯特是不會害怕小白鼠的。但經由與巨大聲響配對,只要一看到小白鼠,小艾伯特就哇哇大哭。甚至,還類化到其他有皮毛的物品,小艾伯特也出現相同的大哭反應。此一研究深刻改變了心理學,行為學派因此奠立了百年基業。但是小艾伯特參與完這個實驗後沒多久,即不知去向。如果沒有適當的去制約化,可能小艾伯特後續會深受此實驗的干擾。那長大後小艾伯特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在成長的路途上是否會遭遇到什麼特殊的困難?有沒有因為這個經典的實驗而造成難以磨滅的影響?心理學家貝克等人早已探究過這個問題了。在華生完成這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的九十年後,總算順利追尋到小艾伯特的身世,破解了這個奇妙的難題。
・2017/12/29
做完古典制約實驗後,小艾伯特去哪兒?(上)
行為學派中有三個知名實驗:帕夫洛夫的狗、華生的小艾伯特與史金納的鴿子。其中,小艾伯特就是華生實驗的個案。華生成功的將古典制約的現象,重現在人類嬰兒身上。本來小艾伯特是不會害怕小白鼠的。但經由與巨大聲響配對,只要一看到小白鼠,小艾伯特就哇哇大哭。甚至,還類化到其他有皮毛的物品,小艾伯特也出現相同的大哭反應。此一研究深刻改變了心理學,行為學派因此奠立了百年基業。但是小艾伯特參與完這個實驗後沒多久,即不知去向。如果沒有適當的去制約化,可能小艾伯特後續會深受此實驗的干擾。那長大後小艾伯特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在成長的路途上是否會遭遇到什麼特殊的困難?有沒有因為這個經典的實驗而造成難以磨滅的影響?心理學家貝克等人早已探究過這個問題了。在華生完成這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的九十年後,總算順利追尋到小艾伯特的身世,破解了這個奇妙的難題。
・2017/12/27
當基因編輯技術成熟時,人體基因治療也近在眼前?
基因編輯在生物研究中已經變成家常便飯。但是人類疾病的治療上,基因編輯還有更大的潛力尚待挖掘。從史上首個基因治療案例悲劇到現在,經過十多年的研究及嘗試,今年(2017)十一月三個成功的案例替人類基因治療歷史增添了勝利的記號。
・2017/12/24
我們真的知道動物有多聰明嗎?《你不知道我們有多聰明》導讀
過去許多人類中心主義的錯誤實驗,導致了錯誤的結論學術界過去對動物智力的認識,不但一度無法接受動物也有情感能力,甚至認定非人類動物就該有野獸該有樣子才像話。還好就是有不信邪的科學家,一再揭示了動物的行為能力,讓我們見識到原來牠們也會使用工具,也會合作無間,還會做計畫,有自我認知能力,甚至還有意識。《你不知道我們有多聰明》提出非常多元的案例來讓我們認識到烏鴉、松鼠、海豚、鸚鵡、綿羊、黃蜂、蝙蝠、鯨魚、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等等動物的能耐,見識到動物智力的可能範圍和深度。在某些方面,我們人類事實上還不如這些動物呢!
・2017/12/19
動物互相擁抱、家貓怕黃瓜…該如何看待各式各樣的「動物趣聞」呢?——《你不知道我們有多聰明》
十九世紀,人們可以自由談論動物的精神和情感生活。達爾文就寫了一整套關於人與動物情感表達的相似之處。達爾文是一位細心的科學家,他仔細查核了消息來源,然後進行觀察驗證。相較於達爾文的細心,其他人則顯得有點過了頭,就像參加一場互相比拚誰的想法最瘋狂的比賽。
・2017/12/16
同儕審查時,該不該讓審閱人知道論文作者是誰?
研究論文(paper)投稿到期刊接受評審(review)的過程中,採取單盲(single-blind,亦即審閲人知道論文作者是誰但作者不知審閱人是誰)或是雙盲(double-blind),作者不知道審閲人是誰、審閲人也不知道作者是誰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
・2017/12/16
旅遊與死亡:為何在旅行中的自己,總是比較積極?
相信大家都知道自己終有死亡的一天,但不知道是哪天,總要等到醫生對我說對不起,我才會明白「死前價值建立模式」是什麼一回事,不如在這之前開啟「旅行模式」,好好運用每一天,思考模式由「今年/下個月/這星期/明天要做什麼」變為「我這一生要做什麼」。
・2017/12/09
細菌可以用人工鹼基合成蛋白質了!當合成生物學遇上中心法則
合成生物學致力於將人的巧思放入生物各層次的調控中,以創造新的生命形態和功能。而改造做為遺傳物質的去氧核醣核酸是合成生物學最熱門的題材之一。其中一個驚人的想法便是將人工合成的鹼基對加入DNA序列之中,使生物的調控變得更多元化。美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Floyd Romesberg教授以研究證明人工鹼基不但能被轉錄成mRNA,還能夠被人工tRNA轉錄成蛋白質。近期,這振奮人心的成果則發表在了上星期的《自然》期刊上。
・2017/12/08
男性感染「人類乳突病毒HPV 」的比例遠高於女性?
約莫有一半的美國男性感染 HPV,但注射 HPV 疫苗的男性卻非常少,此研究發表在 2017 年 1 月的 JAMA Oncology(Kaminski, Hynds, Morris, & Waller, 2017)。Jamine Han 醫師及同事分析 2013 到 2014 期間的 1868 位男性,檢體利用特殊工具(penile swabs)進入陰莖中的尿道沾取,並檢測是否感染 HPV。45.2% 的男性曾經感染過 HPV,而整體受試者中只有 10.7% 曾接種過疫苗。
1 2 ... 20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