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你一定吃過「越王頭」!關於椰子的二三事──《吃出堅果的學問》

時報出版_96
・2016/05/17 ・177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13 ・六年級

在熱帶旅遊城市的大街小巷,常能見到叫賣新鮮椰子的商店或攤販。這些椰子大都從樹上採摘下來不久,飽滿、光滑、青綠泛黃。烈日炎炎,口乾舌燥,這時若來一個椰子,喝上幾口鮮甜清爽的椰汁,該是何等幸福!要是當場取飲椰汁則更有趣:水果攤老闆會俐落地拿起大刀劈開一層厚厚的果殼。從橫切面上看,果殼外圍綠色部分最薄,為外果皮;往內是纖維質的中果皮,俗稱椰棕,這部分最厚。用力剝下中、外果皮,便露出帶有三個洞、乾燥堅硬的內果皮。
吃出堅果的學問(第132頁)

恐怖名字其來有自

西晉文學家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狀》一書,是世界現存最早的區系植物志。書中提及一事:林邑王曾與越王有怨,於是派遣俠客刺殺越王,得手後將越王的首級懸掛在樹上,沒想到越王的首級竟化成了一顆果子。林邑王命人剖開這果子,喝掉裡面的汁液,並把果殼當杯子用來飲酒。據說遇刺時,越王是喝了酒的,所以他的頭顱化成的果子其漿如酒般香醇。從此,南國人紛紛仿效林邑王,飲用這種果子的漿汁,並用殼來盛放食物,而「越王頭」也成了椰子的中文別名。

這就是關於椰子來歷最「血腥」的傳說。這個傳說的真假討論暫且擱下,但故事本身卻是十分生動而準確地刻畫了椰子的關鍵特徵、主要用途和分布區域:身為喬木,椰殼似顱骨,一側猶如人面,內含甘甜如酒之漿液,既可飲食又可作器皿,遍布南方,廣受喜愛。

認真追溯一下,椰子的英文名為「Coconut」,源於十六世紀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詞彙「Coco」,意指「頭」或「腦殼」。拋開食用價值不說,椰子最令人稱奇的莫過於它形似人腦的古怪內殼—椰殼(內果皮)近基部有三個凹陷的萌發孔,極像一個米色的人類顱骨,或是一張搞笑的猴臉。這三個洞其實是萌發孔,種子萌發時,會從其中一個未封閉的洞口伸出幼葉。老闆只需在此孔上輕捅一刀,插進吸管,顧客就能立刻享用甘涼無比的椰汁了。

椰子全身都是寶

喝完椰汁,可別立刻丟掉椰殼,那簡直是暴殄天物。作為高級饕客,我們應當把可愛的「笑臉」遞給老闆,他便又操刀劈開內果皮,再從外果皮上取下一塊,斜向削平一端,用作「小勺」挖椰肉—貼在椰殼內表皮上的白色胚乳。胚乳層(椰肉)內裝有富含養料的乳狀汁液,即我們飲用的椰汁。挖起胚乳時,還能看到胚乳背面緊貼一片薄薄的深色種皮。而種子最重要的部位—胚,則低調地長在與萌發孔相對的一側。種皮、胚乳、漿液和胚,共同構成了椰子的種子。因此,椰子是最特別的核果之一,我們食用的是它的種子。

吃出堅果的學問(第124頁)

喝完椰汁、吃罷椰肉,剩下硬邦邦的內果皮是否就無用處了?答案當然是:不!難道內果皮也能吃?這個嘛……別什麼都往吃的方向想。中果皮厚厚的纖維可以製成毛刷、草席、地毯、纜繩、麻袋等;而抗冷耐熱的椰殼則可以做成各種器皿和工藝品,或製成能有效去除汙漬的優質活性碳,還可做成特殊樂器。要是在劇院那種聚音效果好的場地,擊打半個椰子殼就能產生類似馬群奔跑的蹄聲。乾燥的椰殼是製作椰胡和板胡的原材料,亦是一種菲律賓傳統舞蹈的伴奏樂器。

這還不算完,就連軍事應用方面,也有椰子的一份功勞呢。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位海岸放哨員收到後來成為美國總統的約翰.甘迺迪之命令,從索羅門群島前往一艘魚雷艦的失事地點救助傷亡船員。那時物資條件艱難,缺乏紙張,放哨員便把失事魚雷艦的情況寫在椰子殼內側,再用獨木舟向外傳遞。後來,這個刻有重要消息的椰子殼便一直被擺在總統桌上,如今已被甘迺迪博物館收藏。

JFK_PT-109_Coconut
當初刻有重要訊息的椰子,現改作為鎮紙。圖/wikipedia

而懂得椰子好處的又豈止我們人類。澳大利亞學者曾發現在印度尼西亞的峇里島海域有種章魚,居然會利用椰殼來防禦敵人和掩護自己,這是已知的第一例無脊椎動物懂得利用工具的發現。


正封_(小)

 

 

 

本書由植物學角度出發,融合飲食歷史與文化,趣談十六種日常堅果,從其樣貌特性、營養價值、食用方式等,帶你看透堅果身世,遍嘗「仁」生百味!《吃出堅果的學問》,時報出版

 

文章難易度
時報出版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2

1
0

文字

分享

2
1
0

從族群耆老的死亡,看見黑猩猩的「同理心」——《我們與動物的距離》

馬可孛羅_96
・2022/01/16 ・206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 譯者:陳信宏

人類為何會發展出宗教,其中一個最常被提及的原因便是我們對死亡的體認。我們對生命有限的理解,經常和「人類有沒有可能是唯一擁有宗教的生物」這個問題一起提出。我對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只能說我們沒有理由假設別的靈長類動物對其他個體的死亡一無所知。

如同巴諾布猿天堂裡的巴諾布猿,其他猿類也相當熟悉死亡與失去親友的現象。有時候牠們自己就是凶手,例如有一天那群巴諾布猿打死了一條劇毒的加彭膨蝰。那條蛇令牠們深感恐懼,只要一動就嚇得所有巴諾布猿往後跳開。牠們用樹枝小心戳牠,最後瑪雅才把牠高高拋起並且重重甩在地上。值得注意的是,那條蛇死了之後,牠們的表現就完全顯示牠們並不認為牠會再起死回生。死了就是死了。幼猿開開心心地拖著沒有性命的蛇屍當成玩具,掛在脖子上,甚至撬開牠的嘴巴檢視牠巨大的毒牙。

加彭膨蝰,是一種毒性極強的噝蝰屬毒蛇,分布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熱帶雨林地區,它是世界上毒性最強的蛇類動物之一,擁有世界上最長的毒牙。圖/Wikipedia

那幕情景令我想起以前目睹過的一場黑猩猩狩獵行動。我們在坦尚尼亞的馬哈勒山脈(Mahale Mountains)跟隨一群黑猩猩,突然聽到樹上高處傳來一陣騷動。黑猩猩抓到獵物的時候會發出一種特殊的尖叫聲,單是這麼一種特殊聲響的存在,就顯示了牠們想要分一杯羹的意願。若不是這樣,保持安靜顯然才是聰明的做法。那陣尖叫聲吸引了其他許多黑猩猩聚集過來。有幾頭公黑猩猩抓到了一隻紅疣猴,這是黑猩猩難以自行捕捉的一種獵物,通常要團體合作才抓得到。

我抬頭透過枝葉的縫隙觀察,看見那幾頭黑猩猩在那隻猴子還活著的情況下就開始吃起牠的肉。由於黑猩猩不是「專業」掠食者,所以沒有演化出貓科動物那種有效的獵殺技巧,而牠們對待獵物的方式也反映了牠們的同理心有時而窮,就和人類一樣。許多黑猩猩都聚集過來形成一種進食集合,包括生殖器腫脹的母黑猩猩,她們通常享有進食的優先權。那整個場景非常吵雜混亂,但所有成員終究都分到了一塊猴肉。第二天,我注意到一頭母黑猩猩經過,背上騎著一頭幼黑猩猩。牠的女兒開開心心地高高揮舞著一根毛茸茸的東西,我才發現那個東西屬於那隻可憐的猴子所有:一頭靈長類動物的尾巴成了另一頭靈長類動物的玩具。

黑猩猩對「死亡」的體悟

某天早上,蓋扎.泰萊基(Geza Teleki)跟隨一群黑猩猩行動,聽到遠處傳來刺耳的尖叫聲。六頭公黑猩猩狂野地來回猛衝,一面發出「喇啊」的叫聲,迴盪在山谷之中。在一條小沖溝裡,只見瑞克斯(一頭公黑猩猩)的身軀一動也不動地癱倒在亂石之間。泰萊基雖然沒有看到他跌落的過程,但覺得自己目睹的乃是這頭公黑猩猩從樹上跌落而摔斷脖子所引發的最初反應。

幾頭黑猩猩停下來看了看瑞克斯的屍體,然後猛力向外衝,並且朝四面八方丟擲大石塊。在那樣的喧鬧狀況下,黑猩猩紛紛互相擁抱、交合、撫摸以及輕拍,臉上則是咧開嘴露出緊張的表情。接著,牠們又花了不少時間盯著屍體看。一頭公黑猩猩在一根樹枝上俯身看著屍體,發出嗚咽的聲音。其他黑猩猩則是觸摸或者嗅聞瑞克斯的屍身。一頭青年母黑猩猩更是一動也不動地靜靜盯著他的屍體看了整整一個小時以上。經過三個小時的擾攘之後,其中一頭年紀較大的公黑猩猩終於離開那片林中空地,朝下游走去。其他黑猩猩一一跟上,慢慢離開,同時不斷回頭望向那具屍體。

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已有愈來愈多的報導敘述。二○○九年,桃樂絲死後的一張照片在網路上爆紅,因為她的遺體引來保護區內黑猩猩群的圍觀,猩群們相當專注(但靜默得令人發毛)。這在蘇格蘭的布萊爾德拉蒙野生動物園(Blair Drummond Safari Park),一頭名叫潘希的年老母黑猩猩死亡了,其過程透過影片仔細分析,原來在她死前的十分鐘,其他黑猩猩為潘希理毛或者撫摸了十幾次,潘希的成年女兒也整夜陪在她身旁。潘希死後引起的反應從猩群成員觸碰她的嘴巴與四肢(也許是想要檢視她是否還在呼吸或者是否還能動)到某頭公黑猩猩猛擊她的遺體,這種行為也曾經在其他黑猩猩死亡之後被人觀察過。

這種表現看起來雖然像是麻木不仁,卻有可能是一種想要喚醒死者的行為。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通常綜合了兩件事,一是對死者的毫無回應感到挫折,二是繼續測試看看還有沒有辦法引起死者的回應。不過,圍聚在死者身旁的大多數個體都會默不作聲,彷彿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研究人員觀察潘希臨終前的狀況之後,得出的結論指出:「黑猩猩對死亡的體認受到了低估。」

——本文摘自《我們與動物的距離:在動物身上發現無私的人性》,2021 年 12 月,馬可孛羅

 

所有討論 2
馬可孛羅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馬可孛羅文化為台灣「城邦文化出版集團」的一個品牌,成立於1998年,經營的書系多元,包含旅行文學、探險經典、文史、社科、文學小說,以及本土華文作品,期望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可以縱橫古今、和全世界對話的新閱讀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