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低頭族眼症 ─「Smart Phone」衍生的新視力問題

PanSci_96
・2016/02/21 ・33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23 ・七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篇文章由台灣之星贊助,泛科學策畫執行。

文/新竹國泰醫院眼科主任 陳瑩山醫師

王小姐今年 24 歲,近視度數 350 度,眼睛健康沒有不適,從來沒看過醫生。最近卻覺得眼睛痠麻脹痛,視力有時清楚有時模糊,近視度數增加至 450 度,隔了兩週又變成 550 度,平時笑稱公司「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在是自己「眼鏡的更換趕不上度數的變化」。就醫後發現,因為這半年來每天醒著都隨時注視手機,眼睛負擔過重,才會不舒服,假性近視也增加,醫師建議她縮短手機的使用時間。

王小姐納悶:「難道使用手機太厲害也會造成眼病?可是現在沒有手機我快活不下去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裡,我們看到了一位典型的「低頭族眼症」患者。現在有太多人使用智慧型手機,這類手機已跳脫單純打電話的功能,深入日常生活各個面向,也成為生活中倍感依賴的工具。越來越多人表示沒有手機不只生活不方便,內心也有不安全感,形成現在到處都是低頭族,可說是現代蔚為奇觀的「手機成癮症」。

二十一世紀的文明病:低頭族眼症

70 年代開始陸續出現電視、電腦,醫學界也因此誕生了二十世紀的新視力問題「電腦視覺症候群」(CVS, Computer Vision Syndrome),指電腦或電視螢幕看久了,產生眼睛不適的症狀,包含乾澀、痠脹、假性近視增加,甚至眼睛痛、頭痛;另外也會造成肩頸及手部肌肉的僵硬、痠痛。這種狀況隨著校園電腦普及化,及網路遊戲侵入網咖達到最嚴重的地步。

到了 90 年代手機誕生,不過這項發明並沒有使眼睛不適的比例提高,推究原因,是手機發展初期主要仍在「聽與說」,用到耳朵與嘴巴,眼睛的使用並不高。

近年來,科技巧妙將手機與電腦結合,成功演變成 smart phone,為現代人打造更方便的生活,卻也使因眼睛不適就診的人數明顯增加。這一群青壯年族群,因為重度使用智慧型手機而就醫,其主訴除了眼睛痠澀脹痛外,還常有霧霧看不清楚、視力不穩定,甚至頭昏頭痛、心悸、噁心想吐,狀況琳瑯滿目。近來低頭族就醫人數已經「喧賓奪主」,取代小兒近視及老年人的白內障青光眼,成為眼科就醫族群的大宗,佔了我們平時門診量的三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4814788436_ac2bdeae28_o
科技帶來便利也造成許多新視力問題 (photo via FaceMePLS@flickr, CC License)

那麼,「低頭族眼症」就是「電腦視覺症候群」嗎?我們可以說二者的症狀類似,但前者對眼睛的傷害更為嚴重。

螢幕變小,光線更危險了!

要了解「低頭族眼症」與「電腦視覺症候群」的差異,首先我們必須闡明智慧型手機與一般電視、電腦有何不同。歸究起來,智慧型手機擴充了很多「智慧的功能」,使得它能以手機的大小,融入大部份電腦的功能,包含建構社群網站,玩遊戲、收集資料、收信、看電影,由於打電話只是其中一部分,使手機又回到電腦電視時代,以眼睛為主操控的模式,如此當然會就加重眼睛的負擔。

但智慧型手機終究不是電視或電腦,它們最主要的區別如下:

1. 螢幕小
影像也變小、字體更小,要看清楚字體或影像,眼睛當然加倍吃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 距離近
在一般的使用狀況下,我們與電視距離約 2 公尺、電腦 50 公分、報紙 30 公分,而智慧型手機必須近至 15 到 20 公分。這時雙眼內聚力更要密合、對焦更加強,造成眼睛睫狀肌過度使用,衍生疲勞與傷害。

3. 使用時間過長
很多人將手機當電腦或電視使用、社群聊天,時常不知不覺超時使用。

4. 使用不當
不像電腦與電視必須放置在桌上,手機小巧輕便、開關機快速,便利性使我們在吃飯、搭捷運、公車、騎機車,甚至在床上都「埋頭苦玩」。我們知道,閱讀需要黃斑部的「固視功能」,人們或許沒有感覺到手機螢幕的些微振動,但是長時間下來,會增加眼睛對焦固視的負擔,進而造成對焦微動調節的疲勞。

L_13744754057f
黃斑部的固視功能讓我們能夠閱讀(圖片來源:陳瑩山醫師)

5. 手機光線太亮
這是最嚴重、也最容易被輕忽的問題。單純以手機光線照度而言,當然比電腦、電視來得低,但卻會因其特性與使用方式造成傷害。以電視來說,螢幕大、與人眼距離也遠,光線容易外散,直射光到達黃斑部的比例較少,因此我們會覺得電視螢幕大卻柔和;相較之下,智慧型手機螢幕小、距離短,由手機射出的光線尚未充分發散,就已直射入人眼,這樣毫無偏折「直達」黃斑部的直射光,距離最短、能量又高,易造成黃斑部的傷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臨床上,低頭族有哪些常見的眼部疾病呢?

1. 流行性乾眼症

注意!這是指「流行使用手機」所造成的乾眼症,而不是病菌造成的流行病喔(XD)。過去,約四成的一般人會因為居住環境的溫度、濕度變異不同,有程度不等的淚液分泌過少問題。可是,現代人太專心看手機,「捨不得」眨眼,乾眼症的罹患率已高達八成,可說是時尚流行的手機使用所造成的「流行性乾眼症」。

2. 假性近視成人化

所謂假性近視是指看太久電視及電腦,睫狀肌使用過度所造成,通常好發於國中、國小學童。但現在三四十歲的成人也常有這個現象,尤其出現眼痠、眼脹的症狀時,往往超過一半的人合併假性近視,病人會有視力不穩定,眼鏡愈配愈深的困擾,本篇文章開頭的王小姐就是一個例子。

但這方面的症狀,往往與「隱藏性青光眼」(又稱低壓性青光眼)難以區別,更有很多年輕人是兼具低頭族眼病與青光眼,如果一開始疏忽沒做檢查,後果不堪設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假性近視開始成人化(圖片來源:陳瑩山醫師)
假性近視開始成人化(圖片來源:陳瑩山醫師)

3. 老花眼年輕化

光線進入眼底前,水晶體會吸收紫外光及可見光中能量較高的「藍光」,預防它們造成眼底黃斑部傷害;若在工作及生活上是所謂的「heavy light user」,或本身近視度數深、抵抗光線能力差,就會提早讓水晶體混濁。

這時,水晶體彈性差,看近物時對焦能力降低,造成眼部睫狀肌疼痛,便是老花眼年輕化的由來。以往我們稱老化是「自然的文明病」,在正常狀況下,約四十歲才會有看近的視力困難現象,但是現在約有三成 35 歲的人出現了「近距離視力模糊」現象,並伴隨睫狀肌僵硬、看近視力困難或遠近調適困難的典型老花眼症狀。

4. 視網膜上膜的形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除了水晶體吸收的紫外線,大部分可見光仍可自由進入眼底、形成影像。如果慢性「過度」使用手機,會因為直射光照射,使黃斑部受不了氧化壓力的傷害,讓自由基的四處亂竄,進而周邊組織發炎!產生的發炎物質會滲入玻璃體,最終在黃斑部上形成薄膜 ─ 黃斑部蓋被子。病人看出去眼睛好像蓋了一個半透明的紙,暗暗的、解像力變差。視力 1.0 卻不清楚,影響了視覺品質及生活品質,這樣的患者越來越多,佔了青壯年就診人數的三成。

L_137447547211
慢性過度使用手機,容易造成黃斑部病變(圖片來源:陳瑩山醫師)

5. 自發性黃斑部病變出血

自發性黃斑部病變的患者近視度數並不深,年齡也不大,可以說是因為體質上受不了光線的傷害而病變。輕者造成眼底視網膜上膜,重者會因為病變出血。常見症狀包含發現眼睛正中央有暗影、想看什麼就看不到什麼;更會因為出血而造成急性視力下降。目前我們已有年僅高中的病患,且不只一例。

我們能怎麼做?吃對的食物、控制三高

我想,如何減輕智慧型手機的使用,並不是我要討論的課題,因為就趨勢而言,人們一定會愈來愈依賴智慧型手機,眼睛的角色只會更加吃重!在此,只是要強調這類手機對眼睛潛在的不利因素,及如何避免傷害產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事實上,眼睛的最佳抗光物質其實不難獲得,如綠色植物所含的葉黃素便可中和強光,並發揮消炎作用;而魚類身上的 Omega-3 脂肪酸所含之 DHA,也會包覆在感光細胞的細胞膜上,就像一件「防曬衣」,防止細胞因為光線太強過熱而凋亡。

5612099123_8f757969a4_b
葉黃素能中和強光,並發揮消炎作用(photo via Vinoth Chandar@flickr, CC License)

除了「防曬衣」,眼睛還有自己的「涼感衣」─ 脈絡膜。它是眼內的血管層,血流快速,會帶走因照光升高的熱量,這就是為什麼手機用久會發燙,眼睛卻不會有過熱的現象。如果全身性的血糖、血壓與膽固醇控制不良,眼部血液速度變慢,便會減低我們對熱量的運輸與自由基的消除作用,黃斑部也不易在照光後維持恆溫狀態,因此,三高的控制也非常重要!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但也考驗人性

智慧型手機中包山包海的應用程式無所不能,已充分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使大家能「一機在手、世界跟我走」,然而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卻也考驗人性,請大家好好保護眼睛!(爹娘我押韻啦!)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45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9 篇文章 ・ 304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長者與糖友注意!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糖尿病黃斑部水腫恐失明,自我檢測及早治療
careonline_96
・2023/09/08 ・251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醫師,我的右眼看電線桿好像會變形。」60 多歲的陳女士說。

「經過檢查確認是黃斑部病變症狀,建議要透過眼內注射控制。」醫師問。

「眼內注射?!醫生我不敢!想到一兩個月就要施打一次我真的頭皮發麻!」陳女士驚恐表示。

「別擔心!今日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已經有多元的治療選擇,可以雙管齊下抑制血管不正常的增生,快速減少視網膜積液、血液滲漏,達到『速乾』的成效,有望將療程頻率拉長至 16 週、也就是近 4 個月一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眼科王元聖醫師指出,黃斑部是視網膜中敏感的感光區域,是讓人感受到色彩的重要關鍵。隨著黃斑部功能衰退,我們的靈魂之窗可能會變得暗淡無色。造成原因可能和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eovascular 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 nAMD )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iabetic Macular Edema, DME )有關。

前者致病原因與年齡增長有關,源於脈絡膜不正常的增生血管,這些生長不全的血管,因為細胞間不夠緊密,水分、血液容易從血管中滲漏出,造成水腫、出血,引起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後者與糖尿病有關,源於血糖過高造成視網膜病變,進而導致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根據統計,每十位糖友約有一位發生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1],是糖尿病患者不容忽視的併發症。

王元聖醫師說,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初期病程進展緩慢,且未必兩眼同時出問題,症狀不明顯,容易延誤就醫。提醒長輩與糖尿病患者,可以透過阿姆斯勒方格表(Amsler grid)自我檢測工具,初步判斷自身是否出現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症狀。

先遮住單隻眼睛,再注視表格中心的圓點,若左眼或右眼觀看方格中的線條,發現有所扭曲、變形、暗影,那可能就是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的症狀,建議盡快至眼科檢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50 歲以上民眾[2]、糖尿病患者、有黃斑部病變的家族病史等高風險族群,都要記得定期檢測,才能及早發現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症狀」,王元聖醫師強調,「黃斑部病變會損害視力,拖越久、治療效果越差。若等到黃斑部已經萎縮、結痂,便難以恢復視力,對生活造成很大的衝擊。」    

及早治療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才有機會挽救惡視力

過去對於黃斑部病變缺乏有效的治療方式,患者可能漸漸失明。王元聖醫師說,漸漸有研究發現,我們可以利用雷射去處理那些不正常的血管,控制出血與滲液。但是雷射治療本身有破壞性,所以患者的視力不太會進步,甚至可能會退步。

大概在 20 年前,抗血管新生藥物被用來治療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王元聖醫師解釋,眼內注射抗血管新生藥物能夠抑制新生血管的生長,幫助患者視力維持穩定,甚至有部分患者的視力可以獲得進步,所以成為主流的治療方式。針對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都會建議使用這項治療。

因為要將藥物注入眼球,必須在無菌的環境下進行,利用很細的針從眼白注射藥物。王元聖醫師說,雖然過程很快,但是過往需要每一、兩個月注射一次,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的患者,仍有一定壓力,所以新開發的藥物都希望能夠拉長治療的間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元聖醫師鼓勵,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的治療選擇日益多元,不僅有 1 至 2 個月施打一次的傳統藥物,可以抑制血管增生;也有新型藥物,可雙管齊下抑制血管增生再加上穩定血管,快速減少視網膜內積液、血液,治療很快就會見效。

穩定控制後,最長可約 4 個月注射一次,可減少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患者回診的次數,不僅接受眼內注射的壓力減少了,患者與其照護者,也不需要密集往返醫院,大大減少了交通的時間、金錢成本。患者可以依據自身對治療的想法,主動與醫師討論,以利打造個人化療程,只要治療更加穩定,患者的治療成效也有機會增加。

貼心小提醒

王元聖醫師說,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會嚴重損害視力,甚至造成失明,患者一定要及早察覺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症狀,掌握治療先機。也鼓勵民眾主動與醫師討論治療的選擇,針對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的治療,已有可以雙管齊下抑制血管增生並提升眼內血管穩定度的治療選擇,幫助維持視力。

且濕性年齡相關性黃斑部退化病變(nAMD)與糖尿病黃斑部水腫(DME)新型藥物有機會延長治療的間隔,最長約4個月注射一次,能夠減輕接受治療的壓力。定期檢查、及早治療,才能避免惡視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羅氏公益夥伴

參考資料

  1. 衛生福利部台灣病人安全資訊網 2022/6/17 《我有糖尿病黃斑部水腫病變,該接受何種治療?》
  2.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23/4/6 《What Is Macular Degeneration?》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鑑識故事系列:飛鏢射豬眼,證明傷不淺
胡中行_96
・2023/08/17 ・217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聖誕市集是德國自 14 世紀以來的傳統:寒冬裡,露天攤販聚集,銷售應景美食、裝飾和手工藝品,周遭或許還歌舞喧騰。[1]有個去享受年節氣氛的 16 歲少女,坐在市集的金屬圍籬上。附近 3 名年輕人正把玩著從酒吧偷來,尖端有塑膠鏢頭的飛鏢。他們原想閃避旁人,以策安全,直接往泥土裡扔;但不知怎地飛鏢竟朝少女而去……。[2]

德國聖誕市集示意圖。圖/LH DD/Dittrich on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眼睛創傷

根據統計,平均每 10 萬人,就有 810 人眼睛創傷需要治療。兒童與青少年是眼睛最容易受傷的年齡層,約佔該器官穿刺傷患者總數的 25%。不過有別於此案,傷患以男性居多。過去的文獻討論過魚鉤、榴槤及飛鏢等,各種物品導致眼球部份穿刺傷的案例。飛鏢的結構,分為 4 個部位:鏢頭、鏢身、鏢桿和鏢翼。大多數的傷害,都是由鏢頭或鏢翼所致。[2]

鏢頭(point)、鏢身(barrel)、鏢桿(shaft)和鏢翼(flight)。圖/Jihei on Wikimedia Commons(GFDL-1.2)

眼睛的構造

眼睛的外層結構,包括眼睫毛眼瞼肌肉腺體淚膜(tear film)和結膜(conjunctiva)等,功能是保護內層;內層由外而內,則可大略分為3個部份:[3]

  1. 鞏膜(sclera)與角膜(cornea):兩者都由膠原蛋白所構成,排列方向不規則處呈白色,所以鞏膜亦稱眼白;相對地,角膜是透明無色,負責2/3的光線折射。[3]
  2. 葡萄膜(uvea):又細分成以顏色擋光,確保光線只進入中央瞳孔的虹膜(iris);控制水晶體形狀的睫狀體(ciliary body);以及佈滿血管,為水晶體供給養分的脈絡膜(choroid)。[3]
  3. 水晶體(lens)、玻璃體(vitreous body)和視網膜(retina):除了上述的角膜,另外 1/3 的光線折射,是由水晶體擔當。穿透它們的光,會通過黏稠的玻璃體,聚集於視網膜,再透過神經把訊號送去腦部。[3]
角膜(cornea)、鞏膜(sclera)、虹膜(iris)、睫狀體(ciliary body)、脈絡膜(choroid)、水晶體(lens)、玻璃體(vitreous body)和視網膜(retina)。圖/Cenveo on AnatomyTOOL(CC BY 4.0)

眼科證詞

少女的眼球 12 至 4 點鐘方向範圍內,鞏膜穿孔,虹膜脫垂。治療前,沒有拍照存證。手術出院後,視力只剩 1%。法庭上,2 位該醫院的眼科醫師表示,這種傷害應該與飛鏢的鏢頭無關,時機不可能那麼湊巧。他們還說,除非少女被東西以 100 公里的時速打到,不然就是自己跌撞桌邊。可是後面這個假設若屬實,受到衝擊的大概不只眼球,更何況少女堅稱沒有摔倒。[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飛鏢射豬眼

輪到美茵茲大學(Johannes Gutenberg-Universität Mainz)的法醫提供專業意見時,他們決定實測。首先,要準備飛鏢和眼珠。同為射擊類的「玩具」,軟氣槍(softair gun)產生的動能介於 0.5 至 7.5 焦耳之間,≥ 0.5 焦耳在德國就會被當作武器管制。相對地,飛鏢雖能超過此門檻,卻完全不受限制,所以購買與持有均無問題。[2]至於眼珠的部份,基於倫理、成本、相似程度和取得的難易度,鑑識科學時常用豬作為人體替代品。[4]

(上)塑膠標頭的飛鏢,以及(下)正常與磨損的塑膠標頭。圖/參考資料 2,Figure 1(CC BY 4.0)

材料備齊後,法醫在 10 公尺高的落管(drop tube)底部,放置屠宰場廢棄的豬眼,讓飛鏢從中墜落。他們發現用金屬鏢頭的話,會穿破眼球;塑膠鏢頭則輕微傷害角膜。再來,他們手持鋼鐵鏢頭、塑膠鏢頭,以及塑膠鏢頭磨損的飛鏢,朝豬眼射去。大概是經驗不足,嘗試了超過 50 次,非常漏氣地僅有少數幾次擊中。最後總算有一次,在射擲塑膠標頭磨損的飛鏢時,造成與少女眼珠雷同的傷害。整體而言,從 5 公尺外射擊,鏢頭的動能可以達到 0.84 焦耳,具有軟氣槍的殺傷力;而鏢翼不會穿刺豬眼,頂多劃壞角膜表面。[2]

塑膠標頭磨損的飛鏢,在豬眼上造成的傷害。圖/參考資料 2,Figure 2(CC BY 4.0)

指控駁回

法醫大費周章的實驗,證明亂擲飛鏢的確有釀禍的機會;然而眼科醫師與少女的說辭大相逕庭,警方當時在聖誕市集又沒找到證物。因此,少女的指控終究遭法院駁回。結案之後,法醫團隊在期刊上發表個案報告,比較飛鏢和軟氣槍的動能,並以英國強制使用安全帶後,眼部創傷數減少 11.1% 為例,強調預防性法規的重要性。[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考資料

  1. Wilson A. (30 NOV 2018) ‘A brief history of Christmas markets’. The Guardian, Australia.
  2. Germerott T, Mann N, Axmann S. (2021) ‘Penetrating eye injury by dar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Medicine, 135, 573–576.
  3. Pradeep T, Mehra D, Le PH. (01 MAY 2023) ‘Histology, Eye’. In: StatPearls.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4. Matuszewski S, Hall MJR, Moreau G, et al. (2020) ‘Pigs vs people: the use of pigs as analogues for humans in forensic entomology and taphonomy research’.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gal Medicine, 134, 793–810.
胡中行_96
169 篇文章 ・ 65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