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DNA編輯大師」張鋒與CRISPR / Cas9 / Cas9基因編輯技術

活躍星系核_96
・2014/12/20 ・297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611 ・十年級

J編按:張鋒和其他兩位科學家伊曼紐.夏彭提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珍妮佛.道納(Jennifer A. Doudna),於 2016 年共同獲得第二屆唐獎的肯定。

文/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生理所林世青專任研究助理

麻省理工學院的張鋒(Zhang Feng)教授憑藉其發展的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as9(CRISPR-Associated Protein 9)系統,年僅32歲即榮獲2013年《自然》雜誌評選之年度新聞人物首位,並獲得「DNA編輯大師」之稱號(“365 days: Nature’s 10,” 2013)。

Feng Zhang
麻省理工學院的張鋒教授有「DNA編輯大師」之稱號。source:Kent Dayton

究竟這令人折服的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過程為何呢?西元 1987年時,科學家在細菌內發現一種特殊核酸內切酶,命名為 CRISPR/Cas9,其會辨認外來的 DNA並加以切割降解,被認為是細菌用以抵抗病毒感染的防禦機制(Ishino, Shinagawa, Makino, Amemura, & Nakata, 1987; Bhaya, Davison, & Barrangou, 2011),若能在病毒感染的第一時間內就將其 DNA降解,即可有效阻止病毒複製。

而到了2012年時,科學家解開了 Cas9對於目標 DNA的辨認機制,並成功藉由人工方式修改其專一性,讓整個技術有了飛躍性的突破。其發現 Cas9會與其導引 RNA(small-guiding RNA)結合後得到辨認目標序列的能力,從而結合並切割目標 DNA,科學家只需要修改導引 RNA的序列,即可改變 Cas9的專一性,命令其轉而裁切另一不同序列的 DNA(Jiang, Bikard, Cox, Zhang, & Marraffini, 2013; Jinek et al., 2012)。過去使用的基因剔除技術:鋅指核酸酶(zinc-finger nuclease, ZFN)或 TALEN標靶基因剔除工具等,都必須經由繁複多步驟的基因工程,拼裝出能夠辨認目標序列的蛋白區位,才得以用來辨認並切割特定序列(Gaj, Gersbach, & Barbas, 2013)。相較之下,因合成特定序列 DNA或 RNA的技術較拼裝重組蛋白更為成熟且有效率,僅需數日便可得到特定序列產物,令 CRISPR/Cas9的實行上較 ZFN或 TALEN更為方便快速。

張鋒教授的重大貢獻之處,即在於將本來不起眼的 CRISPR / Cas9的細菌免疫系統改造成為一套簡單廉價的基因改造工具(Hsu, Lander, & Zhang, 2014),並發現這套系統可以被用於原核或真核細胞的基因編輯,使得我們可以很簡單地自行在實驗室編輯各類常見模式生物,包括酵母菌(DiCarlo et al., 2013)、線蟲、果蠅(Kondo & Ueda, 2013)、阿拉伯芥、斑馬魚、小鼠、大鼠、乃至人類細胞的基因(Sakuma, Nishikawa, Kume, Chayama, & Yamamoto, 2014)。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流程; (來源:作者自繪)
CRISPR/Cas9 基因編輯流程;(來源:作者自繪)

Cas9含有兩個內切酶作用位,當作用 DNA與特定序列之導引 RNA結合後,Cas9可同時切割該處雙股 DNA,造成 DNA斷裂並啟動細胞本身的修復機制,此時有一定機率會使用人工給予的外來模板修復該處,達到基因修飾目的,由此方法可建立基因修飾之各種模式生物,或往後應用於基因療法。

以遺傳學上常使用的模式生物:黑腹果蠅(Drosophila melanogaster)為例,根據全基因體定序分析結果,推算出果蠅約有超過15000個基因(Adams et al., 2000),過去的研究方法,必須使用例如EMS突變劑、跳躍子跳躍、費時的同源互換、繁複的 ZFN與 TALEN等技術,花費漫長時間才有可能得到目標基因的突變株果蠅,從而分析該基因的功能特性。

624px-Drosophila-melanogaster-Nauener-Stadtwald-03-VII-2007-10
黑腹果蠅(Drosophila melanogaster)。source:wikipedia

然而在發展Cas9技術後,只要得知目標基因序列,即可設計並合成出專門辨認該基因的導引 RNA表現載體,表現出導引 RNA後,Cas9即可快速專一地作用,直接剔除該基因,研究者僅花費很短時間與精力即可得到目標基因剔除的突變果蠅,效率為前人難以望其項背。

除了單純的基因剔除外,Cas9切割目標特定序列的特性還可以用於基因修飾,亦即先以 Cas9於目標基因處製造雙股斷裂,在有外來模板的情況下,細胞有一定機率使用外來模板修復斷裂處,從而將我們想置入的報導基因(Gratz et al., 2014),例如綠色螢光蛋白(green fluorescence protein, GFP)基因置入目標基因處,而得到帶有螢光蛋白篩選標記的突變果蠅。或是原先細胞基因即為帶有異常點突變的對偶基因,藉由外來模板給予正確序列的形式讓細胞得以修復該突變,令目標基因回復正常功能(Niu, Zhang, & Chen, 2014)。

由此可見,伴隨著不同的實驗設計,Cas9技術未來的發展無可限量。張鋒表示:「CRISPR / Cas9系統有助於幫助我們修正基因的微小突變。儘管只有少數人群攜帶這種致病突變,但這些突變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則是災難性的(“365 days: Nature’s 10,” 2013)。」因為 CRISPR / Cas9在人類細胞基因剔除上已有顯著成果,故張鋒教授目前致力於利用該技術建立人類疾病相關基因之剔除資料庫,意味在理想狀態下,科學家可以根據該資料庫對人體任何器官中任何基因進行剔除或修正。而他自身最感興趣的部分即為利用該系統進行基因療法,治療如杭丁頓舞蹈症囊狀纖維化鐮刀性紅血球貧血症等因少數基因的微小突變造成之嚴重遺傳疾病,若能成功治癒,將是科學史以及醫療發展上的極大福音。未來的遺傳學與生物醫學研究,值得期待(Charpentier & Doudna, 2013)。

參考文獻:

  1. 365 days: Nature’s 10. (2013). Nature, 504(7480), 357-365. doi: 10.1038/504357a
  2. Adams, M. D., Celniker, S. E., Holt, R. A., Evans, C. A., Gocayne, J. D., Amanatides, P. G., … Venter, J. C. (2000). The genome sequence of Drosophila melanogaster. Science, 287(5461), 2185-2195.
  3. Bhaya, D., Davison, M., & Barrangou, R. (2011). CRISPR-Cas systems in bacteria and archaea: versatile small RNAs for adaptive defense and regulation. Annu Rev Genet, 45, 273-297. doi: 10.1146/annurev-genet-110410-132430
  4. Charpentier, E., & Doudna, J. A. (2013). Biotechnology: Rewriting a genome. Nature, 495(7439), 50-51.
  5. DiCarlo, J. E., Norville, J. E., Mali, P., Rios, X., Aach, J., & Church, G. M. (2013). Genome engineering in Saccharomyces cerevisiae using CRISPR-Cas systems. Nucleic Acids Res, 41(7), 4336-4343. doi: 10.1093/nar/gkt135
  6. Gaj, T., Gersbach, C. A., & Barbas, C. F., 3rd. (2013). ZFN, TALEN, and CRISPR/Cas-based methods for genome engineering. Trends Biotechnol, 31(7), 397-405. doi: 10.1016/j.tibtech.2013.04.004
  7. Gratz, S. J., Ukken, F. P., Rubinstein, C. D., Thiede, G., Donohue, L. K., Cummings, A. M., & O’Connor-Giles, K. M. (2014). Highly specific and efficient CRISPR/Cas9-catalyzed homology-directed repair in Drosophila. Genetics, 196(4), 961-971. doi: 10.1534/genetics.113.160713
  8. Hsu, P. D., Lander, E. S., & Zhang, F. (2014).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s of CRISPR-Cas9 for genome engineering. Cell, 157(6), 1262-1278. doi: 10.1016/j.cell.2014.05.010
  9. Ishino, Y., Shinagawa, H., Makino, K., Amemura, M., & Nakata, A. (1987). Nucleotide sequence of the iap gene, responsible for alkaline phosphatase isozyme conversion in Escherichia coli, and identification of the gene product. J Bacteriol, 169(12), 5429-5433.
  10. Jiang, W., Bikard, D., Cox, D., Zhang, F., & Marraffini, L. A. (2013). RNA-guided editing of bacterial genomes using CRISPR-Cas systems. Nat Biotechnol, 31(3), 233-239. doi: 10.1038/nbt.2508
  11. Jinek, M., Chylinski, K., Fonfara, I., Hauer, M., Doudna, J. A., & Charpentier, E. (2012). A programmable dual-RNA-guided DNA endonuclease in adaptive bacterial immunity.Science, 337(6096), 816-821. doi: 10.1126/science.1225829
  12. Kondo, S., & Ueda, R. (2013). Highly improved gene targeting by germline-specific Cas9 expression in Drosophila. Genetics, 195(3), 715-721. doi: 10.1534/genetics.113.156737
  13. Niu, J., Zhang, B., & Chen, H. (2014). Applications of TALENs and CRISPR/Cas9 in Human Cells and Their Potentials for Gene Therapy. Mol Biotechnol, 56(8), 681-688. doi: 10.1007/s12033-014-9771-z
  14. Sakuma, T., Nishikawa, A., Kume, S., Chayama, K., & Yamamoto, T. (2014). Multiplex genome engineering in human cells using all-in-one CRISPR/Cas9 vector system. Sci Rep, 4, 5400. doi: 10.1038/srep05400

本文原發表於科學Online-科技部高瞻自然科學教學資源平台,經授權轉載。

「科學Online」在科技部高瞻計畫指導下執行,為一具有指標性與權威性的科教網站,擁有以大學教授為主的專業責任編輯群,強調科學知識推廣的正確性,涵括豐富的自然科學實驗與講座影音、教學與學習資源、科技報導、科學圖鑑等,並結合App、Podcast與社群網站等媒體,提供科學教育多元且無地域界限的自主開放學習園地。

logo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5 篇文章 ・ 89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好發於年輕人及長者——「何杰金氏淋巴瘤」,新型標靶藥物提升治療成效、降低副作用

careonline_96
・2022/05/17 ・1890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惡性淋巴瘤每年新增病例將近三千人,其中何杰金氏淋巴瘤佔約 10%,治療以化療為主,但以年長患者為例,除了必須承受一定的副作用,可能導致治療中斷外,更需要留意肺纖維化、肺毒性等不可逆的影響。對何杰氏淋巴瘤患者而言,在一線選擇療效好且副作用較小的治療方式,一直是治療上努力的目標,今年通過健保擴大給付用於一線治療的新型抗體藥物複合體標靶藥物,不僅能提升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治療成效、大幅降低副作用困擾,並減輕患者經濟負擔,對患者而言是一大福音。

何杰金氏淋巴瘤,好發族群較特殊

惡性淋巴瘤每年新增病例將近三千人,且人數逐年上升中,淋巴瘤初步分為何杰金氏淋巴瘤與非何杰金氏淋巴瘤,兩者的比率約為一比九;其中又以何杰金氏淋巴瘤的好發族群最為特殊,發生率高峰分別落在二十至三十五歲年輕族群,以及六十至七十歲以上長者共兩大族群。

臺中榮民總醫院血液腫瘤科滕傑林醫師表示,何杰金氏淋巴瘤病程發展較非何杰金氏淋巴瘤來得緩慢,頸部淋巴結腫大是主要特徵,若腫塊摸起來較硬、且不痛也不太會移動,則須特別留意,並建議患者進行切片做最終確認。至於常見的發燒、體重減輕、莫名發癢等症狀,則較常在非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身上發生。

不可逆的肺部纖維化,化療最令人擔心的副作用

「可以治好嗎?藥物會有副作用?」被宣布罹癌的患者不只緊張,更擔心治療成效及副作用。滕傑林醫師補充,何杰金氏淋巴瘤的治癒率相對較高,但以主流的化學治療為例,副作用幾乎很難完全避免,常見如:白血球低下、噁心、嘔吐以及掉髮;而其中最需要擔心的,則是需要長期觀察因副作用而產生對肺部的影響,像是肺部纖維化及肺毒性等,雖然臨床上不常碰到,但一旦發生在患者身上便無法逆轉,也將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新型抗體藥物複合體標靶藥物,提升治療成效、降低副作用

由於何杰金氏淋巴瘤年長患者的身體耐受度較低,常因無法承受標準劑量化療的副作用而容易導致治療中斷,新型藥物抗體複合體標靶藥物的出現,將有效改善過往治療的困境。

根據研究指出,新型標靶治療提前於一線使用,相較於傳統化療的五年疾病無惡化存活比率提升近一成,治療成效顯著優異且穩定,並減輕以往化療可能會有的藥物毒性,提供患者有力的治療新選擇。此外,新型標靶藥物更於今年初擴大健保給付晚期何杰金氏淋巴瘤患者於一線使用,嘉惠許多患者獲得創新治療,減輕不少家庭的經濟負擔。

滕傑林醫師進一步說明,新型藥物抗體複合體標靶藥物就像一顆包了藥的"精靈炸彈",前端接上 CD30 標靶,會附著在有 CD30 表現的癌細胞表面,藉此精準殲滅癌細胞,避免發生化療可能對患者產生全身性影響,傷害正常細胞。

治癒率高、治療選擇多,病人勿輕言放棄

一名六十多歲罹患何杰金氏淋巴瘤的女性患者,最初接受傳統化療經歷白血球下降、掉髮等副作用,好不容易撐過來,卻成為少數復發的病人,心情也因此極為低落。經醫生的建議下,患者決定再給自己第二次機會,改用新型藥物抗體複合體標靶藥物治療後,至今兩年多的時間內皆無復發狀況,之前化療導致的掉髮也已消失,整體健康狀況維持得相當不錯,患者也重拾原本的生活步調。

「如果人生終究會得到一種癌症,何杰金氏淋巴瘤不是一個壞的選擇,因為它是治癒率極高的癌症」,滕傑林醫師分享自己平時會這樣跟病人說明,他也強調現在有新型 CD30 標靶治療能提高治癒機會,無論用在一線或復發患者,都能發揮良好的治療效果,再加上目前健保已逐漸擴大給付條件,呼籲患者千萬不要放棄,積極面對才是戰勝這場抗癌比賽的不二法門。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careonline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