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電子書包在臺灣: 產品掛帥 專業無奈

洪朝貴
・2011/10/02 ・4926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62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在臺灣,主導 (傳統/筆記/平板) 電腦輔助教學的力量來自電子資訊產業,而不是來自教學專業。在這一波電子書包狂熱當中,專業意見再度缺席, 而這也將造成「科技提升教學效果」機會的再次流失,與國家龐大教育資源的浪費。

sin 函數的定義; 從割線到切線
sin 函數的定義; 從割線到切線

一、微積分教師所需要的數位平等電子書包

數理化教學很可以受惠於互動學習–不論是理化的實驗,或是操作橢圓規動手體驗幾何定義,經常都比黑板上的抽象符號更能讓親手操作的學生「感受」數學/物理/化學。 今日的電腦,提供了過去的教師所沒有、甚至無法想像的教育機會。筆者曾在電腦教室上過一學期的微積分課,部分主題使用電腦輔助教學,包含:

  1. 複習拋物線的幾何定義與代數定義 (使用 drgeo 與 gnuplot)
  2. 複習三角函數的定義 (使用 drgeo 與 gnuplot)
  3. 極限與連續/不連續的定義 (使用 gnuplot)
  4. 曲線的割線與切線 (使用 drgeo)
  5. 徒手繪製 (不需要認識的) 複雜函數的導函數 (並用 gnuplot 驗證)
  6. 徒手繪製 (不需要認識的) 複雜函數的積分 (並用 gnuplot 驗證)
  7. 分部積分的應用 (使用 maxima 驗算)
  8. 二次連續 vs 二重連續 (使用 gnuplot)

從一位數學專業教師的角度來看, 不論是誰出錢, 如果要配發電子書包給學生, 這個電子書包應該至少包含:

  1. drgeo 或 geogebra 或 kig 幾何互動軟體
  2. gnuplot 函數繪圖軟體
  3. maxima 代數符號運算軟體
  4. 自由授權的中英文微積分講義

以最低的硬體需求來說,一片稍加修改的 ezgo DVD或一顆安裝slax的2G可開機隨身碟,再搭配零管理的無硬碟電腦,就可以滿足這樣的需求。當然,國高中數學老師的需求與微積分課程不盡相同;但不論是哪個年級的數學課程,在教學現場真正最有幫助的資源,以上面的配備為基礎再擴充其他數學教學自由軟體,都可以創造出電腦時代之前不曾見過的教學效果。

聖露西亞 St.Joseph's Convent School 數理化教師驚艷 drgeo 與 ghemical
聖露西亞 St.Joseph's Convent School 數理化教師驚艷 drgeo 與 ghemical

而且這些技術並非新穎的技術。筆者於2003年開始介紹drgeo的數學教育應用、更早介紹gnuplot的數學教育應用;但很遺憾的是:十多年下來, 這一類的科技輔助教學產品似乎一直沒有受到數學教育界的重視。這也並不是僅有數學一個學科才會受益的技術,而是一整個「已有成功示範、有待推廣擴散」的廣大領域。這類技術偶爾會在自由軟體相關研討會上看見;但畢竟研討會的目標通常是提出新穎的議題而不是促成既有創新的普及。然而使用 數位平等 的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最大的挑戰向來就是擴散而不是創新。從Everett Rogers「創新的擴散」 一書的角度看來,”observability”–數理化教師對於創新成效的體會–可以是一個提升擴散效果的施力點。筆者自身的經驗是:只需要半小時到兩小時的時間,數理化教師就可以感受到此類教學的優越。可惜的是,在我國似乎不曾見過任何縣市大規模舉辦此類師研習,更不用說後續的相關教材教案開發與推廣。於是,我國多數的數理化教師對於「資訊融入學科教學」的想像,停留在單向播放Powerpoint或flash動畫;只有少數教師有機會透過部落格、噗浪等等網路資源及研討會,而體認到學生動手操作的可能性與效果。而在高層選擇電子書包決策的過程當中,學科專業真實需求的聲音也就不會出現。

二、教學互動功能貧乏、 行銷聲勢強大的科技產品

但另一方面,校園內卻彌漫著產品掛帥、商品主導教學的氣氛。以強大商業力量作為後盾的實體商品,在未經教學專業人士公開透明評估討論的情形下,就透過媒體及行政力量以海嘯般驚人的聲勢排山倒海攻佔校園; 而教師們對於這些產品的接受度,也因為新鮮感、實體具象,而有熱烈的反應。蘋果電腦的iPad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撇開言論管制的爭議不談,單純從休閒娛樂消費性電子產品的角度來看,iPad的確是一項操作介面高度友善的產品,很適合作為一種被動閱聽的休閒工具–例如讓無意深究科技的年長者上網閱覽及欣賞音樂影片等等。此外,以被動閱聽者的單純需求眼光來看,蘋果電腦的iPad政策禁止解譯器之類的應用軟體,確實可以降低病毒及木馬程式入侵的機會。

但從互動學習的角度來看,嚴格控管的環境也扼殺了許多可能性。互動科學教學網站PhET的常問問題集當中回答這個問題:”PhET 可以在平板電腦/iPad/Android 裝置上執行嗎?”

目前平板電腦/iPad/Android 裝置無法完整支援Java或Flash,而PhET需要這兩者。

  1. iPad不支援Java跟Flash,所以完全無法執行PhET。
  2. Android對Java的支援太差,所以PhET使用Java所撰寫的模擬完全無法使用。PhET使用Flash所撰寫的模擬,Android裝置則可以支援一部分;但這些模擬的效果很差。

要讓這些裝置執行PhET,補足平臺與環境並非唯一需要克服的問題。就算用別的程式語言重寫PhET也無法解決問題,因為PhET的設計裡,假設操作的介面是滑鼠與鍵盤。有些事情用觸控螢幕來做就是不順手–例如「按右鍵」和打字(尤其是虛擬鍵盤會蓋到畫面的時候)–而有些事則是完全不可行 –例如滑鼠移動到物件上方。

如果貴學區正在考慮購買iPad或平板電腦,請注意PhET的模擬會大打折扣甚至完全失效。我們推薦解析度至少1024×768的筆電或小筆電。詳見系統需求。

另一個深具教育意義、由MIT所開發、在 每童一機(OLPC)計畫當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互動學習環境 Scratch, 也被排拒在iPad 門外

非常遺憾蘋果電腦 (依據其禁止解譯或執行程式碼應用軟體的政策)決定不允許iPhone或iPad執行 Scratch。在我們看來, 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培力兒童,讓他們可以用新形式的媒體設計、創作、表達自我。 這正是Scratch背後的理念。全世界的孩子們用 Scratch 在設計他們的互動故事、遊戲、動畫、模擬器,並且在線上分享他們的作品。在這個過程當中,孩子們學會創意思考、系統性地推論、合作。

Android並沒有蘋果電腦的「禁止解譯器」政策,而且也確實已有 在 Android 上執行 Scratch 的成功報告,所以比 iPad 更適用於需要互動的教育環境。不過話說回來,既然筆記電腦沒有「欠缺滑鼠」的問題、既然筆記電腦早就已經完整支援 PhET和Scratch以及drgeo、gnuplot、maxima、stellarium、ghemical、…等等其他眾多教育軟體,那麼我們堅持捨筆電就平板的理由又是什麼呢?遺憾的是,面對這波的平板狂熱,過去(追隨微軟)強勢主導國家政策的PC產業節節挫敗,現在卻又似乎不懂得善用學科教師的專業意見來支持自己的產品。

三、教育不敵利益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的趙麗雲委員在 「電子書包上路,新教學與學習體系亟須建置」 一文中提到:

根據國外研究機構報告指出,迄2013年前全球電子書的複合成長率將達到124%,其產值將超過25億美元。另據推估,國內電子書產業鏈去(97)年產值為120億元,在行政院擬訂電子書產業行動方案的推波之下,其產值在2013年可望達千億元。

Zdnet的文章則更直接露骨。標題為「電子書包促進會成立 推動數位化學習500億商機」的文章中提到:

台北市電腦公會、國科會、教育界及掌上型裝置軟硬體製造商等產官學界人士今日組成電子書包促進會,以更具規模及組織的行動促使我國中小學電子書包普及。

根據電子書包促進會表示,依據台灣國小到高中380萬學生,每人一萬元的費用,以及3600所實施學校的無線網路佈建,共90億,加上其他費用, 估計約有500億的產值。

用國家教育資源餵養電子產業利益團體
用國家教育資源餵養電子產業利益團體

於是在未經公開徵求專業教師發表意見的情況下,臺北市決定 推廣電子書包並設計專屬教案

教育局表示,100學年度提供給市內16所國中小,每校70台,共1120台的平板電腦,均由國內業者提供,每台單價約1萬元,所有費用均由經濟部工業局埋單。

101年學年度推廣至30校、102年50校、103年再加70所學校。明年起,所需費用都由市府支付,學生或家長不用出半毛錢。

當然,文中沒有提到的是:哪些專業人士參與推薦這樣的電子書包推廣專案?是第一線的專業教師,還是視國家教育資源為提款機的利益團體?文中也忘記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經濟部工業局的經費來自納稅人–全國的納稅人,而非僅有臺北市的納稅人。於是在各縣市不願吃虧的本位主義氣氛之下,後續的輿論呼聲將是電子產業利益團體的最佳推銷員,全國納稅人於是集體將國家整體教育資源送入利益團體手中,換取送至全國每一位學童手上、不一定能夠發揮教育效果的新穎玩具。

身為一位大學數學教師,如果我的學生必須購買電子書包,我最希望看到的是這些電子書包支援哪些互動式幾何與代數教學軟體 (drgeo、 gnuplot、maxima 等等)而不是我學生的家長作為一位被迫中獎的消費者對於國家電子產業的產值有多少貢獻。身為一位家長,如果我家族裡小學年紀的小孩必須購買電子書包,我最希望看到的是這些電子書包支援哪些互動式創作工具 (例如 PhET 與 scratch) 而不是我自己作為一位被迫中獎的消費者對於國家電子產業的產值有多少貢獻。

「以平板電腦作為電子書包」一事,對臺灣社會的意義淪為師生家長的新玩具、縣市長的業績及電子產業的產值。 至於 [數、理、化、…] 學科專業觀點的教育論述,則是近乎靜音,就連在教育界裡面,也很難得聽到。在臺灣,主導電腦輔助教學、電子書包導入校園的聲音,既不是來自MIT的遠見,也不是來自基層學科教師的需求,而是來自「把教育市場視為大餅」的電子產業,以及政治體系當中的代言人。但是,當我們集體決定捨棄 「比較符合數位平等與教學需求」 的技術, 改用 「即將擴大城鄉數位落差且不符教學需求」 的技術時,國家教育資源所滋養的對象到底會是求知的學童,還是求利潤的電子產業? 我們,真的是一個在乎教育的民族嗎?

四、結論: 誰能阻止反客為主?

平板 vs 桌機筆電: 何者比較適合教育?
平板 vs 桌機筆電: 何者比較適合教育?
MIT每童一機計畫主持人Nicholas Negroponte教授談論今日主流資訊教育淪為 Word/Excel/PowerPoint職業訓練時,大膽地道出許多教師不敢說出口的質疑

我認為那 (教小孩子 Office) 根本就是一種罪行–小孩子應該做的事情是創作、溝通、探索、分享,而不是操作辦公室自動化工具。

至少十多年前開始,商業利益就透過政治力量主導科技教育,而一般民眾及教育界則渾然不覺,甚至透過輿論及教育機構系統性地協助炒作。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極為深遠,直到多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很難走出這個框框。那麼現在如果我們再次盲目地、拒絕思考地追隨商業炒作,未來又將剝奪掉自己的下一代多少的真實教育機會?

這種「產品行銷主導政策;原始公共議題失焦」的現象,在別的產業也層出不窮。比爾蓋茲與美琳達基金會僱用 Trevor Mundel 擔任基金會全球健康計畫總裁。Mundel 現任職於瑞士藥廠Novartis Pharma開發部門國際主席。Novartis藥廠的作為近年來在印度引許多爭議,最近一次的事件是 Novartis 企圖以「永遠的專利」 (evergreening) 手法阻止廉價的普通藥品上市。 Techdirt 網站評論

今日醫療健保問題的主要爭議之一是:藥品議題取代健康議題成為鎂光燈的焦點。沒錯,藥品是健康問題的環節之一,但並非全部。 遺憾的是許多決策者讓藥廠來主導辯論;而過去一長串的事件顯示,藥廠關心的並不是大眾的健康,而是他們自己的利益。藥廠爭取自己的利益並沒有錯;我的問題是:為什麼讓他們主導公共政策、甚至讓他們用不公平及可疑的手段爭取利益,以至於社會大眾無法取得 (或無法以合理價格取得) 藥品?

本文和Techdirt一樣,我們所主張的並不是反對業商業利益,而是商業利益不應該反客為主,不應該將整個社會的教育思考導入精美華麗的牢籠, 不應該將整個社會的健保思考導入藥到病除的想像。電子書包與電腦輔助教學,應該從教育專業人士的真實需求出發;政策的形成,應該透過公開透明的討論。由教育專業人士參與公開討論,找到真正有助於提升學童創作/思考/理解/合作能力、真正最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案。然後再由 (理想上是 [本地設廠且僱用本地員工的國內自有品牌] 的)電子產業配合教育專業的需求,量產真正有助於教學現場的廉價方案,順便在過程當中創造真實屬於我國產業自身的產值。這才是真正有利於社會整體的政策。至於我們學科專業教師自己也需要更積極地發聲,促成縣市政府教育局舉辦「教學為主, 科技為輔」的學科教師研習,並善用既有的數位平等軟體工具開發教材與教案(例如drgeo的互動圖案),讓早就存在的創新 有機會真正地擴散

(轉載自 資訊人權貴ㄓ疑)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洪朝貴
4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大科學人專訪 | 江振誠:當問題的答案是向內挖,孩子才真正啟動思考
LIS_96
・2022/12/07 ・18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他是江振誠 Chef Andre,「全台最難訂位餐廳」 RAW 的創辦人,也是史上唯一橫跨米其林、世界50大及全球百大名廚榜的華人名廚。

在旅居國外多年後,2014 年他回到故鄉,以餐廳作為媒介,讓世界看見台灣。這些年 Chef Andre 也投身教育,回台傳承所學,培育更多世界級華人廚師是他在料理之外的職志。關於主廚的成長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學習的動機是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十三歲的我,認為全世界最頂尖的料理是中餐、日本料理、法鍋料理」,亦為料理家的母親會做中餐,在日本也有著自己的餐廳,因此「法國料理」成為 Chef Andre 心中最遙不可及、最難觸碰到的殿堂。

因為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主廚在「到達的過程」中默默撿起了許多能力,比方精通法語、英語…等多國語言,這些學習的初衷都很單純,可能是為了看懂各國食譜、撰寫一份投遞法國高檔餐廳的工作履歷、順暢地和廚房同事溝通,而這些不同面向的學習都是幫助主廚完成心之所向的工具。

一位從來沒有遇過挫折的主廚

問起 Chef Andre 的成長和主廚養成過程是否遇過挫折,主廚想了一下,堅定的回答:「沒有」。

他進一步說明,沒有的原因是想要確認「我們對挫折的定義是什麼?」

Chef Andre 分享在他的團隊裡面有個不成文的文化,「我們從不說 problem,problem 這個詞彙意味著這件事沒辦法解解決,我們會說:Chef we have a challenge,以挑戰來看待每一個迎來的困難和不如意。

語言的使用巧妙的反應著 Chef Andre 的人生觀,藉由有意識的揀選語言,潛移默化團隊看待挫折的心態。「當我們有個一定要到達的方向,有著要把事情解決的共識,這些困難都只是過程中的一部分,而挑戰帶我們觸碰從未有過的高度,也代表著我們正在升級!」主廚分享。

從廚房走進學校,養成台灣需要的料理人

旅居國外 20 多年的 Chef Andre ,回台後看見家鄉對「新世代料理人」養成的缺乏,開始從廚房走進校園。主廚提到開始教學的這七年來,他從未在課堂上拿過一鍋一鏟,「我想要教的是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我教的是顏色、是創意、是計算、是邏輯」,現在的料理產業已異於過往,在越來越多微型創業興起的年代,餐飲教育有沒有讓著些年輕人具備面對現實環境中帶得走且用得上的能力?是 Chef Andre 想帶進台灣餐飲教育的反思,也想藉此提醒所有的教育系統「我們的教育是否貼近環境」,「以終為始」的看待學生缺乏和需要的是什麼。

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需要的顏色、創意、計算、邏輯。圖/envato.elements

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思考,卻未留有讓他們有思考的空間

這些年 Chef Andre 成為食育傳道者,他回憶曾在一場演講遇上滿場來自全台餐飲教育的老師,老師們好奇地問「該如何做到改變餐飲教育的第一步」。

我的建議會是:「讓學生學會『定義』這件事!我們不是教學生做出最好吃料理的完美答案,而是讓他們自由定義什麼才是好吃。」主廚以更具體的方式解釋:當我們教小朋友做肉丸,不是去找業界得過最多獎的肉丸達人,告訴大家最好吃的肉丸應該怎麼做,而是讓每一個人去自由定義「我的好吃該是什麼樣子」,是蒸的、炸的,是加香菜、還是加蒜頭。

「這個答案應該是向內挖,而不是硬塞的」,當學生開始用不一樣的角度去問問題,思考就會隨之啟動。我們常常希望孩子們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在教育中往往忘了保留任由孩子自由定義答案的空間。

讓孩子培養自由思考的料理能力。圖/圖/envato.elements

響應本次「LIS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Chef Andre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精神在於「沒有不可能」,當想法尚未被推翻前,所有都是可能的  ❜❜  ── Chef Andre Chiang

這句話同時體現了 Chef Andre 的處事哲學,當我們有著想要前進的方向,所有遇上的難題都只會是 Challenge 而非 Problem !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f1W42s

LIS_96
1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大科學人專訪|時間的女兒:即使我成績很好,但也未曾在學習中有過成就感
LIS_96
・2022/11/17 ・218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她是 Podcast《時間的女兒:八卦歷史頻道》的主持人 Hazel,以清晰幽默的口條分享精彩的歷史八卦,其爬梳史料整理出的故事腳本,被聽眾譽為「用聽的連續劇」,讓人不知不覺就追了好幾集,短短七個月的經營,頻道即突破千萬收聽。

你可能會很意外,這位以科普歷史為題的創作者,其實並不是歷史背景,在成為一位新媒體文史工作者之前,Hazel 也曾有過一段對學習迷惘的學生時期,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

小學一年級的第一學期就對學習的嚮往從此破滅

「其實我的學習過程,很少感到成就感,覺得讀書非常無聊,即使過去我的成績很好」 Hazel 說。

他憶起小學一年級剛入學的那天自己是非常雀躍的,因為大人告訴他上學是長大和變聰明的必經之路,但不到一學期,他就發現這其實是一個謊言,讀書和考好不過只是為了要給家長一個交代。

在學習的路上,因著家長的期待以及嚴格的自我要求, Hazel 一路上逼著自己保持好成績,然而到了高中,突然發現不論多麼努力,還是無法跨越與「數學」的巨大隔閡。

「我在高中只有排列組合這個單元數學成績有拉上來,這個部份我能用生活的經驗理解,不過當數學超出了加減乘除之外,我就完全無法領會,也不知道學習的意義和目標在哪裡」Hazel 坦言。

發現不論多麼努力,還是無法跨越與「數學」的巨大隔閡。圖/Pexels

選文組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因為想要逃避數學

談到這裡,我們很直覺的猜測 Hazel 高中選擇了文組,他語帶尷尬的笑著說「沒錯」,而笑容的背後,正是許多人都曾經歷過的無奈——「因為討厭理工科的學習,才選擇(逃到)文法商」。

「不可能有一個孩子不喜歡所有東西,但因為他要避開最討厭的那一項,只能選相對沒有那麼討厭的項目。如果我早一點知道數學的意義和在生活中的應用,或許當初我不見得沒有辦法讀理工,其實我對生物很有興趣,但錯過就錯過了!」  Hazel 用自己的故事點出學習過程中常見卻很弔詭的集體經驗。

知道為何而學,會不會學得事半功倍呢

開始有了讀書之外的社會經驗, Hazel 回看過去的學習歷程,發現到「很多過去不會或是不能理解的知識,常常到了現在工作和生活中才茅塞頓開,原來當年在學的是這個東西阿!」,這樣的經驗也讓他反思「如果能提早知道『學習的目標和應用』會不會原本覺得困難的概念就不會學得那麼辛苦,學習效果也許事倍功半」!

這番體悟讓 Hazel 決定要成為一位「替孩子的學習創造意義感」的母親(即便他目前還沒有孩子),「我會在小孩長大的過程不斷詢問,『你想要做些什麼?』,這不是給他寫一篇作文-我的志願就結束了,我們需要和他確認『想要做這件事情』和他『接下來要去努力的方向』是否一致」。

提早知道「學習的目標和應用」,效果也許事倍功半!圖/Pexels

教育的目的是讓我們擁有做夢的勇氣

看見《時間的女兒:八卦歷史頻道》在 Podcast 熱門排行榜上有名,Hazel 說自己從未想過能在 Podcast 上獲得如此斐然的成績,剛開始製播節目他還是一邊工作一邊經營,一路上靠著「興趣」和「需求」讓完全沒有歷史背景的他持續學習,摸索出節目現在的樣子。

談及這段經歷,Hazel 有感而發:「如果沒做 podcaster,我可能還是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小白領上班族,台灣教育比較沒有帶給小孩做夢的勇氣,我也是因為在 Podcast 有些成績,才膽敢放棄原本的工作和志向,但實際上不該是這樣,台灣教育沒有告訴孩子這世界有多少可能,但我們也不該只鼓勵小朋友做夢,要同時藉由教育一起幫忙孩子實現夢想。」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Hazel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生活中沒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只有需要理解的東西 ❜❜ ——居禮夫人

藉由深究歷史穿梭古今的 Hazel 分享:「人類經常因著不理解而做出不智之舉,不理解所帶來的恐懼,往往讓人們出於防衛而做出極端反應」,例如獵巫的源由正是人類對大自然的無知,像是啟發伽利略的教士布魯諾,正是因為推崇「地動說」而被火刑。「人們缺乏的不是慈悲,而是追根究柢的勇氣」,如果當時的他們抱持更廣闊的心胸,還有更科學的精神找答案就不會被恐懼所困!

最後 Hazel 調皮的說:「話說如此,心裡只有 99% 認同這個句子,我想有些恐懼無論如何,還是很難克服,例如某種褐色的家庭常見害蟲,雖然清楚那只是種六腳昆蟲不足為懼,但知道歸知道,就算居禮夫人和法布爾老師復活來聯合對我再教育,也還是治不了我的害怕吧……。」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募資倒數兩個月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VxJyI9

LIS_96
1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1

7
5

文字

分享

1
7
5
想教導孩子,提升數學成績?關鍵在於父母的心態!
數感實驗室_96
・2022/04/19 ・161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孩子還在小學階段時,爸媽如果時間允許,多半會幫忙看看孩子的功課。有些父母特別認真,會陪孩子一起寫回家作業。照理來說,有父母的客製化指導,理當成績會有所進步。然而,幾年前有一項研究發現一件殘酷的事實:某些父母花越多時間指導,孩子的數學成績反而越差。

適得其反的數學陪伴研究中這麼說:「在缺少 XXX 的前提下,儘管父母立意良好,願意指導孩子寫作業,但這項舉動卻適得其反(backfire),對孩子的數學成就有著負面影響。」

這個 XXX 就是「對數學的正面態度(positive math attitude)」。用更學術一點的說法就是,這些父母患有數學焦慮,例如害怕、討厭、認為不實用等等對數學的負面態度。

研究結果說明什麼?

研究針對四百多組低年級家庭,進行長達一年的調查,包括學年初、學年末孩子的數學成績比較,以及學年中調查家長的數學焦慮程度。後者有幾套常用的問卷,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歡迎留言「+1」,之後我們再來將幾套問卷翻譯給大家。

研究發現,當父母有嚴重數學焦慮時,父母越幫助孩子寫回家作業,孩子成績會越差。

研究發現,父母花越多時間指導,孩子的數學成績反而越差。圖/數感實驗室

這邊的 y 軸「預期一學年的數學成長」即是字面上的意義,1.0 表示學了一學年,也具備了一學年該累積的數學能力,0.8 則表示只有學到 80% 的能力。可以看見,如果父母有嚴重的數學焦慮,認真教了孩子一年,孩子卻只能學到六成。諷刺的是,這些父母不幫孩子看作業,孩子的成績還比較好。跟同樣不怎麼教,父母也沒有數學焦慮的孩子差不多。

挖掘背後的原因

明明小學數學難不倒爸媽,為什麼會有這種讓人喪氣的「越教越差」結果呢?研究發現,這可能是因為數學焦慮的父母在不經意間作了以下幾件事:

  1. 讓孩子感受到自己討厭數學、認為數學沒用等想法。這些由父母傳遞出來的負面態度會讓孩子失去動力(demotivate),從而減少學習的心力、時間。學得比較少,容易表現不佳,表現不佳,接著孩子便也開始對數學感到焦慮。
  2. 當孩子表現不好時,有數學焦慮的父母容易較沒耐心,或流露出挫折感。這其實不一定針對孩子,有些只是連結到自己過去的學習經驗。但,這樣的態度對孩子來說可能是種無形的懲罰。
  3. 當父母有數學焦慮時,比較傾向使用固定的思考模式與解題策略,如果跟學校老師的解法不同,但雙方又各自堅持己見時,孩子就會感到困擾。

不需要放棄與孩子互動

老實說,這項研究結果還真是有些令人喪氣,明明是為了孩子好,到頭來卻好像害了孩子。「我可能也有數學焦慮,那以後我還是不要教孩子好了。」或許有爸爸媽媽此刻已經這麼想了。從研究結果來看這樣或許會有幫助,而且還落得輕鬆,可這終究是比較消極的做法,我相信原本就願意花時間陪孩子寫作業的爸媽,應該會希望能有更積極的應對。

答案也不難,其實就是只要我們為人父母不害怕數學,能對數學具備正面、積極的態度,或是在教導孩子時,能先具備一些簡單的教學知識,引導技巧。這樣應該就能避免越教越差的狀況。更重要的是,往好方面想,這項研究至少有可能打破了一項迷思:

數學不好不一定是「遺傳」,更有可能是後天不經意的互動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只要是後天因素,就是我們能一起克服的。之後,我們將分享更多幫助爸媽與孩子互動數學的小技巧,與更多有價值、有趣的研究成果!

只要抱持正面、積極的態度教導孩子,就能避免越教越差的狀況。圖/Pexels

參考資料

所有討論 1
數感實驗室_96
60 篇文章 ・ 34 位粉絲
數感實驗室的宗旨是讓社會大眾「看見數學」。 數感實驗室於 2016 年 4 月成立 Facebook 粉絲頁,迄今超過 44,000 位粉絲追蹤。每天發布一則數學文章,內容包括介紹數學新知、生活中的數學應用、或是數學和文學、藝術等跨領域結合的議題。 詳見網站:http://numeracy.club/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numeracy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