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想捏爆可愛小動物的衝動是正常的嗎?

羅紹桀
・2014/07/28 ・1252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457 ・五年級
credit: Keith Pomakis
credit: Keith Pomakis

前幾週出門逛街經過寵物店,剛好看到有兩隻小倉鼠在滾輪上玩摔角,由於目睹了超級可愛的畫面,本人感受到體內有一股能量從靈魂深處湧上心頭,有一種想把那隻倉鼠捧在手中用力揉捏牠的想法。

當我和朋友們敘述這段衝動時,他們卻表示無法認同,甚至有人說這是心理疾病。

你是否也曾對自己看到可愛的寶寶或動物時,對自己歇斯底里的衝動感到莫名其妙,甚至有罪惡感呢?這樣的衝動到底正不正常?

耶魯大學曾針對這種心理傾向做過研究,而這種衝動稱為「可愛侵略性」(cute aggression)

這項研究由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的兩名心理系研究生Oriana Aragon 和 Rebecca Dyer主導,研究團隊在網路上招募109位參與者,請他們觀看三種被認為是「可愛」「有趣」和「中性」的動物照片,接著這些參與者評比那些照片的可愛程度、有趣程度和「這張照片讓你失去控制的程度」

(至於可愛如何以科學的方法定義,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可愛的條件:為什麼你放不下米格魯?

這項研究的結果表示,那些「可愛動物」的相片讓他們有想「用力捏牠們」的衝動,有些參與者甚至感受到自己被可愛到失去控制。

接著為了證明那些參與者內心真的想捏爆那些可愛動物(而非只是為了強調而在口語上說:「牠們可愛到我想捏爆牠們。」)Oriana Aragon 和 Rebecca Dyer作了進一步的實驗。

這個實驗中他們找了另一群人,請他們到實驗室裡觀看與前一個實驗相似的照片所製成的一系列投影片,然後給他們一個氣泡袋(用來保護易碎物品常用的包裝材質,有一顆一顆氣泡在上面那種)然後告訴他們,他們在實驗中可以隨著喜好隨時壓破那些氣泡。

結果是,看著可愛動物的影像時,平均每人壓破了120個氣泡,而看著中性或有趣的動物時,每人平均只壓破了100個和80個氣泡。

第二個實驗中,每個參與者被給予一個氣泡袋,並能隨喜好隨時捏爆氣泡 credit: Hey Paul
第二個實驗中,每個參與者被給予一個氣泡袋,並能隨喜好隨時捏爆氣泡
credit: Hey Paul

但為什麼會有可愛侵略性呢?

Dyer認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因為我們看到可愛的東西時,本能上會想要保護他們,但礙於情境上的限制(如參與者只是看著動物的照片)我們無法立即擁抱牠們或是拍牠們的頭,所以我們感到受挫,進而成為一種侵略性。

另一種可能是,其實我們經常會以負面的方式宣泄正面的情緒(例如喜極而泣)因此可愛侵略性可以幫助我們宣洩「可愛到受不了」的情緒。

她表示,這樣的侵略性是正常而且無害的。

所以囉~下次看到可愛的小動物而想捏爆牠的時候不需要覺得有罪惡感,可以坦然承認自己有這種衝動(只要別真的捏爆牠就好XD)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羅紹桀
18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目前在美國一家數位行銷公司當SEO分析師,特別愛Google的What People Also Ask功能所以還特地開了一個Youtube頻道專門分享各種關鍵字會觸發什麼PAA。 影片皆有中文字幕歡迎訂閱: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gRDretD9XNp3ydod8TIlA/videos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防酒駕肇事,只能靠重罰?|知識長專欄 ep.2

鄭國威 Portnoy_96
・2022/01/25 ・262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酒後駕駛肇事,並不是最多人傷亡的交通事故,雖然相關宣導與罰則一直有在加強,但由於「隨機」、「難以預防」、「應報正義難尋」等特性,只要相關消息傳出,總會令人特別難受。新聞媒體也很清楚,為了建構新聞價值,報導通常會極盡所能把肇事者描述成糟糕、邪惡之人。

但事實上,在意外發生的前一秒,這位酒駕者就跟你我一樣,只是個一般人,可能特別失意,或是非常快活,但他並不想傷害誰;可也正因為這樣,不只受害者,乃至於整個社會的合理怒氣,都無處安放。

(延伸閱讀:演員吳慷仁針對酒駕罰則臉書貼文下,Leon Huang 黃致豪 律師的回應、以及李俊宏醫師的文章

酒駕意外發生的前一秒,肇事者就和你我一樣,可能特別失意,或者非常快活,他並不想傷害誰。圖/Pexels

想改變行為,不能只改變行為

我認為要消除酒駕,不能只針對行為本身,因為提高罰則跟事故下降不完全是線性關係。心理學上有一比喻:象、騎象人,以及路徑。象代表我們的直覺衝動,騎象人代表我們的邏輯判斷,路徑則代表行為實現的方向,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任由力大無窮的大象決定要做什麼跟怎麼做。

舉例來說,早上很冷,你心中的大象想繼續睡,但騎象人說得趕快起床上班。若大象贏了,騎象人還會幫忙解釋,例如「還有特休可以請」,「有人可以代班」,「若上班時想睡效率也不彰,不如繼續睡」等等。若對此主題感興趣,請參考《學會改變》一書。

如果你不想當每天早上都遲到或請假的人,就得讓心中的騎象人更有方法地引領跟訓練大象,例如利用《原子習慣》、《彈性習慣》裡的建議,這就不多談了,歡迎大家找書來參考。

讓心中的大象順著路走

我們都知道,大象力量很強。如果你也有在下著冷雨的週一早上賴床遲到,或找藉口請假的經驗,那就不要質疑會有人喝酒開車、打瞌睡開車、吸毒開車……無論我們怎麼針對個人宣導告誡都一樣。

因此在個人層次之外,想解決整個社會的問題,政策制定者需要打造一條好走的路徑,創造一個環境,讓聽話的大象或頑皮的大象,都往這條路走。不是因為被鞭斥或威嚇,而是讓人們心中那組騎象人跟大象都覺得,這條路徑很自然、很正常、很好走。

打造一條好走的路徑,讓人們心中的騎象人和大象都覺得,這條路走得很自然。圖/GIPHY

讓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責

在酒駕這個題目上,路徑不外乎「酒」、「車」。就跟美國的槍枝問題一樣,他們沒有辦法禁槍,所以只能強化溯源,讓槍枝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起責任。

同樣的,如果我們沒有打算禁酒跟禁止人類駕駛,那就要溯源,讓酒類製造者跟販賣者,以及車輛製造者跟販賣者,為其產品造成的社會負面外部性負起責任。

社會要有共識,來要求酒跟車的販賣與製造者負起連帶責任。有共識,才有可能立法。這像是現在人們對於排碳跟氣候變遷之間的因果關係有了理解、對於減碳有了共識,立法要求排碳大戶負起責任、用綠電、付碳稅,才言之成理、得到民意支持。而排碳大戶也會為了避免成本不斷提高,積極改良製程、節水節電,做循環經濟。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現在可以接受,為了避免病毒傳播開來,到任何一個地點,都要用手機掃描 QRcode,便於溯源跟控制擴散,那能不能也要求每一個飲酒的人在喝酒之前掃描酒瓶跟場所?

每次查獲酒駕,不管有沒有意外,都要公佈酒駕者喝的酒是哪個牌子的酒、販賣的場所是哪一間、哪個廠牌的車輛、哪家公司賣的車。

然後這些企業才會開始感受到「酒駕造成的外部性」被內部化了,變成自己肩膀上的事情了。企業會比政府更能想出聰明的辦法,讓酒駕數字下降,同時維護自己的營收。

公佈酒駕者喝的酒是哪個牌子的酒、販賣的場所是哪一間,讓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責,使企業感受到「酒駕造成的外部性」被內部化,變成自己肩膀上的事。圖/Pexels

期待企業主動扛責、定規則

其實為了防酒駕,政策已經很多,例如讓指定代駕變成文化、讓計程車業者提供代駕便利服務、鼓勵或要求提供飲酒的場所負起勸導責任、在從小到大的教育場景中不斷灌輸、提高肇事者刑責嚇阻等等……就在本文發布的今天(2022.1.24)立院三讀刑法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再次加重酒駕刑度、增訂併科罰金最高三百萬元。初犯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就沒入車輛。同車共責罰鍰增加、酒駕累犯的年限從五年延長為十年, 酒駕累犯公布姓名照片。」

圖片取自行政院臉書

然而這些措施過去到底有沒有效,以後會不會有效,其實需要研究。例如全球已開發國家都有飲酒吸菸比例下降的情形,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人們有了更上癮的手機跟遊戲,而且缺乏社交。但同時,新的車禍肇事原因也隨之誕生:邊開車邊用手機。

不同於酒駕,手機跟汽車製造商已經提出許多方式來減少人們開車時用手機而分神的情況,例如你的手機上應該就有「開車模式」。(我的 iPhone 有)我很期待有企業率先提出作為,在被規定限制前,成為規定制定者。

最後,雖然我期望自己理智看待酒駕議題,但身為一個小學生女兒的父親,每次看到肇事新聞,心臟其實跳得特別快。

走在路上提心吊膽,擔憂每一台馬路上的車,是不是由某個神智不清的人在駕駛?因為沒有人行道而被迫走在馬路上的我們,會不會在下一秒就遭殃?想到自己可能永遠沒辦法放心讓她自己上下學,也會笑自己是不是保護過度;但住在台中,只要出門就必然看到好幾起交通事故,也坐實了我的擔憂。

圖/GIPHY

如果我們能夠用集體的智慧跟合作,把這個擁擠且跟疫區比鄰的國家,變成世界上應對疫情最好的國家,我們當然也能夠成為大幅減少酒駕或其他危險駕駛,乃至於把整體交通安全,做得比現在更好許多的國家。我是這樣想啦。

 

鄭國威 Portnoy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