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當個大學生/大學老師的know-how

Gilver
・2014/06/30 ・7157字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SR值 556 ・八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圖片1 文 / Gilver

主持人 / 鄭國威    火線卡司 / 小野、葉丙成、顏聖紘、歐秀文、簡韻真

對你來說,大學是什麼呢?它是個培育和鼓勵未來棟樑發展的空間,是一扇通往學識的大門。當然,大學對每個人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有人說它是「由你玩四年」,有人認為它是學術的神聖殿堂,也有人覺得它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對學生來說,它可以是國民教育的終點,卻是人生現實的起點;對大學老師來說,它可能是開啟人生新一頁的舞台,也可能是個研究教育兩頭燒、升等評鑑找麻煩的陰陽魔界。總而言之,大學無論對學生或老師而言,毋庸置疑的就是個學習的地方。

然而,時代在走、趨勢在變,做為一名大學生/大學老師,我們該學習什麼、具備什麼樣的資格,才能在社會觀感和未來的各種挑戰中存活下來?2014年泛科學年會「蛻變吧!科學」邀請到五位各有來頭的卡司,由泛科學P編鄭國威主持,一起來把話說開,聊聊覺得大學生/大學老師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以下登場人物代號分別為: 「野」=小野 (知名作家) 「葉」=葉丙成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 「顏」=顏聖紘 (中山大學生科系副教授) 「歐」=歐秀文 (國立科學教育館展覽組主任) 「簡」=簡韻真 (台大化學系學生) 「P」=鄭國威 (泛科學總編輯)

Part1. P編主持時間

13768298144_259e534592_b

P:大學教授/大學生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大學時期最該學習到的是什麼?

葉→我常跟我的學生講說……我其實很同情他們啦!他們未來面對的世界很不一樣:全球化的程度前所未見,人口、糧食、經濟各式各樣的問題發生,還有可能的金融危機。為了接下來瞬息萬變的十、二十年,面對歷史從未有過的挑戰,要有自信和能力去面對。可惜的是,這在我們目前的教育裡是比較欠缺的。

面對未知的問題,你不能只是當一個搜尋引擎去找相關記憶,而是要去想這些問題要怎麼解。你們曾經為了作業中的一題花了兩小時去想嗎? 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比較欠缺去思考題目,這就是大學生第一個要學習到的。其他的之後再討論。

顏→ 你不覺得這很像是高中升大學在問的問題嗎? 其實我的想法跟葉老師差不多,但我在經歷幾年下來投入教育後,開始回歸到探討他們心靈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你要了解你是不是能夠即使老師不給你問題,你也能去探索問題。從小到大,你所獲得的知識就是別人整理給你的,它有沒有成為組成你對世界觀的元素?我希望,大學要體認到世界本來就是複雜的,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答案,你要發展的能力就是在複雜中抽絲剝繭、透過自我觀點的辯證去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東西。

第二個就是你要問自己為什麼會快樂,是為了分數、獎賞還是源自你真心喜愛的滿足感。我看過太多聰明的學生在通過重重升學關卡後就失去了人生目標,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因此我覺得在大學中確立個人存在的價值、跟對未來的期待是很重要的。

歐→ 考試題目有答案,但職場沒有答案。當你在職場上接到一個任務,你就要去連結到許多的知識經驗,不是考古題中可以找到的,我覺得這就是在學校裡要先培養的。在我們科學教育館裡成員來自四方,團隊合作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另外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有熱情!熱情可以讓你願意為你的任務赴湯蹈火,才會有後來的發光發熱,而老師就是肩負激發孩子熱情的角色,學生在大學裡也要盡量選擇這些願意在教學上投入熱情的老師,在他身上得到啟發。

簡→ 我就是顏老師說在大學生活裡迷失方向的人。我想我不代表在座的大學生,也沒有資格告訴各位大學生應該要學什麼東西,但我想我們作為大學生,生在一個巨變的時代,大家對大學生有個知識分子的期待。東方太學要你負社會責任,西方哲學要你追求真理,而現代社會則是要你畢業後要出去工作賺錢。這中間有不少差距,但對我來說,大學生的定義就只是18到22歲在這個體制裡,可以選擇要上課還是翹課的學生。我很希望大學是一個能讓年輕人聚集在一起、讓思考和想法激盪批判的地方,對自己的未來和對台灣的未來負責。

野→ 我覺得坐在這裡有點格格不入啊,我的時代距離各位太遙遠了。我要告訴各位,大學是用來讓你思考改行的地方,讓你知道自己走錯路了。我當年念師大生物系的同學有保送制度,畢業以後可以直接當老師,所以大家都在混。

13768244464_ce30a475cf_b

P:教學生涯中最感動的學生?

葉→ 畢業典禮時,有學生致詞提到自己,直叫我頭皮發麻!這種體驗只有在產房裡看到老大出生的剎那有過。對學生用心,他在畢業離開學校前的那一刻講說:你講的我們都記得,我覺得這樣就值得了。

P:教學生涯中最讓人失去理智的學生?

顏→ 其實常常都有呀,我曾收過一個研究生讓我覺得遇人不淑。其實研究生和教授相處的時間甚至比家人、親人還要久,所以你要慎選啊,星座要注意一下。我覺得科學家是很個人主義的,那時候我看他的才能就讓他進了實驗室,但沒有意識到說:其實一個研究室工作要進行得順利,人格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時我沒有注意到學生間的相處,直到有很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後來那個學生在碩士論文的謝詞竟然還表了我一下,當下我也沒有覺得怎樣……只是想宰了他。但後來也就開始理解到,當初他進研究室的時候可能是沒有受到禮遇的心情,我才開始思考對待每個學生的方法要不一樣,你還要把對方當成年人來對待、要顧他的面子,後來就比較好一些。

那如果要我說讓我感動的學生也有,有一次和中國合作的學術單位喝酒不知怎麼的醉了,還自己走回宿舍,我意識裡知道我在實驗室吐了,但我醒來以後發現我全身衣服竟然換好了…… 這樣好的學生還不只一個。(全場再次大笑)

P:最讓你感激的老師?

歐→ 最讓我感激的老師是他用熱情去設計教學課程。在我記憶中的那位老師他會以身作則,會與我們分享他的待人處事和生活經驗,也帶我們了解許多領域。在這之前,他會先去做功課,但不會逼我們接受他要給予我們的東西。不管它是什麼課程,你要選擇對教學有熱情的老師。我覺得這樣的老師在日後對我的工作和為人相處上都有幫助影響,倒不是在專業領域上。

P:最讓你無法認同的老師,他做了什麼?

簡→ 有個上課只念投影片的老師,講義還是別人做的,他自己還不知道講義上的空格要填什麼。不過那個老師還年輕,我們同學也有想去幫助改變教學策略,雖然中間經歷過幾次激烈的溝通,甚至還找全班最高分的同學去跟他談判;另外一個是在課堂上嘲笑學生,把學生分化成好壞兩群,學生們只好陽奉陰違。 (P: 我們就點到為止,完全沒有畫面……)

P:覺得在大學上做過最值得的事?

野→ 我大二就開始一邊寫小說,一邊讀生物系,那時很迷惘,但生物分數還是很高的。後來開始以小野為筆名,第一篇就得罪全班的作品,叫《周的眼淚》,談到實驗課的時候許多人是參考解答來「做數據的」,直到老師發現。這篇故事刊載中央日報,是我成為作家的開始,文章發表後就被全班討厭了。其實許多科學新研究中,也是有許多作弊事件的,我真是先知先覺呀。我覺得成為作家就是在大學做過最值得的事情,因為我覺得科學總有種傲慢和不誠實。

Part2. 現場開放Q&A

13767940085_cf84bcbaef_b

Q:我是一位老學生,也是一位大學老師新手。我覺得傳授知識並不困難,但傳授熱情是件困難的事,有沒有經驗或方法能夠在課堂上分享你的熱情給學生?

葉→ 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在於動機。舉個例子,我最氣的就是在校外演講完後,別人把我的成果說是因為台大學生比較好學。其實要讓台大某些學生有動機學習也很困難啊!我覺得台大很多學生只是比較認命,並不代表他對知識的熱愛。很多私立大學反而是動機取向,老師要有動機讓學生想學,只講「以後一定會有用」沒有辦法說服他們。

我認識一個年輕老師的例子,我鼓勵他用程式專長實際上在社會上有什麼用,對你未來求職的幫助是什麼。每個老師不但要想辦法去燃起學生的動機,還要努力去賺到(earn)得學生的尊重,看不同學生、不同科目,設計出適合的方式。做得好的話,題目作業再怎麼刁難也都是OK的。

顏→ 我覺得我們要考慮到教育的現況。雖然學生有許多習性是從國高中來的,但其實中小學的教育也有許多無奈之處,大學做的是把他們在壞得很徹底之前變好一點點。除了引起熱情,我還會多去理解他的學習經驗、了解他在乎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在觀察學生的生活經驗變化過程中,會越來越理解他們為什麼做或不做、動力何來、為什麼沒有持續的熱情。當他們展露出興趣時,我像是在做火苗的維持,希望能夠讓他們做事有始有終,而不是做一做、謝謝老師就結束了。

Q:推廣線上課程到現在有學習到什麼新知嗎? 線上課程對大學的衝擊?

葉→ 線上課程對我而言最大的衝擊就是:光靠網路課程的影片,就可以對學生造成很大的影響力,甚至讓他們願意遠赴前來聽自己演講。現在的大學老師可能要記得:學生能在網路上找到開放式線上課程的資源。你將會面臨很大的教學挑戰!以Coursera為例,全世界受邀的大學老師都變成是自己學校的門面,和我們競爭的變成全世界頂尖學校裡最好的老師,你的價值如果只有lecture層次,是很容易被取代的。要想想:什麼事情是只有你能對你學生做的、線上課程辦不到的?比如說帶課程討論、活動設計和啟發學生思考。因此線上教育我最深的感觸是未來老師的價值也會很快地重新改變,而且很快就會發生。

13768267934_13457fd23e_b

Q:你們覺得大學存在的意義是什麼?理想中、實際上?大學好像是要培養全人的知識,就是要”學” 習“生”命,但現在的大學好像是在培養技工、修好系上專業學科就能畢業,沒有一些像是社會責任的東西? 又,到底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

簡→ 我是大學的逃兵,泛科學收留走投無路的我。我覺得這兩個問題都蠻大哉問的,就我認為是大學從過去演變到現在,已經成為了學歷專門產出的地方。但還是有老師除了專業科目外,也有進行全人教育,比如說今天也來參加的兩位老師都有理想,要把知識和熱情、邏輯思考的能力帶給學生。或許系所必修限縮了你,但在你理解這些知識的過程中所要具備的能力,也會應用到日後的生活,像顏老師之前和我聊過的,「念了這個科系,你應該是要變得更能去做其他事情。」

至於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如果你是要將大學和技職體系的訓練並列比較,我覺得這倒是個人各取所需,取得平衡就好,但至於全人思考跟邏輯,那則是整個公民世代都需要的事情。

野→ 我覺得每個時代的大學意義不太一樣。過去大學門檻很高、錄取率低。我曾遇過有個對教育改革很有熱情的教授說:如果大學的入學門檻低,就把他訓練起來啊! 我曾在《蛹之生》裡比喻進入大學就好像進入一個蛹,等待著四年後蛻變成蝴蝶。我心目中的大學不是學個技術,大學可能只夠摸索而已,像是我去念電影的兒子,我很多科學知識也是我自己慢慢摸索來的。其實我對教育是很懷疑、叛逆的,後來走上電影、電視和寫作之路,工作上和學歷上也沒有什麼要求,所以我覺得念什麼大學不是那麼重要,靠自己在迷惘中摸索、找尋答案,一樣能活得好好的。

Q:現在這種環境下,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做研究對我們有什麼幫助?

顏→ 我自己對研究所碩士學習的認知是,你得把自己當成一個學術研究者,要進入學術研究者的生活模式和殿堂。當你問出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那我想你就去工作好了,會猶豫就意味著你沒有那麼愛學術研究。第二個問題,其實沒有人知道你應該做什麼,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即使媒體不斷暗示我們什麼工作好、產業需求怎樣、應該要念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

你應該要先弄清楚你對人生的想像是什麼? 你所謂的完滿人生是什麼? 你想走別人走過的路或是開創新局面? 最後,當每個學術領域和你生活的關聯性不一樣、不是每個領域學習之後都能直接兌換成現金時,你要先想清楚你要的職涯是什麼,不是拋出問題讓別人的答案來為你負責。

葉→ 其實不只適用於研究所,大學也可通。我覺得大學的意義就是學著自主。不要被學校規定的課程規定限制了自己,去定義自己的學習吧,沒有人限制你只能當個技術人員。以程式設計來說,現在學校以外的地方有好多寫程式的課,你不必念資工系也能成為程式設計師。重點你是有沒有目的、有沒有方向,最怕四年下來還不知道自己的意義在哪裡。最重要的是自主經營自己,找不找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13768240914_75a9b34634_b

Q:有的老師國際期刊發表篇數很多,但不會教學;有的人擅長教學,但著作或許沒那麼多,就無法在大學裡教書。而在大學裡,大學老師還要做教學和研究,那麼什麼樣的人適合當大學老師?

歐→ 我覺得這是社會對大學老師的期盼,同時也有教育制度的問題。在大學裡有些課程對老師的學術背景沒有那麼大的限制,而是連結到企業。這樣的制度應該會慢慢改變的。很多教育政策還是需要檢討。 簡→ 我覺得大學老師就是要inspiring和passion,我覺得大學老師研究和教學當然要並重,但我同意只看學術積點作為評比一名老師的價值還是太過單一。

顏→ 就我所知有些老師的教育歷程是先進入職場再回到學校,例如像是公共政策領域,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大學老師沒有經過中小學師資培育的歷程,通常是論文發表ok、運氣不差、有人投票支持就水到渠成了!我們的口才和教育方式都是用摸索的,學校通常也有一些給老師增進教學技巧的工作坊。但現在,要進入大學教書是極度競爭的,研究和教學都要並重。你要親自參與知識產出和創新的過程,不然就是科學普及了,所以我覺得大學老師一定要有研發能力。當然,有的系所還是很重視教學經驗、邏輯思維,在job talk的時候看看老師的潛力。但我的確認為產生知識創新的能力跟教學是並重的。

葉→ 什麼樣的人適合當老師? 基本的就是要雞婆、愛講話,還要有表達能力。「如果老師自己都不創新,要怎麼叫學生創新?」我也時時在創新、改變自己的教學方式,聽別的老師的教學分享,自我進步,不然怎麼叫學生進步呢?至於論文發表,社會大眾和學生對大學老師的期望不一樣,難以說對或錯。我知道教育部有在推多元升等,樂見這樣的制度出現。

Q:請問葉老師,怎麼在翻轉教室教學過程中體受到學生的學習效果? 另外有人說年輕的老師缺少經驗、年長的老師缺少熱情,葉老師是怎麼內外兼修的?

葉→ 我自己有些參與翻轉教室教學的學生,在課堂上的考試成績還是有明顯進步。校外的話,像在政大和一些中小學老師也有類似回饋,當成實證。教學本身讓我得到回饋,這就是正向的回饋,讓自己覺得做這件事有意義。但另外雞婆的個性也是很重要的啦。

Q:我是一名高中生,我覺得大學以下的教育都是被某種標準限制住,我有許多同儕都有自己愛好的學科領域,但受限於考試、補習而無法伸展。老師們覺得自我定義學習的精神是不是要從更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學校也應該要給予鼓勵?

野→ 你說的沒有錯。我覺得很多人從小學畢業以後,人生就很悲慘了,進入補習跟考試的輪迴。其實我覺得人生最青春的就是國高中那六年,如果這六年被壓抑掉的話,你大學就很可能不知道要幹嘛,所以我很鼓勵中學時代少補一點習、考差一點沒關係,最糟糕的是國高中畢業以後對人生失去了熱情,因此我覺得你提出這個疑問非常好。以我的女兒為例子,當他開始對自己的學習之路產生懷疑的時候,我就鼓勵他去思考。大家都想走安全的路,但不要去阻止自己的懷疑。越早懷疑越好。 13767947145_0f79f8429e_b

Q:各位講者請問你們覺得幾十年以後,未來的大學教育可能會變成什麼樣子?

野→ 你的問題我曾寫過一篇小說《第五代青春》提到的「2036年台灣現況」回答你。如果老師沒辦法整合知識,就不能當老師,會被自主學習的學生打敗,近代已經有這種現象開始產生了。而在小說裡那時候的學校已經消失,教育被網路所取代,社區中心有超強的學習夥伴,老師的任務變成去整合這些不同領域的知識。

簡→ 我覺得未來上課就是虛擬實境,只要用網路設備就可以遠端學習,甚至還可以做實驗。但大學還是會存在,但功能比較像是社區中心,畢竟年輕人還是需要社交。而未來我們可能不是在同一所大學理念四年,而是像交換學生的模式。學習計畫可能就變成專案式任務,學生以後自我介紹時將不是介紹自己來自什麼科系,而是講述自己經歷過哪些實務職位。

歐→ 網路學習在現代已經很普遍,不過我覺得學校還是要存在,但形式需要設計。某些專業學科的基礎還是要有系統性進行,再從設計的手法上去突破。另外,職場還是需要合作,也需要人際互動、交換經驗,因此我也認為像簡韻真所說的,專案任務更為務實。

顏→ 我比較會從科技發展去談對未來教學的影響,我考量到的是全球快速的環境變遷直接影響到國家富強的發展。水資源會變成其中一個影響很大的因素,屆時環北極國家就成為全球淡水主要供應國,而台灣面臨荒漠化,屆時我們該如何自處?又如果只看自己本島,我其實沒辦法想得那麼久,我們科教文的經費持續縮減,我們看待知識人才、學位的方式,以及社會階級問題是否能在未來得到反省而鬆動,讓剛剛提到的大學/技職社會階級之別動搖? 當我們都用功利的角度來評量好奇心的價值,世界將失去創意,我無法往後預測。

葉→ 我覺得現代企業興衰極快,在全球化趨勢下變動形勢將會更嚴峻,學歷主義在未來會逐漸式微,會對技術越來越要求,變成實力主義抬頭。到時候,這些技術就不一定由大學或學校來給,就變成由線上課程來給,而這未來就可以收費,好的課程就可以收取較高的費用。不過雖然大學知識會轉而從其他地方提供,但我也認同韻真說的:有些東西是不可取代的,像是哲學、社會學與教師的論辯就不能從線上課程中得到,因此以後的老師可能就會變得比較像是討論師、專案管理師,提供的是管理指導的服務。另外,提供專案執行所需的場地和資源的MAKER BAR,也正在崛起。大學未來在知識傳遞功能將會弱化,學歷追求的思維也會逐漸式微。

13767978533_8bec5ed292_b

文章難易度
Gilver
28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畢業於人人唱衰的生科系,但堅信生命會自己找出路,走過的路都是養份,重要的是過程。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看見未來,就等於可以防範未然嗎?——《我所看見的未來》書評
阿樹_96
・2022/08/07 ・3887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本文轉載自地球故事書|老少咸宜的地科科普。

阿樹最近接到一個出版社的聊書邀約,但因為我不太想推薦這本書的,就跟出版社說:「我可是會打臉這本書的內容哦!」沒想到對方還覺得挺好的(這種要求這輩子沒聽過?),所以想說,不如用書來談一下防災也挺好的?

書名叫做「我所看見的未來」這本漫畫(原出版於 1999 年,2021 新增了內容重新出版)。

由於漫畫是由「預知夢」所畫下的,一般會拿這本來聊的通常都是以神秘、不可知的角度,如同大家熟悉的老高也是,而之所以這本書會受到注意,主要是因為它畫下來多半是「不好的預言」,包括黛安娜王妃過世、皇后合唱團主唱佛萊迪(Freddie Mercury)病逝、日本 311 地震等事件,甚至最近(2021 年出版的內容)甚至還提到了「2025 年 7 月 5 號上午」將會有大災難,也因為有本書似乎神奇的準確這種說法。

能夠做預知夢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圖/Pixabay

因為內容十分繪聲繪影,也難免會有人來問阿樹:「這種情況有影嘸?」不管你覺得預知夢是真是假,會怕是正常的,所以我們今天就來跟大家談談,到底我們會不會遇到這類型的災害、而我們到底這麼看待這種預言災害的文章或言論?

夢境跟現實的差異

首先來看看書上怎麼寫 2025 的災害:

「災難範圍北起日本、西至台灣,南邊到印尼摩羅泰島,東邊則是北馬利安納群島這塊菱形區域的中心,則會是震央。南海海溝南邊的菲律賓海從下方噴發了,形成大海嘯往周圍的國家推進。日本列島的大平洋側,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被大海嘯吞噬了。朝著震央,不知為何也看到了兩匹龍前往震央的影像。」

作者是說自己像是在地球之外看件事情發生,就如用看 google map 一樣。而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東、西、南、北邊界正好就是菲律賓海板塊的四個頂點。

中學地科課本會提到「地震火山常發生在板塊的交界上」,可是作者並不是說災害起始位置發生在板塊邊界,而是在菲律賓海板塊的「正中間」,這點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因為板塊的正中間,是相對比較「堅固」的地殼,從中間噴出個什麼都相當不合理,要讓一個板塊從中斷開並噴發岩漿,要花上的時間甚至遠大於人類的歷史。

雖然科學上不常用「不可能」這麼斬釘截鐵的字眼,但阿樹我很想說,這真的不可能發生。

菲律賓海板塊在google map上的示意圖
預言中的災害位置、菲律賓海板塊的相對關係。圖/地球故事書

不過,如果退而其次,談菲律賓海板塊呢?實際上菲律賓海板塊和歐亞板塊有處交界,要是發生大地震,將會帶來重大的損害。其一是「南海海槽」,這裡曾經有發生過數次大型的地震與海嘯,而日本的研究也指出,如果整段海溝一起錯動,確實可能超過規模 9.0 以上,也就是接近 311 地震的程度

南海海槽(Nankai Trough)以及其隱沒帶孕震區的範圍(紅色部分,越左上西北方位置越深)圖/地球故事書

至於臺灣附近,也一直有學者認為,東部的琉球海溝具有規模 8.0 以上的潛勢,由於海溝的線型和臺灣本島近於垂直,即使有海嘯也不會像前面提到南海海槽的海嘯一般可怕。但即使如此,因為可能會發生的地震規模很大、加上離臺灣相當近,還是會擔心它本身引發的震度,以及海嘯對東部的沿岸地區造成災害。

18 種海溝型海嘯源(T1~T18)及4種斷層型海嘯源(T19~T22)之空間分布、名稱與地點。圖/吳祚任

除了臺灣、日本以外,這一圈板塊邊界,幾乎不同段都有可能會發生地震與海嘯,只是不知道何時發生而已。你問我有沒有可能跟那位漫畫家的預知夢一樣,這些地方「同時一起活動起來」呢?其實從上面板塊邊界地震區的分段圖就可以發現,幾乎所有的分段之間,都是有「轉折」的現象,這代表著板塊邊界附近的受力方向有些改變,因此不會被認為是連動的構造。換句話說結論就是:機率不會零,但可能比白堊紀的隕石撞地球還低上許多。

說到隕石,確實「剛好」發生有一顆天外飛來隕石砸在菲律賓海正中間,好像蠻符合漫畫上預知夢的情境,只是這也是不會在 2025 年 7 月 5 日發生的事情,因為現在美國太空總署和噴射推進實驗室已有建立一套搜尋近地小行星的哨兵系統,利用望遠鏡等觀測系統找尋對地球可能有威脅的小行星等天體,基本上2025 年 7 月 5 日並沒有靠近地球的小行星,而且根據目前已知的近地小行星中,並沒有體積夠大、又同時有高撞擊風險(累積機率 1/500 )的小行星。因此,從這角度來看這災害也不會以隕石的型式發生。

隕石來的時候大家也先別太驚慌,更何況目前看起來當天是沒有的。圖/Pixabay

到底 2025 年,臺灣有什麼樣類型的災害需要注意?

其實,正確的天然災害防災觀念,不會考量特定年分、日期來擬定策略,因為自然界的狀況多半是不確定性高的,即使每年專家都會提醒大眾要注意南海海槽、琉球海溝的海嘯與地震,但不必然是它要發生了,反而是科學家覺得「它應該快發生了」,才會去做相關的宣導。接下來在後面幾段,也會有更多對於災害預言的防災觀點。

但畢竟這樣類型的災害並不是那麼常發生,因此一般會以增加防災意識為優先,比如知道在海邊有不明的大地震發生時,本能反應的先往陸地方向、高處的地方逃生。而要是擔心規模大、震度大的地震,最根本的防災準備,反而是從建築強度、家中擺設等準備為主。

除了上述對極端災害的防災建議,對於較常致災的現象反而是更常會面對的災害,比如規模 6~7 的中型地震、颱風帶來的風災、水災、山崩與土石流。或許更重要的是,先問自己在以上這些情況下,有沒有辦法照顧好自己。雖然能做的防災準備看似不多,但實際上如果盡可能做到這些準備,多少都有減災之效。

預言夢和災害預測有科學根據嗎?

有很多區分科學/不科學的方式,其中一種蠻常用來論述科學方法的特徵,就是在於其「再現性」,也就是是在同樣的操作方式,可不可以再現同樣的結果,就算有些微差異的結果,還是會在一定的誤差範圍之內,比如說我們在同樣的地點、高度與環境下做自由落體實驗,能夠測量到相近的秒數(因為重力加速度不太會變)。

但是,如果以「如果他不只預言成功過一次,還有很多次都有預言到。」來作為「再現性」的證據,其實是不符合上述科學方法的原則的。因為所謂的再現,應該是即便是不同人也能做到的事,因此不管是預知夢還是神明託夢,都無法被驗證其可再現性。所以,所謂的預知夢要能被相信,它不能是一個特定人物才能做到的現象,因為沒有別人能做到,自然就無法確認這件事情的真偽。

目前看起來預知夢是沒有科學根據的,但難道甚麼事都有辦法用科學解釋嗎?圖/envato

欸,等一下,我可沒有要說預知夢這件事是子虛烏有,而是想說明,因為夢境的內容是無法被證實真偽之事(除非哪天有「側錄」夢境的黑科技)。就如同有些人會相信這世界上有看不到的鬼,但即使如此也無法證明「鬼不存在」,白話來說就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而這樣的議題,會被認為是「不可證偽性」,而成為科學無法處理的議題。

如何面對可能的未來

此外,看了「我所看見的未來(完全版)」裡面對每個事件的說明後,還有三個可以深思的點:

  1. 不是每個夢境都必然成真(比如富士山未爆發)
  2. 發生的時間未必準確(比如311的時間難以解釋)
  3. 夢境的呈現不一定是實境,有可能是呈現相關意象

從這三點可以發現,今天對 2025 年的預言,它可能不會發生、可能不會準時發生、也可能發生的狀況和目前作者理解的夢境有落差的狀況。

所以我們細想一下,硬是要把時間區段拉出來思考,比如「在 2025 年 7 月 5 號上午時,把這些地區的人都撤離到某個安全的處所,然後等災害結束後再讓他們回歸正常生活。」這件事的可行性,以及「如果沒有發生的話」的負面效果。可以發現像這種對特定時間、地點、災害類型的防災策略,最大的硬傷就是「沒有發生的話怎麼辦」的解決方案,甚至還會造成防災心態的疲乏。

所以真的要嘗試去防範預言中的災害時,最後也只能回歸到「多注意一點」的建議。說實在的,我會覺得預言夢這樣的事情,「聽聽就好」,防災本來就很重要,但不需要用災難預言來引起注意,不如請大家思考一下,下次颱風你家要是意外的淹水了,該怎麼預防這樣的事、或是想好事後的處理方案吧!

希望大家能用正面積極的心態來看待預知,不要過度恐慌。 圖/envato

——本文為《我所看見的未來》書評,2022 年 7 月,大塊文化,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阿樹_96
73 篇文章 ・ 18 位粉絲
地球科學的科普專門家,白天在需要低調的單位上班,地球人如果有需要科普時時會跑到《震識:那些你想知道的震事》擔任副總編輯撰寫地震科普與故事,並同時在《地球故事書》、《泛科學》、《國語日報》等專欄分享地科大小事。著有親子天下出版《地震100問》。

12

3
1

文字

分享

12
3
1
少子加高齡,「這代」最不幸?
鄭國威 Portnoy_96
・2022/01/28 ・4563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YouTuber Iku 老師這支談論台灣少子化原因的新熱門影片,以及底下清一色支持的留言,你看過了嗎?

在影片裡,Iku 老師把台灣少子化的原因歸咎於「房價」,想必是很多人的心聲,起碼在底下留言的人都這麼說。然而我想趁著這機會,補充一點不討喜的個人意見。

看人口數字是我的興趣。每個月月中,我總是迫不及待到內政部戶政司,下載上個月的戶籍人口統計速報來閱讀。這些數據就像預知未來的水晶球,非常準確,有憑有據。

這個興趣,受到台灣越來越多關於少子高齡化的討論(例如 IKU 老師這則影片、或這類 PTT 文),以及《真確》作者漢斯・羅斯林(Hans Rosling)的論述所刺激,而漸漸養成。

例如他在 2010 年時的這則 TED 演講中,他以每個 IKEA 的箱子比喻 10 億人口,表示若能讓生活條件處於全球最低的 25% 人口的兒童存活率跟教育水準提升,全球總人口有望控制在 90 億人,利於永續發展。

他在另一場精彩的 2015 年演講以及《真確》一書中則是預測全球人口最高峰不會超過 110 億,而且根據聯合國數據,全球兒童的數量在 2000 年前便已經達頂。每年全球新生兒數量最高為 2014 年的 1 億 4000 萬,一段時間後開始下降。趨勢是亞洲的兒童數量下降,非洲的兒童數量上升,美洲跟歐洲則大致持平;全球人口增長至 110 億的原因,主要來自於非洲跟亞洲的高齡人口,而非新生兒。演講還有很多精彩亮點,就留給各位自己觀看了。

引用漢斯羅斯林在演講中說的一段話:

「當非洲最窮困人口依舊看著孩子早夭、村子沒學校、需要小孩幫忙工作,他們就不會用避孕措施。(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說她們因為得工作養家沒去上學。當狀況是這樣,他們就會要多生孩子……」「……有些男人會自豪於有 7個、8個、9個小孩,而不是孩子過得好不好…這是陳舊父權思考。男人應該為自己的孩子過得如何、生活是否開心而自豪。這就是我引以為傲的。」

截圖取自 Why the world population won’t exceed 11 billion

過去:回歸現象起點——1976-85 的回聲嬰兒潮

我今年 40 歲,根據內政部戶政司的統計,與我一樣在 1981 年出生的有 41.5 萬人,作為比較,去年 2021 年的出生人口只有 15.3 萬,較 40 年前少了 63% 的新生兒。然而這不是一天造成的,台灣的兒童人口(0-14 歲)早在 1972 年就達到峰值 583.3 萬人,之後再也沒有超過。2021 年的台灣兒童人口是 289 萬人,不到峰值的一半,是幾十年前就註定的結果。

就像眾多遊客湧向特定景點,創造了消費,蓋起了旅館跟遊樂園,但也留下大堆垃圾跟難以收拾的環境破壞。我們這一代(1981上下五年出生,六年級後段跟七年級前段班)的人太多了,有如在時間線上冒出一大批不守規矩的遊客,若照美國的用語,我們這代人就是「回聲嬰兒潮世代(Echo Boomers)」,指的是嬰兒潮世代的孩子,如今是人數最龐大的一個世代。

以下列出這波回聲嬰兒潮的出生人數(根據內政部戶政司)
民國 65 年 (1976) 年:425,886
民國 66 年 (1977) 年:395,260
民國 67 年 (1978) 年:413,270
民國 68 年 (1979) 年:423,266
民國 69 年 (1980) 年:413,177
民國 70 年 (1981) 年:415,808
民國 71 年 (1982) 年:403,143
民國 72 年 (1983) 年:382,313
民國 73 年 (1984) 年:370,078
民國 74 年 (1985) 年:344,101

從人口金字塔也可以看得很清楚,我們這代人就是中間突出的那幾根橫槓。

截圖取自國發會人口推估統計查詢系統


比起我們的上一代,我們這代兒童死亡率更低、受教育時間更長、平均壽命(應該)也會更長。所以我們這些橫槓會持續往上、老去,壓著下面的世代。

我們這代人數量之多,成長到了一個年齡段,就在那個時間創造出新的社會問題;但是,我們一離開該年齡段,原本為了解決問題而趕工出來的設施、做法、人力,又突然沒足夠多的人用了,變成另一堆問題。

例如廣設大學就是一個例子。對我的上一代(1940-1960初 出生)來說,念大學是超級窄門,學習壓力非常大,社會階級流動機會少,所以他們決定廣設大學。到了我這一代,想念大學簡單多了。但我們這波過了之後,大學就變得太多了,知識更是爆炸到大學無法負荷,多到讓這個體制的存在價值不再明顯,只好透過 USR(大學社會責任)來證明自己。

(注意:我不是說知識、教育、或教授失去存在價值,而是傳統的「大學」體制。)

我們這一代的人太多了,其中很多離開家鄉到都市念大學。受教育的時間繼續延長、加上離家東南西北漂、大多在高消費的都市工作、娛樂、學習。由兩、三人組成的核心家庭戶數快速增加,都會住房的需求大增,結婚生育的動機則大減。同時地方偏鄉逐漸凋敝,也才有了「地方創生」的口號跟需要。

未來:當回聲嬰兒潮變成老人潮——老齡化最嚴重的時期

接下來,由於醫療持續進步,我們這代人(1980 年前後出生)不需要特別幸運,都還會活上好幾十年,而現在在談的「未來老齡化最嚴重的時期」,就是我們這一代變老造成的。

以數據來說,根據國發會人口推估查詢系統,到了 2050 年,也就是我 68 歲的時候,台灣 65 歲以上人口將達 745 萬人,這是台灣有史以來 65 歲以上人口最高的數字,佔總人口的比例推估是 36.6%。

過了 2050 年,65 歲以上人口數就開始下降,但佔總人口的比例將持續增加,最高將在 2069 年達到 41.8%,那時我如果還活著,已是行將就木的 87 歲。如果現在我們覺得台灣醫療跟長照的壓力已經很重,到時候更難以想像,因為台灣仰賴的東南亞國家年輕人力也已老去、新生的年輕人力自己國內都不夠用。

那時候的我就是壓力本身。但只要我們這一代過世,壓力又會迅速減低。可以想像到時許多醫療跟長照的設施會面臨如現在學校一樣的問題——當然,前提是社會真的願意投入那麼多資源在我們這些老人身上。

現況:正值壯年的回聲嬰兒潮,該為下一代留下適合生存的世界

根據教育部統計處 2019 年的「大專院校大學1年級學生人數預測分析報告」,今年(2022)年入學的大學生將跌破 20 萬,約為 19.3 萬人,其中技職體系佔 10.2 萬人,一般體系佔 9.1 萬人。然後大概起起伏伏到 2034 年。按照人口推估,之後大學新生會快速下探到 14 萬以下。對非常多新進的大學老師來說,從現在起算的職涯年限會短於 15 年,更別說許多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取得教職。跟我同一代念到博士的,極少能在大學卡位取得正式教職,大學生跟教授的年紀差距繼續拉大。

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

除了大學近乎徒勞無功地往高中搶越來越少的學生、到國外招生(甚至搞出這類情事),產業也往大學搶人才,例如產學合作、預定就職、甚至與產業合辦學院。然而半導體以外,台灣政府規劃發展的六大核心戰略產業都需要人才,但光是半導體就把大部分的人吸走了,讓其他產業叫苦連天,包括一般服務業。更何況這六個戰略產業也不只台灣要發展,每個國家都在發展,都在搶人,迎來大招募時代

再者,已經很嚴重的生態破壞、垃圾污染、能源問題,基本上都是我們這一代人過度消費造成的。例如過去 40 年人類產生出的碳排放比 1750 年工業革命後兩百年加起來還多。相較於我們這一代,上一代人曾經窮過,沒有那麼浪費資源,而下一代人則沒有那麼多人,也不像我們這代那麼浪費。綜合上述,我想強調的就是:我們這代人的問題,就是我們自己。

全球平均每月二氧化碳濃度趨勢圖。資料來源/美國全球變遷研究計畫

而我認為,我們這代人在認清自己就是問題之後,該努力扮演問題以外的角色。我們如今 40 歲上下,正式承接臺灣社會骨幹、不管在政治、經濟、文化各領域都開始獲得當家實權,我們必須從「問題」變成「問題解決者」,把自己這代人造成的問題自己解決掉。

少子化,也許是另一種解決方案

我曾在另一篇評論裡寫過,我不把台灣人生育率低看作壞事或好事,而是視為一個機會,這其實也受漢斯羅斯林「可能性主義者」的態度所影響。我在該文的重點有二:

  1. 即使各種讓生育率下降的因素,如房價、工時、養育成本、性別分工都逐漸減少、降低、消失,台灣的生育率不會回漲多少。全球 131 個國家的總和生育率在 2.1 以下,未達世代更替水平,連孟加拉、印尼、越南都已經低於 2.1。
  2. 我們這代人太多了,消費資源的方式過劇,台灣的環境承載不了。但我們沒有動用強制且不人道的方式降低人口壓力,如漫威電影裡的薩諾斯、《進擊的巨人》裡的吉克、或是現實世界的中國,而是接近自願的減少生育。這是我們這代人少有的好抉擇。

我們這代人必須做出更多好抉擇。2050 年的時候,如果台灣的民主制度仍在,還是一人一票,那麼跟我一樣 60-70 歲的人可以用票數輾壓一切決策。

如果我們不現在就改變認知與態度,不認清台灣所有重大問題的根源就是我們自己,依舊只為了我們這人數過多一代的爆量需求設想、抱怨,那未來的年輕人肯定會恨死我們這些老人,因為「民主」對他們來說將一點意義都沒有,他們將放棄參與,更不抱持任何進步的希望。

我們這一代需要趁現在解決我們造成的問題,不然這些問題就會解決我們。不用擔心到時的年輕人會把我們老人扛到深山丟棄,他們人手不夠、自顧不暇。

如果我們這一代人想留下什麼 Legacy,只剩下 10 年左右的時間。若拖到 20 年,我們就太老了,更何況我們這代因為人數過多,必須要比上一代更早把實權交棒給下一代——起碼我們當中一大部分人得知道這件事有多重要,並且真的這麼做。

我只有一個女兒,她跟我差 30 歲。我希望當她這一代人到我現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不會陷入愁雲慘霧,對我跟我這代 (老) 人充滿無盡怨懟,只因我們以前什麼都沒做。

我認為,我們是幸運的一代,因為我們有機會做出巨大的貢獻。我們比我們上一代有餘裕思考未來,也比我們下一代有改變未來的迴轉空間。科學、教育、人才都是泛科學的守備範圍,也是改變未來重要的關鍵。針對這三大主題,去連結這一代最厲害、最有心的專家夥伴,留下一個更好的台灣給下一代,是我未來 10 年打算做的事,因為沒有別的更重要的事了。

所有討論 12
鄭國威 Portnoy_96
247 篇文章 ・ 647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1

7
5

文字

分享

1
7
5
備審資料與面試——自以為能騙過教授的高中生,恐怕超級多
寒波_96
・2021/04/08 ・149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又到了大學多元入學的時節,備審資料與面試,是多元入學中能否錄取的關鍵,但是多數高中生不但缺乏經驗,更缺乏概念,以下分享一些相關的基本概念。

別搞錯狀況,高中生騙不到教授的

所有方式的多元入學,大學教師都是關鍵角色。有時候大學教授在社會上會成為被嘲笑的對象,例如很容易被詐騙之類的。確實,某些教授是生活白痴,離開自己專精的領域可謂一竅不通;但是

在本行的面試場子裡,高中生想騙過大學教師,基本上很難發生。

在本行的面試場子裡,高中生想騙過大學教師,基本上很難發生。圖/Pixabay

騙術高強到能騙過老師的高三生,不敢說沒有,但是非常非常少;可是自以為能騙過教授的小朋友和家長,恐怕超級超級多。高中生必需認知到的重要原則是:教授沒那麼好騙。  

再怎麼不濟的教授,面對來找自己面試的高三生,99.9% 都是絕對碾壓。也許小朋友潛能很高,但是多年經驗的差距,是很難彌補的。  

備審資料隱惡揚善,但是不能說謊

備審資料該怎麼準備,面試時要如何回答?每個系都有不同的取材標準(若是標準一致就不是「多元」入學了),愈符合標準的機會愈大,如果目標是錄取,就蒐集情報,找個條件最符合的系,放棄機率不大的選擇。這點乍看是廢話,但是其實相當重要,一開始是否選擇適合的目標,對於最終成功與否的影響很大。

備審資料和面試必需一起考慮,因為兩者皆代表一個人的不同面向,不該有明顯矛盾。例如備審資料自稱熱衷文學,口試時被問到喜歡什麼作品,卻無法回答課本以外的項目,這種狀況就大大不妙。必需做好準備,

備審資料寫什麼,如果口頭被問,就要答的出來。

備審資料與面試在多元入學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備審資料和面試必需一起考慮,才不會有資料與口試回答不符的狀況產生。圖/GIPHY

備審資料的重點不是精美,在於能否幫助你展現優點。好的備審資料必需有明確的重點,讓評審認為值得考慮;不要寫一堆言不及義的成語、形容詞(孝順、友善、朋友多之類的),要明確表達出關鍵能力。這部分是許多高中生非常欠缺的知識。

誠實是重要的原則。誠實的意思,不是說有什麼缺點都要通通坦白,而是不能說謊。一項能力只是普通,就不要說成很厲害,只是略懂,就根本不應該有提到的機會。

可是真的沒有值得一提的專長怎麼辦?這有兩個可能,第一,真的沒有特定優勢,那麼這種學生本來就不是多元入學希望網羅的目標。第二,其實有專長自己卻不知道,這樣跟一無所長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總之,還在爭取面試機會時,要審慎評估自己的優缺點,挑選適合的目標。面試時的原則是隱惡揚善,搭配備審資料,儘量發揮自己的優勢,隱藏劣勢,不過千萬不要想要詐騙。絕大部分高中生的水準不但騙不過教授,反而只會害自己被扣分。

話說回來,申請入學時都覺得前路兇險,不過考驗其實在錄取以後才開始。

延伸閱讀: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1
寒波_96
172 篇文章 ・ 609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當個大學生/大學老師的know-how
Gilver
・2014/06/30 ・7157字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SR值 556 ・八年級

圖片1 文 / Gilver

主持人 / 鄭國威    火線卡司 / 小野、葉丙成、顏聖紘、歐秀文、簡韻真

對你來說,大學是什麼呢?它是個培育和鼓勵未來棟樑發展的空間,是一扇通往學識的大門。當然,大學對每個人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有人說它是「由你玩四年」,有人認為它是學術的神聖殿堂,也有人覺得它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對學生來說,它可以是國民教育的終點,卻是人生現實的起點;對大學老師來說,它可能是開啟人生新一頁的舞台,也可能是個研究教育兩頭燒、升等評鑑找麻煩的陰陽魔界。總而言之,大學無論對學生或老師而言,毋庸置疑的就是個學習的地方。

然而,時代在走、趨勢在變,做為一名大學生/大學老師,我們該學習什麼、具備什麼樣的資格,才能在社會觀感和未來的各種挑戰中存活下來?2014年泛科學年會「蛻變吧!科學」邀請到五位各有來頭的卡司,由泛科學P編鄭國威主持,一起來把話說開,聊聊覺得大學生/大學老師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以下登場人物代號分別為: 「野」=小野 (知名作家) 「葉」=葉丙成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 「顏」=顏聖紘 (中山大學生科系副教授) 「歐」=歐秀文 (國立科學教育館展覽組主任) 「簡」=簡韻真 (台大化學系學生) 「P」=鄭國威 (泛科學總編輯)

Part1. P編主持時間

13768298144_259e534592_b

P:大學教授/大學生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資格? 大學時期最該學習到的是什麼?

葉→我常跟我的學生講說……我其實很同情他們啦!他們未來面對的世界很不一樣:全球化的程度前所未見,人口、糧食、經濟各式各樣的問題發生,還有可能的金融危機。為了接下來瞬息萬變的十、二十年,面對歷史從未有過的挑戰,要有自信和能力去面對。可惜的是,這在我們目前的教育裡是比較欠缺的。

面對未知的問題,你不能只是當一個搜尋引擎去找相關記憶,而是要去想這些問題要怎麼解。你們曾經為了作業中的一題花了兩小時去想嗎? 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比較欠缺去思考題目,這就是大學生第一個要學習到的。其他的之後再討論。

顏→ 你不覺得這很像是高中升大學在問的問題嗎? 其實我的想法跟葉老師差不多,但我在經歷幾年下來投入教育後,開始回歸到探討他們心靈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你要了解你是不是能夠即使老師不給你問題,你也能去探索問題。從小到大,你所獲得的知識就是別人整理給你的,它有沒有成為組成你對世界觀的元素?我希望,大學要體認到世界本來就是複雜的,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答案,你要發展的能力就是在複雜中抽絲剝繭、透過自我觀點的辯證去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東西。

第二個就是你要問自己為什麼會快樂,是為了分數、獎賞還是源自你真心喜愛的滿足感。我看過太多聰明的學生在通過重重升學關卡後就失去了人生目標,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因此我覺得在大學中確立個人存在的價值、跟對未來的期待是很重要的。

歐→ 考試題目有答案,但職場沒有答案。當你在職場上接到一個任務,你就要去連結到許多的知識經驗,不是考古題中可以找到的,我覺得這就是在學校裡要先培養的。在我們科學教育館裡成員來自四方,團隊合作是不可或缺的精神。另外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有熱情!熱情可以讓你願意為你的任務赴湯蹈火,才會有後來的發光發熱,而老師就是肩負激發孩子熱情的角色,學生在大學裡也要盡量選擇這些願意在教學上投入熱情的老師,在他身上得到啟發。

簡→ 我就是顏老師說在大學生活裡迷失方向的人。我想我不代表在座的大學生,也沒有資格告訴各位大學生應該要學什麼東西,但我想我們作為大學生,生在一個巨變的時代,大家對大學生有個知識分子的期待。東方太學要你負社會責任,西方哲學要你追求真理,而現代社會則是要你畢業後要出去工作賺錢。這中間有不少差距,但對我來說,大學生的定義就只是18到22歲在這個體制裡,可以選擇要上課還是翹課的學生。我很希望大學是一個能讓年輕人聚集在一起、讓思考和想法激盪批判的地方,對自己的未來和對台灣的未來負責。

野→ 我覺得坐在這裡有點格格不入啊,我的時代距離各位太遙遠了。我要告訴各位,大學是用來讓你思考改行的地方,讓你知道自己走錯路了。我當年念師大生物系的同學有保送制度,畢業以後可以直接當老師,所以大家都在混。

13768244464_ce30a475cf_b

P:教學生涯中最感動的學生?

葉→ 畢業典禮時,有學生致詞提到自己,直叫我頭皮發麻!這種體驗只有在產房裡看到老大出生的剎那有過。對學生用心,他在畢業離開學校前的那一刻講說:你講的我們都記得,我覺得這樣就值得了。

P:教學生涯中最讓人失去理智的學生?

顏→ 其實常常都有呀,我曾收過一個研究生讓我覺得遇人不淑。其實研究生和教授相處的時間甚至比家人、親人還要久,所以你要慎選啊,星座要注意一下。我覺得科學家是很個人主義的,那時候我看他的才能就讓他進了實驗室,但沒有意識到說:其實一個研究室工作要進行得順利,人格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時我沒有注意到學生間的相處,直到有很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後來那個學生在碩士論文的謝詞竟然還表了我一下,當下我也沒有覺得怎樣……只是想宰了他。但後來也就開始理解到,當初他進研究室的時候可能是沒有受到禮遇的心情,我才開始思考對待每個學生的方法要不一樣,你還要把對方當成年人來對待、要顧他的面子,後來就比較好一些。

那如果要我說讓我感動的學生也有,有一次和中國合作的學術單位喝酒不知怎麼的醉了,還自己走回宿舍,我意識裡知道我在實驗室吐了,但我醒來以後發現我全身衣服竟然換好了…… 這樣好的學生還不只一個。(全場再次大笑)

P:最讓你感激的老師?

歐→ 最讓我感激的老師是他用熱情去設計教學課程。在我記憶中的那位老師他會以身作則,會與我們分享他的待人處事和生活經驗,也帶我們了解許多領域。在這之前,他會先去做功課,但不會逼我們接受他要給予我們的東西。不管它是什麼課程,你要選擇對教學有熱情的老師。我覺得這樣的老師在日後對我的工作和為人相處上都有幫助影響,倒不是在專業領域上。

P:最讓你無法認同的老師,他做了什麼?

簡→ 有個上課只念投影片的老師,講義還是別人做的,他自己還不知道講義上的空格要填什麼。不過那個老師還年輕,我們同學也有想去幫助改變教學策略,雖然中間經歷過幾次激烈的溝通,甚至還找全班最高分的同學去跟他談判;另外一個是在課堂上嘲笑學生,把學生分化成好壞兩群,學生們只好陽奉陰違。 (P: 我們就點到為止,完全沒有畫面……)

P:覺得在大學上做過最值得的事?

野→ 我大二就開始一邊寫小說,一邊讀生物系,那時很迷惘,但生物分數還是很高的。後來開始以小野為筆名,第一篇就得罪全班的作品,叫《周的眼淚》,談到實驗課的時候許多人是參考解答來「做數據的」,直到老師發現。這篇故事刊載中央日報,是我成為作家的開始,文章發表後就被全班討厭了。其實許多科學新研究中,也是有許多作弊事件的,我真是先知先覺呀。我覺得成為作家就是在大學做過最值得的事情,因為我覺得科學總有種傲慢和不誠實。

Part2. 現場開放Q&A

13767940085_cf84bcbaef_b

Q:我是一位老學生,也是一位大學老師新手。我覺得傳授知識並不困難,但傳授熱情是件困難的事,有沒有經驗或方法能夠在課堂上分享你的熱情給學生?

葉→ 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在於動機。舉個例子,我最氣的就是在校外演講完後,別人把我的成果說是因為台大學生比較好學。其實要讓台大某些學生有動機學習也很困難啊!我覺得台大很多學生只是比較認命,並不代表他對知識的熱愛。很多私立大學反而是動機取向,老師要有動機讓學生想學,只講「以後一定會有用」沒有辦法說服他們。

我認識一個年輕老師的例子,我鼓勵他用程式專長實際上在社會上有什麼用,對你未來求職的幫助是什麼。每個老師不但要想辦法去燃起學生的動機,還要努力去賺到(earn)得學生的尊重,看不同學生、不同科目,設計出適合的方式。做得好的話,題目作業再怎麼刁難也都是OK的。

顏→ 我覺得我們要考慮到教育的現況。雖然學生有許多習性是從國高中來的,但其實中小學的教育也有許多無奈之處,大學做的是把他們在壞得很徹底之前變好一點點。除了引起熱情,我還會多去理解他的學習經驗、了解他在乎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在觀察學生的生活經驗變化過程中,會越來越理解他們為什麼做或不做、動力何來、為什麼沒有持續的熱情。當他們展露出興趣時,我像是在做火苗的維持,希望能夠讓他們做事有始有終,而不是做一做、謝謝老師就結束了。

Q:推廣線上課程到現在有學習到什麼新知嗎? 線上課程對大學的衝擊?

葉→ 線上課程對我而言最大的衝擊就是:光靠網路課程的影片,就可以對學生造成很大的影響力,甚至讓他們願意遠赴前來聽自己演講。現在的大學老師可能要記得:學生能在網路上找到開放式線上課程的資源。你將會面臨很大的教學挑戰!以Coursera為例,全世界受邀的大學老師都變成是自己學校的門面,和我們競爭的變成全世界頂尖學校裡最好的老師,你的價值如果只有lecture層次,是很容易被取代的。要想想:什麼事情是只有你能對你學生做的、線上課程辦不到的?比如說帶課程討論、活動設計和啟發學生思考。因此線上教育我最深的感觸是未來老師的價值也會很快地重新改變,而且很快就會發生。

13768267934_13457fd23e_b

Q:你們覺得大學存在的意義是什麼?理想中、實際上?大學好像是要培養全人的知識,就是要”學” 習“生”命,但現在的大學好像是在培養技工、修好系上專業學科就能畢業,沒有一些像是社會責任的東西? 又,到底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

簡→ 我是大學的逃兵,泛科學收留走投無路的我。我覺得這兩個問題都蠻大哉問的,就我認為是大學從過去演變到現在,已經成為了學歷專門產出的地方。但還是有老師除了專業科目外,也有進行全人教育,比如說今天也來參加的兩位老師都有理想,要把知識和熱情、邏輯思考的能力帶給學生。或許系所必修限縮了你,但在你理解這些知識的過程中所要具備的能力,也會應用到日後的生活,像顏老師之前和我聊過的,「念了這個科系,你應該是要變得更能去做其他事情。」

至於什麼樣的人應該要念大學,如果你是要將大學和技職體系的訓練並列比較,我覺得這倒是個人各取所需,取得平衡就好,但至於全人思考跟邏輯,那則是整個公民世代都需要的事情。

野→ 我覺得每個時代的大學意義不太一樣。過去大學門檻很高、錄取率低。我曾遇過有個對教育改革很有熱情的教授說:如果大學的入學門檻低,就把他訓練起來啊! 我曾在《蛹之生》裡比喻進入大學就好像進入一個蛹,等待著四年後蛻變成蝴蝶。我心目中的大學不是學個技術,大學可能只夠摸索而已,像是我去念電影的兒子,我很多科學知識也是我自己慢慢摸索來的。其實我對教育是很懷疑、叛逆的,後來走上電影、電視和寫作之路,工作上和學歷上也沒有什麼要求,所以我覺得念什麼大學不是那麼重要,靠自己在迷惘中摸索、找尋答案,一樣能活得好好的。

Q:現在這種環境下,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做研究對我們有什麼幫助?

顏→ 我自己對研究所碩士學習的認知是,你得把自己當成一個學術研究者,要進入學術研究者的生活模式和殿堂。當你問出先工作還是先念研究所好,那我想你就去工作好了,會猶豫就意味著你沒有那麼愛學術研究。第二個問題,其實沒有人知道你應該做什麼,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即使媒體不斷暗示我們什麼工作好、產業需求怎樣、應該要念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

你應該要先弄清楚你對人生的想像是什麼? 你所謂的完滿人生是什麼? 你想走別人走過的路或是開創新局面? 最後,當每個學術領域和你生活的關聯性不一樣、不是每個領域學習之後都能直接兌換成現金時,你要先想清楚你要的職涯是什麼,不是拋出問題讓別人的答案來為你負責。

葉→ 其實不只適用於研究所,大學也可通。我覺得大學的意義就是學著自主。不要被學校規定的課程規定限制了自己,去定義自己的學習吧,沒有人限制你只能當個技術人員。以程式設計來說,現在學校以外的地方有好多寫程式的課,你不必念資工系也能成為程式設計師。重點你是有沒有目的、有沒有方向,最怕四年下來還不知道自己的意義在哪裡。最重要的是自主經營自己,找不找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13768240914_75a9b34634_b

Q:有的老師國際期刊發表篇數很多,但不會教學;有的人擅長教學,但著作或許沒那麼多,就無法在大學裡教書。而在大學裡,大學老師還要做教學和研究,那麼什麼樣的人適合當大學老師?

歐→ 我覺得這是社會對大學老師的期盼,同時也有教育制度的問題。在大學裡有些課程對老師的學術背景沒有那麼大的限制,而是連結到企業。這樣的制度應該會慢慢改變的。很多教育政策還是需要檢討。 簡→ 我覺得大學老師就是要inspiring和passion,我覺得大學老師研究和教學當然要並重,但我同意只看學術積點作為評比一名老師的價值還是太過單一。

顏→ 就我所知有些老師的教育歷程是先進入職場再回到學校,例如像是公共政策領域,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大學老師沒有經過中小學師資培育的歷程,通常是論文發表ok、運氣不差、有人投票支持就水到渠成了!我們的口才和教育方式都是用摸索的,學校通常也有一些給老師增進教學技巧的工作坊。但現在,要進入大學教書是極度競爭的,研究和教學都要並重。你要親自參與知識產出和創新的過程,不然就是科學普及了,所以我覺得大學老師一定要有研發能力。當然,有的系所還是很重視教學經驗、邏輯思維,在job talk的時候看看老師的潛力。但我的確認為產生知識創新的能力跟教學是並重的。

葉→ 什麼樣的人適合當老師? 基本的就是要雞婆、愛講話,還要有表達能力。「如果老師自己都不創新,要怎麼叫學生創新?」我也時時在創新、改變自己的教學方式,聽別的老師的教學分享,自我進步,不然怎麼叫學生進步呢?至於論文發表,社會大眾和學生對大學老師的期望不一樣,難以說對或錯。我知道教育部有在推多元升等,樂見這樣的制度出現。

Q:請問葉老師,怎麼在翻轉教室教學過程中體受到學生的學習效果? 另外有人說年輕的老師缺少經驗、年長的老師缺少熱情,葉老師是怎麼內外兼修的?

葉→ 我自己有些參與翻轉教室教學的學生,在課堂上的考試成績還是有明顯進步。校外的話,像在政大和一些中小學老師也有類似回饋,當成實證。教學本身讓我得到回饋,這就是正向的回饋,讓自己覺得做這件事有意義。但另外雞婆的個性也是很重要的啦。

Q:我是一名高中生,我覺得大學以下的教育都是被某種標準限制住,我有許多同儕都有自己愛好的學科領域,但受限於考試、補習而無法伸展。老師們覺得自我定義學習的精神是不是要從更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學校也應該要給予鼓勵?

野→ 你說的沒有錯。我覺得很多人從小學畢業以後,人生就很悲慘了,進入補習跟考試的輪迴。其實我覺得人生最青春的就是國高中那六年,如果這六年被壓抑掉的話,你大學就很可能不知道要幹嘛,所以我很鼓勵中學時代少補一點習、考差一點沒關係,最糟糕的是國高中畢業以後對人生失去了熱情,因此我覺得你提出這個疑問非常好。以我的女兒為例子,當他開始對自己的學習之路產生懷疑的時候,我就鼓勵他去思考。大家都想走安全的路,但不要去阻止自己的懷疑。越早懷疑越好。 13767947145_0f79f8429e_b

Q:各位講者請問你們覺得幾十年以後,未來的大學教育可能會變成什麼樣子?

野→ 你的問題我曾寫過一篇小說《第五代青春》提到的「2036年台灣現況」回答你。如果老師沒辦法整合知識,就不能當老師,會被自主學習的學生打敗,近代已經有這種現象開始產生了。而在小說裡那時候的學校已經消失,教育被網路所取代,社區中心有超強的學習夥伴,老師的任務變成去整合這些不同領域的知識。

簡→ 我覺得未來上課就是虛擬實境,只要用網路設備就可以遠端學習,甚至還可以做實驗。但大學還是會存在,但功能比較像是社區中心,畢竟年輕人還是需要社交。而未來我們可能不是在同一所大學理念四年,而是像交換學生的模式。學習計畫可能就變成專案式任務,學生以後自我介紹時將不是介紹自己來自什麼科系,而是講述自己經歷過哪些實務職位。

歐→ 網路學習在現代已經很普遍,不過我覺得學校還是要存在,但形式需要設計。某些專業學科的基礎還是要有系統性進行,再從設計的手法上去突破。另外,職場還是需要合作,也需要人際互動、交換經驗,因此我也認為像簡韻真所說的,專案任務更為務實。

顏→ 我比較會從科技發展去談對未來教學的影響,我考量到的是全球快速的環境變遷直接影響到國家富強的發展。水資源會變成其中一個影響很大的因素,屆時環北極國家就成為全球淡水主要供應國,而台灣面臨荒漠化,屆時我們該如何自處?又如果只看自己本島,我其實沒辦法想得那麼久,我們科教文的經費持續縮減,我們看待知識人才、學位的方式,以及社會階級問題是否能在未來得到反省而鬆動,讓剛剛提到的大學/技職社會階級之別動搖? 當我們都用功利的角度來評量好奇心的價值,世界將失去創意,我無法往後預測。

葉→ 我覺得現代企業興衰極快,在全球化趨勢下變動形勢將會更嚴峻,學歷主義在未來會逐漸式微,會對技術越來越要求,變成實力主義抬頭。到時候,這些技術就不一定由大學或學校來給,就變成由線上課程來給,而這未來就可以收費,好的課程就可以收取較高的費用。不過雖然大學知識會轉而從其他地方提供,但我也認同韻真說的:有些東西是不可取代的,像是哲學、社會學與教師的論辯就不能從線上課程中得到,因此以後的老師可能就會變得比較像是討論師、專案管理師,提供的是管理指導的服務。另外,提供專案執行所需的場地和資源的MAKER BAR,也正在崛起。大學未來在知識傳遞功能將會弱化,學歷追求的思維也會逐漸式微。

13767978533_8bec5ed292_b

文章難易度
Gilver
28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畢業於人人唱衰的生科系,但堅信生命會自己找出路,走過的路都是養份,重要的是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