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專利勒索取代軟體開發成為資訊產業新主流

洪朝貴
・2011/06/03 ・235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Zdnet 報導:HTC每售一台Android手機 微軟進帳5美元 (中文)。事實上,整體而言 (量價相乘),Android 幫微軟賺的錢,是 Windows Mobile 的五倍。奇怪,真正寫程式碼的明明是 Linus Torvalds 等等網友和 Google 等等公司,為什麼收錢的卻是微軟?不是說好智慧財產權要鼓勵創作的嗎?

這基本上是微軟運用「病入膏肓的美國軟體專利制度」在敲詐勒索保護費。為了延續昨天游完泳的放鬆好心情,避免心臟病和高血壓,決定這一帖要擺脫憤怒模式。請容我直接切換到「利害擺中間,良知放兩邊」的資訊教授標準模式。大學資訊科系如果不願意拋棄微軟,至少也應該學一下,看看微軟在失去創新競爭力之後,它還能夠如何賺錢。

<利害分析模式>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今日走火入魔的智慧財產權所鼓勵的,是專利勒索,而不是創作。靠著寫程式販賣著作權的商業模式,早在微軟潰堤的過程當中,就已經逐漸式微;今天微軟已正式帶領資訊產業進入勒索年代。真正能夠讓 你老闆躺著賺大錢的,不是辛苦地寫程式,而是加入微軟黑幫,用專利地雷 (例如藏身於 docx 內的專利地雷) 來對其他 [真正從事軟體創作] 的公司進行敲詐,勒索保護費。 如果我是 Steve Ballmer,你猜我接下來要僱用更多 Windows Mobile 的開發者,還是更多 [略懂程式設計] 的專利申請律師?

答對了。如果臺灣的資訊產業非得追隨微軟不可,也應該追隨它的策略而不是它的產品好嗎?資訊科系的同學們,請別再傻傻地跟隨著證照卓越大學的老師們用 asp.net 與 VB 像個苦行僧一樣地開發軟體。在後 PC 時代,連微軟都打算靠 Android (Linux 的分支) 賺錢,你卻還在學那些無法跨平臺的東西,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不過改用 java 也並沒有抓到賺大錢的重點。微軟以及專利瘋狂廝殺的整個手機市場(本文插圖來源) 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了:現在真正最值得學的,是專利攻防術。如果還來得及,請以你所學的一點計算機概論基礎,趕快轉唸法律系,這才符合資訊產業未來的需求。 (利害分析模式底下,我們不分析這句話的諷刺與悲哀) 當然,微軟所需要的律師數量恐怕不多;事實上它更需要消化它過多的軟體工程師。從微軟的角度來看,透過教育訓練既有員工,讓他們在內部轉換專長與工作性質,可能比較實際一點。另一方面,其他那些 [真正生產程式碼、 卻被勒索] 的公司,不論是否決定對抗微軟,對於專利工程師的需求可能也會增加 — 因為他們也要建立專利庫自保。不過不管是微軟還是被威脅的對,再大的專利庫也無法對抗…

專利蟑螂 (patent troll)。在這個瘋狂的制度所造成的瘋狂趨勢之下,真正穩賺不賠的賭注,就是申請或購買一堆專利,到處去勒索資訊大廠 — (例如 i4i 用專利敲詐微軟 office;微軟節節敗退, [6/10 更新:] 最高法院維持原判,微軟必須付三億美元勒贖金),但是自己卻不要生產任何實質的產品,這樣就絕對不會踩到別人的專利地雷,絕對不會被勒索。這就是專利蟑螂的商業模式。請參考 2006 年關於專利蟑螂公司 Forgent Networks 的報導。事實上,比起進大公司寫程式,這行還有一大優點:你就是你老闆,利潤通通自己賺:請見 2009 年關於專利蟑螂 Erich Spangenberg 的專訪。甚至連自由軟體支持者,也開始考慮 「正義專利蟑螂 fair troll」 的商業模式,目的是以毒攻毒,用專利勒索瓦解傷害創新的軟體專利制度。也就是說,「用專利勒索」 並不是微軟新發明的商業模式,只不過因為微軟的其他商業模式越來越走投無路,「用專利勒索」 才變成其重要收入來源。當然,這是一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商業模式,不過就像 Spangenberg 說的:「嘿~我賺錢賺到翻耶。很瘋狂沒錯,但別期待我內疚、道歉。」

</利害分析模式>

[以下良知重新啟動] 不過我很懷疑這個病態的就業市場能有多大、多久之後會崩盤或泡沫化。還在唸高中高職的同學們比較幸運,請別再對 「輕使用、重開發」 而且 [無法提供宏碁所需人才] 的資訊科系存有幻想。但也別以為進法律系學專利攻防是取代程式設計的新興黃金選擇 — 對於人類社會整體而言,那是一個沒有實質生產的 「內耗型」 產業 (上述 fair troll 之類的努力是例外,因為這個行業的目標是瓦解這個病態的專利系統)。

網路時代的就業市場與多數恐龍大學的恐龍科系的想像很不一樣。很不幸地,我不太清楚到底有哪些學校與科系,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新的市場與新的經濟模式 (注意力經濟)。這大概也是為什麼 「不服從的創新」「教育應該不一樣」 兩本書都勸大家不必太執著於唸大學。如果你不想加入 [資源漸行枯竭] 的恐龍們之間的專利纏鬥,那麼請多讀一些探討網路趨勢的書籍,把自己變成一位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在新的哺乳類生態系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做一些對人類社會整體而言真正有長遠意義的事,這可能是比較聰明的選擇。就算你最後還是決定要唸大學,或者很不幸地你已深陷資訊產業,這些書也很值得讀。 自由軟體時代,資訊人力還是有很大的市場,例如 受僱大公司、參與 Android 自由軟體計畫。但是在專利制度改進或崩壞瓦解之前,離生產者越近的工作,越難避免專利蟑螂的騷擾;離使用者越近的工作,越是安全。

記住:我們全都只有一輩子可活。 所以你最好認真地看待人生,而傳承計畫可以保證你為世界所帶來的事物在久遠的未來依舊有其寶貴的價值。– Chris Guillebeau 《不服從的創新》

「申請專利,勒索他人,阻止創新的擴散」顯然並不是一種對世界有價值的傳承。人生只有九百個月,做點有趣、有意義的事吧。

[原文出處: 資訊人權貴ㄓ疑]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洪朝貴
4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0

5
0

文字

分享

0
5
0
新技術 PGPP 問世,將能保障通訊網路的資安問題與個資隱私性
科技大觀園_96
・2022/01/30 ・3139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新冠肺炎疫情在國際間蔓延接近兩年,疫情前期政府推出「電子圍籬」系統,透過手機監測居家隔離者是否違規外出,卻也衍生出人民隱私遭到侵犯的討論。但事實上,早在疫情前電信商就能取得使用者身分與手機位置的資料。即使關閉 GPS,日常手機在與周邊基地台交換數據的過程中,就需要提供裝置身分識別與位置資訊。當電信公司將相關資訊販賣給資料仲介(data broker)等第三方,或是資訊傳輸過程被駭客竊取,便可能造成潛在的資安問題。

因此,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研究團隊便提出一項新技術-Pretty Good Phone Privacy (PGPP),嘗試在確保服務品質的情況下,保護裝置使用者位置的隱私性。

手機在與周邊基地台交換數據的過程中,就會洩漏裝置身分識別與位置資訊,有機會造成資安問題。圖/pixabay

身分驗證:通訊網路如何識別用戶與提供服務

「我們在不知不覺間同意讓手機變相成為行蹤跟監裝置,但直到今天我們對現況仍然沒有其他選擇-使用手機等於同意接受跟監。」PGPP 研究者 Barath Raghavan 表示。另一位研究者 Paul Schmitt 則進一步指出,現有通訊網絡的問題在於身分驗證與提供通訊服務使用的透過相同的管道進行。不僅讓電信商能利用這些敏感資訊尋求商業利益,也讓駭客有機會從外部透過技術取得使用者的敏感資訊。

不過,想了解使用者訊息是如何在環環相扣的網絡中被蒐集,甚至面臨被竊取的風險,必須先從手機如何取得通訊服務講起。

日常生活中,手機在接收資訊時,需要與遍布周遭的基地台與通訊網路取得聯繫,由各個基地台以六角形的方式構成的通訊網絡,也稱作蜂巢式網絡(Cellular network)。為了提供收發資訊的服務,手機需要藉由無線電波與網絡中的基地台驗證身分,確認裝置為付費用戶後通訊網絡便可以開始提供其他服務。

進一步以 5G 服務為例,5G 架構可以分為 NG-RAN(Next Generation Radio Access Network)與 NGC(Next Generation Core)兩部分(如圖一):(1)NG-RAN 由手機(UE)與基地台(gNodeB)組成,手機可以透過基地台手機連接到NGC。(2)NGC 則提供身分驗證、計費、簡訊和資料連接等服務,包含 AMF(Access and Mobility Management Function)、AUSF(Authentication Server Function)、SMF(Session Management Function)和 UPF(User Plane Function)五個部分。其中 AMF 主要負責與手機溝通、AUSF 負責驗證、SMF 和 UPF 則提供 IP 位置與連線服務。

連網過程中,手機會透過最鄰近的基地台將儲存於 SIM 卡中的身分識別碼-SUPI(Subscription Permanent Identifier)在 4G 中稱作 IMSI(International Mobile Subscriber Identity)傳送給 AMF,此時 AUSF 會對 SUPI 進行驗證確保此手機是有效用戶。通過驗證後,SMF 與 UPF 便會提供 IP 位置與開放網路服務。而在驗證過程中,電信商的 AUSF 資料庫會記錄所有透過它取得網服務的 SUPI 以及其他註冊資訊。由於每個 SUPI 都是全球唯一且永久的識別碼,因此除了電信商,對有意監控手機用戶的人而言,SUPI 也成為一個極具價值的目標。

(圖一)現有通訊網絡運作時,身分驗證與網路服務由同一管道完成。圖/usenix

基地台定位系統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跳板

此外,敏感資訊在前面提到的層層傳輸過程中也面臨駭客的威脅,駭客可以透過被動擷取與主動蒐集兩種方式,掌握用戶的 SUPI/IMSI 與位置資訊,並進行一連串後續的侵權行為。

被動擷取是利用手機與基地台溝通之間的漏洞來達成目的。例如,近年基地台模擬器-IMSI 擷取器(IMSI catchers)或俗稱魟魚逐漸興起,利用手機會自動連接到鄰近最強訊號源(通常是基地台),並提供自身 SUPI/IMSI 以供驗證的特性。IMSI 擷取器發送強於周圍合法基地台的訊號,藉此取得用戶的識別碼,讓監控者可以辨識與監聽未加密的用戶通訊內容,其實這種作法早已在情報單位與極權國家被廣泛地利用。

雖然現有通訊網路嘗試提供暫時性驗證碼-如 GUTI(Globally Unique Temporary UE Identity)來代替 SUPI。只要手機成功連到網路,便會用 GUTI 代替 SUPI,成為該手機的臨時標籤,減少 SUPI 暴露在網絡傳輸過程的次數。但就算 GUTI 會由 AMF 定期更換,實務經驗指出 GUTI 對於使用者隱私的保護有限,駭客仍可以透過技術將 GUTI 去匿名化,進而掌握特定個人的行蹤。

除了被動擷取資訊,駭客還可以利用基地台呼叫(paging)定位的原理主動地發動攻擊。為了能快速定位用戶位置以確保通訊服務能被送達,電信商會將數個基地台覆蓋區域組成一個追蹤區域(tracking area),並且如果有訊息傳送到閒置中的手機時,基地台會要求手機回傳臨時識別碼。駭客在不知道用戶位置與身分識別碼的情況下,可以頻繁地撥打電話給鄰近追蹤區域內的裝置再迅速掛斷。用戶手機可能根本不會跳出通知,但駭客卻可以利用追蹤區域的基地台呼叫訊息,在短時間內定位出用戶的大略位置,甚至進一步可以癱瘓與綁架目標用戶手機服務。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 5G 技術在保護隱私上做了許多改進。但 5G 訊號使用更高的頻段,提供高傳輸速率與低延遲服務的同時,也伴隨通訊距離、覆蓋範圍較 4G 小的限制。為了確保通訊服務便需要提高基地台密度,等於變相讓電信商與駭客能更準確定位使用者的位置。

PGPP:將身分識別驗證與網路服務分開進行

雖然個人行蹤隱私與手機識別訊息洩漏會造成龐大的社會成本,但要透過改變現有通訊網絡硬體設計,達到保護個資的目的,也需面臨設備更新成本巨大的挑戰。因此 PGPP 嘗試從軟體的角度解決問題,讓用戶可以透過 PGPP 保護自己的行蹤隱私。

「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如果要希望保持匿名性,又要怎麼讓通訊網絡驗證你是合法的使用者?」Barath Raghavan 說。為了將身分驗證與網路服務的過程拆開,PGPP 使用了加密標記(Token)與代理伺服器的概念。在 PGPP 的協定中,付費用戶可以從電信商取得一個加密標記。而所有用戶第一次連接到基地台時,使用的是一樣的 SUPI/IMSI,讓使用者連結到代理伺服器的驗證畫面(PGPP-GW),並以加密代幣進行驗證。過程中電信商與駭客只能看到所有用戶都使用同樣的 SUPI/IMSI 與 IP 位置進行連網,如此一來,身分識別資訊與基地台資訊就能夠完成分離(圖二)。

(圖二)PGPP 將用戶去識別化。圖/usenix

此外,為了解決駭客利用追蹤區域基地台呼叫訊息來定位用戶,PGPP 為每個手機隨機客製不同的追蹤區域,而非傳統地由電信商定義出追蹤區域。如此一來,駭客即便取得追蹤區域編號也無法得知用戶實際所處的位置在哪裡(圖三)。

(圖三)相較傳統通訊網絡由電信商設定劃定追蹤區域(tracking area),PGPP 為每個用戶隨機劃分追蹤區域,不易被駭客追蹤。圖/usenix

為了能真實測試 PGPP,Barath Raghavan 與 Paul Schmitt 甚至成立了一家新創公司-Invisv。結果顯示 PGPP 在保護個資的同時,也幾乎不會有延遲增加、流量過載,以及其他匿名網路會遇到的延展性問題。由於 PGPP 只是停止讓手機向基地台傳送自己的身分,因此其他定位功能還是可以正常使用。

最後,Barath Raghavan 也指出現在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幾乎每個人無時無刻的行蹤都能及時地被掌握。但人們常常默許地將關於自身資訊的控制權交給大公司與政府,PGPP 的發明就是希望在這樣的洪流中取回一些對自身隱私的控制權。

資料來源

  1. Pretty Good Phone Privacy
  2. Is Your Mobile Provider Tracking Your Location? This New Technology Could Stop It.
  3. 4G、5G技術漏洞可讓駭客追蹤用戶地點、癱瘓手機、攔截通話內容
科技大觀園_96
82 篇文章 ・ 1097 位粉絲
為妥善保存多年來此類科普活動產出的成果,並使一般大眾能透過網際網路分享科普資源,科技部於2007年完成「科技大觀園」科普網站的建置,並於2008年1月正式上線營運。 「科技大觀園」網站為一數位整合平台,累積了大量的科普影音、科技新知、科普文章、科普演講及各類科普活動訊息,期使科學能扎根於每個人的生活與文化中。

3

31
4

文字

分享

3
31
4
忘了收培養皿就去度假,回來後發現世上第一個抗生素!
賴昭正_96
・2020/12/23 ・4734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62 ・九年級

「發現」是看到別人所看到的,但思考著別人所沒想到的。(Discovery is seeing what everybody else has seen, and thinking what nobody else has thought.)

 

Albert von Szent-Györgyi Nagyrápolt——1937 年諾貝爾醫學獎

科學史上那些來自「意外」的大發現

許多謮者可能覺得科學的進展是有條有理的:每年向國科會提出研究計劃,然後按部就班地完成。但事實上科學上的許多大發現可以說大都是「意外」的:例如德國理論物理學家普朗克 (Max Planck) 謂他是靠「幸運的直覺 (lucky intuition) 」而意外地敲響了量子力學革命之鐘聲!一位名不見經傳,任教於東巴基斯坦的講師玻色 (Styendra Bose) 也以一篇 1500 字的論文糊里糊塗地意外開啟了量子統計力學之大門(見「量子統計的先鋒——波思」)!

許多科學上的大發現都是「不小心」的。圖/giphy

除了上面那類「意外」外,科學上還有一種靠天幫忙的「機緣巧合幸運的意外發現」(英文稱為 serendipity )。

例如諾貝爾 (Alfred Nobel) 炸藥之發現,有一傳說是因為儲存的硝化甘油意外泄漏,與用來包裝儲存鐵桶之板狀矽藻土混合,使他想到了試用此板狀矽藻土。經實驗後,他發現兩者相混之固體不但安全可靠(硝化甘油為液體,非常不穩定,一不小心就爆炸),而且還可保持原有之爆炸威力──這不正是他研究甚久而未能找到的「穩定炸藥」嗎(見「量子統計的誕生」)?!

醫學上這類的幸運發現更是層出不窮。例如 1889 年,為了瞭解胰臟的功能,法國兩位外科手術醫生梅倫 (Joseph von Mering) 及明考斯基 (Oskar Minkowski) 將狗的胰臟割除,發現這隻可憐狗整天口渴及隨地小便。

數日後,一位助手覺得實驗室內的蒼蠅好像突然多了起來⎯⎯尤其是在狗小便過的地板處。分析狗尿及其血液後,梅倫及明考斯基很驚奇地發現裡面充滿了糖份!顯然地,胰臟具調解體內糖份的功能,它一旦受損,將導致糖尿病!就這樣,梅倫及明考斯基無意中發現了「困擾」人類三千多年之糖尿病的病源(見「胰島素與生技產業誕生的故事」)。

兩位外科醫生在小狗身上發現人類糖尿病的成因。圖/Pexels

在「認識病毒全攻略!病毒的發現、與細菌的不同、科赫假說和致病機制」一文裡,筆者提到了抗生素的發現是醫學史上最重要的突破之一。但多少謮者知道英國細菌學家弗萊明 (Alexander Fleming) 是靠機緣巧合及運氣而發現第一個抗生素——盤尼西林( penicillin,或稱「青黴素」)——嗎?

發現青黴素還把專利交給政府的辣個男人

弗萊明 (1881-1955年) 出生於蘇格蘭的洛克菲爾德 (Lochfield) 小城,七歲時父親去世。 弗萊明在當地學校接受了良好的基礎教育,13 歲時跟隨同父異母兄弟前往倫敦,十幾歲的時候就在攝政街理工學院 (Regent Street Polytechnic) 上課。在貨運公司工作了四年後,進入倫敦聖瑪麗醫院醫學院 (St. Mary′s Hospital Medical School)。

弗萊明為發現盤尼西林的研究者。圖/G.cz

原想成為一名外科醫師;但 1906 年在疫苗治療的先驅賴特 (Almroth Wright) 爵士帶領下的研究使他確信他的未來在於細菌學的新領域。他於 1908 年獲得學位後,便留校當講師,直到 1914 年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從軍擔任陸軍醫療隊的上尉。1918 年回到了聖瑪麗醫學院,1928 年昇等為該學院教授,1943 年當選為皇家學會會士 (fellow) ,1948 年當選為倫敦大學細菌學名譽教授,於 1944 年獲封為爵士。 

1999 年,弗萊明被《時代》雜誌評選為 20 世紀的 100 位最重要人物;2002 年,他在英國廣播公司 (BBC) 的電視民意調查中被選入為 100 個最偉大的英國人。弗萊明爵士不是因為發現了可拯救數百萬生命的抗生素而非常受人尊敬,而是他並沒有因專利成為一個很有錢的人。

弗萊明紀念郵票。圖/Wikimedia common

相反地,他了解青黴素具有克服梅毒、壞疽、和結核病等疾病的潛力,必須將其釋放給世界,以服務更大的群眾。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弗萊明將專利移交給了美國和英國政府,使他們能及時大量生產青黴素,救治了那場戰爭中的許多傷員。

在「胰島素與生技產業誕生的故事」一文裡,筆者也提到了發現胰島素之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講師班廷 (Frederick Banting) 也應可賺大錢,但卻在取得胰島素萃取的專利後,將其使用權完全免費地轉給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這種清高的學術研究,在今日生物研究已成為一場金錢遊戲的社會裡(見「你的基因是別人的專利?生技產業的金錢遊戲由此開啟」)已經幾乎看不到,實在讓筆者非常懷念象牙塔的學府!

粗心致培養皿發霉,竟意外發現盤尼西林

弗萊明是一位粗心的實驗室技術員,1928 年夏在研究葡萄球菌1的某一天,他忘了將含有葡萄球菌培養物的培養皿放在培養箱中,留在實驗室工作台上就匆匆忙忙地離開實驗室去度假。命運就是這樣作弄人:那時室內的溫度及濕度均適合霉菌(mold,或譯「黴菌」)的生長;因此兩個禮拜回來後,弗萊明發現在敞開窗戶旁的培養皿因未加蓋而發霉。

弗萊明忘了把培養皿收在培養箱裡,留在工作台上就去度假了,回來後發現了一些「驚喜」。圖/Pexels

一般的研究者大多會將這些被霉菌孢子污染的培養皿丟掉;但弗萊明這次卻心血來潮⋯⋯。他回憶說:

基於以前「溶菌酶」的經驗,也像許多細菌學家那樣,我應會把污染的培養皿丟掉,⋯⋯某些細菌學家也有可能(早就)注意到我(那時)看到的相似變化,⋯⋯但是在對天然產生的抗菌物質沒有任何興趣的情況下,都會順手地將培養物丟棄。⋯⋯但(這次)我沒有找個藉口丟掉受污染的培養液,相反地,我做了進一步的探討。

弗萊明細心觀察到:霉菌掉落處周圍的瓊脂凝膠 (agar gel) 被溶解和清除;他隔離霉菌並鑑定其為由「真核細胞」組成的青黴屬成員。進一步研究後他發現抑製或預防細菌生長的不是黴菌本身,而是霉菌產生的某些「黴汁 (mold juice) 」,因為產生它的霉菌為 Penicillium notatum,故將之稱為 Penicillin(盤尼西林);中文因為是由藍綠色黴菌分離出來的黴素,故又稱為「青黴素」。

在隨後的十年中,因在分離和穩定青黴素方面遇到的困難,弗萊明只能專注於青黴素作為傷口和表面感染的局部殺菌劑。

在哈密瓜上發現大量生產青黴素的方法

因之當時弗萊明本人並沒有真正意識到他的發現有多麼重要;而醫學界也很少注意到他發表在《英國實驗病理學雜誌》 (British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athology, 1929 年 6 月) 上的論文。

1938 年由牛津大學的弗洛里 (Howard  Florey) 和錢恩 (Ernst Chain) 領導的化學家團隊終於分離和純化了青黴素2,生產足夠做臨床試驗的青黴素,於 1940 年證明青黴素可以用作抵抗多種細菌性疾病的治療劑[抗生素 (antibiotic)3]。1945 年,弗萊明、弗洛里、與錢恩因「青黴素的發現及其在各種傳染病中的療效」獲得諾貝爾醫學獎。

起初弗萊明本人和醫學界並沒有意識到這個發現的重要,直到證明青黴素可以抵抗細菌性疾病。圖/flickr

弗萊明後來回憶說:

有時候,人們會發現不是自己在找的東西。我 1928 年 9 月 28 日拂曉後醒來時,當然沒打算通過發現世界上第一個抗生素或細菌殺手來徹底改變所有藥物。 但是我想那正是我(當時)所做的。

早期青黴素無法大量生產,弗萊明實驗室一個月所生產的青黴素,僅能供一個病人治療用,因此如何大量生產青黴素便成為重要關鍵。大量生產之方法的發現事實上也是屬於「機緣巧合意外的發現」。

為了趕上可能救治二次世界大戰傷兵的需求,弗洛里還飛到美國諮詢如何提取及製造青黴素。1943 年的一天,在伊利諾州皮奧里亞 (Peoria) 的農業部北部區域研究實驗室 (NRRL) 工作的亨特 (Mary Hunt) ,無意中在一雜貨店裡發現了一顆表皮長滿漂亮及金色青黴的哈密瓜。

亨特在雜貨店發現一顆表皮長滿青黴的哈密瓜,並將它帶回實驗室分析。圖/Pexels

將它帶回實驗室,篩選出能大量分泌青黴素的菌株後,她發現該菌株產生的青黴素數量是 notatum 的 200 倍——她因之贏得「發霉瑪麗 (Moldy Mary) 」的綽號。在許多研究團隊紛紛加入菌種及製造方法的改良後,青黴素產量由 1943 年只能醫治不到 1000 人,一下子跳到 1944 年時,已有足夠的青黴素來治療每位需要的士兵,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提供了功不可沒的貢獻!也啓動了尋找其他抗生素的研究,開創了醫學的新紀元。

結論

青黴素被稱為是一種「神奇藥物 (wonder drug) 」,而事實也確名副其實: 在發現青黴素之前,今天看起來非常小的傷害和疾病(不管是由被感染的小傷口或是由鏈球菌性咽喉炎等疾病引起的),那時候都可能導致死亡;而梅毒和淋病等性病則更不用說。

因此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青黴素以及其他抗生素的使用成幾何級數地增加,導致細菌耐藥性也以驚人的速度增強。 2019 年,世衛組織因此將細菌耐藥性增強列為對全球健康的十大威脅之一。事實上早在 1945 年,在諾貝爾獎領獎典禮的演講中,弗萊明就已經警告說: 「過度使用青黴素可能會導致細菌耐藥!」

弗萊明意識到自己的發現是偶然與機遇,他因此謙虛地說:「青黴素的故事蘊含著十足的浪漫色彩,有助於說明機遇及命運在一個人職業生涯中所佔有的影響。」

但儘管如此,因為「命運較照顧已有準備的人」4,請不要痴痴地等著機遇及命運來敲門!勸君惜取少年時,多一份準備,免得黃金掉到家門前都不知道!

註解

  1. 葡萄球菌感染是由葡萄球菌引起的「疾病」;在少數情況下,這些細菌只會導致皮膚感染。但是如果細菌深入到體內,進入血液、關節、骨頭、肺、或心臟,則葡萄球菌感染可能致命。
  2. 牛津大學的 Dorothy Crowfoot Hodgkin 於 1945 年用 X 光晶體繞射確定了青黴素的化學構造(獲 1964 年諾貝爾化學獎);因為合成困難,麻省理工學院的John C. Sheehan 遲至 1957 年才完成了青黴素的首次化學合成。
  3. 早在 19 世紀,人類就已經觀察到某些細菌和黴菌之間的拮抗作用,並且將這種現象稱為「抗生作用 (antibiosis) 」。
  4. 「Fortune favors the prepared mind」出自因接種疫苗、微生物發酵、和巴氏滅菌法原理的發現而聞名的法國生物學家、微生物學家、和化學家巴斯德 (Louis Pasteur) 。

延伸閱讀

  1. 「量子統計的先鋒——波思」、「量子統計的誕生」、及「胰島素與生技產業誕生的故事」的內容,均收錄在《我愛科學》(華騰文化有限公司,2017年12月出版)一書中。
  2. 有關量子力學發展的故事請參考《量子的故事》(第2版,新竹市凡異出版公司, 2005年),及《我愛科學》內的相關物理內容。

參考文獻

  1. Roberts, R. M. (1989). Serendipity: Accidental discoveries in science. Published by Wiley
  2. 賴昭正(1982)。〈量子統計的先鋒——波思〉,收入於《科學月刊》1982 年第 13 卷第 4 期,總卷號 148 期,39頁。
  3. 賴昭正(2015)。〈量子統計的誕生〉,收入於《科學月刊》2015 年第 46 卷第 1 期,總卷號 541 期,73頁。
  4. 發現能治療糖尿病的胰島素——胰島素與生技產業的誕生(上) – PanSci 泛科學
  5. 你的基因是別人的專利?生技產業的金錢遊戲由此開啟 – PanSci 泛科學
  6. 認識病毒全攻略!病毒的發現、與細菌的不同、科赫假說和致病機制 – PanSci 泛科學

所有討論 3
賴昭正_96
32 篇文章 ・ 31 位粉絲
成功大學化學工程系學士,芝加哥大學化學物理博士。在芝大時與一群留學生合創「科學月刊」。一直想回國貢獻所學,因此畢業後不久即回清大化學系任教。自認平易近人,但教學嚴謹,因此穫有「賴大刀」之惡名!於1982年時當選爲 清大化學系新一代的年青首任系主任兼所長;但壯志難酬,兩年後即辭職到美留浪。晚期曾回台蓋工廠及創業,均應「水土不服」而鎩羽而歸。正式退休後,除了開始又爲科學月刊寫文章外,全職帶小孫女(半歲起);現已成七歲之小孫女的BFF(2015)。首先接觸到泛科學是因爲科學月刊將我的一篇文章「愛因斯坦的最大的錯誤一宇宙論常數」推薦到泛科學重登。

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專利勒索取代軟體開發成為資訊產業新主流
洪朝貴
・2011/06/03 ・235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Zdnet 報導:HTC每售一台Android手機 微軟進帳5美元 (中文)。事實上,整體而言 (量價相乘),Android 幫微軟賺的錢,是 Windows Mobile 的五倍。奇怪,真正寫程式碼的明明是 Linus Torvalds 等等網友和 Google 等等公司,為什麼收錢的卻是微軟?不是說好智慧財產權要鼓勵創作的嗎?

這基本上是微軟運用「病入膏肓的美國軟體專利制度」在敲詐勒索保護費。為了延續昨天游完泳的放鬆好心情,避免心臟病和高血壓,決定這一帖要擺脫憤怒模式。請容我直接切換到「利害擺中間,良知放兩邊」的資訊教授標準模式。大學資訊科系如果不願意拋棄微軟,至少也應該學一下,看看微軟在失去創新競爭力之後,它還能夠如何賺錢。

<利害分析模式>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今日走火入魔的智慧財產權所鼓勵的,是專利勒索,而不是創作。靠著寫程式販賣著作權的商業模式,早在微軟潰堤的過程當中,就已經逐漸式微;今天微軟已正式帶領資訊產業進入勒索年代。真正能夠讓 你老闆躺著賺大錢的,不是辛苦地寫程式,而是加入微軟黑幫,用專利地雷 (例如藏身於 docx 內的專利地雷) 來對其他 [真正從事軟體創作] 的公司進行敲詐,勒索保護費。 如果我是 Steve Ballmer,你猜我接下來要僱用更多 Windows Mobile 的開發者,還是更多 [略懂程式設計] 的專利申請律師?

答對了。如果臺灣的資訊產業非得追隨微軟不可,也應該追隨它的策略而不是它的產品好嗎?資訊科系的同學們,請別再傻傻地跟隨著證照卓越大學的老師們用 asp.net 與 VB 像個苦行僧一樣地開發軟體。在後 PC 時代,連微軟都打算靠 Android (Linux 的分支) 賺錢,你卻還在學那些無法跨平臺的東西,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不過改用 java 也並沒有抓到賺大錢的重點。微軟以及專利瘋狂廝殺的整個手機市場(本文插圖來源) 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了:現在真正最值得學的,是專利攻防術。如果還來得及,請以你所學的一點計算機概論基礎,趕快轉唸法律系,這才符合資訊產業未來的需求。 (利害分析模式底下,我們不分析這句話的諷刺與悲哀) 當然,微軟所需要的律師數量恐怕不多;事實上它更需要消化它過多的軟體工程師。從微軟的角度來看,透過教育訓練既有員工,讓他們在內部轉換專長與工作性質,可能比較實際一點。另一方面,其他那些 [真正生產程式碼、 卻被勒索] 的公司,不論是否決定對抗微軟,對於專利工程師的需求可能也會增加 — 因為他們也要建立專利庫自保。不過不管是微軟還是被威脅的對,再大的專利庫也無法對抗…

專利蟑螂 (patent troll)。在這個瘋狂的制度所造成的瘋狂趨勢之下,真正穩賺不賠的賭注,就是申請或購買一堆專利,到處去勒索資訊大廠 — (例如 i4i 用專利敲詐微軟 office;微軟節節敗退, [6/10 更新:] 最高法院維持原判,微軟必須付三億美元勒贖金),但是自己卻不要生產任何實質的產品,這樣就絕對不會踩到別人的專利地雷,絕對不會被勒索。這就是專利蟑螂的商業模式。請參考 2006 年關於專利蟑螂公司 Forgent Networks 的報導。事實上,比起進大公司寫程式,這行還有一大優點:你就是你老闆,利潤通通自己賺:請見 2009 年關於專利蟑螂 Erich Spangenberg 的專訪。甚至連自由軟體支持者,也開始考慮 「正義專利蟑螂 fair troll」 的商業模式,目的是以毒攻毒,用專利勒索瓦解傷害創新的軟體專利制度。也就是說,「用專利勒索」 並不是微軟新發明的商業模式,只不過因為微軟的其他商業模式越來越走投無路,「用專利勒索」 才變成其重要收入來源。當然,這是一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商業模式,不過就像 Spangenberg 說的:「嘿~我賺錢賺到翻耶。很瘋狂沒錯,但別期待我內疚、道歉。」

</利害分析模式>

[以下良知重新啟動] 不過我很懷疑這個病態的就業市場能有多大、多久之後會崩盤或泡沫化。還在唸高中高職的同學們比較幸運,請別再對 「輕使用、重開發」 而且 [無法提供宏碁所需人才] 的資訊科系存有幻想。但也別以為進法律系學專利攻防是取代程式設計的新興黃金選擇 — 對於人類社會整體而言,那是一個沒有實質生產的 「內耗型」 產業 (上述 fair troll 之類的努力是例外,因為這個行業的目標是瓦解這個病態的專利系統)。

網路時代的就業市場與多數恐龍大學的恐龍科系的想像很不一樣。很不幸地,我不太清楚到底有哪些學校與科系,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新的市場與新的經濟模式 (注意力經濟)。這大概也是為什麼 「不服從的創新」「教育應該不一樣」 兩本書都勸大家不必太執著於唸大學。如果你不想加入 [資源漸行枯竭] 的恐龍們之間的專利纏鬥,那麼請多讀一些探討網路趨勢的書籍,把自己變成一位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在新的哺乳類生態系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做一些對人類社會整體而言真正有長遠意義的事,這可能是比較聰明的選擇。就算你最後還是決定要唸大學,或者很不幸地你已深陷資訊產業,這些書也很值得讀。 自由軟體時代,資訊人力還是有很大的市場,例如 受僱大公司、參與 Android 自由軟體計畫。但是在專利制度改進或崩壞瓦解之前,離生產者越近的工作,越難避免專利蟑螂的騷擾;離使用者越近的工作,越是安全。

記住:我們全都只有一輩子可活。 所以你最好認真地看待人生,而傳承計畫可以保證你為世界所帶來的事物在久遠的未來依舊有其寶貴的價值。– Chris Guillebeau 《不服從的創新》

「申請專利,勒索他人,阻止創新的擴散」顯然並不是一種對世界有價值的傳承。人生只有九百個月,做點有趣、有意義的事吧。

[原文出處: 資訊人權貴ㄓ疑]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洪朝貴
4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二十世紀最大的小發明,如何拴緊全世界——《轉動世界的小發明:螺絲釘與螺絲起子演化的故事》
貓頭鷹出版社_96
・2020/11/12 ・270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07 ・六年級

早期的螺絲,工匠們都拒用!

第一批由工廠製造的螺絲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首先,雖然手工螺絲是有尖頭的,工廠製造的螺絲卻只有鈍頭,而且無法自行起動,必須先為它鑽個導孔。問題出在製造的過程。

鈍頭螺絲壓根兒沒法銼出一個尖頭來,螺紋本身也必須停止在尖端;但當時的車床沒有切削推拔螺紋的能力,螺絲製造商曾試著改變刀具下刀的角度,結果是螺絲的全長都得經過推拔。然而,這類螺絲的固定力很差,所以木匠都拒絕使用,當時所需要的是一台能同時在螺絲本體(圓柱狀)以及螺旋尖端(錐狀),切出連續螺紋的機器。

歷經幾十年的螺絲演進

一位有發明天分的美國技工找到了解決之道。美國最早的螺絲工廠於一八一○年成立於羅德島州,用的是經過改良的英國機器。該州首府普洛威頓斯成為美國螺絲工業的中心,於一八三○年代中期之前,其產品需求量日益激增。自一八三七年起,有一連串的專利都與具螺旋尖端螺絲的製造問題相關,但經過十年以上的試誤學習之後,才終於找出解決之道。

當時美國工廠經過十幾年的不斷嘗試,才逐漸找出解決方法。圖/Wikimedia common

一八四二年,一名為新英格蘭螺絲公司工作、來自普洛威頓斯的技工惠波,發明了一種完全由機器自動製造螺絲的方法,七年之後,他有了新的突破,遂成功取得尖頭螺絲生產方法的專利。

斯隆設計出一個稍微不同的方法,而其專利則成為大企業美國螺絲公司的主力;另一位新英格蘭人羅捷斯則解決了將有螺紋的核心推拔至平滑頸幹的問題。諸如此類的改進,將美國螺絲業者穩定地推上了領導者的寶座,到了該世紀末,螺絲已演變至其最終的形式,美國的生產方法也已主宰全球。

自十五世紀以來,螺絲一向有著正方形、八角形或有槽的螺絲頭;前者以扳手轉動,後者則以螺絲起子轉動。溝槽的起源不難理解,正方頭必須非常精確才能與扳手配合;溝槽則是個能以手工大略銼出或切出的形狀。有槽螺絲也可埋頭旋入鑽孔中不至於凸出表面;這正是連結對接鉸鏈必須的一點。埋頭螺釘一旦於十九世紀早期普及之後,有槽螺絲頭(還有平刃式螺絲起子)就成了標準規範。

1870 年,製作螺絲的車床。圖/Wikimedia common

所以,儘管螺絲至此已全由機器製造,傳統式的溝槽卻得以留存下來。但有槽螺絲也有數項缺點。

螺絲起子很容易就自溝槽滑脫,結果經常是對需要固定的物件、操作者的手指——甚或兩者——造成損傷。溝槽僅能微弱地抓住螺絲,而在試著上緊一枚新螺絲或鬆開一枚舊螺絲時,磨壞溝槽也是司空見慣的事。

最後,有些不便的情況,如在摺梯上試圖保持平衡、在狹窄空間工作的同時,往往必須以單手拴上螺絲。這對有槽螺絲而言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螺絲搖晃不定,再一滑,掉到地上後又滾開,修理工氣得破口詛咒(也不是頭一回了)這令人發狂工具的始作俑者。

美國螺絲業者完全了解這些缺失。在一八六○和一八九○年之間,有一大堆的專利申請:磁性螺絲起子、收納螺絲的器具、不完全延伸整個螺絲頭的溝槽、雙溝槽,以及各式各樣的正方形、三角形和六角形的凹頭或凹洞等等,其中以最後一項最具潛力。

當時美國業者為解決這些螺絲使用上的缺失,申請了一大堆專利。圖/Pixabay

以凹洞代替溝槽,能把螺絲起子緊緊握牢,螺絲起子就不會自溝槽滑脫。然而困難又一次出在製造過程上,螺絲頭是經由機器在一根冰冷的鋼條上打印成型,若要印出一個深度足以握緊螺絲起子的凹洞,往往不是減弱螺絲的強度,就是會使螺絲頭變形。

取得專利的強力推銷員——羅伯森

二十七歲的加拿大人羅伯森發現了解決的方法。羅伯森是費城一家工具公司所謂的強力推銷員,一個在加拿大東部的街角和鄉間市集販賣他所有商品的旅行推銷員。他把空閒的時間花在自己的工作室裡,嘗試著各種機械發明。他宣傳自己發明的「羅伯森氏二十世紀扳手曲柄鑽」——一個集曲柄鑽、猴頭扳手、螺絲起子、檯鉗和鉚釘製造器於一身的組合工具。

他擁有一種改良式拔塞鑽、一種新型的袖釦,甚至改良式捕鼠器的專利,卻只是白費力氣而已。一九○七年,他取得了凹頭螺釘的專利。羅伯森後來說,他在蒙特婁為一群站在人行道旁觀望的行人展示一只彈簧式螺絲起子時,因為螺絲起子的刃部自溝槽滑脫傷了手,因而讓他得到凹頭螺絲的靈感。他這項發明的祕密在於凹洞精確的形狀:具去角緣的正方形、稍呈錐形的四邊,以及金字塔型的底部。

羅伯森在一次推銷過程中被螺絲起子的刃部弄傷手,而有了靈感。圖/giphy

「很早之前就有人發現利用這種打印方式,根據指定的角度分毫不差地製造,冷金屬會流向四周而非被逼至刀具的前頭,結果是有益地緊密結合金屬原子,使其強度增加,卻絲毫不需浪費或切除所處理的金屬,這和一般有槽螺絲的製造迥然不同。」他相當自負地解釋。

身為一個熱心的推銷者,羅伯森找到了金錢上的後援,說服了位於安大略省的小鎮米爾頓,許他一筆免稅貸款以及其他特權,並成立了他自己的螺絲工廠。「大財富來自於小發明,」他向有可能投資的人士鼓吹,「很多人都認為,這是二十世紀目前最大的小發明。」

事實上,正方形的凹洞真的是個很大的進步,這種特殊的方頭螺絲有適貼的配合(羅伯森聲稱,其精確度達千分之三公分),而且螺絲起子從來不會滑脫。對工匠們尤其是製造家具和船隻的人而言,能自定中心並以單手拴入的螺絲所帶來的便利,真是讓人額手稱慶。

——本文摘自泛科學2020年11月選書《轉動世界的小發明:螺絲釘與螺絲起子演化的故事》,2020年 9月,貓頭鷹

貓頭鷹出版社_96
47 篇文章 ・ 20 位粉絲
貓頭鷹是智慧的象徵。1992年創社,以出版工具書為主。經過十多年的耕耘,逐步擴及各大知識領域的開發與深耕。現在貓頭鷹是全台灣最重要的彩色圖解工具書出版社。最富口碑的書系包括「自然珍藏、文學珍藏、台灣珍藏」等圖鑑系列,不但在國內贏得許多圖書獎,市場上也深受讀者喜愛。貓頭鷹的工具書還包括單卷式百科全書,以及「大學辭典」等專業辭典。貓頭鷹還有幾個個性鮮明的小類型,包括《從空中看台灣》等高成本的視覺影像書;純文字類的「貓頭鷹書房」,是得獎連連的知性人文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則是重新站穩台灣科幻小說市場的新系列,其中艾西莫夫的科幻小說,已經成為台灣讀者的口碑選擇。

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專利勒索取代軟體開發成為資訊產業新主流
洪朝貴
・2011/06/03 ・235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手機市場的專利戰爭

Zdnet 報導:HTC每售一台Android手機 微軟進帳5美元 (中文)。事實上,整體而言 (量價相乘),Android 幫微軟賺的錢,是 Windows Mobile 的五倍。奇怪,真正寫程式碼的明明是 Linus Torvalds 等等網友和 Google 等等公司,為什麼收錢的卻是微軟?不是說好智慧財產權要鼓勵創作的嗎?

這基本上是微軟運用「病入膏肓的美國軟體專利制度」在敲詐勒索保護費。為了延續昨天游完泳的放鬆好心情,避免心臟病和高血壓,決定這一帖要擺脫憤怒模式。請容我直接切換到「利害擺中間,良知放兩邊」的資訊教授標準模式。大學資訊科系如果不願意拋棄微軟,至少也應該學一下,看看微軟在失去創新競爭力之後,它還能夠如何賺錢。

<利害分析模式>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今日走火入魔的智慧財產權所鼓勵的,是專利勒索,而不是創作。靠著寫程式販賣著作權的商業模式,早在微軟潰堤的過程當中,就已經逐漸式微;今天微軟已正式帶領資訊產業進入勒索年代。真正能夠讓 你老闆躺著賺大錢的,不是辛苦地寫程式,而是加入微軟黑幫,用專利地雷 (例如藏身於 docx 內的專利地雷) 來對其他 [真正從事軟體創作] 的公司進行敲詐,勒索保護費。 如果我是 Steve Ballmer,你猜我接下來要僱用更多 Windows Mobile 的開發者,還是更多 [略懂程式設計] 的專利申請律師?

答對了。如果臺灣的資訊產業非得追隨微軟不可,也應該追隨它的策略而不是它的產品好嗎?資訊科系的同學們,請別再傻傻地跟隨著證照卓越大學的老師們用 asp.net 與 VB 像個苦行僧一樣地開發軟體。在後 PC 時代,連微軟都打算靠 Android (Linux 的分支) 賺錢,你卻還在學那些無法跨平臺的東西,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不過改用 java 也並沒有抓到賺大錢的重點。微軟以及專利瘋狂廝殺的整個手機市場(本文插圖來源) 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了:現在真正最值得學的,是專利攻防術。如果還來得及,請以你所學的一點計算機概論基礎,趕快轉唸法律系,這才符合資訊產業未來的需求。 (利害分析模式底下,我們不分析這句話的諷刺與悲哀) 當然,微軟所需要的律師數量恐怕不多;事實上它更需要消化它過多的軟體工程師。從微軟的角度來看,透過教育訓練既有員工,讓他們在內部轉換專長與工作性質,可能比較實際一點。另一方面,其他那些 [真正生產程式碼、 卻被勒索] 的公司,不論是否決定對抗微軟,對於專利工程師的需求可能也會增加 — 因為他們也要建立專利庫自保。不過不管是微軟還是被威脅的對,再大的專利庫也無法對抗…

專利蟑螂 (patent troll)。在這個瘋狂的制度所造成的瘋狂趨勢之下,真正穩賺不賠的賭注,就是申請或購買一堆專利,到處去勒索資訊大廠 — (例如 i4i 用專利敲詐微軟 office;微軟節節敗退, [6/10 更新:] 最高法院維持原判,微軟必須付三億美元勒贖金),但是自己卻不要生產任何實質的產品,這樣就絕對不會踩到別人的專利地雷,絕對不會被勒索。這就是專利蟑螂的商業模式。請參考 2006 年關於專利蟑螂公司 Forgent Networks 的報導。事實上,比起進大公司寫程式,這行還有一大優點:你就是你老闆,利潤通通自己賺:請見 2009 年關於專利蟑螂 Erich Spangenberg 的專訪。甚至連自由軟體支持者,也開始考慮 「正義專利蟑螂 fair troll」 的商業模式,目的是以毒攻毒,用專利勒索瓦解傷害創新的軟體專利制度。也就是說,「用專利勒索」 並不是微軟新發明的商業模式,只不過因為微軟的其他商業模式越來越走投無路,「用專利勒索」 才變成其重要收入來源。當然,這是一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商業模式,不過就像 Spangenberg 說的:「嘿~我賺錢賺到翻耶。很瘋狂沒錯,但別期待我內疚、道歉。」

</利害分析模式>

[以下良知重新啟動] 不過我很懷疑這個病態的就業市場能有多大、多久之後會崩盤或泡沫化。還在唸高中高職的同學們比較幸運,請別再對 「輕使用、重開發」 而且 [無法提供宏碁所需人才] 的資訊科系存有幻想。但也別以為進法律系學專利攻防是取代程式設計的新興黃金選擇 — 對於人類社會整體而言,那是一個沒有實質生產的 「內耗型」 產業 (上述 fair troll 之類的努力是例外,因為這個行業的目標是瓦解這個病態的專利系統)。

網路時代的就業市場與多數恐龍大學的恐龍科系的想像很不一樣。很不幸地,我不太清楚到底有哪些學校與科系,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新的市場與新的經濟模式 (注意力經濟)。這大概也是為什麼 「不服從的創新」「教育應該不一樣」 兩本書都勸大家不必太執著於唸大學。如果你不想加入 [資源漸行枯竭] 的恐龍們之間的專利纏鬥,那麼請多讀一些探討網路趨勢的書籍,把自己變成一位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在新的哺乳類生態系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做一些對人類社會整體而言真正有長遠意義的事,這可能是比較聰明的選擇。就算你最後還是決定要唸大學,或者很不幸地你已深陷資訊產業,這些書也很值得讀。 自由軟體時代,資訊人力還是有很大的市場,例如 受僱大公司、參與 Android 自由軟體計畫。但是在專利制度改進或崩壞瓦解之前,離生產者越近的工作,越難避免專利蟑螂的騷擾;離使用者越近的工作,越是安全。

記住:我們全都只有一輩子可活。 所以你最好認真地看待人生,而傳承計畫可以保證你為世界所帶來的事物在久遠的未來依舊有其寶貴的價值。– Chris Guillebeau 《不服從的創新》

「申請專利,勒索他人,阻止創新的擴散」顯然並不是一種對世界有價值的傳承。人生只有九百個月,做點有趣、有意義的事吧。

[原文出處: 資訊人權貴ㄓ疑]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洪朝貴
47 篇文章 ・ 0 位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