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世界大學排名有意義嗎?

Gene Ng_96
・2011/05/14 ・648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495 ・六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前天把清大彭明輝教授的部落格的這篇文章〈英國 Times 的世界大學排名根本是大笑話!〉推到FACEBOOK,又引來一陣討論,及不少共鳴。

彭明輝老師的文章中,指出幾個大問題:英國的學術水準遠遠超過德國和法國,澳洲的水準直追德國和法國而遠超過義大利,香港與新加坡的學術水準竟然直追德國、 法國、加拿大和日本,而且遠遠超過義大利、荷蘭(沒有任何學校進入前70名)和北歐三國(瑞典、丹麥、芬蘭)的總表現? 英語系國家排名偏高,被英國殖民過的國家排名更明顯地偏高!

這個排名的確怪怪的,德國甚少大學上榜可能可以理解,因此德國過去提倡平等, 各大學資源是平均分配,學生主要是照學區入學,而且德國的研究主力不是大學,而是馬克斯‧普朗克學會(Max-Planck-Gesellschaft (MPG))散佈德國各地的的各研究所。德國近年意識到他們沒有頂尖大學的問題,最近才啟動九大頂尖大學的計畫。

可是北歐四國的大學甚少上榜,這就真的有問題。2010年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排名前廿的國家,北歐的挪威、瑞典、芬蘭、丹麥統統上榜!可是排名第一的挪威在前百大中連一所大學都沒上榜!在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 (PISA)中表現最好的歐美國家是芬蘭,也沒有任何一所大學上前百大的榜!

我好奇去看了最近世界大學的三大排名:英國泰晤士報的高等教育報告的THE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俗稱上海交通大學排名的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結果看到的搞笑之處,還真是多到磬竹難書。

閱讀全文:

世界大學排名有意義嗎?

文章難易度
Gene Ng_96
295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大科學人專訪 | 江振誠:當問題的答案是向內挖,孩子才真正啟動思考
LIS_96
・2022/12/07 ・18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他是江振誠 Chef Andre,「全台最難訂位餐廳」 RAW 的創辦人,也是史上唯一橫跨米其林、世界50大及全球百大名廚榜的華人名廚。

在旅居國外多年後,2014 年他回到故鄉,以餐廳作為媒介,讓世界看見台灣。這些年 Chef Andre 也投身教育,回台傳承所學,培育更多世界級華人廚師是他在料理之外的職志。關於主廚的成長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學習的動機是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十三歲的我,認為全世界最頂尖的料理是中餐、日本料理、法鍋料理」,亦為料理家的母親會做中餐,在日本也有著自己的餐廳,因此「法國料理」成為 Chef Andre 心中最遙不可及、最難觸碰到的殿堂。

因為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主廚在「到達的過程」中默默撿起了許多能力,比方精通法語、英語…等多國語言,這些學習的初衷都很單純,可能是為了看懂各國食譜、撰寫一份投遞法國高檔餐廳的工作履歷、順暢地和廚房同事溝通,而這些不同面向的學習都是幫助主廚完成心之所向的工具。

一位從來沒有遇過挫折的主廚

問起 Chef Andre 的成長和主廚養成過程是否遇過挫折,主廚想了一下,堅定的回答:「沒有」。

他進一步說明,沒有的原因是想要確認「我們對挫折的定義是什麼?」

Chef Andre 分享在他的團隊裡面有個不成文的文化,「我們從不說 problem,problem 這個詞彙意味著這件事沒辦法解解決,我們會說:Chef we have a challenge,以挑戰來看待每一個迎來的困難和不如意。

語言的使用巧妙的反應著 Chef Andre 的人生觀,藉由有意識的揀選語言,潛移默化團隊看待挫折的心態。「當我們有個一定要到達的方向,有著要把事情解決的共識,這些困難都只是過程中的一部分,而挑戰帶我們觸碰從未有過的高度,也代表著我們正在升級!」主廚分享。

從廚房走進學校,養成台灣需要的料理人

旅居國外 20 多年的 Chef Andre ,回台後看見家鄉對「新世代料理人」養成的缺乏,開始從廚房走進校園。主廚提到開始教學的這七年來,他從未在課堂上拿過一鍋一鏟,「我想要教的是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我教的是顏色、是創意、是計算、是邏輯」,現在的料理產業已異於過往,在越來越多微型創業興起的年代,餐飲教育有沒有讓著些年輕人具備面對現實環境中帶得走且用得上的能力?是 Chef Andre 想帶進台灣餐飲教育的反思,也想藉此提醒所有的教育系統「我們的教育是否貼近環境」,「以終為始」的看待學生缺乏和需要的是什麼。

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需要的顏色、創意、計算、邏輯。圖/envato.elements

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思考,卻未留有讓他們有思考的空間

這些年 Chef Andre 成為食育傳道者,他回憶曾在一場演講遇上滿場來自全台餐飲教育的老師,老師們好奇地問「該如何做到改變餐飲教育的第一步」。

我的建議會是:「讓學生學會『定義』這件事!我們不是教學生做出最好吃料理的完美答案,而是讓他們自由定義什麼才是好吃。」主廚以更具體的方式解釋:當我們教小朋友做肉丸,不是去找業界得過最多獎的肉丸達人,告訴大家最好吃的肉丸應該怎麼做,而是讓每一個人去自由定義「我的好吃該是什麼樣子」,是蒸的、炸的,是加香菜、還是加蒜頭。

「這個答案應該是向內挖,而不是硬塞的」,當學生開始用不一樣的角度去問問題,思考就會隨之啟動。我們常常希望孩子們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在教育中往往忘了保留任由孩子自由定義答案的空間。

讓孩子培養自由思考的料理能力。圖/圖/envato.elements

響應本次「LIS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Chef Andre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精神在於「沒有不可能」,當想法尚未被推翻前,所有都是可能的  ❜❜  ── Chef Andre Chiang

這句話同時體現了 Chef Andre 的處事哲學,當我們有著想要前進的方向,所有遇上的難題都只會是 Challenge 而非 Problem !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f1W42s

LIS_96
1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大科學人專訪|時間的女兒:即使我成績很好,但也未曾在學習中有過成就感
LIS_96
・2022/11/17 ・218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她是 Podcast《時間的女兒:八卦歷史頻道》的主持人 Hazel,以清晰幽默的口條分享精彩的歷史八卦,其爬梳史料整理出的故事腳本,被聽眾譽為「用聽的連續劇」,讓人不知不覺就追了好幾集,短短七個月的經營,頻道即突破千萬收聽。

你可能會很意外,這位以科普歷史為題的創作者,其實並不是歷史背景,在成為一位新媒體文史工作者之前,Hazel 也曾有過一段對學習迷惘的學生時期,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

小學一年級的第一學期就對學習的嚮往從此破滅

「其實我的學習過程,很少感到成就感,覺得讀書非常無聊,即使過去我的成績很好」 Hazel 說。

他憶起小學一年級剛入學的那天自己是非常雀躍的,因為大人告訴他上學是長大和變聰明的必經之路,但不到一學期,他就發現這其實是一個謊言,讀書和考好不過只是為了要給家長一個交代。

在學習的路上,因著家長的期待以及嚴格的自我要求, Hazel 一路上逼著自己保持好成績,然而到了高中,突然發現不論多麼努力,還是無法跨越與「數學」的巨大隔閡。

「我在高中只有排列組合這個單元數學成績有拉上來,這個部份我能用生活的經驗理解,不過當數學超出了加減乘除之外,我就完全無法領會,也不知道學習的意義和目標在哪裡」Hazel 坦言。

發現不論多麼努力,還是無法跨越與「數學」的巨大隔閡。圖/Pexels

選文組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因為想要逃避數學

談到這裡,我們很直覺的猜測 Hazel 高中選擇了文組,他語帶尷尬的笑著說「沒錯」,而笑容的背後,正是許多人都曾經歷過的無奈——「因為討厭理工科的學習,才選擇(逃到)文法商」。

「不可能有一個孩子不喜歡所有東西,但因為他要避開最討厭的那一項,只能選相對沒有那麼討厭的項目。如果我早一點知道數學的意義和在生活中的應用,或許當初我不見得沒有辦法讀理工,其實我對生物很有興趣,但錯過就錯過了!」  Hazel 用自己的故事點出學習過程中常見卻很弔詭的集體經驗。

知道為何而學,會不會學得事半功倍呢

開始有了讀書之外的社會經驗, Hazel 回看過去的學習歷程,發現到「很多過去不會或是不能理解的知識,常常到了現在工作和生活中才茅塞頓開,原來當年在學的是這個東西阿!」,這樣的經驗也讓他反思「如果能提早知道『學習的目標和應用』會不會原本覺得困難的概念就不會學得那麼辛苦,學習效果也許事倍功半」!

這番體悟讓 Hazel 決定要成為一位「替孩子的學習創造意義感」的母親(即便他目前還沒有孩子),「我會在小孩長大的過程不斷詢問,『你想要做些什麼?』,這不是給他寫一篇作文-我的志願就結束了,我們需要和他確認『想要做這件事情』和他『接下來要去努力的方向』是否一致」。

提早知道「學習的目標和應用」,效果也許事倍功半!圖/Pexels

教育的目的是讓我們擁有做夢的勇氣

看見《時間的女兒:八卦歷史頻道》在 Podcast 熱門排行榜上有名,Hazel 說自己從未想過能在 Podcast 上獲得如此斐然的成績,剛開始製播節目他還是一邊工作一邊經營,一路上靠著「興趣」和「需求」讓完全沒有歷史背景的他持續學習,摸索出節目現在的樣子。

談及這段經歷,Hazel 有感而發:「如果沒做 podcaster,我可能還是一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小白領上班族,台灣教育比較沒有帶給小孩做夢的勇氣,我也是因為在 Podcast 有些成績,才膽敢放棄原本的工作和志向,但實際上不該是這樣,台灣教育沒有告訴孩子這世界有多少可能,但我們也不該只鼓勵小朋友做夢,要同時藉由教育一起幫忙孩子實現夢想。」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Hazel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生活中沒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只有需要理解的東西 ❜❜ ——居禮夫人

藉由深究歷史穿梭古今的 Hazel 分享:「人類經常因著不理解而做出不智之舉,不理解所帶來的恐懼,往往讓人們出於防衛而做出極端反應」,例如獵巫的源由正是人類對大自然的無知,像是啟發伽利略的教士布魯諾,正是因為推崇「地動說」而被火刑。「人們缺乏的不是慈悲,而是追根究柢的勇氣」,如果當時的他們抱持更廣闊的心胸,還有更科學的精神找答案就不會被恐懼所困!

最後 Hazel 調皮的說:「話說如此,心裡只有 99% 認同這個句子,我想有些恐懼無論如何,還是很難克服,例如某種褐色的家庭常見害蟲,雖然清楚那只是種六腳昆蟲不足為懼,但知道歸知道,就算居禮夫人和法布爾老師復活來聯合對我再教育,也還是治不了我的害怕吧……。」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募資倒數兩個月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VxJyI9

LIS_96
1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1

7
5

文字

分享

1
7
5
想教導孩子,提升數學成績?關鍵在於父母的心態!
數感實驗室_96
・2022/04/19 ・161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孩子還在小學階段時,爸媽如果時間允許,多半會幫忙看看孩子的功課。有些父母特別認真,會陪孩子一起寫回家作業。照理來說,有父母的客製化指導,理當成績會有所進步。然而,幾年前有一項研究發現一件殘酷的事實:某些父母花越多時間指導,孩子的數學成績反而越差。

適得其反的數學陪伴研究中這麼說:「在缺少 XXX 的前提下,儘管父母立意良好,願意指導孩子寫作業,但這項舉動卻適得其反(backfire),對孩子的數學成就有著負面影響。」

這個 XXX 就是「對數學的正面態度(positive math attitude)」。用更學術一點的說法就是,這些父母患有數學焦慮,例如害怕、討厭、認為不實用等等對數學的負面態度。

研究結果說明什麼?

研究針對四百多組低年級家庭,進行長達一年的調查,包括學年初、學年末孩子的數學成績比較,以及學年中調查家長的數學焦慮程度。後者有幾套常用的問卷,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歡迎留言「+1」,之後我們再來將幾套問卷翻譯給大家。

研究發現,當父母有嚴重數學焦慮時,父母越幫助孩子寫回家作業,孩子成績會越差。

研究發現,父母花越多時間指導,孩子的數學成績反而越差。圖/數感實驗室

這邊的 y 軸「預期一學年的數學成長」即是字面上的意義,1.0 表示學了一學年,也具備了一學年該累積的數學能力,0.8 則表示只有學到 80% 的能力。可以看見,如果父母有嚴重的數學焦慮,認真教了孩子一年,孩子卻只能學到六成。諷刺的是,這些父母不幫孩子看作業,孩子的成績還比較好。跟同樣不怎麼教,父母也沒有數學焦慮的孩子差不多。

挖掘背後的原因

明明小學數學難不倒爸媽,為什麼會有這種讓人喪氣的「越教越差」結果呢?研究發現,這可能是因為數學焦慮的父母在不經意間作了以下幾件事:

  1. 讓孩子感受到自己討厭數學、認為數學沒用等想法。這些由父母傳遞出來的負面態度會讓孩子失去動力(demotivate),從而減少學習的心力、時間。學得比較少,容易表現不佳,表現不佳,接著孩子便也開始對數學感到焦慮。
  2. 當孩子表現不好時,有數學焦慮的父母容易較沒耐心,或流露出挫折感。這其實不一定針對孩子,有些只是連結到自己過去的學習經驗。但,這樣的態度對孩子來說可能是種無形的懲罰。
  3. 當父母有數學焦慮時,比較傾向使用固定的思考模式與解題策略,如果跟學校老師的解法不同,但雙方又各自堅持己見時,孩子就會感到困擾。

不需要放棄與孩子互動

老實說,這項研究結果還真是有些令人喪氣,明明是為了孩子好,到頭來卻好像害了孩子。「我可能也有數學焦慮,那以後我還是不要教孩子好了。」或許有爸爸媽媽此刻已經這麼想了。從研究結果來看這樣或許會有幫助,而且還落得輕鬆,可這終究是比較消極的做法,我相信原本就願意花時間陪孩子寫作業的爸媽,應該會希望能有更積極的應對。

答案也不難,其實就是只要我們為人父母不害怕數學,能對數學具備正面、積極的態度,或是在教導孩子時,能先具備一些簡單的教學知識,引導技巧。這樣應該就能避免越教越差的狀況。更重要的是,往好方面想,這項研究至少有可能打破了一項迷思:

數學不好不一定是「遺傳」,更有可能是後天不經意的互動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只要是後天因素,就是我們能一起克服的。之後,我們將分享更多幫助爸媽與孩子互動數學的小技巧,與更多有價值、有趣的研究成果!

只要抱持正面、積極的態度教導孩子,就能避免越教越差的狀況。圖/Pexels

參考資料

所有討論 1
數感實驗室_96
60 篇文章 ・ 34 位粉絲
數感實驗室的宗旨是讓社會大眾「看見數學」。 數感實驗室於 2016 年 4 月成立 Facebook 粉絲頁,迄今超過 44,000 位粉絲追蹤。每天發布一則數學文章,內容包括介紹數學新知、生活中的數學應用、或是數學和文學、藝術等跨領域結合的議題。 詳見網站:http://numeracy.club/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numeracy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