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3
1

文字

分享

0
3
1

不是你操控迷因,而是迷因操控了你!——《迷因:基因和迷因共謀的人類心智和文化演化史》

八旗文化_96
・2021/02/25 ・202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從人傳遞到人的東西都算是迷因。這包含你會的字詞、你所知道的故事、你從其他人身上習得的技能和習性,以及你喜歡玩的遊戲、你所唱的歌,還有你所遵行的規矩。

因此舉例來說,每當你靠左(或靠右)行駛、吃咖哩搭配拉格啤酒或是吃披薩配可樂、哼唱某首歌的旋律,甚至握手,都在跟迷因打交道。每個迷因都以其獨特方式在其獨特歷史中演化,但每個迷因也都藉由你的行為來讓自己複製下去。

以「生日快樂歌」為例。全世界數以百萬人,也許是數兆人,都知道這旋律。確實,我只需要寫下這幾個字,你可能就在腦海裡開始哼唱這首歌了。這幾個字會影響你,也許你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想,你腦中的記憶就開始翻攪了。這是怎麼來的?一如其他數以百萬人,你是模仿得來的。某些事物、某些資訊、某種指令,就寄宿在人們腦中,於是現在我們在生日派對都唱同一首歌。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迷因。

以「生日快樂歌」為例。全世界數以百萬人,也許是數兆人,都知道這旋律。圖/Pixabay

迷因無差別地四處散播,不管它們是有用的、中性的,還是絕對有害的。一個精采的新的科學想法,或是科技上的發明,都會因為有用而散播開來。「聖誕鈴鐺」會散播開來,是因為樂曲好聽好記,儘管這首曲子嚴格說來沒有什麼用處,但絕對能引起你的注意。然而,有些迷因卻一定會造成傷害。像是連鎖信、老鼠會、翻新的詐騙手法、無效的減肥餐,以及危險的藥物「治療」。當然了,迷因並不在乎結果好壞,它就跟基因一樣自私,只是盡其所能地散播出去。

迷因無差別地四處散播,不管它們是有用的、中性的,還是絕對有害的。圖/imgflip

用在基因的簡略說法也能用在迷因身上。我們可以說迷因「自私」,說它們「冷漠」,說它們「想要」把自己傳播出去等等之類的。但我們要表達的是,那些得以複製並散播出去的才是成功的迷因,反之則是不成功的迷因。這才是迷因「想要」被複製、「想要」你傳遞它們,以及「毫不關心」這對於你或你的基因有什麼影響的涵義。

這就是迷因這個概念背後的力量。要開始以迷因的方式來思考,我們的心智必須有重大翻轉,一如生物學家在接受自私基因的概念時所經歷的翻轉。我們的想法不再被視為我們所造,也不是用來服務我們,而是視為具有自主性的自私的迷因,只用來讓自身能複製。我們人類由於具有模仿能力, 僅成為物理性的「宿主」讓迷因得以寄宿。這就是從「迷因觀點」看世界。

迷因恐懼

這確實是個令人害怕的想法,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人們經常會在迷因二字標上引號,彷彿對於使用該詞深感抱歉。我甚至看過傑出的演講者,在齊眉處彎起雙手食指和中指,再以特別聲量強調出「迷因」二字。這個詞逐漸廣傳,甚至納入了《牛津英語詞典》。人們成立討論團體,網路上也出現《迷因學期刊》,還似乎在網路空間擁有狂熱的追隨者。但迷因在學院中就沒受到那麼盛大的歡迎。細讀近期關於人類起源、語言演化和演化心理學的最佳著作,裡面根本沒出現過迷因二字(「迷因」並未列入Barkow et al. 1992; Diamond 1997; Dunbar 1996; Mithen 1996; Pinker 1994; Mark Ridley 1996; Tudge 1995; Wills 1993; Wright 1994)。迷因的觀念似乎與這些學科毫無瓜葛,而我要表明的是,現在我們該認真考慮去採納這項主張:在人類生活和演化中,有第二種複製子在背後運作著。

除了基因,現在我們該認真考慮去採納這項主張:在人類生活和演化中,有第二種複製子在背後運作著。圖/Pixabay

迷因的其中一個問題是,這個概念衝擊了對於我們是誰以及我們為何在此的最深沉假設;這總是發生在科學領域。在哥白尼和伽利略之前的時代, 人們相信自己身處宇宙中心,在上帝為人類特別預備的世界裡。漸漸地,我們必須接受太陽不僅沒有繞著地球轉,人類還住在由眾多星系所組成的廣袤宇宙中某個平凡無奇的星系裡一顆渺小而微不足道的行星之上。

一百四十多年前,達爾文由天擇驅動演化的理論,首度提供一個無需偉大設計者的合理演化機制。人們對於自己來源的觀點,從聖經故事中人是上帝按著自己的形象的特殊創造,轉變到傳承自類人猿祖先的動物—這的確是莫大的跳躍,也引發人們對達爾文的許多嘲諷和激烈反對。儘管如此,我們都適應了這個跳躍,並且接受了我們是由演化所創造的動物。然而,倘若迷因理論有效,我們就得進行另一次大跳躍,接受一套類似的演化機制,以解釋人類心智和人類自身的起源。

——本文摘自泛科學 2021 年 2 月選書《迷因:基因和迷因共謀的人類心智和文化演化史》,2021 年 1 月,八旗文化

文章難易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能量看不到,那就透過介質來觀察吧!——《物理學的演進》

商周出版_96
・2021/04/17 ・245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作者|Albert Einstein, Leopold Infeld
  • 譯者|王文生

雖然沒有任何實際參與流言散布的人真的在兩個城市間旅行,來自倫敦的小道消息,很快地傳到了愛丁堡。這個過程,涉及兩種截然不同的動作,一種和流言本身有關,從倫敦到愛丁堡;另一種,則要歸咎散播流言的人。一陣風吹過麥田,帶起一道穿過整片田地的麥浪。這一次,我們還是要分清楚波的運動,以及個別植物的運動之間的差異。植物只是稍稍晃動而已。我們曾經看過,把石頭丟進池塘中,水波的圓越來越大,藉此傳播出去。

波的運動方式,和水粒子的運動方式相當不同。水粒子只是上下運動。我們觀察到波的運動,是物質的狀態變化,物質本身並不是波。

從水面上的一顆軟木塞就能清楚地見到這個現象。軟木塞上上下下的動作,和水實際上的運動類似,它的運動不是波造成的。

把石頭丟進池塘中,水波的圓越來越大,藉此傳播出去。圖/Pexels

為了深入了解波的機制,我們再來考慮一項思想實驗。假設在一個足夠大的空間裡,均勻地被水、空氣,或其他種「介質」填滿。空間的中央處有一個球體。實驗開始時,沒有任何運動。突然,球體開始規律地「呼吸」,體積擴張,然後縮小,在此同時維持球狀的外表。介質會發生什麼變化?我們從球體開始擴張的瞬間開始分析。緊鄰球體的粒子被推開,導致周邊一層球殼狀的水,或是空氣的密度上升,高於正常值。經由類似的過程,球體縮小時,緊鄰球體介質的密度下降了(下圖)。組成介質的粒子只是微幅振動,但是,整體的運動卻是一個行進的波。基本上,我們現在正踏入全新的領域,第一次考慮物質以外的運動,也就是經由物質傳遞的能量產生的運動。

球體縮小時,緊鄰球體介質的密度下降了。圖/《物理學的演進

以脈衝球體為例,我們可以導入定義波的性質時相當重要的兩項普通物理觀念。首先是速度,描述波的傳遞。它和介質有關,例如,波在水和空氣的傳播速度不同。其次是波長 (Wave Length)。在海上或河流傳遞的波,它的波長是從一個波到另一個波距離,或是一個波峰到另一個波峰的距離。因此,海上的波相較於河裡的波具有較大的波長。至於脈衝球體產生的波,波長是在某個固定時間點,兩個密度最大或最小的相鄰球殼之間的距離。很明顯,這個距離不會只和介質有關,脈衝球體縮放的速度顯然對波長有不小的影響。縮放的速度越快,波長越小;縮放速度越快,波長越大。

波的觀念在物理學取得巨大的成功。

波是力學的觀念,這點無庸置疑。波的現象被簡化為粒子的運動,而且根據動力學理論,粒子由物質組成。因此,所有用到波的觀念的理論,一般來說都能視為力學理論。比方說,聲學現象的解釋,基本上建立在波的觀念。物體的振動,像是聲帶和琴弦,是聲波的來源。聲波在空氣中的傳遞模式,和脈衝球體波相同。如此一來,將所有聲學現象透過波的觀念簡化為力學是可能的。

前面已經強調過,我們得清楚地分辨粒子的運動和波的運動,後者是介質的一種狀態。兩種運動差異不小,但是,在脈衝球體的例子,兩種運動顯然發生在同一條直線上。介質粒子在一條短線段上振盪,隨著振盪運動,介質密度週期性地增加和減少。波傳遞的方向,與振盪發生的直線的方向,兩者相同。這種類型的波,稱為縱波 (Longitudinal wave)。但是,波只有這一種形態嗎?為了接下來的討論,我們必須認知到另一種類型的波存在的可能性,稱為橫波 (Transverse wave)。

我們調整一下先前的例子。現在依然有一個球體,但是它浸在一種膠狀介質裡,不是空氣,也不是水。此外,球體不再是縮放,而是朝一個方向旋轉一個小角度,再轉回來。旋轉的節奏是固定的,轉軸也不變。膠狀介質附著在球體周遭,被迫以相同的方式運動(下圖)。一部分的力作用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造成該處產生相同的運動,如此一來,介質中就產生一個波。如果我們留意到介質的運動與波的運動之間的差異,會發現它們並不是發生在同一條直線上。波沿著球體的直徑方向傳播,而介質的運動則和這個方向垂直。以此方式,我們造出一個橫波。

膠狀介質附著在球體周遭,被迫以相同的方式運動。圖/《物理學的演進

在水的表面傳遞的波是橫波。漂浮的軟木塞上下浮動,水波則沿著水平面傳遞。另一方面,聲波則是我們最熟悉的橫波範例。

還有一點:脈衝的球體和震動的球體,在同質的均勻介質中製造的是球形波。這是因為在任意時間點,任何圍繞著球體的球殼上的任何一點,行為都是相同的。讓我們考慮位在波源遠處,以波源為球心的球殼上的一個小塊。我們考慮的小塊越小,距離波源越遠,它就越接近一個平面。若不做太嚴謹的考慮,可以說半徑夠大的球殼上的一小部分,和平面其實沒有什麼差距。我們常常把遠離波源的球形波上的一小部分,稱為平面波。如果把下圖著色的區域再向遠離球心的方向移動,兩條半徑中間的夾角就會越來越小,更接近平面波。平面波的觀念和某些物理觀念很類似,它們是虛構的,無法以完美的精確度製造出來。然而,平面波依然是相當有用的物理觀念,不一會就能派上用場。

著色的區域再向遠離球心的方向移動,兩條半徑中間的夾角就會越來越小,更接近平面波。圖/《物理學的演進
——本文摘自《物理學的演進》,2021年2月,商周出版。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