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青少年如何應對衝突?——從《糖糖 Online》談教養的影響

雞湯來了
・2019/12/11 ・175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485 ・五年級
  • 文/雞湯來了游子嫻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我討厭陳欣恬!」
「那不是告白、是霸凌」
「我不知道、我不會說…」

糖糖直播的走光事件,引起學校一陣風波,校方便找了同學一一詢問詳情,從同學的回應裡,便能看出同儕之間可能競爭對立或支持掩護……

青少年階段,逐漸從依賴父母,轉為獨立自主,同時投入於學校的時間又日漸增多,和同儕在一起的時間也隨之增長,且同儕地位相當、話題相似,在長時間的陪伴下,有著極大的影響力與重要性。

同時,在相處的過程當中,又以「衝突」為不可避免的事件,如何面對衝突、解決衝突,將成為人際關係之間重要的議題。

該怎麼面對並解決衝突?

台灣學者曾提出人際衝突中的因應策略,意即在衝突當中我們可能會採用的處理方式,包含:兼容並蓄、折衷妥協、功利主義、自我犧牲與規避逃離,以下將一一介紹。

  1. 兼容並蓄:雙方都提出彼此可以接受的因應方法。
  2. 折衷妥協:退一步海闊天空,彼此都各讓一步,以達成衝突的處理。
  3. 功利主義:只在乎自己的想法,對他人的看法毫不在乎。
  4. 自我犧牲:選擇犧牲自己的意見,以對方的意見為主。
  5. 規避逃離:不解決、不面對,逃避衝突事件。

此外,也有研究指出衝突因應策略會影響關係滿意度。採用較為雙贏的兼容並蓄、折衷妥協之因應策略的人,對於關係抱持較為滿意的態度,相反的,採取功利主義、自我犧牲或規避逃離的人,和他人的關係會覺得較沒那麼滿意,可見衝突的因應策略有其重要性。

父母教養行為很可能影響青少年衝突因應策略

根據 Bandura (1977) 提出的社會學習理論 (Social Learning Theory) 強調行為會受他人而影響,並透過觀察學習和仿效來的。家庭又是一個人最早接觸的人際互動團體,因此,子女的行為多會受家庭、受父母影響。

就像劇中小文和媽媽的例子:小文媽媽對於小文的管教甚嚴,從讀書、交友到行蹤都緊緊掌控。一開始,小文無條件的服從,更不敢和媽媽有不一樣的意見,也因此影響了小文在人際衝突上,多為不發一語的規避逃離之處理方式。

若父母教養強調子女必須無條件的服從,且子女不可以和自己的想法不一致也有可能因為高壓的教養,導致子女過度的反抗。這樣的教養方式,容易造成子女在衝突當中認為只有對與錯兩種答案,更將衝突視為關係破壞的事件,更害怕關係對立帶來的緊張感。因此,在衝突因應策略上,除了自我犧牲與規避逃離之外,也可能採用只在乎自己利益的功利主義。

相反地,欣恬媽媽總是以關心、同理的方式面對欣恬,不論欣恬發生了什麼事,總能得到媽媽的保護,私下更是會在談天過程中提醒欣恬什麼該留意。因此,欣恬在人際上表現成熟且接納不同氣質的同儕。在和家琪有些小衝突與尷尬時,能夠以客觀的角度看待關係、同理對方的處境,使雙方的關係好轉。

若父母的教養會適時關心子女,且會嘗試理解子女的想法,鼓勵子女成為自己生活的主人,將子女視為一個獨立的個體,那麼子女會養成對於事件的看法抱持著較為開放的態度,並且學習尊重他人,傾聽和理解他人的想法。發生衝突時,可以在不破壞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和諧之下,找出彼此都能夠接受的平衡點,因此在衝突的因應策略上,較為傾向兼容並蓄或是折衷妥協之雙贏的方式。

其實,沒有人擅長當父母、當個榜樣,唯有不斷的調整自己,撇開事情的對與錯,進入子女的世界,理解與同理子女的行為和心情,就更能成為他們永遠的依靠與堅強的支持系統。

參考資料

  1. 吳志文、葉光輝、王郁琮(2018)。「親子衝突因應策略量表」之效度研究。華人家庭、代間關係與群際認同,122-164。
  2. 葉光輝(1995)。孝道困境的消解模式及其相關因素。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79,87-118。
  3. Bandura, A. (1977). Social learning theory. Englewood Cliff, NJ: Prentice-Hall.

本文與雞湯來了 同步刊登,原文 看見青少年人際相處中父母的影子-  從《糖糖online》談青少年人際衝突因應與父母教養

文章難易度
雞湯來了
46 篇文章 ・ 460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1

10
5

文字

分享

1
10
5
和爸媽吵架是不孝嗎?心理學家剖析青少年親子衝突的內心小劇場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021/06/18 ・4483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撰文│楊子萱
  • 美術設計│林洵安

青少年的親子衝突研究

親子衝突是眾多臺灣家庭的困擾。為人父母,你曾經覺得「都是為了孩子好」,最後卻不歡而散嗎?身為青少年,又是否會因為害怕「不孝」的壓力,與爸媽爭執時選擇消極逃避,從未好好訴說自己的想法?「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葉光輝研究員,他長期投入華人親子衝突歷程、孝道研究,指出衝突其實具有正面意義,若能將危機視為轉機,不但可以緩解負面情緒,也是開啟雙方對話的第一步。

親子關係好不好,爸媽、孩子想得不一樣!

「你和父母能像朋友一樣互動嗎?」葉光輝曾在大學課堂這麼問,舉手的學生寥寥可數。

三十幾年前,葉光輝擔任「張老師中心」督導時便觀察到,親子衝突是許多臺灣家庭的共同困擾。他從研究中也發現,父母、小孩對於親子關係的認知,經常天差地遠:爸媽認為自己和孩子親密無間,事實上,子女那頭卻有說不完的抱怨。

當中突顯的,正是華人傳統價值觀產生的矛盾。

俗話說:家和萬事興,臺灣老人家則愛說「囡仔人有耳無喙」(小孩子有耳無嘴),傳統文化講求以和為貴,回嘴是「沒大沒小」,隱忍才「不傷和氣」。孩子即便有不同的自我期待,在家庭孝道壓力下也可能壓抑自我,不敢正面溝通,累積無盡埋怨。而爸媽想著「我是為你好」,日日忙進忙出,最後卻被指責為直升機父母、虎爸虎媽,自然也是滿腹委屈。

葉光輝提到,華人文化重視家庭、偏向集體主義,「孝道」與「和諧」是當中兩大關鍵元素,但若缺乏對等溝通,往往也會埋下親子衝突的種子。

親子衝突是臺灣家庭最常見的困擾。部分原因是,在強調和諧、孝道的文化傳統下,青少年和父母難以建立對等的溝通模式,寧可選擇避開問題、減少爭執。圖/iStock

怨恨感是青少年的大敵

與父母、孩子吵架讓人心煩意亂,但親子衝突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遠比你想得更嚴重!

2013 年葉光輝團隊研究發現,親子衝突帶來的負面情緒,會造成青少年各項問題行為,而且不同類型的負面情緒會導致不同的問題行為。常見的負面情緒有:

  • 威脅感:多數父母掌控青少年的生活資源,若爸媽常在爭執中採用撂狠話、嚴厲懲罰等手段,如「你再這樣試試看」、「以後休想拿到零用錢」,在權力不對等下可能讓孩子產生威脅感,陷入焦慮不安。
  • 自責感:「我做這些還不是為了你!」「這麼辛苦賺錢養你,結果你這樣對我!」傳統孝道的壓力、父母不自覺的情緒勒索,會讓青少年萌生強烈愧疚,過度的自責感容易導致青少年的退縮行為、自我孤立。
  • 暴怒感:青少年階段是情緒的暴風時期,如果孩子認為錯不在己、自尊受到打擊,在無法調節控制下,可能產生暴怒感,轉而用攻擊行為宣洩內心的失控抓狂。
  • 怨恨感:怨恨感影響最大!當青少年長期感到委屈、冤枉、被不公平對待,或因為處處受到父母管轄、想爭取又無果,可能忿忿不平,最後選擇壓抑自己而萌生怨恨感。研究發現,怨恨感會導致最多負面行為,包括不良身心症狀、退縮、攻擊及違規等各種偏差行為。
負面情緒是關鍵的機制,讓親子衝突衍生出後續的負面傷害,反過來又因為問題行為製造新的衝突,陷入惡性循環。其中,怨恨感帶來的影響最大。圖/研之有物(資料來源│葉光輝)

衝突都是負面的嗎?危機也能是轉機!

找到青少年不同問題行為的根源,下一步,就有機會尋求解決之道,聽起來是親子研究的一大里程碑。但葉光輝卻停下腳步,「過往的研究思路,都是去找出衝突的傷害、怎麼避開衝突,但日常生活裡家人間發生衝突其實很正常。」

他重新思考核心問題:衝突只會導致問題行為嗎?衝突難道都只是負面的嗎?

「衝突之所以會有不良影響,是因為當我們停留在負面情緒裡,陷入不斷『反芻』而造成惡性循環,也就沒有多餘的心理能量『處理衝突』。」葉光輝點出關鍵原因。

換言之,衝突未必是破壞關係、造成親子壓力的兇手。負面情緒才是關鍵催化劑!假若沒有負面情緒「火上澆油」,衝突未必會帶來大傷害。

於是,葉光輝將問題意識從「如何避免衝突」轉向「如何面對及處理衝突」,進一步探討在衝突發生後,如何降低負面情緒的爆發。他花了兩年重新建立理論系統,找出了如何讓衝突事件不導向負面傷害的兩大關鍵。

正面看待衝突:吵架雖然討厭但有用!

首先是:個人如何看待衝突。

葉光輝解釋,吵架爭執有時不一定涉及是非,只是彼此價值觀不同、意見不一,沒有絕對的對或錯。然而,在以和為貴的文化標準下,衝突便成了「關係破壞者」,當我們總是從負面角度看待衝突,就容易將其視為壓力來源。一有意見不合就感覺自己被打壓、被否定,萌生負面情緒。

因此,葉光輝提出「功能性衝突評估」的概念,也就是個人是否能看見衝突事件的功能、正面意義。

簡單來說,如果個人能正向的看待衝突,把衝突當成對話的機會,也就更容易緩解負面情緒。

這個認知扭轉了衝突的意義。在功能性評估下,危機也能是轉機,「吵架」其實是一個相互了解的機會。

適當表達:忍耐、沉澱反思後再溝通

但是,光有正向心態也不能解決衝突。畢竟,再怎麼樂觀積極地看待爭執,爭執當下難免心煩意亂、憤怒難過。

因此第二個關鍵是:情緒產生後,個人如何排解負面情緒,之後又如何面對問題。也就是一個人的「情緒調控策略」。

葉光輝帶領的研究團隊提出了兼具歷程性與華人情緒觀的「適當表達策略」,是青少年處理親子衝突的好對策。

什麼是適當表達策略?具體來說,包含「策略性抑制」、「品味-自我省思」、「情緒表達」三個階段。

衝突爆發之際,爸媽與孩子都會感到憤怒或難過,在情緒高漲下,雙方很難達成共識。情急下脫口而出的話,往往是傷人傷己的雙面刃,這時最好先「策略性的」忍住情緒、暫時離開,彼此各退一步,也讓自己冷靜下來。

「策略性抑制」和逃避壓抑最大的不同,就是要進入下一階段。情緒慢慢冷靜後,嘗試抽離自身角度,不要一直陷入「為什麼媽媽總愛拿我跟別人比?」「為什麼爸爸都不相信我?」試著用第三人、觀察者的角度跳開反思:為什麼我會有這些情緒反應?(一聽到某個關鍵字就跳腳?特別討厭和誰比較……?)這些是不是和過去的互動經驗有關?透過體察情緒、自我省思釐清情緒的根源,有助於理解自己與爸媽的感受。

最後,不要放棄溝通!選擇適當時機,例如雙方心情好或閒暇放鬆時,主動向父母表達感受,談談自己為什麼生氣、了解爸媽的情緒,重新開啟對話。

「適當表達策略」包含三個階段,透過衝突降溫、自我反芻、正向溝通,轉化調節對立關係。
圖/研之有物(資料來源│葉光輝)

葉光輝分析,過往西方的情緒調控研究多半強調單一策略的優劣,例如,比起強忍情緒,轉移注意比較能緩解負面情緒等。

但適當表達策略是「集合體」,也就是採用多重策略、循序漸進,呈現情緒調控的「歷程」。更重要的是,前一策略可以幫助實踐下一個策略!表達需要反思、反思需要獨處,情緒調控並不是獨立運作。

這個思維轉向,也正是情緒研究跳脫西方傳統心理學的洞見。

適當表達策略融入儒道等東方哲學重視的「提升修養」,把情緒化為自我成長的養分,就像自我打怪、晉級升等。透過每次衝突後的反思、沉澱,內化為個人的涵養。圖/iStock

數據調查:採用哪種策略,親子關係最佳?

有了理論作基礎,葉光輝也進一步從實證研究確認,不同的表達策略,真的會影響青少年的親子關係和個人幸福感嗎?

葉光輝與臺大心理系博士生何文澤等人的研究團隊,以臺灣北部兩所學校高一生為受試對象,共 761 名樣本進行實徵分析。研究依照情緒調控策略量表,區分出三種青少年面對衝突的反應策略:壓抑、重新評估、適當表達。

「壓抑」偏向忍耐隱藏,好比用掩藏感受來控制情緒、生氣或傷心時不顯露出來。「重新評估」則像是轉移焦點,想一些好的事情讓心情好轉,或是改變想法(爸媽也是為我好、不參加營隊也沒什麼關係)讓自己不再那麼生氣、難過。「適當表達」策略,是經過情緒、思考轉換的歷程,再進行持續溝通,包括選擇適當時機表達感受、主動讓父母了解我的情緒。

結果如何?

在親子關係上,採取「適當表達」策略的青少年和父母關係最好,其次為「重新評估」,最差則是「壓抑」。在個人的身心適應度,「適當表達」、「重新評估」差異不大,「壓抑」型的青少年自我感覺最差。

總結來看,適當表達型的青少年,個人身心狀態、親子關係都比較好。

從質性訪談也發現,適當表達策略除了有助於理解雙方立場、訓練解決衝突的能力,青少年與父母的關係也更緊密。

整體來說,運用「適當表達」策略來處理親子衝突的青少年,在個人身心、親子關係上表現較好。
圖/研之有物(資料來源│葉光輝)

華人親子衝突如何解?先別怕吵架!

綜觀東、西方文化差異,葉光輝分析,西方文化以個人主義為核心,面對衝突時習慣直球對決。相較之下,華人社會的目標則是集體主義,關係優先於個人,傾向用全觀式思維(holistic thinking)看待衝突,以「大局」、維持外在世界的和諧為重,因此常會用「忍」來因應,忍耐情緒、也忍耐對彼此的不滿,避免爭執。

「但是,避免衝突是糟糕的和諧。」葉光輝強調,純粹的忍耐僅是消極逃避、「同而不和」,表面虛假的和諧其實無濟於事。

那要怎麼達到「合而不同」的境界?

一方面,不需害怕衝突,試著看見衝突的正面意義,將危機化為轉機,這也是功能性衝突評估的能力。另一方面,要「正確的」運用忍耐策略。

華人所熟悉的忍,固然可以在衝突當下緩解彼此的情緒,但葉光輝指出,這應該只是暫時性、策略性;更重要的是在情緒冷卻後,尋找適當時機溝通。「先忍耐、後溝通」是適當表達策略的核心精神,不管父母或子女皆適用。

溝通需要同理,嘗試看見彼此的狀態與需求,並給予相應的回饋。長年研究親子關係,葉光輝溫和地提醒父母與青少年:

了解對方的需求才是真正的「關係導向」,因為關係一旦被破壞,要再重新建立就得花很大很大的力氣。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41 篇文章 ・ 1912 位粉絲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探索具體研究案例、直擊研究員生活,成為串聯您與中研院的橋梁,通往博大精深的知識世界。 網頁:研之有物 臉書:研之有物@Facebook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保護青少年,從共進晚餐開始
科學的精神科醫師
・2014/10/01 ・842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502 ・六年級

Credit: kid-josh via Flickr
Credit: kid-josh via Flickr

文/林奕萱|高醫精神科醫師

在青少年的成長過程當中,如果有被霸凌的經驗,與未來諸多心理健康問題,如焦慮、憂鬱、自殺意念、自傷行為及破壞行為等,都有關聯。然而,快速發展的網路媒體與社群,不得不讓我們關注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除了青少年本身之外,這更是家長與老師們需要關心的課題。

過去的研究認為家庭與同儕的支持,可以和緩「傳統」霸凌(亦即非網路霸凌)對青少年的傷害。而家庭支持的其中一種表現,就是「家庭晚餐」(family dinners)。越常進行家庭晚餐,可以越有親子接觸、溝通及參與,可以預測青少年未來較少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和危險行為。不過,這樣的方式是否可以同理推論至網路霸凌呢?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對18834名12-18歲的青少年進行觀察性研究,探討過去12個月內,這些青少年被網路霸凌(透過網路或簡訊被霸凌、威脅或騷擾)的經驗、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和進行「家庭晚餐」次數(一週七天有幾天與家人共進晚餐)的關聯性。所探討的心理健康問題包含:

  1. 內化問題(internalizing problems),如焦慮、憂鬱、自傷行為、自殺意念、自殺行為。
  2. 外化問題(externalizing problems),如打架、破壞公物。
  3. 物質使用問題,如大量飲酒、經常飲酒、濫用處方藥物、濫用成藥。

研究發現,約有近兩成(18.6%)的青少年在過去一年間有被網路霸凌的經驗;被霸凌的次數越多,越有可能出現內化問題、外化問題和物質使用問題;而且其中若越少有機會進行家庭晚餐,就更可能出現心理健康的問題。

這研究顯示了「家庭晚餐」對於青少年是個重要的「保護因子」。越多機會進行家庭晚餐,讓家長有更多機會與孩子和其手足開放地討論、提供心理支持,也讓孩子有更多機會表達自己遇到的問題與困難。

想要更了解自己的孩子?想要許自己的孩子有個更健康的未來?或許可以考慮從放下手邊事物、共進晚餐開始。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科學的精神科醫師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台灣精神科醫師都有可能受邀來此寫稿,我們稟持科學與實證的精神,為讀者整理可信度高的精神醫學資訊。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追求享樂-《不是青春惹的禍》
天下雜誌出版_96
・2015/07/13 ・163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青春期會使得大腦開始重組,變得更具可塑性。此外,青春期也會改變大腦的化學作用,對邊緣系統的影響尤大。它會使得這個系統更容易變得興奮,特別是在面對獎賞的時候。這是因為性荷爾蒙對大腦中依賴多巴胺的迴路作用特別強大。

多巴胺在大腦中具有許多功能,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發出信號,通知我們有了令人愉快的事,並促使我們去追求這種體驗。當我們看到讓我們感覺愉悅的提示時,例如有笑臉的圖片、一堆堆的錢幣、一碟碟巧克力蛋糕或色情照片,我們大腦中依賴多巴胺的迴路會變得特別活躍,使我們渴望他人的陪伴、金錢、甜點或性愛。

有人形容這種感覺叫「多巴胺噴出現象」(dopamine squirt)。當我們預期會得到某種獎賞時,例如在下注後看著輪轉盤的轉動,或看著餐廳服務生把甜點車推過來而感到興奮,就是因為多巴胺的緣故。而當我們終於得到期望的獎賞時,例如吃到蛋糕、感受到親吻的滋味或中了大獎,多巴胺就會讓我們產生愉悅的感受。古柯鹼等藥物或酒精之所以能讓我們飄飄欲仙,就是因為它們的分子結構很像多巴胺。這些分子可以嵌進大腦中專供多巴胺使用的受體,使電子脈衝訊號跳過同樣的突觸,並啟動這些能讓我們感到愉悅的大腦迴路,使我們感受到天然的多巴胺所造成的那種愉悅感。

青春期會導致多巴胺受體的濃度大幅增加,尤其是在傳送有關獎賞訊息的迴路中。你還記得你那熱烈的初吻感覺有多美妙嗎? 當你還是個青少年時你有多麼喜愛當時的流行音樂? 你還記得和高中的朋友在一起時,笑得有多開懷嗎? 為什麼青少年期發生的事情感覺起來就是特別美妙? 這是因為邊緣系統裡面有一個小小的組織名叫「伏隔核」,它是大腦對愉悅經驗反應最強的一個部份,可說是「獎賞中樞」的核心。這個部位在我們從兒童期進入青少年期時會變大,但可惜當我們從青少年期進入成人期時,它就縮小了。

因此,在青少年期,無論你做什麼事(和朋友在一起、做愛、用嘴巴舔甜筒冰淇淋、在暖和的夏天傍晚開著敞篷車呼嘯前進、或聆聽你最喜愛的音樂),感覺都會比其他時期更加美妙。事實上,相較於成人,青少年對甜美的事物有更強烈的偏好,因為對他們而言,甜美的事物感覺起來會更加甜美。如果你曾經納悶為什麼十幾歲的年輕女孩喜歡的香水往往聞起來都像糖果一樣,你現在應該知道答案了。

14767549654_856e1aba5e_o
Credit: Sebastien Camelot

不幸的是,青少年大腦內的獎賞中樞對於酒精、尼古丁和古柯鹼等化學物質所帶來的愉悅也更加敏感。這是為什麼他們特別容易受到這些物質吸引的原因之一,也是為何往往在嘗試過之後就會經常使用,到後來終至上癮。如果大腦是在成年期才初次體驗這些物質,它們所造成的「多巴胺噴出現象」就不會這麼強烈,因此也不會這麼容易上癮。

由於在青少年前期,也就是從進入青春期到十六歲左右這段時間,孩子們在經驗中所感受到的愉悅程度較強,因此他們往往會特地去尋求能夠帶來獎賞的經驗。當然,我們無論在什麼年紀都會追求讓我們感覺良好的事物,但青少年甚至會為了追求可能的獎賞而不惜讓自己置身於可能具有危險的境地。這種追求刺激的行為(它其實只是希望能引發「多巴胺噴出現象」罷了),就像多巴胺在大腦獎賞中樞的活動一樣,在青少年期會起起伏伏,並在十六歲左右達到高峰。

這種現象不只限於對物質獎賞(如食物、毒品或金錢)的追求,也包括對社會獎賞(如別人的讚美和注意)的追求。這也是為何青少年如此在意朋友對他們的看法的原因之一。

不過,青少年雖然對獎賞比成年人更加關注、也更有反應,但他們對於損失卻比較不敏感。因此,相較於兒童和成人,青少年更容易趨向他們認為可能會帶來獎賞的情境,卻比較不會去避免他們認為可能會造成某些損失的情境。這樣的傾向是父母和教師應該謹記在心的:以提供獎賞的方式鼓勵青少年改變行為,會比用懲罰來威脅他們更加有效。

立體書封1 (1)本文摘自泛科學2015七月選書《不是青春惹的禍:了解10~25歲孩子的大腦潛能,成功從教養開始》,天下雜誌出版。

文章難易度
天下雜誌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天下雜誌出版持續製作與出版國內外好書,引進新趨勢、新做法,期盼能透過閱讀與活動實做,分享創新觀點、開拓視野、促進管理、領導、職場能力、教養教育、同時促進身心靈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