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核戰真的等於人類終結嗎?讓核子冬天理論來告訴你為什麼——《Warnings!》

  • 作者/理查‧克拉克(Richard A. Clarke)、R. P.艾迪(R. P. Eddy);譯者/吳國卿

羅伯克是一位氣象學家,一九七〇年代他在麻省理工學院取得氣象學學位。在一九八〇年代,他開始思考全球天氣和可能對它造成不利影響的主要方式。他從歷史紀錄檢驗大型火山爆發的影響。

在同一段期間,一位著名的天文學家薩根(Carl Sagan)成為一群科學家的代表人物,他們為美國與蘇聯如果爆發核子戰爭對全球氣候模式可能的變化設計模型。這個團體被稱為 TTAPS,取自五位科學家姓氏的字首:圖爾科(Richard P. Turco)、湯(Owen Toon)、艾克曼(Thomas P. Ackerman)、波拉克(James B. Pollack)和薩根。

TTAPS 中之一的科學家,卡爾.薩根 (Carl Sagan)。圖/Wikimedia Commons

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在座各位,都會灰飛煙滅

TTAPS 在一九八二年說,美國和蘇聯若發生核子戰爭(在當時似乎有可能),造成的破壞將遠超過兩國和歐洲的盟國(且可能包括亞洲)被摧毀。這幾位科學家說,那可能意謂人類完全被終結。

在一九八三年,薩根聚集包括美國和俄羅斯的二十八位科學家,在華盛頓舉行核戰長期全球生物後果會議。會議的結論於一九八四年出版成《寒冷與黑暗:核戰後的世界》(The Cold and the Dark: The World after Nuclear War)這本書。我們後面將提到,這本書獲得媒體以及華府和莫斯科政府最高層的廣泛注意。

現在回想這似乎令人費解:為什麼在人類首度使用核子武器近四十年,在兩大超級強權已建造數千枚核子武器後,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仍未真正了解它們對彼此使用核武的影響?

重大災難在一瞬間就能帶來傷害。圖/GIPHY

畢竟,它們曾幾度危險地瀕臨爆發核子戰爭,一九六二年的古巴飛彈危機就是著名的例子。兩國的核子飛彈都已進入備戰狀態,隨時可能在接獲命令後立即發射。在平常時期,美國裝備核武的 B-52 轟炸機會在俄羅斯領空邊緣巡邏,每一架都已預先設定目標,只等待「發射命令」下達。

儘管已大規模部署核子武器,我們對它們卻有許多不了解的事,其中之一是電磁脈衝(EMP)一直到毗鄰拉斯維加斯的幾次核子試爆「燒壞」試爆場許多哩外的電子裝置後,科學家才發現核子爆炸發出的電磁波可以傳至爆炸半徑很遠的地方,摧毀電子裝置的電路。

薩根等人說,另一件世人不了解的事是,核子戰爭造成無數同時發生的火風暴(firestorms)對全球氣候的影響。

火風暴可能讓整個城市都陷入火海。圖/Pexels

雖然許多人現在已把兩大超級強權的重大核戰可能意謂世界終結視為理所當然,但在當時美國和蘇聯的領導人,甚至大多數國家的領導人並不相信如此。

不管多麼異想天開,美國和蘇聯當時都有度過核子戰爭並展開重建的計畫。兩國都投入龐大資源在興建萬一爆發核戰時使用的避難所和重建國家計畫。像巴西和印度等國可能有人認為,他們的國家有可能在後核戰世界變成新世界超級強權。

不過,薩根等人說,倖存和重建都不可能發生,也不會有取而代之的超級強權。因為無數強烈火風暴造成的氣候效應是,大多數、甚至全部人類都將逐漸死亡。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預測,而且它來自科學家和專家。這個預測被稱為核子冬天理論

嚇到吃手手!世界末日般的核子冬天理論

這個理論雖然牽涉複雜的全球氣候電腦模型,卻很容易解釋。第一,它假設核子戰爭的指揮官將以城市為目標。美國戰略家委婉地稱之為反價值攻擊(countervalue strike),以對照所謂的反力攻擊(counterforce strike),意即攻擊彼此的核子軍力和軍事基礎設施。

第二,它引證從核子試爆和直接來自日本經驗的原則,即在城市發生的核子爆炸會製造一場火風暴,在地面造成極強烈的大火帶來的上升氣流,把強大且高速的風吸進火中,進而延續其燃燒。高溫將點燃幾乎一切東西,把火焰移動並散播到整個城市。火焰帶來的極度高溫把其他可燃物質烤乾,再引燃其他東西並把火散播得更遠。

二次大戰期間盟軍在漢堡、德勒斯登、名古屋、橫濱、東京、大阪和神戶投擲燃燒彈,在廣島和長崎投擲原子彈都造成這種火風暴。此外,一場全面核子戰爭將牽涉在許多主要城市引爆遠比廣島原子彈強大許多的武器。

1954 年 3 月 26 日試爆的 1 千 1 百萬噸巨型戰略核彈 ROMEO。圖/wikimedia

第三,TTAPS 團體解釋說,這種大火將燒盡建築物和裡面的一切東西,製造一種藉由上升氣流帶進高層大氣的煙塵。龐大數量的這種煙塵將隨著火風暴往上噴發,在同時爆炸的天然氣管線和油槽助威下,使數十個或數百個城市短時間內灰飛煙滅。

他們的第四個假設是,這些煙塵將停留在高空,因為它們將被陽光加熱,且高於可形成雨的雲層。它們將隨著全球的風模式散布,最後覆蓋北半球和南半球。

他們的第五個假設也是所有假設中最具破壞性的。煙塵將阻擋陽光,使氣溫下降,導致仰賴光合作用的有機體死亡,也就是供養地球大部分生命的植物。此外,臭氧層將遭到破壞,讓更多紫外線輻射和宇宙線進入地球生物圈,進一步摧毀作物和傷害大部分有機體的 DNA。這可以用複雜的公式和模型推算,但結論是一場大型核子戰爭將意謂倖存者將羡慕死者,且可能比他們預期的更快加入死者的行列。TTAPS 的成員之間看法不一致的地方是,大核戰的結果會是人類在地球作為一種生命形式的終結,或者只是我們今日所知的人類文明的終結。

圖/GIPHY

部分科學家不同意他們的看法,宣稱 TTAPS 的計算有瑕疵,或至少他們根據的是未經證明的假設。薩根回應說,要像一般科學的要求那樣完全驗證這個假設不可能辦到,因為尚未發生核子戰爭。

歐洲和美國的反核武團體一直尋求達成「核子凍結」協議,禁止再製造任何核子武器。核子冬天理論為這些倡議分子帶來額外的推力,使他們的運動變成大西洋兩岸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

薩根和 TTAPS 夥伴圖爾科在另一本書《無人想過的道路:核冬天和武器競賽的終結》(A Path Where No Man Thought: Nuclear Winter and the End of the Arms Race)陳述他們的主張,呼籲進一步減少核子武器。他們在書中回顧埃斯庫羅斯(Aeschylus)的戲劇《阿伽門農》(Agamemnon)中訴說的卡珊德拉故事:

「沒有人注意……他們不想聽……若在今日她會被貶斥為末日理論者……她無法了解為什麼她的災難預測—如果有人相信,有些是可以避免的—被忽視。」他們節錄古代特洛伊城領導人對卡珊德拉說的話:「我們無法確定,而如果我們無法確定,我們將忽視它。」

圖/GIPHY

薩根和圖爾科回顧卡珊德拉的命運說:「卡珊德拉忍受的對悲慘預言的抗拒,在今日依然一樣頑強。」他們嘗試想像為什麼災難預測至今仍被忽視。「減緩或規避危險可能需要時間、努力、金錢、勇氣。我們可能必須改變生活的優先順序。」因此,這兩位科學家認為典型的反應是:「不可能。末日理論者。我們從未經歷過有一點類似的事。企圖驚嚇所有人。打擊公眾信心。」兩位作者表示,領導人往往有一種「自然、有點難以適應的傾向,想排斥整件事。

這需要更明確的證據……他們傾向淡化、貶抑、忘記」,也許是因為他們感覺被怪罪坐視這種情況的發展。薩根和圖爾科有能力寫出你現在正在閱讀的書,因為他們的觀察適用於許多類別的潛在卡珊德拉,例如羅伯克。

——本文摘自《Warnings!:AI、基因編輯、瘟疫、駭客、暖化……全球災難警告,用科學方法洞悉真相》,2019 年 5 月,聯經出版

關於作者

聯經出版

聯經出版公司創立於1974年5月4日,是一個綜合性的出版公司,為聯合報系關係企業之一。 三十多年來已經累積了近六千餘種圖書, 範圍包括人文、社會科學、科技以及小說、藝術、傳記、商業、工具書、保健、旅遊、兒童讀物等。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