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也許出軌,和你想像的不同──依附理論系列(十二)

貓心
・2018/04/17 ・254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相關標籤: 依附理論 出軌
這一次,來談談出軌。(不是圖上這種)圖/wiki

許多人,在交往的時候都會遇到一個議題:「我的伴侶有許多的異性朋友,或是有不錯的異性朋友,會不會有一天背著我出軌?」

沒來由的,許多人就是會有這樣的擔心。面對這樣的擔心,有些人選擇和伴侶大吵,有些人選擇自己悶在心裡,有些人可能會偷偷檢查伴侶的訊息。對很多人來說,男/女朋友和異性友人的互動,總是讓自己在感情裡面,最沒有安全感的一件事情。

會有這樣的社會現象,我覺得很可能來自於社會風氣的關係。在美國,異性之間的互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但在台灣,常常會聽到朋友們說著:「有女友 / 男友 就不該跟其他異性單獨出去阿!」(那其他性傾向的人怎麼辦),社會中似乎存在著這樣的潛規則。或與是因為 Dcard、PTT 等網路平台,總是流傳著各種出軌的貼文(如女友洗澡時,男友突然看到陌生男子傳訊息給女友;男友到異地去找女友給他驚喜,卻發現女友和其他異性在擁抱)。又或許是台灣的社會風氣較為保守,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從文化傳統上流傳下來。是什麼原因不得而知,但這篇文章中想和大家談談,從依附理論的角度,到底什麼是「出軌」。

出軌要發生,其實沒有那麼簡單

出軌本身,其實是和三個人之間的關係狀態比較有關。圖/skeeze@pixabay

一段感情當中,只要伴侶和其他異性朋友友好、保持聯絡,就代表他會劈腿了嗎?我想,這個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從依附理論的概念來看,一段關係要有良好的關係滿意度,他最需要的是安全感。何謂安全感?以依附的角度來看,就是當一個人遇到危機時,無論是關係內的危機(如彼此出現爭執、有一方一直覺得另一方很被動等等),或是關係外的危機(如父母反對彼此交往、其中一方要出國遊學等等),他能夠期望自己的伴侶會願意陪在自己身旁(available)、敏感地注重自己的需求(sensitive)、支持自己的需求(supportive),若能如此,處在這段關係中的人,便比較不容易因為這些內外在威脅,而出現強烈的情緒波動,能夠將情緒維持在穩定的狀態(emotional stability),和對方建立互相滿意的關係1

那什麼時候,一個人比較有可能選擇劈腿呢?社會心理學家 Levinger,曾經提出下圖的這個模型,來說明一個人為什麼會出軌。

從這張圖上,我們可以看到實線的部分,元配和劈腿者之間有一條虛線,這條虛線指得是,元配和劈腿者這段關係裡面的阻力,這個阻力可能是你們之間的關係,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好,有可能是對方家庭反對你們交往,有可能是你們之間總是常常爭執等等;而劈腿者和介入者之間,則有一條實線,這條實線代表的是第三者帶來的吸引力,這個吸引力可能是,這個人特別能傾聽第二者的痛苦、比元配更能帶給自己安全感,或是帶給劈腿者美好的愛情想像。

圖/海苔熊改製

然而,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在一推一拉之下,為什麼許多人在劈腿時,常常是腳踏兩條船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劈腿者、原配和介入者之間的關係,常常沒有那麼絕對。例如劈腿者雖然對關係不滿意,但是他已經在這段關係裡面投資的太多,對他來說要離開是困難的、劈腿者覺得原配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他還是對這段關係帶著期望等等,這些因素,都是原配對劈腿者的拉力(劈腿者與原配間的實線);相對的,對劈腿者而言,介入者身上可能也有一些因素,是介入者無法滿足自己的,這些因素,就是介入者對劈腿者的推力(介入者與劈腿者之間的虛線)。

而綜合了這麼多推推拉拉的力量之後,一個人之所以還是卡在中間,並沒有直接離開,便是因為所有的力量加起來,形成了最下面的那條粗實線,也就是所謂的阻力:劈腿者一旦離開這段關係,可能會失去的東西太多(如過去的美好回憶、曾經付出的一切)、可能會遭受的痛苦太多(如親友的責備、社會批判的壓力),因而使劈腿者卡在中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2

與其擔心出軌,不如回到關係內建立安全感

維繫關係的重點不在於時時查勤,而是能在對方身上建立安全感。圖/StarFlames@pixabay

那麼,這個模型,到底帶給了我們什麼啟示呢?許多人進入關係中之後,為了預防對方出軌,時不時地要檢查對方手機、時不時對對方和其他人異性吃頓飯而大發雷霆,這些事情,無形中可能都會累積壓力,形成這段關係中的阻力:原本希望對方更加關心自己的感受,但卻反而把對方越推越遠。

那麼,面對對方和其他異性的相處,到底要怎麼辦呢?「我就是沒有安全感呀!」有些人讀到這裡,可能在內心嘶吼著。

這時候,我想,還是得先回到自己身上,問問自己,到底是什麼讓自己感到沒有安全感呢?這或許來自於過去,你自身(或周遭朋友、父母)被劈腿的經驗,這些沒有被處理好的擔憂,讓你特別容易對一段關係感到沒有安全感;有可能來自於你和對方的互動,你們總是不能在對方有需求時,讓對方能夠找到自己(available),老是忽略彼此關係中的擔憂,無法敏感地注重對方的需求(sensitive),對於彼此提出想要討論的問題,總是漠不關心,為能給予支持(supportive)。

無論是什麼因素,我想,想要找回一段關係的安全感,讓自己減少擔心,最好的方式還是得回到這段關係中,和對方談談,對方什麼時候未能及時出現在自己身旁、對自己的需求忽視了、未能給予足夠的支持。

有時候,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一些過去的傷痕,需要花上數年來讓他淡化;也有時候,你想要好好地溝通,但對方卻總是在逃避。哪麼,這時候或許得問問自己,自己到底願意為這段關係忍受到什麼程度呢?有時候,離開關係,也是一種選擇。

但無論如何,比起不斷對對方吃醋、擔憂對方出軌;回歸到自己身上,好好關照、照顧自己,或許才是更為重要的事情。

延伸閱讀

  1. Bowlby,J.(1982). Attachment and loss: Vol.1 Attachment(2nd ed.). New York: Basic Books. (Original ed.1969)
  2. Levinger, G. (1965). MARITAL COHESIVENESS AND DISSOLUTION – AN INTEGRATIVE REVIEW.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27(1), 19-28.
  3. 圖片感謝海苔熊提供,可見海苔熊的這篇文章
文章難易度
貓心
75 篇文章 ・ 7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0

1
4

文字

分享

0
1
4
安全感與安全依附者的內心世界──依附理論系列(三)
貓心
・2016/10/16 ・3372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16 ・六年級

依附理論系列


前一篇文章〈依附傾向:我對你的依附沒有絕對分類〉當中提到了一些關於近代依附研究的基礎概念,這一篇則要開始深入地探討近年來依附理論的研究結果。我將先簡單介紹一下三種依附型態對於安全感的看法,接著再談談安全型依附者的眼中,看到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_MG_7600
依附理論,就如同一面鏡子,映照出我們眼中自己的模樣。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安全感:依附類型形成的關鍵

安全依附,顧名思義地,就是充滿了穩固的安全感。而穩固的安全感,對於一個人能不能夠順利發展自己的人格、健全的心理功能,以及能不能夠調適好自己,順利地適應這個社會等,都是很重要的關鍵[1]。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成長過程中獲得穩固的安全感,有些人在成長過程中,可能時常被父母親冷落,或是經歷了同儕的排擠,使得他們很難獲得穩定的安全感,而這些人就有可能發展成為不安全型依附。

如同前兩篇文章所提到的,最常見的兩種不安全型依附為焦慮型依附與逃避型依附(矛盾型 / 紊亂型依附較為少見),其中焦慮型依附的人,因為他們擔心自己沒能獲得他人的愛,因此會積極地嘗試去尋求他人的愛與支持;但同時又擔心他人沒辦法滿足自己的需求,因此會變得很焦慮;當他們的需求真的沒能被他人所提供時,他們會感到生氣與失望[2],覺得自己果然是不值得被愛的,或是對於他人不能滿足自己的需求而氣憤不已。

而為什麼焦慮型依附的人會如此焦慮呢?那是因為,他們所依附的對象,有時會給予回應,但有時又不給予回應。試著想像你是一個小嬰兒,你的媽媽在你需要喝牛奶的時候,有時會給你牛奶喝,但有時卻放任你在那邊哭鬧也不理你,那麼你一定會覺得很難受吧!但是有時候你的哭鬧又能喚起媽媽的注意,因此你總會不斷地哭鬧,直到媽媽注意到你的需求為止。在一段愛情關係當中,當你的伴侶未能滿足你的期待時,你也開始一哭二鬧三上吊,企圖用更強烈的手段來喚起伴侶的注意,雖然有時候會成功,但是當那伴侶無法滿足你需求的時候,你便會感到痛心疾首,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不再愛你了。

有另外一群人,他們乾脆放棄索求幸福的可能,當他們在關係受到威脅時,索性不和他人親近,同時也否認自己的脆弱與需求,把心門關得緊緊的,儘管內心躺著血,但外在卻裝作一副我不在乎的樣子,藉此逃避受傷、被忽略的可能。「只要不要期待,就不會受傷害了。」他們總是這麼告訴自己。這一群人,就是所謂的逃避型依附者。

_MG_8830
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怎麼都不在我的身邊…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在說完了安全感對依附類型的影響之後,接下來,我要談談安全依附者的內心世界:當一個人充滿安全感的時候,他的內心世界會呈現什麼模樣呢?

安全依附者的心理世界

如果我們每個人的心理,都有一個想像的世界,那麼安全依附者的世界裡,到底存在著哪些景色呢?過去的研究發現,如果有一個人,想像自己在遇到困難時,總是能夠找到適當的方式來幫助自己,那麼他就會喚起心中那些「這個世界是如此地溫暖而美好」的想法,就好像在《腦筋急轉彎》這部電影當中,小女孩的心中有一個美好的「家庭島」一般,安全依附者的心中,也會有這樣一個「美麗世界島」[1][3]。對於這個美麗世界島,而我們又會用兩種不同的方式來描繪它──陳述性記憶(declarative)程序性記憶(procedural)

學過一些心理學的人,應該對這兩種記憶並不陌生。陳述性記憶指的是那些我們可以描述出來的記憶,例如:「台灣的首都在台北」;而程序性記憶則是那些我們親身去做某件事情的時候,身體所儲存的運動記憶,例如「球來就打」、「騎腳踏車」、「彈鋼琴」等等,如果你今天去採訪王建民,問他到底怎麼把球投進好球帶的,他一定很難跟你描述,恩,沒錯,程序性記憶指得就是這些難以用文字具體描述的肢體行為。

那麼,我們又是用什麼方式來描述這個美麗世界島的呢?當你問一個活在美麗世界島的居民,這個世界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時,他會跟你說,「這個世界是很美好的」、「我是一個有價值的人」等等這些對自己的價值(worth)、技術(skill)、能力(ability)帶著正面信念的陳述,他們通常會認為自己有能力來掌控生活中的問題,同時對他人的好意帶著正面的看法,而這些就是所謂「具有安全感的陳述性知識」。

而程序性知識呢?當一個美麗世界島的居民,碰到生活中的困境時,由於他們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別人也能夠適時地如小叮噹一般伸出圓(援)手;因此他們在面對困境時,能夠正向地承接住問題,適時地尋求他人的幫助,進而解決問題;而非只是枯坐在那裡自艾自憐、反芻(ruminating)自己遭遇到的挑戰[4]。安全型依附的人,透過這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在他們的心中,建立起一座充滿安全感的安全堡壘(secure base)[5]。

_MG_0707
安全依附者的心中,是一個充滿喜悅的世界。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總結來說,如果你是一個安全型的人,那麼當你遇到壓力事件的時候,你會比較能夠審慎地去評估壓力,並且比較能夠相信自己有能力來應付壓力事件[6][7]、在自己有需求時比較能夠去求助[8],不論是受試者自己回報面對壓力事件的方式[9],或是在生活情境中以及實驗室情境中的壓力事件研究[10][11],都得到了這樣的結果;因為安全型的人,總是能夠用有建設性的方式來面對問題,把焦點聚焦在如何解決問題本身(problem-focused coping),而不是採取無用的方來應付壓力[12][13]。

除此之外,你也會對於人類的本質帶著較為正向的看法[14] [15]、採用比較正向特質的詞彙來描述你的關係伴侶[16][17]、對伴侶的行為帶著更正向的期待[18][19][20];同時,當伴侶做出讓你反感的行為時,你也會用比較正向的解釋來看待它[21][22],例如你的伴侶在約會時姍姍來遲,你可能會解讀為他最近在趕報告很累,所以睡得比較晚,而不是它不夠愛你等等。安全型依附對自己的正向看法,也展現在其他各種面向上,例如,他們有較高的自尊[23][24]、把自己看作有能力的人[25][26]、用較為正向的詞彙描述自己[27]等等。正因為他們的這些特質,因此他們比起不安全依附的人,更相信自己能夠建立一段穩固的愛情[1]

依附理論系列:

  1. 依附理論的起源:我們為什麼會依賴別人
  2. 依附傾向:我對你的依附沒有絕對分類

延伸閱讀

  • [1] Mikulincer, M., & Shaver, P. R. (2007a). Attachment in adulthood: Structure, dynamics, and change.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2] Cassidy, J., and Kobak, R. (1988). Avoidance and its relation to other defensive processes. In J. Belsky and T. Neworski (Eds.),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attachment Erlbaum, Hillsdale, NJ, pp. 300-323.
  • [3] Mikulincer, Mario&Shaver, Phillip R.(2003)Attachment theory and affect regulation: The dynamics, development, and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attachment-related strategies.
  • [4] Epstein & Mercier(1989).Constructive thinking: A board coping variable with specific componen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57,332-350.
  • [5] HARRIET S. WATERS & EVERETT WATERS(2006) The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concept: Among other things, we build script-like representations of secure base experiences. Attachment & Human Development, September 2006; 8(3): 185 – 197
  • [6] Berant, Mikulincer & Florian(2001) The association of mother’s attachment style and their psychological reactions to the diagnosis of infant’s congenital heart disease.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20,208-232
  • [7] Radecki-Bush, C., Farrell, A.D., & Bush, J.P. (1993). Predicting jealous response: The influence of adult attachment and depression on threat appraisal.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0, 569–588.
  • [8] Larose, Bernier ,Soucy, & Duchesne(1999).Attachment style dimensions, network orientation, and the process of seeking help from college teacher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16,225-247
  • [9]Berant,E. Mikulincer,M., & Florian, V. (2001).The association of mothers’ attachment style and their psychological reactions to the diagnosis of infant’s congential heart disease.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20,208-222.
  • [10] Fraley, R. C., & Shaver, P. R. (1998). Airport separations: A naturalistic study of adult attachment dynamics in separating coup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 1198-1212.
  • [11] Simpson, Jeffry A.; Rholes, William S.; Nelligan, Julia S.(1992) Support seeking and support giving within couples in an anxiety-provoking situation: The role of attachment sty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62(3), 434-446.
  • [12] Lussier, Y., Sabourin, S., & Turgeon, C. (1997). Coping strategies as moderator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tachment and marital adjustment. Journal of Personal and Social Relationships, 14, 777–791.
  • [13] Mikulincer, M., & Florian, V. (1998).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dult attachment styles and emotional and cognitive reactions to stressful events. In Simpson, J., & Rholes, S. (eds.,) Attachment theory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pp. 143-165). New York: Guilford.
  • [14] Nancy L. Collins and Stephen J. Read(1990) Adult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in Dating Coup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0, Vol. 58, No. 4, 644-663.
  • [15] Hazan, C. & Shaver, P. (1987) 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2(3), 511-524.
  • [16] Feeney, J. A., & Noller, P. (1991). Attachment style and verbal descriptions of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8, 187-215.
  • [17] Levy, Blatt ,& Shaver(1998) Attachment Styles and Parental Representa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Vol. 74, No. 2, 407-419.
  • [18] Baldwin, M. W., Fehr, B., Keedian, E., Seidel, M., & Thomson, D. W. ( 1993 ). An exploration of the relational schemata underlying attachment styles: Self-report and lexical decision approache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19, 746-754.
  • [19] Baldwin, M. W., Keelan, J. P. R., Fehr, B., Enns, V. & Koh- Rangarajoo, E. (1996). Social cognitive conceptualization of attachment styles: Availability and accessibility effec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1, 94-109.
  • [20] Mikulincer, M., & Arad, D. (1999).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nd cognitive opennes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A test of chronic and temporary accessibility effec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 710-725.
  • [21] Collins, N. L. (1996). Working models of attachment: Implications for explanation, emotion,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1, 810-832.
  • [22] Mikulincer, M. (1998).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nd the sense of trust: An exploration of interaction goals and affect regul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4, 1209-1224.
  • [23] Bartholomew, K. & Horowitz, L. M. (1991). Attachment styles among young adults: A test of a fourcategory model.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1, 226-244.
  • [24]Mickelson, Kessler, & Shaver(1997) Adult attachment in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ample. Nov;73(5):1092-106.
  • [25] Brennan, K. A., & Morris, K. A. (1997). Attachment styles, self-esteem, and patterns of seeking feedback from romantic partner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3, 23-31.
  • [26]Cooper, Shaver& Collins(1998) Attachment styles, emotion regulation, and adjustment in adolescence. 74(5):1380-97.
  • [27] Mikulincer (1995)Attachment style and the mental representation of the self.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9 (6), 1203
文章難易度
貓心
75 篇文章 ・ 7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0

0
3

文字

分享

0
0
3
交往前,讓我們約會吧!三種依附類型怎麼做?──依附理論系列(四)
貓心
・2016/10/26 ・5555字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SR值 512 ・六年級

依附理論系列


在前幾篇介紹完基本的依附理論概念之後,本文即將帶讀者進入愛情的浪漫世界中了!

等等,在進入戀愛之前,是不是還少了些什麼?沒錯,就是約會。什麼,你說約會也在依附理論的研究範圍內喔?

沒錯,依附理論就是一個從出生到死亡,從母子、父子、朋友、伴侶、曖昧對象,甚至連兒子女兒長大之後,如何照顧年邁父母的方式都無所不包的理論,只是我將這一系列文章的重心定位在伴侶依附之上罷了。這一篇文章,就要來談談不同依附風格的人,在交往前的約會與曖昧當中,會展現出什麼樣的風貌。

_MG_8377-2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從朋友關係慢慢升級成「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接著再進入一段親密關係的過程中,調情(flirting)和約會(dating)是其中不可或缺的要素。由於調情互動以及約會,是一件充滿情緒的過程,在這之中,可能會引起害怕失敗與害怕被拒絕等擔心的感受[1]。因此,依附風格的不同可能會影響約會歷程的進行。

例如,有研究透過讓受試者想像和假想的潛在約會對象互動的情形,發現受試者會把他們本身的依附模式套用到這個想像的對象身上[2];除此之外,如果過去交往過的對象和現在的約會對象特質越相似,我們越會把過去和前任伴侶的互動經驗套用到現在的約會對象身上[3]。

依附風格如何影響約會過程?

圖/By Natalia Clikka -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5557297
圖/By Natalia Clikka, CC BY-SA 4.0, wikimedia commons.

既然依附風格會影響到約會歷程,那麼實際的情形又是怎麼樣呢?試想你今天和你心儀的女生來到了一家簡餐店,結果你們才坐下來點餐沒多久,她卻突然接到公司老闆的電話,說有急事需要馬上趕過去處理。這時候你的心情一定很複雜,你要是結屎面給她看,可能就會給她留下不太好的印象;如果你能夠有風度地跟她說沒關係,她或許還會覺得有些虧欠,而主動約你下一次的行程。

而安全型依附的人呢,就如同前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他們比較能夠應付生活中的壓力,自然而然地也比較能夠掌握約會互動當中的這些威脅,並且享受、品味約會關係中的浪漫,創造一個舒適、正向的約會氛圍[4]。因此,安全型依附的人在約會互動當中比較能夠體驗到正向的情緒[5]。

有一個很煩人的研究就是針對不同依附類型的人,「在一次社會互動當中會展現出哪些不同樣貌」為主題而設計的,參與這個研究的受試者,在一週當中,只要每進行一次超過 10 分鐘的社會互動,他就要完成一份名為「羅查斯特人際互動記錄」(Rochester Interaction Record)的問卷(要是我的話,我就會在家裡耍孤僻一整週,然後領受試金)。

結果發現,安全型依附的受試者和焦慮型或逃避型的受試者相比,他們在這些互動當中經歷到了較多的正向情緒[6][7],因為在這些社會互動當中,焦慮型的人可能會不斷擔心對方不贊同自己或是拒絕自己,逃避型依附則會感到無聊且無法專心投入在他們的每日互動當中。

約會中的秘密分享

兩個人要變得更熟悉彼此,進而發展成為伴侶,分享祕密就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了,你知道了我很多秘密,我也知道了你很多秘密,代表著彼此都握著對方的把柄,喔不是啦,代表著彼此都很信任彼此(雖然有時候吵架或是分手之後確實會成為對方的把柄啦QQ)。在心理學研究當中,我們把這樣的行為稱之為自我揭露(self-disclosure)

圖/val.pearl@flickr
圖/val.pearl@flickr

根據過去的研究發現,安全依附的特質能夠促使一個人在約會過程中願意自我揭露[8],這聽起來並不難理解,畢竟安全型依附的人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而善良的,因此比較不會害怕和其它人分享祕密。

而焦慮依附者呢?他們總是害怕自己得不到對方的愛,但同時又渴望被愛,因此他們的焦慮,常常使得他們太快地向對方吐露秘密[9]。可能雙方才認識兩天,他們就急著向對方吐露自己的心事,期望對方可以了解自己的需求,但是對方可能根本就還沒有準備好,反而覺得這個人怪怪的,怎麼還沒那麼熟就不斷講自己的秘密了,所以他們常常因此感到挫敗。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再次印證了「自己不值得被愛」的想法,「對方果然是沒辦法接受我的。」他們總是這麼告訴自己,但其實只是他們講得太快了而已。

我個人就曾經遇過這樣的人,在認識一兩天的時候,就不斷向我分享自己的黑暗面,而在這背後呢?我猜其實對方擔心自己不夠好,認識久了遲早會被討厭,與其到時候再來受傷,不如一開始就把自己的黑暗面都告訴對方,好讓對方早點認清事實;但同時又期望對方在聽到這些之後仍然能夠承接住自己,能夠幸運地遇到一個人,能接受如此糟糕的自己。

「我是一個不好的、不值得被愛的人」、「我還是很渴望有一個人來愛我」,這兩個衝突的概念,不斷地在他們心中拉扯著,因而造成了他們容易太快吐露心事、黑暗面的結果。

而逃避型依附呢?如同我先前所提到的,逃避型依附的人害怕和對方過於親近,因此在約會關係中也很少談及自己的秘密,總是在講其他人的事情[9][10][11],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而其他人也不值得相信,他們害怕說了自己的秘密之後,會成為其他人攻擊自己的武器,因此當他人觸碰到自己的秘密時,他們總是顧左右而言它。

IMG_2783 bw
逃避型依附的人害怕和對方過於親近,因此在約會關係中也很少談及自己的秘密,總是在講其他人的事情。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我曾在前面的文章中提到,焦慮型依附和逃避型依附的人,對於自己的看法都是負面的(心理學家稱之為負向自我概念他們都覺得自己是不夠好的、不值得被愛的;在一個實驗操弄中[12],實驗者試圖證實對自己的負面看法,會造成這些不安全依附者對於分享祕密這件事情感到很不安──因為他們相信自己不夠好、不值得被愛,因此他們害怕說出秘密將使自己變得脆弱。

實驗者的作法是,他們告訴這些參與者在一場競爭測試當中失敗了,而其中一半的人被要求告訴他們的約會對象這件事情,另一半的人則被要求「即使心裡苦,但是不能說」:

那些被要求告訴約會對象這件事情的人,如果同時有著低自尊的話(通常是那些焦慮依附者[4]),那麼他們會比那些被要求不能說的低自尊者,更擔心未來的約會關係會變得更糟。

但是,如果你是一個高自尊者,那麼當你被要求告知約會對象你的失敗經驗時,你反而比那些被要求不能說的人,對於未來的約會關係有著更正向的期待。

同時,在另一個研究裡面發現,那些安全型依附的人,在「進行自我揭露」和「對於伴侶的自我揭露做出回應」這兩點之上,都有著相對較高的得分:他們會對高自我揭露的對象分享更多的私人資訊,而且他們會細心的注意對方的自我揭露內容,並揭露自己的秘密來回應對方[9],而自我揭露與回應,正是形成親密、長期關係的基礎[8]。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如果你是一個有自信的人,並不會把你的失敗等同於你就是一個不好的、不值得被愛的人;但是低自尊的人,就常常會把這兩件事情連結在一起(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這篇關於脆弱高自尊的文章,裡面有詳細介紹這個概念)。

_MG_8123
良好的互動關係,應該是雙方慢慢地培養默契,互相接住彼此的需求。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而雖然安全型和焦慮型都會進行自我揭露,但是安全型的自我揭露比較像是傳接球,他們在丟與接之間不斷地培養默契,而焦慮型的自我揭露比較像是打擊練習場的發球機,或是日本棒球動漫裡面的變態教練,在大太陽底下訓練每個球員連續接一百顆內野滾地球,他們不斷的把自己的焦慮瘋狂的丟到對方身上,也許一開始對方還能給予回應,但是當接球者接了上百顆球之後,遲早還是會累癱的。

心理學家透過日記研究(diary studies,一種要求 受試者每天回家寫日記記錄彼此互動關係的研究),再次證實「好的傳接球能夠培養好彼此的默契」這件事情:當一個人察覺到關係中的互動伴侶是個有回應性(responsiveness),和他相處能夠感到安心的對象時,那麼他就會做出更多的自我揭露,並且到親密與愛[13][14]

同樣的,另一個研究採取錄影記錄的方式來研究這件事情,實驗者把伴侶請到實驗室中,讓他們彼此討論關係中曾經發生過的傷害事件,並錄影記錄。結果發現在討論過程當中,「其中一方能夠給予有同理心的回應」和「另一方自我揭露的深度(depth)以及廣度(level)」有關;同時,如果雙方在討論時,男方能夠給予同理回應並揭露自己的秘密,將使女方在討論之後感到更加親密[15]

除了焦慮依附者會像鐵血教練一樣瘋狂的發球之外,或許他們發的變化球也比較多。根據一份研究指出,焦慮依附者比較會對朋友撒謊,逃避依附者則比較會對伴侶隱瞞秘密[16]。

另一份研究則指出,安全型的人對於親密伴侶的互動行為更真誠,同時也比較不會撒謊與欺騙他們;而透過一些實驗操弄喚起受試者的安全感,也能增加一個人的真誠的傾向,減少他欺騙、撒謊的傾向[17]。

我們喜歡和什麼樣的人約會呢?

IMG_4388-21
圖/WhitestoneLee

從上面的研究看來,安全型的約會對象比較討喜,似乎是顯而易見的[18][19],例如一些研究就透過讓受試者想像和安全型或不安全型的對象約會,來測量他們的情緒變化,結果很顯然的,不論你是哪一類型的人,和安全型的對象約會,都會帶給我們比較多的正向情緒[20][21][22]。除了你和哪一型的人約會會造成你的情緒感受有所差異之外,你本身的依附型態,也會決定你是否滿意一段約會關係:低焦慮或是低逃避的人,比起高焦慮或是高逃避的人,更滿意他們的約會對象[詳見23]。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如何發展成伴侶關係又是另一個議題

進入約會關係的人,總是會希望能和眼前的人發展成為伴侶關係(也許某些人例外啦)。雖然高焦慮的人,總是能夠期望被愛(hunger for love),但是他們獲得愛的機率,往往比安全型的人來得更低

在一個速食約會(speed dating)的研究中發現[24],焦慮型依附的人在速食約會當中,往往會採取亂槍打鳥的方式(unselective),他們總是想和每一個對象都發展看看,但是往往招來的結果就是不受大家的歡迎(unpopular)──他們往往會錯失了那些可能發展的機會,做出許多的錯誤嘗試,而這是速食約會當中容易被拒絕的擇偶策略[25]。逃避型依附則剛好相反,他們預期約會關係會失敗,同時也厭惡承諾,因此比較不會和約會對象發展成長期的約會關係[26];相反地,低逃避的單身者則比較有可能將約會關係發展成為伴侶關係[27]。

簽樂透式的約會關係

lotto-484782_640

俗話說「事出必有因」,如果用演化的角度來看,焦慮依附者之所以會採取這樣的依附策略,勢必有它存在的原因。其中可能的原因就是,即使失敗的機率很大,但是他們的策略就跟簽樂透一樣:「有買有機會」。伊斯特維克(Eastwick)與芬克(Finke)在他們的研究中,就操弄了實驗者的焦慮依附感,結果發現,這樣的操弄將會增加受試者尋找接近對方的可能性(proximity seeking)、表達溫暖和愛意,以及其他親近對方的行為[28]

除此之外,焦慮依附者也會對愛情有著較為不切實際的正向期待,儘管在第一次約會當中的幸福感很低,焦慮依附者仍然會預期自己會在接下來的約會關係中變得更快樂(可能是因為他們渴望愛情、被對方支持的感受以及安全感),因此會更積極的去尋求愛情。

但是,他們過高而不切實際的期待,常常是他們的約會對象無法負荷的[29]。這也驗證了我們常常說的:「期望透過愛情來救贖自己,往往會讓幸福的可能性變得更低」,如果能夠讓自己過得更好,然後尋找一個能夠一起享受生活的人,會比自己過得很糟,期望一個人來救贖自己,更能夠找到一段長期而穩固的關係。

延伸閱讀

  • [1] Zeifman & Hazan(2000). A process model of adult attachment formation. In W. Ickes & S.Duke(eds.),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personal relationships (pp. 37-54). New York: Wiley.
  • [2] Brumbaugh & Fraley(2006). Transference and Attachment: How Do Attachment Patterns Get Carried Forward From One Relationship to the Next?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ntin, 32, 552-560.
  • [3] Brumbaugh, C. C., & Fraley, R. C. (2007). Transference of attachment patterns: How important relationships influence feelings toward novel peopl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4, 369 – 386.
  • [4] Mikulincer, M., & Shaver, P. R. (2007a). Attachment in adulthood: Structure, dynamics, and change.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5]Simpson, J.A. (1990).Influence of attachment styles o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59 ,871-980.
  • [6] Tidwell, Reis ,& Shaver(1996). Attachment attractiveness , and social interaction: A diary stud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71, 729-745.
  • [7] Pietromonaco &Feldman Barrett(1997). Working models of attachment and diary social interac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72, 1409-1423.
  • [8] Altman & Taylor(1973). Social penetration: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New York: Holt, Rinehart, & Winston.
  • [9] Mikulincer & Nachshon(1991). Attachment styles and patterns of self-disclosur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61,321-331.
  • [10] Bradford,Feeney&Campbell(2002). Links between attachment orientations and dispositional and diary-based measures of disclosure in dating couples: A Study of actor and partner effects. Personality Relationships,9, 491-506.
  • [11]Keelan,Dion,and Dion(1998). Attachment style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Test of a self-disclosure explanation. Canadian Journal of Behavioral Science,30,24-35.
  • [12] Cameron, Holmes , and Vovauer(2009). When self-disclosure goes awry; Negative consequences of revealing personal failures for lower self-esteem individua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45,217-222.
  • [13] Lippert & Prager(2001).Daily experiences of intimacy. A Study of coupl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8, 283-298.
  • [14] Shelton, Trail, West & Bergsieker(2010). From strangers to friends; The interpersonal process of model of intimacy in developing interracial friend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27,71-90.
  • [15] Mitchell, A.E., Castellani, A.M. ,Sheffield, R.L., Joseph, J.I., Doss, B. D., & Snyder, D. K. (2008). Predictors of intimacy in couples’ discussions of relationship injuries; An observational study.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22,21-29.
  • [16] Ennis, Vrij & Chance(2008).Individual differences and lying in everyday lif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 Relationships,25 ,105-118.
  • [17] Gillath ,O., Sesko, A. K., Shaver, P.R., & Chun, D.S.(2010).Attachment ,authenticity, and honesty: Dispositional and experimentally induced security can reduce self- and other-decep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98,941-855.
  • [18]Baldwin, M.W., Keelan,J.P.R., Fehr,.B. , Enns, V.,& Koh Rangarajoo,E.(1996).Social-cognitive conceptualization of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vailability and accessibility effec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ail Psychology,61, 226-244.
  • [19]Frazier, Byer, Fischer, Wright, & DeBord(1996). Adult attachment style and partner choice; Correlational and experimental findings. Personal relationships3, 117-136.
  • [20]Chappell & Davis(1998).Avoidance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other defensive process. In J. Belsky & T.Nezworski (Eds.)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attachment(pp. 300-323).Hillsdale ,NJ: Erlbaum.
  • [21]B.Feeney, Cassidy & Ramos-Marcuse(2008).The generalization of attachment representations to new social situations; Predecting behavior during initial interactions with strang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95,1481-1498.
  • [22]Klohnen & Shanhong(2003). Interpersonal attraction and personality; What is Attractive—self intimacy, ideal similarity, complemetarity , or attachment secur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85, 709-722.
  • [23] Mikulincer, Florien, Cowan & Cowan(2002). Attachment security in couple relationships: A systemic model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family dynamics. Family process,41,405-434.
  • [24] McCLure, Lydon, Baccus & Baldwin(2010). A signal detection analysis of chronic attachment anxiety at speed dating; Being unpopular is only the first part of the problem.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ntin,36,1024-1036.
  • [25] Eastwick, Finkel , Mochon &Ariely (2007).Selective versus unselective romantic desire; Not all reciprocity is created equal. Psychological Science,18,317-319.
  • [26] Birnie, McClure, Lydon & Holmberg(2009). Attachment avoidance and commitment aversion: A script for relationship failure. Personal Relationships,16,79-97.
  • [27] Schindler,Fagundes,&Murdock(2010).Predictors of romantic relationship formation: Attachment style, prior relationship, and dating goals. Personality Relationships,17,97-105.
  • [28] Eastwick&Finkel(2008).The attachment sytem in fledgling relationships; An activating role for attachment anxie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95,628-647.
  • [29] Tomlinson, Carmichael, Reis& Aron(2010).Affective forecast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Accuracy for relational events and anxious attachment.Emotion,10,446-453.
文章難易度
貓心
75 篇文章 ・ 7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0

5
2

文字

分享

0
5
2
依附傾向:我對你的依附沒有絕對分類──依附理論系列(二)
貓心
・2016/10/13 ・3558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60 ・八年級

編按:在本系列的第一篇〈依附理論的起源:我們為什麼會依賴別人〉中,提及了依附理論從最初的嬰兒對於母親的依賴,延伸到後來運用在愛情世界裡,簡單地介紹了古往今來(?)依附理論的研究脈絡。在上篇文章的最後,作者也提到了近代心理學家將依附傾向分成了四個類型,或許你會好奇這些類型該怎麼區分?而自己又屬於哪種依附傾向?就讓作者繼續帶我們看下去。

從類別區分到向度區分

當前最主要的依附研究,大多採取向度的測量而非類別的測量,也就是說,我們不再把人分為絕對的安全型依附、焦慮型依附、逃避型依附類型等等,而是以一個人在焦慮依附與逃避依附向度上的得分,把人的依附類型畫在一個 2 × 2 的座標軸上。

那麼,為什麼現在的依附理論,不再採取「類型」做為區分依附類型的標準,而改以「程度」做為區分的方式呢?原來,那是因為原本所採取的類型區分,在研究上會遇到一些問題[1][2],例如,原本的類型分類,其實是假設了安全型依附、焦慮型依附、逃避型依附等三個類型之間是沒有關連的;但實際上,我們並沒有辦法確定一個人的依附特質是不是能夠完全地歸類成某個類型;而且,即使我們成功地把一個人區分成某一個依附類型,我們也沒有辦法知道他的焦慮程度有多高?逃避程度有多高?

不同依附類型並非是截然獨立的,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圖/wikipedia

因此,為了更為詳細的測量依附特質,就有一群心理學家[1][2][3],將哈珊與薛佛當初編制的三種依附類型測量[4]拆解成好幾個句子,並讓受試者針對每一個句子做評分,從而得到更詳盡的成人依附特質。而布倫南、克拉克與薛佛則進一步將當前採用的所有依附量表,進行統計上的因素分析,得到了兩大依附向度,分別為「焦慮向度」與「逃避向度」[5],而這份量表也成了當前最常被採用的依附量表。根據他們所編製的兩向度量表,可以將依附風格分成四種類型,分別為:

●高焦慮低逃避的焦慮依戀(又稱焦慮 / 矛盾型,anxious-ambivalent)

●低焦慮、高逃避的逃避依戀(avoidant)

●低焦慮、低逃避的安全依戀(secure)

●高焦慮、高逃避的矛盾依戀(又稱紊亂型依附風格,disoriented / disorganized)

依戀風格
圖/作者繪製。

而國內的學者林佳玲亦曾翻譯、編修該量表,根據她的研究結果,這份編修後的量表在國內的研究上也具有良好的效度,能夠有效測量國內受試者的依附程度[6]。

或許你會問我說,到頭來還是把依附風格給分類了呀!不過這和原本的類型學假說是有所不同的,過去的類型是用完全獨立、不同分類的觀點來看待不同類型的人;但現在的看法則是依造傾向性的方式來看不同依附向度的人。就好像在台灣的統獨議題上,有些人是極端的獨立派、有些人是極端的統一派、有一些人則是站在中立的位置上一樣,我們還是可以依照傾向來把一個人分成不同的依附類型,只是這個類型區分並非絕對的,而是傾向性的區分方式。

除此之外,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一個主要的依附風格(global attachment style),但是針對不同的互動對象時,仍會發展出特定關係的依附風格(relationship-specific attachment styles)[7],例如你可能和家人互動時是焦慮型依附風格,但是你卻和伴侶建立起安全型的依附關係。

焦慮與逃避向度的意涵

freely-10157
圖/Freely Photos

那麼,焦慮和逃避這兩個向度所代表的意涵又是什麼呢?國內學者孫頌賢將這兩個向度的概念整理如下(改寫自原論文p.22)[8]:

焦慮(anxiety) :當一個人在和伴侶互動時,常常會擔心失去這段感情,而時常對於彼此的分離感到擔憂與焦慮。這種分離可以是實際上的分離(如暫時無法碰面),也可以是想像中的分離(如對方在一段時間內都未讀自己的訊息)。尤其當一個人處在壓力之中時,更容易感受到此種焦慮感。如:「我很害怕聯絡不上對方」、「我需要對方不斷保證他/她是愛我的」、「我很難忍受彼此分離」。

逃避(avoidance) :當一個人在和伴侶互動時,會擔心對方不願親近自己;也因此,這個人也不願意與對方太過親近,甚至會刻意疏遠對方、維持一定的距離。例如:「我擔心彼此的關係太過緊密,這樣我會很不安。」「當對方太親近我時,我會試圖躲開。」

因此,所謂的焦慮型依附,指得就是在依附量表中焦慮分數得分較高、逃避分數得分較低的一群人;逃避型依附則是在逃避分數得分較高、焦慮分數得分較低的另一群人;而安全型依附則是在兩個分數上得分都較低的那群人。關於這三種依附類型,分別會在不同互動情境當中表現出不同的特性,後面的文章會慢慢介紹;至於量表當中還有一種類型的人,我們稱之為矛盾型依附或是紊亂型依附,則是在焦慮和逃避向度上得分都較高,關於這一種類型的人,如同前一篇文章所提到的,他們沒有特定的反應模式,而是依照環境表現出焦慮的特性或是逃避的特性。

值得注意的是,如同前面所提到的,不同的依附類型在焦慮與逃避分數上,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已,並不是類別上的差異[9],也就是說,一個安全型依附的人和一個逃避型依附型態的人,他們只是對於能不能和他人太親密這一點有著程度上的差異而已,並不是兩個本質上完全不同的人。

IMG_1094
依附類型的不同,只是程度上的差異而已,並非本質上的不同,就好像我們都活在同樣的世界當中,只是看到了不同的景色罷了。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巴塞洛繆與霍洛維茨:另一種雙向度依附風格區分方式

除此之外,心理學家巴塞洛繆與霍洛維茨[10]採取了另外一種模式來闡釋依附理論,他們透過訪談法,結合鮑比的理論,發展出了「內在自我意象」「內在他人意象」兩軸的依附理論。所謂的內在自我意象指得是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一個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對自己是有自信的呢?還是覺得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呢?同樣的,內在他人意象則是自己對周遭他人的看法,一個人是怎麼看待其他人的呢?其他人是友善的嗎?或是充滿敵意的呢?

依附軸 內在自我

由這兩個向度,也可以將依附理論分成四種類型:

安全依附型態(secure attachment):認為自己是可愛的、值得被愛的,他人也是值得信任且會給予自己回應的,這種人在人際關係中能夠獨處,同時也能享受親密。

焦慮依附型態(preoccupied attachment):這一種類型的人對自己的看法是負面的,對自己沒有信心,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但他們卻對其他人抱持著正向的看法,認為他人是值得相信的。但是這種人因為對自己的自卑,認為其他人比自己好,因此在關係中很擔心會被拋棄,必須不斷尋求他人認同以獲得肯定。

排除依附型態(dismissing attachment):這種人對自己抱持著正向的看法,但是卻不信任其他人,為了保護自己,他們會逃避和他人建立親密關係,傾向於保持界線與獨立。

逃避依附型態(fearful attachment):這一類型的人,對於自我和他人都帶著負向的看法,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他人也難以信任,雖然他們希望獲得他人的肯定,但為了避免預期中的傷害,他們會逃避關係來保護自己。

總結而言,這一篇文章是針對目前主要採行的依附理論量表做一個簡單的介紹;從下一篇文章開始,我將回顧近年來對於依附理論如何應用在生活中各個層面的研究,幫助讀者更了解不同依附模式會在各種情境當中展現出怎麼樣的互動模式。

 

附註

無論是你在本系列文章,或是其他書籍當中讀到的「安全型依附」、「焦慮型依附」、「逃避型依附」、「紊亂型依附」,都是採取傾向性、向度化的測量,均為光譜的概念,而非絕對的分類,特此註明。

延伸閱讀

  • [1]Collins, N. L., & Read, S. J.(1990). “Adult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in dating coup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8, 644-663.
  • [2]Simpson, J. A. (1990). “Influence of attachment styles o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9, 971-980.
  • [3]Mikulincer, M. , Florian, V., & Tolmacz, R.(1990). “Attachment styles and fear of personal death: A case study of affect regul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58, 273-280.
  • [4]Hazan, C. and P. Shaver(1987)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7 ,52(3),511-524.
  • [5]Brennan, K. A., Clark, C. L., & Shaver, P. R. (1998). “Self-report measurement of adult romantic attachment: An integrative overview,” In J. A. Simpson & W. S. Rholes (Eds.), Attachment theory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pp.46-76).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6]林佳玲(2000)。 夫妻依附風格、衝突因應策略與婚姻滿意度之相關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 [7] Baldwin, M. W., Keelan, J. P. R., Fehr, B., Enns, V., & Koh-Rangarajoo, E. (1996). Social-cognitive conceptualization of attachment working models: Availability
  • and accessibility effect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1, 94–109.
  • [8]孫頌賢(2006)。是鴛鴦還是冤家?愛情伴侶中依附風格配對之人際行為對關係品質的影響。
  • [9]Fraley, R.C., & Waller, N.G.(1998). “Adult attachment patterns: A test of the typological model,” In J. A. Simpson & W.S. Rholes(Eds.), Attachment theory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pp.77-114).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10] Bartholomew, K., & Horowitz, L. M. (1991) . Attachment styles among young adults: a test of a four-category model.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1, 226-244.
文章難易度
貓心
75 篇文章 ・ 7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